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俘惑 > 19第118章
    ,最快更新俘惑最新章节!

    季长风整个人覆她身上,灼热硬*物死死顶着她,结实长臂撑她两侧,低着头黢黑双眸紧紧盯着她,嘴角扬起一抹微翘弧度,倏地低头伏她耳侧灼热气息缓缓呵出,秦凉小心汲着呼吸却听他道:“不知道昨晚是谁拉着我死活求我留下来……”

    秦凉蓦地怔住,杏目圆瞪,尴尬别过脸去:“胡扯!我怎么可能……”

    季长风突然笑了,嘴角扬起高弧度,秦凉瞧出了神,他一边摸索着床头手机一边笑着说道:“我就知道你醒来不认账,我昨晚特地开了录音……”

    话还没说完,就被秦凉截断,她红着脸使劲儿推搡着欲夺过他手中手机,季长风单手气定神闲高举着,秦凉使劲儿伸手去够,却被他压有些透不过气来……

    黑色真丝睡衣倏然滑落,胸前柔软丰盈轻轻摩擦着他坚硬胸膛,季长风微怔一股热流朝某处涌去,盯着她双眸突然变幽深,秦凉红着脸怔住,纤细双手堪堪僵空中。

    季长风暗沉沉眸子紧紧盯着她殷红双唇,强压下心底隐隐窜起那抹激动,撑两侧双手不由拽紧了床单,偌大房间内静静流淌着一股暧昧气息,窗帘拉得紧实,只溜进一丝微光,室内回荡这两人粗重喘息……

    季长风突然俯首含住她唇瓣,温热触感侵袭而来,濡湿舌尖一一舔舐过她双唇,随后含住她小巧耳垂,低声喃喃哄慰道:“怕吗?”

    秦凉倏地涨红了双颊,红润仿佛要滴出水来,微微垂下双眸,密而实睫毛微微发颤许久才开口:“你爱我吗?”

    季长风眼底蕴着笑意突然褪去,只余一片清明,原本微提着嘴角也垂了下去。

    秦凉感觉身上一轻,那股令她窒息重力倏然消失,身侧床垫微微下陷同时听见他清冷声音:“那么你呢?”

    还不待她回答,季长风就起身趿着拖鞋走进浴室,直到那扇推拉门发出细碎声响,秦凉才缓过神来,双眼迷蒙盯着窗外,思绪飘忽,紧蹙眉峰渐渐舒展,小声喃喃道:“其实我也不明白,究竟什么才是爱……只知道,心里好像突然多了些期待。”

    **

    春日早晨远处薄雾缭绕,旭日徐徐从东边升起,整座城市都被笼罩上一层金黄光晕,空气弥漫着青草芳香,晶莹晨露渗透碧绿叶子。

    季长风起床去晨练,绕着公园慢跑了一圈,额头冒着细细密密汗珠,却也还是没把她早上犹豫表情驱逐出脑海里。

    秦凉再次醒过来时候身侧已经空空如也,习惯性掏出手机扫了眼时间,这才看到仲乔信息,她眯着眼敲下一个嗯字。

    抱着手机看了会小说,直到十点才起床,秦凉喜欢赖床,基本周末时候不睡到日上三竿是不会起来。

    季长风起很早,基本八点就出门了,所以也完全不知道秦凉起来时候他已经开完两个会议、狠批几个员工、跟助理敲定明天行程。

    “下午三点有个会议,是星光大厦项目资金周转出了问题,四点跟张董约公司对面咖啡厅……”邹铭拿着小本子一边划着一边说道。

    季长风却突然开口问道:“现几点了?”邹铭迟疑了片刻速答道:“两点差十分。”

    他如鹰般锐利双眸渐渐沉了下去,眉峰微微蹙起,指尖有节奏敲击着深棕色桌面。

    嗒嗒嗒——

    “三点以后行程都推了。”良久,他才突然淡淡开口,眼底闪着忽明忽灭光熠。

    邹铭随之一愣,还未说话就见他起身拿起车钥匙超外头走去。

    **

    秦凉到时候仲乔已经坐靠窗位置冲她招手。秦凉压低了帽檐朝他走去,待仲乔看清她装束嘴角微微抽了抽:“我说阿凉啊你这样不知道还以为我们偷情。”

    秦凉坐下,不满道:“怎么不找个包厢?”仲乔失笑:“都三点了,哪儿还有包厢,况且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事儿。”

    秦凉环顾了一圈,见着没人瞧她都自顾自聊天、喝咖啡倒也安心了些。

    仲乔见她这模样揶揄道:“你这表是从季长风那儿偷吧?至于这么鬼鬼祟祟么?”

    秦凉白他一眼,径自从包里掏出手表,连同包装盒子一起给了仲乔,眼底带着抹意味不明情绪盯着仲乔。

    仲乔兀自笑了笑,“怎么,舍不得了?”

    秦凉撇着嘴没有说话,低眉顺眼样子仿若受了气小媳妇,眼底蕴着些红光。

    仲乔突然有些恍了神,问道:“你怎么了?”秦凉摇了摇头,强压着心底一点儿悸动,突然又想把表拿回来,可是说出去话泼出去水要收回哪儿那么容易,再说这样仲乔多亏,两人虽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如果她不嫁给季长风两家人搞不好就把他们两送作堆,但也不至于亲密无间到这种地步。

    季长风坐车内只一眼就看出了那个盒子是自己送她手表,黢黑双眸渐渐沉了下去,嘴角紧抿,周身散发着渗人寒气。

    坐驾驶座邹铭回头瞧了瞧老板又转头瞧了眼玻璃窗内两人,眼底隐隐闪过一丝厌恶情绪,轻嗤了声:“这种女人——”

    狭窄车厢内季长风还是听见了,瞥了他一眼,虽是淡淡一撇,眼底寒意不言而喻,沉声开口:“找人把东西拿回来。”

    邹铭怔了怔,良久才叹气道:“以您名义还是——”

    季长风端坐后座,长腿微翘,松了松颈间领带,眼底蕴着抹不明情绪,思忖了片刻轻嗯了声没再开口。

    邹铭努了努嘴欲说些什么却始终咽了下去没再开口。

    季长风瞧他欲言又止样子,“说。”

    “夫人都这样了,您还——”

    却被他冷声截断:“多嘴。你是准备接坤叔班还是怎么样?他不,你又开始了?”

    邹铭也没多想,脱口道:“我是替小姐不值!……您自己觉得您现还能跟夫人离婚?”

    “你为什么替她不值?”季长风如鹰般锐利双眸直直攫住他,淡淡问道。

    邹铭支支吾吾半天,“我……她……我……”

    “你喜欢她?”

    邹铭身子蓦地一滞,忙解释道:“不,先生我只是——”

    “行了,开车。”

    **

    秦凉回家时候季长风还没回来,长舒了一口气,忐忑不安沙发上盘腿坐了一会儿还是决定打个电话给季长风。

    那边响了很久才接起,“嗯?”

    秦凉捏着话筒手心出了汗,滑滑腻腻差点没拿住,果然做不得亏心事……

    她柔声问道:“晚上几点下班?”

    电话那头长久没了声音,秦凉又补了一句:“刚刚逛街回来买了点菜,晚上给你做点好吃,你几点回来?”

    “怎么?做亏心事了急着讨好我?”季长风突然笑着揶揄道。

    秦凉一愣,“没……我就是……那什么……啰嗦什么你就说几点回来吧!”

    “……七点”

    秦凉挂了电话后开始手忙脚乱收拾屋子洗菜,切菜。

    那头季长风对着电话微微怔了一会儿,才对身侧邹铭说道:“跟沈公子他们说一声,晚上聚餐我不去了。”

    邹铭一一记下。

    季长风回家时候时钟正指向七点,才打开门,一阵饭香扑鼻而来,水晶吊灯敞亮,客厅电视开着,沙发上还堆着杂七杂八杂志,厨房推拉门关紧实,但他依稀可以透着模糊磨砂玻璃看见一道忙忙碌碌身影,就好像小时候听人说田螺姑娘。

    一种异样情绪他心底慢慢滋生、蔓延然后淹没他。

    推拉门被人缓缓拉开,秦凉围着条围巾,两手都端着热腾腾菜步走了出来,瞥见季长风拿着钥匙站门口,忙笑着招呼道:“回来了?正好可以吃饭了。”

    季长风迅速掩起眼角情绪,勾了勾嘴角,开始换鞋。

    伴着电视机声音,两人吃很沉默,秦凉自顾自扒着碗里饭。季长风看着满桌菜,第一次有了胃口。

    小时候季长风很瘦,被拐走后就送到一个特殊黑人群体,因为太瘦弱总是被人欺负,几乎很少有吃饱过,以致现吃饭没什么胃口,吃几口就饱了。

    盯着她瞧了片刻,眸子掠过她光滑白皙细嫩却空空如也手腕,微微一沉道:“我送你表是不是不喜欢?”

    秦凉一怔,差点儿就噎住了,忙摇头:“没……很喜欢……”

    “噢,那怎么都不见你戴?”季长风淡淡道。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晚了,昨天码字码睡去了,早上六点醒过来码。

    今天不。所以周六周日双。

    来夸奖我,我是勤劳辣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我幽怨小眼神,撒花!!!!</p></p></div>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