桃花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俘惑 > 60第59章
    ,最快更新俘惑最新章节!

    小护士拼了命地想要拉起倒地白墨,可他此刻却如一滩烂泥软地上。季延明病房又是顶层高级单人间,这一层几乎就只有他一人住。小护士着急向一边干站着秦凉求助:“小姐,帮忙扶一下白医生好吗?”

    秦凉尴尬立着,扶也不是,不扶也不是。就秦凉迟疑之际,小护士居然嘀咕了一句:“没良心。”

    秦凉微微蹙眉,但还是走了过去。

    毕竟白墨是个15男人,她跟小护士一人一边驾着他还是有些吃力,就近找了一间病房将他放床上。

    “谢谢你,麻烦帮忙看一下,我去叫医生。”小护士礼貌地道完谢就跑出去了。

    偌大宽敞单人间病房里只剩下两人,白墨皱着眉,一手捂着胃,一手捂着额头。

    “胃痛?”秦凉声音很低,一如多年前软软嗓音挠着他心窝。

    白墨点了点头,轻轻扯了扯嘴角:“没事,老毛病了。”

    “谁担心你了。”秦凉小声嘟囔了一句,却还是落进了他耳里。白墨似乎毫不意地低笑一声:“真吗?”

    秦凉没再开口,病房气氛陷入一阵尴尬。

    小护士叫来是主任医师,是白墨恩师,也是他带白墨进了这家医院。这老头虽然平日对白墨声色俱厉,但谁都知道主任意思。

    陈主任一进门瞧见秦凉微微一怔,狐疑地蹙了蹙眉,刚想开口,就被白墨打断了:“陈老师,您怎么来了?”

    陈主任哼了声,没好气道:“我来看看你死没?”

    “没呢。”白墨笑了笑。谁知,身边小护士倒是开了口:“白医生今天做了一天手术,到现都没吃饭呢。”

    谁料,陈主任脸色一板:“谁叫他自己不吃,活该饿死他。”

    小护士说起白医生时候目光含羞,傻子都能瞅出其中含义,“能者多劳嘛,白医生中午刚走到食堂就接到电话是个急诊,家属点名要他主刀,白医生饭也没吃就直接赶过去了,这才刚忙完。”

    秦凉此刻完完全全被忽略了,仿佛置身异世,周遭事物都与自己无关。

    她有些窘迫,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就这么尴尬地站着不是。过了一会儿,小护士终于注意到她了,缱绻地目光终于从白墨身上转移到她身上:“小姐,你还有事儿嘛?”

    她刚想转身走出去,谁知被白墨一把拉住:“晚上一起吃饭吧?”

    身边小护士气不轻,她才离开这么会儿,这女都对她白医生做了些什么?!一向不食人间烟火白墨居然会邀请女人共进晚餐!

    白墨单身医院是众所周知,父母双亡这件事也被医院里八卦护士打听到了。但这丝毫不影响白墨人气,从入院开始直接晋升话题榜n1。

    小护士羡慕嫉妒恨啊,小眼神咻咻咻地瞪着秦凉。

    “榆木脑袋总算开窍了。”反倒一边陈主任倒是颇有些欣慰点点头,掏出口袋里药瓶子抛给白墨,没好气道:“把这个吃了,不然,吃饭都没力气……还约会!”

    小护士依依不舍地被陈主任扯了出去,病房内又只剩下两人。白墨冲她淡淡一笑,“吃西餐还是吃中餐?”

    秦凉微微蹙起眉,尴尬地立一边,淡淡道:“我答应了?”

    白墨笑地毫不介意:“你答不答应有区别?”

    秦凉突然觉得,白墨说这句话时候,表情,语气跟季长风出奇像,一想到下午那个画面她身子都还微微发颤。

    “今天回母校去看看?”白墨有些感慨:“回来这么久,我都没回过母校,也不知道以前那家常去饭馆还不。对了,榆阳结婚了,对象似乎是他学校女辅导员。你还不知道吧?榆阳考了硕士,毕业留校任教了。”

    王榆阳,是白墨为数不多大学室友加基友之一。

    当年,秦凉追白墨时候,王榆阳也帮了不少忙。寝室里四个人,自从搞定白墨终身大事之后,基友们才敢放心大胆地去追女孩子。不然,每次追一个女孩子吃一回饭,魂就被白墨勾走了。

    那时候,王榆阳那群人,别提多感谢秦凉了。每次学校里看见秦凉;乐跟花儿似,嫂子嫂子地喊着。

    自从白墨离开之后,秦凉换了号码,换了qq,什么都换了,就再也没见过王榆阳他们。北川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可也是一次都没遇见过王榆阳。

    也许是她自己原因吧。

    每次去一个地方,她几乎是刻意绕开母校那条路,甚至跟白墨去过地方,她都有些抵触。

    **

    恰逢周末,川大几乎比平日里热闹。因为一到周末便会有很多家长带着小孩去川大篮球场打球,川大没有禁止外人不得入内。

    球场是开放式,但是要收门票钱。管是这样,也还是有很多家长愿意晚上时候带着孩子去球场锻炼。

    秦凉是毕业后就再也没回来过,川大附近建筑变化不大,只是宾馆似乎比以前多了。他们念书那会儿,学校附近就开了几家小旅馆。现倒是开了许多大型连锁店,

    小饭馆还开着,老板娘也依旧是当年热情似火模样。

    秦凉跟白墨那时候生活费都不算宽裕,白墨稍微比她宽裕一点,但秦凉每次吃饭还都是坚持aa制,当然也不是一毛一角都算很清楚那种。

    一般都是白墨请一顿,她负责下一顿那种。秦凉也不太乱花钱,花厉害一个月大概也就是白墨过生日时候,她会透支。

    不过秦凉基本不跟家里伸手要钱,她经济来源基本奖学金加偶尔做家教挣来。白墨一到周末就把自己关解剖室,两人其实也没什么时间去约会。

    多时间基本就是耗这家小饭馆,所以老板娘很熟悉他们。

    “是你们呐?”果不其然,老板娘讶异喊道,引得整个饭馆人频频侧目。

    秦凉有些窘迫地站前台,脸色红红地,而白墨则大方冲老板娘打了一声招呼。老板娘热络地领着他们寻了处座位说:“今天人多,老位置被人坐了,你们先坐这儿。我刚刚还跟老头说门口那两人看着眼熟,没想到真是你们。”

    白墨笑着接过菜单道谢:“谢谢,毕业之后都挺忙。对了,榆阳应该常来吧?”

    老板娘一笑:“你说以前常跟着你们屁股后头那小子吧?是啊,经常来我这儿吃饭,听说现都结婚了呢。”老板娘顿了顿,接着说:“你们现结婚了吧?有孩子没?”

    秦凉跟白墨脸色俱是一僵,气氛竟陷入一阵尴尬,老板娘一下子也愣了,不知道接什么好。

    白墨瞥了眼窗外,随口问了句:“今天怎么这么多人?”

    “晚上有个讲座啦,听说是个海龟,给这些学生讲什么创业故事。”老板娘正说着,突然惊道:“呐,那不是你们朋友么?”

    两人齐齐转头望去,果然,是王榆阳带着一个女孩子往这边走来。

    老板娘笑盈盈地迎上去:“王老师,来了?”

    王榆阳剃了个寸头,原先就瘦尖脸显得有些尖嘴猴腮,几年不见倒是稳重了。谁也想不到,当年跟他们身后不靠谱小电灯泡,现竟也是个老师。

    王榆阳也是一愣,晚饭高峰期,又是周末,小饭店熙熙攘攘全是学生。不过王榆阳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人群中那耀眼一双人。

    谁也没想过,再次重逢竟会是这一幕。

    秦凉黑直长发已经到了腰际,柔柔顺顺地垂着,她穿着一件黑色连身长裙,露出臂腕处白嫩肌肤。白墨白衬衫黑西裤,帅气英挺。

    其实粗粗那么一看,有点情侣装感觉,依旧那么登对。

    王榆阳站人群外笑望着他们,一如往日大男孩模样。他跟白墨也只是同了几次电话,后来白墨走了,秦凉崩溃,王榆阳是不敢见秦凉。

    一上来就是一个大拥抱,“你总算回来了。这是我老婆,前年刚结婚,那时候你国外,凉凉电话打不通,我就没请你们。”

    白墨会意地点点头。

    记得白墨刚走那会儿,秦凉每天都缠着王榆阳,就想从他嘴里套点什么出来,可王榆阳是真什么都不知道,还生生挨了秦凉好几下打。

    王榆阳冲秦凉笑:“还怪我不?”

    秦凉笑回:“那时不懂事儿呗,噢,我也结婚了。因为没举办婚礼,所以我就谁都没请。”

    王榆阳一愣,多少还是能听出点儿话里意思,见白墨无奈地笑了笑,拍了拍他肩膀以示安慰,又转头问秦凉:“裸婚?”

    秦凉一愣,随后答:“是啊,没钱呗。”

    **

    不管怎么说,跟老朋友重聚还是一件值得高兴事。

    酒意上头,王榆阳打开了话匣子,喋喋不休地说着。上学时候,总是有那么几个奇葩同学会成为往后同学会里笑料,每次聚会不得不提。

    步入社会才知道,生活真很辛苦,大学那四年似乎是一生之中幸福日子。

    “噢,对了,你们不知道吧,王教授去世了……胃癌晚期。出殡时候差不多他教过几个班同学都来了,就你个没良心。”王榆阳说到这里时候,突然叹了一口气。

    白墨这几年面对过太多生离死别,但听到时候还是震惊了一下。

    王教授大学时候得意门生算是白墨,经常带着他参加各市区比赛,搬回奖杯也是一座座。顺带连着秦凉也熟识起来,每次一见到秦凉就会说:“小姑娘要多读书啊。”

    现想起来一幕幕都觉得心酸。

    天色渐黑,饭店顾客都走得差不多了,只剩寥寥无几。王榆阳叫了一箱又一箱啤酒,老板娘是热情一箱一箱打开,他们直接叫老板跟老板娘坐下一起喝了。

    秦凉只记得那天几人后一句干杯致辞:“祝友谊长存。”

    时间长河里,我们都是河底浩渺沙砾谁也不知道,下一秒,我们会遇上什么样风景。怀缅过去岁月里,总有一些人是不可磨灭印记。

    作者有话要说:大姨妈来袭昨天断,周四不停,所以嗯哼。么么哒

    近修稿子熬夜中,所以有些不规律。么么哒~

    这一章季公子休息一下,下一章嗯哼~顶锅盖走。大家表急哈~这是兔子第一本出版所以兔子想力写好。

    近突然 好萌小包子跟爸爸,有空写个番外是季公子跟小包子 ~么么哒</p></div>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