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俘惑 > 22第21章
    ,最快更新俘惑最新章节!

    季长风突然往前踱了两步,黢黑双眸牢牢盯着她,声音低沉如琴音:“看你。”

    秦凉端着碗微微怔原地仰着小脸望着他,澄清双眸干净令季长风心头微动,嫣红双唇近咫尺,他居高临下望着她,突然低头攫住她双唇,四片唇瓣交缠。

    秦凉小心汲着呼吸,手上还端着碗,两人姿势有些奇怪,四周缓缓流淌着一股暧昧气息。

    秦凉屏息双唇微颤,他濡湿舌尖轻轻舔舐着她娇嫩唇瓣,她嘴唇很软,硬*挺舌尖径自探入她口内,轻轻撬开她贝齿,低声诱哄道:“打开。”

    秦凉双颊红彻底了,被迫仰着小脸,后颈传来丝丝酸疼,不由想低头。下颚却被粗粝手指轻轻捏住,迫使她仰着。

    “这么会儿就累了?”

    话音刚落,还不待她回答,他便加肆意侵略,一一扫过她,倏地攫住她小舌来回拖曳着,极缠绵吻好像将他心底空洞补上一些。

    好一会儿。

    季长风笑着松开她,“体力真差。”

    秦凉气急,涨红着脸回击道:“你仰着脸给我亲个十分钟看看?!!”

    季长风双眸深邃如同一潭深水,黢黑深处带着一丝笑意,嘴角微微翘起:“好。”

    秦凉勾了勾嘴角,将碗放一侧,侧身从他身边走过去寻了张半高凳子站上去,冲他勾了勾手指道:“过来。”

    季长风嘴角微微抽了抽,扫了眼墙上壁钟,轻轻咳了声,“差点忘记了,有个视频会议了。”

    秦凉看着他修长背影双眸闪过一丝精光,突然喊道:“季长风。”

    某人步子顿了顿,慢慢回过身子,却见一道身影朝他直直扑来,微微一愣神,步子一踉跄报了个满怀。

    秦凉长腿灵活盘上他健硕腰,低头覆唇上去,双手捧着他脸迫使他仰起头。

    丁香小舌使劲儿想要撬开他,柔软触感不断侵袭着他,身上血液仿佛全数朝某处涌去。

    他突然起步往卧室走去,秦凉被抛上床后才惊觉不对,挣扎着身子往后退去,男人眸子愈渐深邃,眼底隐隐闪着一道光仿佛要将她一点点吞噬。

    “你……你……你不是要开视频会议吗?!”秦凉拽紧了胸前大敞睡衣。

    “不开也没事。”季长风边慢条斯理脱睡衣边说道。

    秦凉支支吾吾,突然一拍脑门,道:“泡面!对,你不是要吃宵夜?!”

    季长风突然拽着她脚踝将她整个人往下一扯,睡衣被撩到了腰际,蕾丝透明内裤就数落入他眼底,包括腿根处隐秘黑森林,直教他瞧红了眼,戏谑道:“有你,我还吃什么宵夜?”

    秦凉顿时羞红了脸,手忙脚乱去扯睡衣,却不料,越急越乱,睡衣被她自己扒差不多了。

    季长风灼热身躯覆上去,伏她耳侧低声道:“这么自觉?给我省心?”

    秦凉咬牙切齿刚想回击却被狠狠攫住双唇,再也说不出一字半句。温热大掌握住她胸前丰腴,指尖肆意挑逗着她胸前粉嫩,手掌顺着她平坦小腹慢慢往下,直到伸进那神秘深处,攫住突出小核轻轻捏了一下,立时一阵异样酥麻感袭遍全身,脑中仅剩残存理智挣扎。

    季长风加深了口中吻,往深处探去,仿佛要将她拆吃入腹,全数吞咽下去。

    突然一阵腥味溢出,秦凉使劲儿捶着他,澄清双眸望着他,语气里竟听出了一丝希冀:“季长风,你确定是我?”

    四周空气凝固,寂静深夜只剩下两人粗重喘息声,秦凉察觉压自己身上力道倏然一轻,她微微勾了勾嘴角,想要力去忽视心底流过淡淡失落。

    房间只亮着一盏昏暗壁灯,她侧头看向窗外,树影婆娑,月光皎洁。

    秦凉啊,你说过你不爱。

    傻姑娘,你怎么还是没能守住?

    “你今天问我是不是怕坤叔,是啊,我很怕他,因为他总是提醒我不要做不该做事,不要想不该想人。可是我要是能控制话,季长风我可能也就不会嫁给你了。”

    秦凉说完突然转头看着他,充满希冀视线牢牢对上他清淡瞧不出一丝波澜双眸,问道:“季长风,我可能……”

    话还未说完,理智重回大脑,身侧男人就突然起身往外走去,留下一句:“早点休息,不要乱想。”

    秦凉就算再傻她也明白了其中意思,这个男人,连说那句话机会都没留给她。秦凉侧着身子感受着身侧残余温度,苦笑着勾了勾嘴角,蜷起身子,用原始姿势保护自己。

    **

    翌日,季长风去上班时候,秦凉房门还关紧实,他门外驻足了片刻终究还是没有推门进去。

    “先生。”阿姨微微一鞠躬。

    季长风淡淡吩咐了句:“等她醒了再端给她吃,让她多睡会。”

    阿姨记下。

    季长风才刚到公司邹铭就敲门进来,手中拿着秦凉手表:“事情办妥了。”

    季长风只抬头瞧了眼,淡淡嗯了声,突然开口唤住要往外走邹铭说道:“过了年28了吧?有没有想过结婚?”

    邹铭一愣,“结婚?”

    季长风点点头,“嗯,再这么耗下去,阿姨该着急了吧?”

    他妈倒是催了他很多次,但万万没想到先生会问他事,脑中倏然闪过一道光,想起上次车里说话,以为是季长风生气了,忙有些惶恐解释道:“先生,您是不是误会我了?”

    季长风嘴角微勾淡淡盯着他。

    邹铭慌神,挠着脑袋解释道:“先生,我不是——”

    “算了,下次再说。”季长风罢了罢手。邹铭临走时才想起:“夫人舅舅公司等了您一上午了。”

    “先把他带到坤叔那里去。”

    季长风盯着邹铭背影愣神很久,脑海中闪过全都是她昨晚满是失落神情,指节有节奏敲击着桌面暗暗思忖着。

    作者有话要说:  晚上依旧八点吧应该。

    我对季公子感情很深,不敢下重手虐,怕被你们叫渣渣,我突然发现不管虐不虐你们认定他是渣了,那亲妈就不客气了~摩拳擦掌ng~哼哼~

    不留言爆菊花~</p></p></div>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