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机甲]上校,你是要豢养我吗?最新章节!

    凌书虽然是楚山的学徒,但是这片基地里资源都得用到正道上。什么灵墨,符纸,除了楚山第一次给拿过来的一堆,其他灵纹师完全不会将自己的资源让给这样一个无关轻重的学徒。

    “凌书,帮我把灵力清洗液拿过来。”

    “凌书,帮我去倒杯水。”

    “你能不能快一点!动作怎么那么慢!”

    ……

    一天的训练结束后凌书在灵纹师的办公室里东奔西跑,其他大师的学徒可以使唤她是因为,她是新来的,

    照理来说这个时间段楚山在呼呼大睡凌书根本不用来这里受气,可这些人答应完成两个小时的工作量会给她一定的报酬,不是钱而是他们剩余的符纸毛笔。

    凌书不愿意欠楚山太多,这老爷爷心地够好将她收养,何况他的侄子已经把她当做养女,每天能过的清清爽爽比起最开始的遭遇已经让人幸福不已。

    “凌书!愣什么!快一点!”

    整理符隶的凌书挥了挥手表示知道了,她快速地抱着一沓厚厚的纸直冲冲地跑到叫唤的人旁边,

    “你看,这个灵纹怎么样?”

    小伙摊开白色纸张,红光闪闪的蝴蝶跃然纸上,他的目光从蝴蝶须一点一点游弋到蝴蝶的翅尾,“觉不觉得很漂亮!?”

    凌书眨了下眼,伸出手就要去摸,

    “啪!”

    ——被打了。

    小伙嫌弃地扭头看了凌书一眼,“这是你能碰的吗!?万一碰坏了我的蝴蝶怎么办?”

    说完小伙将纸重新摊在桌上,“给我凝滞胶水。”

    凝滞胶水能将白纸上的灵纹腾空而起,凝滞在空中,并且在半空里发挥它的威力,“这是一只火蝶,可以发射像花粉一样的火星子在半空里爆炸。”

    小伙语气非常自信,凌书睁大眼睛看着白纸,显然对小伙的话也感到了好奇,

    白纸上的蝴蝶冉冉升起,的确非常美丽,火红的线条流畅非凡可以看出每一个关节点都着重着墨,

    “漂亮吗?”

    凌书点点头,这只蝴蝶浑身流光溢彩,虽然体态娇小但可以看得出其中蕴含的灵力不少,“整整三瓶灵力墨水啊,全都是导师奖励我的一下就用完了实在是太心酸,绘图当中差点截断了吓得我手都哆嗦了!”

    虽然话是这样说可他的表情仍旧骄傲无比。他的眼睛离不开那只冉冉升起的蝴蝶,似乎在这只蝴蝶的花纹里寄予了他非常多的梦想,

    “如果这只蝴蝶成功了那我就可以问导师要更多的墨水,如果能派上用处说不定我也可以去上城区了。”

    上城区。

    凌书已经不止一次听到这三个字,养父的家族似乎也在上城区。

    “喂,这是你的蟋蟀吗?”

    门口传来声音,两人同时转过头去就见到一个黄毛倚在门口目光不屑,

    “蟋蟀?这是蝴蝶,而且你的语气有些不好啊,兄弟。”alex眉头皱起,“凌书,把门关上。”

    “关什么门?”

    黄毛好笑地双臂环胸,“关门然后眼睁睁地看着你们在里面垂头丧气吗?”

    “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黄毛趋步走了进来,直接就站在冉冉升起的蝴蝶左边,“我的意思就是,这只蝴蝶是垃圾。”

    话音刚落,这只半空中的蝴蝶就发出耀眼的红光,alex笑了,“看到没,如我预期所想,至于你说——废物,喂,请你不要太自大了好吗?”

    黄毛摇摇手指,勾起嘴角邪笑,“说是垃圾就是垃圾,你不信的话,我数三下,它就会坠落。”

    alex咽了口口水,坠落这种事情如果发生,他真的会被贻笑大方。如果三瓶灵力源画了一只废物,alex摇摇头,那他无法接受,

    站在alex背后的凌书好奇地望着半空,而黄毛还不等alex反应就竖起了手指,“听好了——”

    “喂!谁允许你数的,你给我出去!”

    “1、”

    “出去!!!”

    “2、”

    “这种地方根本不是你该来的——”

    “3。”

    邪肆的语气以及完全是鄙夷的眼神,黄毛在半空打了个清脆的响指,紧接着伴随而来的是还没有释放火星就开始下坠的蝴蝶!

    就像一场微型火光瀑布一般,这只蝴蝶缓缓下坠完全崩塌成了一个个星星点点的火星子,它美,破碎得很美,在半空中被分解成一颗颗璀璨夺目的火一样燃烧的星子,纷纷扬扬地坠落,而且——还未落到地上就很快熄灭。

    凌书眼睁睁地看着之前还在高空璀璨夺目的蝴蝶下一秒消失不见,震撼到不可思议,如果这只是一只普通的蝴蝶……可这个似乎是alex耗尽三瓶灵力源绘制而成的蝴蝶灵纹。

    被预言到的坠毁,

    这一方格子里悄然无声。

    在这只蝴蝶开始坠落直到最后的一刹那,alex还心怀侥幸,哪怕是最后一秒产生攻击力他都可以自我安慰,这至少是有用的。可当火光完全消失,他连最后的希望都没有了。

    一时间,心里的害怕大过失望。

    他怔怔地看着地面,

    “咦,好像被说中了。”

    黄毛作出惊讶的表情,他撑着桌子身体前仰,“真是个无趣的地方,听你说是三瓶灵力我才想进来看看会有什么好东西的,不过真是,失、望、啊。”

    说完,黄毛又环顾一圈,吧唧吧唧嘴道,“这里都挺垃圾的。”

    “无关人等请出去。”

    在工作室里的唯剩下的两人抬起头来,实验失败对灵纹师来说家常便饭,而alex的失误也对他们来说无关痛痒,可黄毛一句“这里都挺垃圾的”让他们心生不满。

    其中一人扫了一眼黄毛的衣服,“你没有佩戴任何通行证和工作证,如果你还不走我们有权利喊警卫驱逐你。”

    “走啊,当然走~”

    黄毛挥了挥手,转过身,“不过这里还真是不太妙啊。”

    “这位小朋友是有什么指教吗?”

    硬挺的胸膛擦在黄毛的鼻尖上,于是他倒退了两步。

    “什么啊?”

    黄毛揉了揉鼻尖抬起头,然后一眼就看到了俯视他的老人,他皱起来的表情突然就平复了,甚至还能一副熟人的样子,“友好”地挑眉说话,

    “我以为是谁,原来是楚山大师。”

    “大师可不敢当,毕竟你的导师是弗兰,不是么?”

    “导师甚是想念您。”

    “哦?”

    楚山睡醒刚到工作室就听到了里面骄傲的声音,而从外面镜子往里一看,竟然又是他认识的小家伙,

    “他时常提起当年您在他手下惨败的战役,并且常对我说,如果有机会看到您,还得向您表示真挚的歉意。”

    “哈哈哈哈哈,就知道老家伙吐不出什么好话。”

    楚山挽过布鲁斯的肩膀带着他重新走回工作室,“既然你来了,那么肯定你姐姐也来了吧?”

    工作室里其他人对楚山突然的热情感到疑惑,其中一人走上前来低头说道:“大师,他之前——”

    “别说了!这可是弗兰大师的亲传弟子!”

    挡住去路的人一噎,谁都知道弗兰大师是上城区鼎鼎有名的灵纹师,如果是大师的亲传弟子,……那他还真的没有阻拦的资格。

    “你姐姐过来是为了执行任务吧?”

    “对,顺便来看看我姐夫。”

    布鲁斯顺手拿起一只毛笔把玩,细长的毛笔在同样纤细削长的手指中翻飞,他的眼睛戏谑地盯着从头到尾都处于茫然失措状态的alex,

    布鲁斯拖过一把椅子,然后看了一眼楚山又拖过第二把,

    “大师,不是我说什么,这个工作室也太弱了——”他的目光从远处收回,不偏不倚地落在停在指尖从摇晃到静止的笔头上,

    “大师,你不会就一辈子要留在这种地方,卖卖灵纹过日子了吧?”

    楚山大师仍旧微笑,他端坐在椅子上,示意旁边早就咬牙切齿的两人去泡点茶水,“怎么,这日子不好吗?”

    “当然不好!”

    布鲁斯表情夸张,他讶异出声,“大师,你猜猜看我姐姐的灵力dps多少了?”

    楚山接过递来的水,吹了两下,轻抿了一口,微微抬眸,“多少?”

    “2000.”

    “那还真是不错。”

    布鲁斯笑了,“更别提我姐的技术了,不是吗?大师……”黄毛笑得有点不怀好意,“大师,我姐,可是弗兰大师的弟子,您没有接班人,以后谁会记着您呀?”

    楚山慢悠悠地点点头,煞有介事地眯开一只眼睛,

    “听你的语气,倒是挺关心我?”

    “那可不是!毕竟您,是大师啊!”布鲁斯慢悠悠地将毛笔重新放在桌子上,他笑了笑说,“原本我只是路过的,可听到有人说用了三瓶灵液绘制一只蝴蝶,我的兴趣可就勾起来了,可哪想到……这蝴蝶,三秒!~就坠落了。”

    站在后方埋着头的alex一下子浑身僵硬,

    楚山仍旧笑眯眯的,顺着布鲁斯的目光向后方望去,视线经过alex,然后滑过一脸茫然呆呆坐在椅子上,拍着alex肩膀的小凌书。

    布鲁斯没有发现楚山眼神的游弋,他继续说,“大师,虽然三瓶灵液不算什么,可一点效果都没有还是头一次听说,您在这里可是真的不会有多少长进啊。”

    “你倒是很敢说。”

    楚山挑眉,

    布鲁斯抓抓头发,又笑了,“导师也经常说,我说话太过直率,不过好在,都是实话。”

    “这样啊……”

    楚山作出思考的模样,“不如让我看看你现在的程度如何?听说,自你姐姐米可是灵纹天才后,你也天赋不赖?”

    布鲁斯弯起嘴唇,“天赋没姐姐那么好,一般而已,在上城区称不上绝好却也在同龄人里算得上优秀,至少在这里,我觉得可以自夸一下。”

    “不如试试?”

    “乐意之至。”布鲁斯心中满意,还未来这里就听姐姐说这个“界”地极其缺少灵纹师,如果能在导师的对手面前将他们击败,那导师会赐予他更多的修炼物品吧。

    “不过……”布鲁斯犯难,“没有对比,可看不出我的程度。”

    “也是。”

    楚山挠挠脑袋,

    突然!他眼睛一亮,朝向布鲁斯,

    “就让我的学徒来吧,她今年十二岁,也就跟了我一个月!我觉得她天赋挺好的,不过就是时间少了些。哎,她肯定是要输的,毕竟才十二岁的孩子,不过你们可以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