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俘惑 > 42第41章
    ,最快更新俘惑最新章节!

    季姿酒醉厉害,手脚乱舞开始拼命挣扎着,秦凉吓不清,身子往后退去闪躲着他们同时又要兼顾季姿,可两个女孩子力气哪能及得过几个身强体壮男人呢,两人终究还是被他们扯进了隔壁包厢,包厢内昏暗灯光下影影绰绰人影摩拳擦掌朝她们慢慢挪去,秦凉连滚带爬地过去将季姿护自己身后,这季家小公主要是出事了,季老爷子肯定将帐算季长风头顶上。

    秦凉双手背后头,悄悄探进压沙发后头包里摸索了一会儿。

    有人大喝一声:“我先上,你们去外面等着。”

    秦凉又急又怒,好电话已经拨出,她只得无奈与他周旋:“那什么……我认识茴城老板,真,您要是现放了我们,这事儿就当没发生过……”

    那男人猥琐笑了笑,径自一把捞起她压旁边沙发上,大掌开始她身上游移,说道:“说实话哥哥也想放了你,但是你说哥哥现放了你,以后我那群兄弟面前还怎么做人啊?”

    季姿已经完全晕了一边沙发上,那男人冲门外点了点头,立马就进来一人,“哥……”

    那男人笑了笑说道:“那边那个交给你了,这小妞辣着呢。”

    那小弟淫*荡一笑,便一边解着裤腰带,一边朝季姿走去,秦凉气小脸涨红,挣扎越发大力了:“你放了她,放了她,我听你……”

    伏她身上男眼底闪过一道精光,冲那边罢了罢手随即又饶有趣味望着她道:“你要一个人满足我们兄弟几个?……”

    秦凉双眼蒙上了一层雾气,沉着脸别开头,说道:“你们先把她送回去……”

    骑她身上男人笑着抚了抚她嫣红小脸,轻轻,倏然,啪——声响,秦凉脸上速浮起几个手指印,那男人厉声道:“当我傻?放她回去搬救兵?”

    秦凉捂着脸,脸上火辣辣疼,她没有哭,只微微勾了勾嘴角,眼底平静无波澜,仿佛一滩死灰,淡淡说道:“开始吧,只要你们别碰她,事后,也别后悔 。”

    后几个字有些咬牙切齿,那男人被她眼底射出淡淡光给愣住了,怔怔瞧了她几秒,包厢门便被人大力踹开,秦凉突然长长地松了口气,季长风啊季长风……

    **

    走廊外光线直射进来,秦凉眯了眯眼才看清门口人,不是季长风,有点眼熟,脑海里微微搜寻了片刻,才想起是邹婷未婚夫,周子腾。

    男人穿熨帖合身黑色衬衫有点痞痞地倚着包厢门口,袖子挽起,领口大敞,定定望了沙发上两人片刻,旋即勾了勾嘴角从一边裤袋里掏出烟,慢条斯理点燃,深深吸了口后,淡淡烟雾弥出,面无表情地说:“我抽根烟,你们继续。”

    秦凉身上男人愣了愣后,咬牙切齿地说:“哟,这是什么风啊,能把您老人家给吹来了,怎么腾哥?这是你马子?”话音刚落,便从秦凉身上下了来,拎了拎裤头,接着说道:“不是说咱腾哥结婚了么?怎么,也不怕家里那位生气?”

    周子腾背光站着,俊气脸颊隐昏暗灯光看不出丝毫情绪。

    周子腾笑痞气,秦凉才发现,这男人长很稚嫩,“豹子,你想多了。这可不是我马子。”

    语气有点幸灾乐祸意思。

    那男人不以为意:“噢,那您看我这美女还等着呢,要不您把门带上出去?”

    周子腾笑吟吟望着他,不恼也不怒,只淡淡吐出一个字:“不。”

    秦凉生怕他一个转身就走了,又看见他跟着痞子一样倚门口赖着不走,一个没忍住,扑哧就笑出声了。

    豹子也怒了,冲着周子腾身后一群弟兄使了眼色,沉着脸,一字一句说道:“敬酒不吃吃罚酒么?周大少?”

    “嗯哼?”

    周子腾双手插*着裤袋一步步缓缓朝他们走来,豹子提起茶几上空酒瓶子就朝他砸去,周子腾微微一闪身躲过他攻击,旋即一脚踹他小腹上,豹子脚下没站稳就往沙发上栽去,一场恶战就此开始。

    豹子那群兄弟从身后涌了进来,眼看着一个空酒瓶子要落周子腾身上,秦凉急道:“小心背后。”

    纵使他再也来不及闪避,瓶子结结实实砸他后背上,周子腾忍着疼痛冲她调皮眨了眨眼睛说道:“带小姿躲角落去。”

    秦凉会意,吃力架起季姿拿着包躲墙角,掏出包里手里一看,电话一直都没挂断,她忙喊了声:“季长风!”

    “嗯?”电话那头响起一道淡淡男音。

    这声音跟接电话那一霎那没什么区别,但是仔细听,竟可以听出他气息微微有些不稳。

    秦凉没注意那么多,长长舒了口气,急道:“周子滕跟他们打起来了。”

    “嗯,听见了,你先找个地方躲起来。”依旧是那淡淡声音。

    秦凉心底暗暗腹诽了两句:你好兄弟正挨打,你倒好淡定。

    她已经完全忘记了事情起因。

    毕竟是群殴啊,周子腾脸上已经挂了彩,不过也干掉了对方几位战斗力。

    季长风赶到时候,秦凉正抓着一个痞子头猛揍,头发散乱披散肩上,衣衫凌乱,正兴致勃勃跟周子腾一起战斗。

    季长风嘴角微微抽了抽,大步走过去,将她从一堆男人中捞了出来,沉声斥道:“我不是让你找个地方躲起来嘛?你凑什么热闹?”

    秦凉抹了一把汗,完全没了平日里淑女,大骂道:“妈,他吃我豆腐啊!!我还不能打他了?”

    果然,季长风沉了脸色。

    身后警察一拥而上,“老实点儿,都给我举起手蹲墙角那边儿去。”

    秦凉目瞪口呆望着季长风问道:“你带来?”

    某人目光沉沉盯着她,问道:“哪只手?”

    秦凉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唯恐天下不乱周子腾隔着老远还喊了声:“哥!!是两只手!!”

    队长是一名年轻警官,冲着秦凉说道:“是不是他们非礼你?”

    秦凉点了点头,周子腾掐了她低声说:“装哭。”

    秦凉想了想,眼神微微一闪,嘴一撇,开始抽抽搭搭地啜泣起来:“他们……呜呜呜呜……他们……摸我……”

    随后又整个人躲进季长风怀里,哭大声了:“老公……”

    警官会意点点头,厉声对身后队员命令道:“全都带回局里。”

    豹子扯过身边一个兄弟,叼着烟痞痞地说道:“我说阿sir啊,您可不能冤枉好人啊!!看我脸都青了,就是这丫头给揍得,你们还真听她胡说啊?!”

    警察是季长风带来,明显是一边倒气势啊,二话不说便将他们全数塞进警车里,又温和地对秦凉说道:“麻烦夫人跟我们回一趟局里做个笔录。”

    秦凉高兴咧开嘴,笑着点头。

    周子腾一手拎着不省人事季姿问季长风:“哥,您妹子成这样了……”

    季姿整个人挂周子腾身上,软弱无骨,嘴里还喃喃说着:“再来一杯……嫂嫂,我们接着喝……”

    季长风阴测测瞧了身侧人一眼,秦凉立时有些羞赧别过头去。

    **

    注定是一个不平静夜晚,做完笔录,周子腾抱着醉不醒人事季姿送到了秦凉家,不敢看季长风铁青脸色,便忙说:“嫂子,婷婷还家等着我,我先回去了。”

    又冲季长风打了招呼:“哥,我先走了……”

    秦凉看着他挂着一脸彩,担忧地说:“要不要先上点药?”

    周子腾哪敢久留啊,安置好季姿便忙走了出去:“不了,不了,回家让婷婷滚个鸡蛋就好了……”

    许久没说话季长风终于开口:“你路上小心点。”

    “得嘞。”周子腾黑色衬衫纽扣被撤掉了几颗,身上也都是七零八落脚印子,步子极走了出去,秦凉那时候想便是,袁媛,你看,世界上不是只有程思远是个男人,邹婷,比你幸福多了。

    周子腾临出门前还不忘叮嘱了一句:“下周婚礼别忘了……”

    秦凉看他高兴样子,完全就是个稚气未脱男孩子,长有点像近当红小生,《青春》男主角,叫什么名字倒是想不起来了。

    季长风阖着眼靠沙发上,唇线紧抿,偌大客厅只剩下他们两人了,秦凉看他一脸紧绷神色就知道他肯定生气,叹了口气,刚想去洗澡,就听见客房传来阵阵呕吐声,秦凉刚想去看看就被季长风一把拽进怀里,整个人埋进她颈窝内,深深汲了口,低声道:“有别人味道。”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被河蟹框框两个字呢其实是“炮*友”

    捂脸……

    嗯,周子腾其实是有原型~~长相就是奶油小生长相哈哈哈哈…………自行yy去吧~

    木嘛~

    下一张婚礼,乃们应该能猜到发生什么了呀啊哈哈哈~遁走~</p></div>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