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机甲]上校,你是要豢养我吗?最新章节!

    黑色的机甲冒冒失失地冲过防线,夹在腰腹部的大炮起了用处,黄白色的光炮轰然一下全砸在巨大的蛇头上,与此同时远远飞来的风刃将砸向庞贝的触手一秒斩断!

    锋利!截面光滑!

    一涌而出蓝色的鲜血像一枚枚斗大的水袋砸在地上,顿时土壤冒起轻烟,生物干枯,化成灰烬。

    异形怒吼一声,触手长得更快,此时的目标是十号机甲,

    意想不到的是,不停的风刃在所有人看不清的速度里飞速地,就像隐形的光刃一样,来一只触手就砍断一只,蓝血淋漓,

    指挥室里的人看得目瞪口呆,

    “那是最弱的十号机甲吧……”

    “快掐我一把,我看到了什么……”

    “靠!疼!”

    弗洛伦蒂诺博士无名非常激动,在濒临绝境的时候黑人十号就像救世主一样出现了,拯救了庞贝,拯救了一号,十号虽然运动轨迹像只莽撞的小鸟,但好敢!往别人不敢去的地方冲过去!还有artist竟然可以那么快速地——

    在每一个动作将灵纹附属在相应部位上使得灵纹效用最大化——

    “噢……那是小不点吧?”

    布鲁斯诧异,

    屏幕里,十号机甲里,artist的凌书满脸苍白,显然负荷过重,一瓶一瓶地灌灵液就像喝水似的,

    “她真厉害啊!”

    “不愧是上校先生的养女,就算是十号机甲也能……不像……”

    一旁的人推了推手,示意说话的人布鲁斯的存在,那人恍然,立马闭上了嘴。

    楚昂将米可放置到安全的地方把她的双手都用绳子捆在机甲上,他不知道什么发生在米可身上但唯一确定的一点,米可现在的精神状况让她整个人很不安全。

    异形被十号机甲诡异的飞行路线绕得团团转,新长出来的触手就被砍断,蓝血淌了一地,上校先生第一想到了他的养女,那张时常因为脱力而苍白的小脸,心里蓦地升起一阵心疼,

    他敛目,整台机甲缓缓上升,

    异形最致命的地方是脑子,最好能趁乱一击致命。

    尼肯的机甲因为毒液失去了一只手臂,现在勉强维持在半空中,本来运动很快的nick突然慢了下来,像是在照顾谁,

    其他机甲在兽群里承受两架机甲离开后更大的压力,上校先生肩上的担子更加重了一点。

    他打了手势给两边的一号和十号,默契的兄弟俩相视一眼,按照部署的轨迹移动。想要扑打机甲的异形不断长出触手,即使腹背受敌却仍然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

    异形除非伤及致命处,不然会不断复制出新的器官,本来一直在使用风刃的十号在几次威力变小的风刃后已经完全使不出力,只能通过能量炮来震动一下异形,

    庞贝的移动吸引了异形的注意力,对它来说似乎没有什么比巨大的庞贝更有诱惑力的东西了。

    指挥室里,

    数据更新很快,

    弗洛伦蒂诺博士阴沉着一张脸,他愈发相信这次异形的袭击只是那个世界对大陆的一次挑衅,被操控的异形以及米可布兰达的异状,显示了他们的实力。

    布鲁斯兴趣盎然地盯着屏幕,可弗洛伦蒂诺博士转过脸时,看到的是一张揪心而焦急的脸,他不由犹疑上校先生的判断,蹩着眉说,

    “米可下来后我们会给她进行一个全面的检查。”

    “希望姐姐没事。”

    布鲁斯难得虔诚的脸,甚至做了教徒的礼仪来祈愿,动作是怪了一点,可弗洛伦蒂诺心里更加减少了疑惑,他叹了一口气,望着屏幕,

    “这次的异形,真的不简单啊……”

    战事比想象地结束得更快一些,当黑人一号和十号相继无力之时,上校先生终于蒙过了这只并不笨的异形,将大剑从异形的头部一把斩下,看到汩汩流出的深蓝色血液,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米可率先被所有医护人员用担架扛了出来,布兰达家族的天才大小姐出了任何的问题他们都担待不起,

    在所有医护人员要撤离的时候,突然,nick大吼一声,

    “等一下——!”

    等在门口的上校先生皱眉,第一个冲了进去,机甲上nick抱着仿佛沉睡的少女,苍白的脸和白色的睡衣让这个闭着眼睛的少女显得透明宛如失去生命,

    楚昂心里一紧,下一秒就代替nick,更加轻柔地公主抱凌书,

    过凉的体温,仿佛掉入冰窖,

    在上校先生阴沉又焦急的视线里,剩余的医护人员立马将担架抬过来,摸着养女柔软却冰凉的小手,微弱的脉搏让他不知所措,

    “上校先生,请您让一让。”

    楚昂瞥过愤怒的眼神,可是不得不放开手,

    “你是知道的吧,灵液对一个灵纹师来说,其实是抑制她成长的。”

    不只抑制成长,并且对身体的冲击也会非常厉害,一下子在身体里爆发的灵液会伤害脉搏。

    这次事情结束后,凌书不能再碰灵液。

    尼肯手臂神经挫伤,脸上也有轻微的擦伤,不过包扎一下就好,nick站在他大哥旁边,仍旧是一副松松垮垮的模样。

    相对而言,成天嬉皮笑脸的布鲁斯此时却是难得的沉默。

    他坐在椅子上,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揉眉心,纤瘦的少年骨架蜷在一起,垂着头看不到脸,

    弗洛伦蒂诺博士到楚昂身边,轻道,

    “米可出事情的时候他很快就发现了,而且看上去心情很差,或许,他不是异形呢?”

    “我也希望他不是,”

    上校先生扫了一眼椅子上低头的布鲁斯,

    “至少没那么多威胁。”

    门开了,米可被人搀扶着走出来,布鲁斯一个箭步走上去代替医生扶住米可,眼神担忧,“姐,你怎么样?”

    米可神情恍惚,她抬头,看了一眼布鲁斯,然后缓缓看向楚昂,神情憔悴,她有点艰难地开口:

    “我……”

    “检查发现,布兰达小姐曾经受到精神控制,有一段时间因为她情绪的爆发导致异形趁虚而入霸占了她的大脑,从脑电波上就可以看得出来,”

    医生指着屏幕上对比的图片来说,

    “在一个大的起伏以后,布兰达小姐的电波处于非常平稳的,以至于有点刻板的微弱起伏中,一般这时候被说是放空状态,也有可能就是接受了其他人的大脑控制。”

    “那现在好了吗?!”

    布鲁斯握住米可的手,紧紧盯着医生,

    医生点头,

    “只要脱去控制,那么布兰达小姐就完全没事了。”

    米可听闻医生的话,咬唇,她有些无措地盯着楚昂,一想到他们说的,她曾想掐死楚昂她心里就涌出一股股的无力感,

    她没有帮上楚昂的忙,甚至在无意识里做的灵纹还让楚昂腹背受敌……

    “你会换掉我吗?”

    空旷的走廊里,米可的声音听起来难得的,格外可怜。

    在场的所有人都希望楚昂能说否定的答案,至少在这时候,米可心情非常不好的时候,能够稍许安抚,

    楚昂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不是换掉你,而是你可以选择更适合的搭档,显然我不是。”

    米可咬唇,“那你直说,会不会换掉我?”

    “会。”

    干净利落的答案,上校先生念在以前的搭档情谊上想挑选不那么果断的词回答,不过既然米可想要准确的答案,那他就双手奉上。

    “没错,你是该换掉我……”

    米可讷讷道,

    平时骄傲的大小姐,犹如斗败了的公鸡,现在楚楚的样子让在场的人不得不起了恻隐之心。

    这时,另一扇门开了,

    可是凌书没有出来。

    医生鱼贯而出,看到楚昂和楚山,道,

    “小姑娘灵力用得太厉害,这次应该是碰到极限了所以才会晕厥,要好好休息,如果不必要的话,不能再用灵液了,不然……”

    医生没有完全说出来,

    但楚昂和楚山都知道医生的意思,谢过医生以后,两人进房间里,

    凌书闭着眼睛还在沉睡,楚昂坐在她的身边,大手轻柔地抚摸着妹纸额头的碎发,妹纸睡得不太安稳,眉头皱的紧紧的,

    纤长的睫毛轻微地颤着,楚昂俯身,低头亲吻在妹纸紧闭的眼睛上,极其温柔的碰触,察觉到身下人微凉的体温,上校先生也钻进被子,宽长的被子足够能罩住两个人,楚昂将妹纸往怀里一带,妹纸的脑袋就靠在了养父的下巴下。

    动作一气呵成,楚山目瞪口呆地看着楚昂不顾地点地占凌书便宜,他眨巴眨巴眼,

    “你也太饥渴了吧?”

    听到声音,楚昂才发现他叔叔也还没走,于是他皱眉,

    “怎么还不走?”

    楚山抹着小眼泪唱着女大不中留忧伤地走了。

    没有其他人在的病房,窗户还打开着,微凉的风吹进来吹得淡色的窗帘微微地摆动,清晨的光温馨又柔软,窗棂上细小的晨光缱绻成星光一样的沙粒,忽明忽暗地闪烁。

    凌书就像一只小奶猫,乖巧地躲在猫妈妈的怀抱里,呼吸声轻轻的,散发着奶香味儿,皮肤是软软滑滑的,被养的多了一些肉,摸着小屁股感觉很好,

    真恨不得把这样的小萌物揉进自己的身体里面啊。

    上校先生被蹭了几下生理系统自动反应骄傲昂头的时候,他远远眺望着窗台,如是想。

    作者有话要说:┭┮﹏┭┮ 对不起,我食言了,今天我码字一天,能码多少码多少……

    所以,你们也看出我的渣手速了咩╥﹏╥ 我对自己的手速已经绝望了阿门。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