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机甲]上校,你是要豢养我吗?最新章节!

    尼肯微微睁开眼睛注视向自己走来的凌书,他及耳的短发随着步伐有幅度地微微晃动,大而有神的眼睛闪烁着狩猎的笑意,而一身服帖的军服也将他的身姿衬得更加纤瘦挺拔。很少有人被打趴下还能那么镇定自若地走过来,可他从地上爬起来好似一切才刚开始,军靴踢踏在水泥地上不急不缓,一声声“锵、锵、锵”隐隐还有压制人的威力。

    而他的笑意,更加让人热血沸腾。

    ……或许这个少年的武技还不是最强的,

    尼肯心想,

    ——但他绝非池中物。

    三米开外,

    判断好的距离的凌书停住步伐,狭小空间的四方阵将“三米”这个距离无端视觉扩大很多倍,围住四方阵的军人们的注目,让整片方阵灼热起来。

    用兵之道,攻心为上。心战为上,兵战为下。

    凌书低头,脚尖捻了捻地上的碎石,压低身姿,他抬眸,朝着面无表情的军人用嘴型说道:来吧。

    几乎在同一时刻,

    尼肯慢慢地走过来,平澜无波的眼神在战斗开始的一刹那变得凶狠无比,瞳孔里握紧拳头的少年越来越大,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近,

    然后在一瞬间,尼肯的眼尾几不可见地微眯了一下,同时凌书的眼神一闪!

    猎豹和黑猫同时向对方出击,只看到两抹矫捷的身影同时冲向对方,猎豹拼的是不可一世的势气而黑猫拼的是无人能挡的速度,交错的黑影!投在地上快速消失的身影!拳头撞击的声音和微弱的闷响——

    “上校,五十米了。”

    下支部队三人之首提醒还想走近的楚昂,面罩里哈出的白气将人的脸看得不清晰可声音还是清楚地传到了楚昂耳朵里。

    虫洞是异形种通往大陆的缺口,一般来说从虫洞里扩散的剧毒气息能让人体组织细胞快速收缩然后渐渐坏死。

    楚昂朝身后摆了摆手示意暂时停下来,然后单膝跪地俯身拍了拍地面,在距离地面30厘米的高度径直向前看,他招了招手示意身后的人将仪器取出来,

    “检查地表气体是否异常。”

    “是!”

    三名巡逻人员正准备装备,楚昂往前面更近地走一些,他远远望着虫洞想着突破的办法突然隐隐听到暴怒的声响,

    “上校!?”

    楚昂看了一眼虫洞,不甘心地扭回头,仍用沉稳的声音回答,“全体上机甲,仪器放置在监视仪可视范围内,”灵气如藤蔓从身体里抽丝剥茧通过地面往远处伸去,

    “750米。”

    所有人都回到各自的机甲,楚昂驾驶白鸟围绕虫洞飞了一圈再往震动传来的地方离开。就在一行人离开不久,虫洞周围的碎石突然开始轻微的移动。

    罗盘上显示的方位是正东,绿色荧光引导路径在地图上从小圆点发射出来,围绕圆点的光圈以波纹状辐射壮大。用荧光来表示可探测性的危险程度,绿色为安全,橙色为危险,红色为高危,当楚昂可视地图上的路径从绿色渐渐过渡到橙色,他已经在第一时间通知军部增派人手,三架巡逻机还不如一架战斗机器,前方是什么怪物都不能完全确定的时候谨小慎微才是军人的硬道理。

    “靠!是一群。”

    “上校,通知“黑人”?”

    通讯机里传来后方巡逻机的问话,楚昂看了一眼军部回讯,“四分三十秒,三架黑人。”

    没有什么比看到一群堪比大象的蜘蛛在原始森林里吐丝喷火更让人触目惊心了,橙色引导路标越来越深说明可探测的难度性越来越大。

    以人体动作为第一顺从条件的机甲跟随着楚昂蜷缩起来的身体指示以最轻盈的动作,腾空虚落在一棵苍天古木上,巡逻机甲随后跟上。镍铬合金的机甲屈服度强重量相对而言轻,四架机甲堪堪精致在茂盛的树冠里除了最开始的树枝叶咔咔的声响,现在悄无声息。

    一颗颗纵横交错的古树下穿梭不息,速度极快的是巨型蜘蛛,如黑色鼓动的潮水带着密密麻麻的长条“噼里啪啦”地一涌而进。漆黑得发亮的蜘蛛甲克和长须触手尖利的倒勾上都是毛绒绒的棕毛,如果只是一只那视觉效果还不会太强烈,可这样密密麻麻一眼望不尽底的蜘蛛……

    “呕——上校,你不觉得恶心吗?”

    恶心。

    上校心里默默道。

    可是下一秒楚昂想的就是,为了让养女从小能够养成胆大不骄纵的性格,所以他准备带几只回去做标本放在养女衣柜里面,或者是窗台上,又或者是镶嵌在墙壁里。

    可怜操行场上四方阵里的凌书半空中没忍住打了个喷嚏,硬生生被尼肯一个踢腿从半空中被踢了下去,疼得几乎要把眼泪给掉出来。

    这些巨型蜘蛛最大的致命点在它们的腹部而非头部,所以将蜘蛛全部剿杀说难不难,可当这些变异了的蜘蛛能够喷火那就什么都说不准了。

    所有人亲眼看到那些欢畅吐丝的蜘蛛硬生生用丝质黏液缠住一棵大树狠狠地将树给拽倒,那将错综盘踞的树根一时倾倒的威力真的不是随随便便可以对付的。

    如果这里是平地,那么烈性武器,光炮,燃线,都可以快速把这一片夷为真正的平地。但这里是原始森林,树木能够阻隔以虫洞为中心漫溢的剧毒气体。

    “啊啊……如果有灵纹师在就好了。”

    巡逻机里的托克努了努嘴,这种需要群攻的情况下,为机甲附加灵纹从而产生火焰,飓风,波涛效果可以在短时间内以一敌百,

    “我的后座还空着呢。”

    “优秀的灵纹师一般不会选择你,恕我直言。”另一个男声传来,“你只是台巡逻机,要成为机甲上的专属artist,目标也得是上校的白鸟吧。”

    “有这么看轻人的吗……”

    托克嘟囔,然后看着前方的白鸟机甲心中不无羡慕,“如果我也有……”

    “被发现了。撤离!”

    冷静的声音到达三副耳麦同时响起,所有跟随者都是一凛,尤其是托克!

    “靠!吓死我了!”

    驾驶机甲快速逃离原地,降落到另一棵树上的托克拍了拍胸,余惊未散,“它为什么单单朝我吐丝!”

    “你动作太慢,现在开始不要说话。”

    因为机甲相互联系的关系,准备期间聊天是被允许的,可是当上校先生在无聊之时厌烦了某人的聒噪,那他就必须闭嘴了。

    只不过,现在的情况也容不得托克放松,那只蜘蛛几乎黏上了托克的巡逻机,不断地吐丝直喷树枝里埋伏的机甲,

    “靠!它怎么就缠着我!”

    托克暗骂一声,可耳麦里没人回应,想来是上校的嫌弃让其他所有人都连带嫌弃托克于是顺便无视了他的呼唤,一点人情味都没有!托克咬咬牙,而树下的蜘蛛几乎停滞下来不动,只对准了他的那棵树不停地吐丝。

    托克暗恼,他移动手柄,脚下踩着踏板一步一步向前走,

    树枝茂密里传来的机甲转动声响让其他的跟随着不放心,“上校?”

    “让他带路,趁吸引蜘蛛的时候我们从后面解决掉。”

    “是!”

    故意关掉了传达给托克的声音,于是就在托克欲哭无泪求救无效只能当人肉包子的时候其他人达成了一致。

    凌书第n次从半空中摔下来,这也是她第n次躺在地上望着天空讷讷心想:父亲,我果然命大。

    而站在方阵另一边的尼肯朝教官摇摇头,示意凌书已经不行了。

    可是每当这时候凌书都会蹒跚地爬起来,咧开嘴露出大白牙笑笑,身体摇摇晃晃的,但移动还是非常敏捷。

    原本只有一个四方阵可在凌书这里拖延的时间实在太长,已经增开了另外的方阵,不过,围在最初位置的人最多,谁让这里有只打不死的小强?

    nick站在方阵边从最开始的兴高采烈鼓舞高挥到现在沉默地看着凌书一次又一次地落下来,站起来,也看着尼肯的表情从将凌书视作空气,到现在的不忍心和钦佩。说实话,凌书做得已经够好了,能够在尼肯手下挨那么长时间,还能够置之死地而后生不断反击,他也做不到。

    凌书成为这场格斗的特殊性,谁都没想到这会是一场那么长时间的胶着战,而在过往的经历里从来都没有限时规定,于是车轮战就变成了尼肯与凌书的体力消耗战。

    只是,尼肯在那里面不改色连气都不喘地站着,凌书也是每次都将落败前重新站起来,姿态怡然。

    多少人看着凌书鼻青脸肿地从半空摔下来都喊出来:“算了!下来吧!”

    可犟性子凌书却依旧笑着站起来,用唇形说:“——再来。”

    很痛,

    但是能学到很多东西。

    凌书是这样想的。

    每一次和尼肯交手,都是在重复练习不同的格斗技巧,曾经的她擅长远距离并且依赖灵气和武器,现在的她越发的发现近身格斗的重要性。

    曾经被当做末技的拳技,原来那么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