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修真仙侠 > 小兵风云 > 第九章 决战开始 二
    潼虎与他的第七营呈方形布阵,千余战士布满了大道,每个士兵都手持弩箭,默不作声的瞄向前方。箭尖寒光闪闪。每个士兵的目光中都充满了坚定而冷酷的眼神,一双双手稳定的把持弩箭。

    巨戎和凌风分帅本部在七营后方布阵。

    500步!

    400步!

    300步!

    200步!只听一声尖锐的哨响,紧接着“嗡”的一声,点点寒光汇聚成一片钢铁海洋,尖啸着扑向羌人的骑兵。

    “噗噗噗噗”的声音伴着腥风血雨溅起在羌人骑兵队。千支弩箭纷纷射在了羌人的队伍中间,有的射穿了羌人的脑袋,有的贯穿了羌人的胸膛,有的钉在羌人的肩膀上,有的射在狼头上。羌人的冲锋队中惨嚎声顿起,夹着凄惨的狼嚎,令闻者汗毛倒竖。

    羌人第一个千人队在毫不设防的情况下,竟然被射杀射伤殆尽。

    不容羌人做出任何反应,第二个千人队已经快速冲了过来。不过羌人不愧是草原上的霸主,眼看着第一个千人队的凄惨下场,第二千人队展示了他们羌人高超的骑术和强悍的战术素养。

    第二千人队的骑兵从第一个千人队的尸山血海中高速通过,竟然连一分速度都未影响。接着这些羌人骑兵不约而同的做着各种高难度的遮蔽动作,有的藏身狼腹之下,有的紧贴于狼身一侧。就这样,羌人的第二千人队仍急速地向华夏军阵地冲击而去,每个羌人的脸上都露出决绝的神情,转眼已经快到离华夏军阵地100步的距离了。

    此时七营的战士把手中的弩箭堪堪再次装填完毕,一声尖锐的哨响再次响起,“嗡”的一声,千支弩箭再次离弦怒射而出。

    “噗噗噗噗”的声音再次响起,不过这次羌人的伤亡率明显大大下降,很多弩箭支射在了战狼身上或者什么目标也未命中。滚落战狼的羌人战士虽然摔得头破血流,可是仍然挥舞着手中的战斧,哇哇的冲向华夏军战阵,未被射中的羌骑再次加速冲向华夏军战阵。

    七营在射完第二箭后果断的后撤,二营和五营向前与七营交错而过。不过七营得到的旗号不是原计划的后撤入营地,而是原地待命,故而潼虎令七营在二营和五营之后重整阵型,并命令每名战士再次充填好弩箭。

    羌人第二个千人队还剩下约一半的战士疯狂的冲进了二营和五营共同组成的阵地。

    五营和二营都是布下方阵,横排竖排都是一百士兵,第一排是盾牌兵,其余都是长枪兵。羌人第二千人队这些残兵虽然悍勇,不过人数太少,所以冲到华夏国高大的盾牌上,实在是没什么太大的冲击力了,还未有进一步行动,就被后面的长枪兵伸出长枪戮死当场。

    就这样羌人第二个千人队同样遭遇了灭顶之灾。

    巨戎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上,撇撇嘴说道:“不堪一击!”

    随着旗号,五营和二营与七营再次交错,七营再次顶前站定,五营和二营还是在七营身后布阵。

    仿佛一切都和开战起初一样,华夏的战阵好像压根就没动过,战士一个都未有伤亡。可是羌人的两个千人队却已然全军覆没,两千具尸体和很多失去主人的战狼就在战场中间毫无方向的乱跑着,有的战狼垂在主人的尸体旁低低的呻吟着,期望自己强壮的主人能够再次站起来带领着自己奔向胜利。

    对战的双方都被深深地震撼了,一时都陷入了沉默,鼓声不约而同的平息下来。

    羌人军中更是一片死寂,在历史上,在和华夏军的战斗中还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有的时候羌人一个千人队就可以冲垮华夏国一个军团,可这次出动两个千人队,毫无建树的情况下就全军覆没了,太震撼了。

    在华夏军这边同样也被深深震撼着,特别是七营的士兵们,虽说平时都受过弩箭的训练,但还从来没有在战场上这样集团使用过,在华夏国的历史上从来也没有那个将军或元帅这样使用过弩箭,弩箭从来也没有得到过主力武器的地位,一直是以辅助武器的方式出现的。谁也没想过集团使用弩箭竟可以达到如此惊人的效果。这真的很是颠覆了大家的一贯印象。

    辕门后一临时搭建的高台上,乌青和众亲兵站立其上,张雨龙亦站立其中。

    当乌青看到弩箭齐射的战果之时,不自禁的转脸看了一眼张雨龙,张雨龙其时正被战场的冷酷和残忍惊呆着,毕竟是第一次真正的上战场。可是张雨龙的面无表情落在乌青眼中,又是别有一番想法。

    大风忽然席地而起,卷起一地沙尘,渐迷人眼。血腥的味道混杂着阵阵呻吟声和狼嚎声,随风飘荡,直令人作呕。失去主人的战狼,无助而彷徨,游荡在人类和它自己同类的尸体间。落日的余晖穿透沙尘映照在血腥的战场上,组成一幅残忍而又写实的画面。

    羌人的骑兵打破了令人压抑的沉默,从羌人的阵中奔出了五个千人队,鼓声再次响起,狼嚎和羌人的呼喊再次冲天而起,带着无畏与嗜血,挥舞着巨斧,冲破漫天沙尘滚滚杀向华夏军阵地。同伴的死亡并没有让他们退却,却激起了他们草原民族特有的嗜血心态。

    当羌骑冲到二百步的射程后,第七营中的哨声再次响起,“嗡”的一声弩箭再次离弦怒射而出,密密麻麻的弩箭组成一片黑芒,如死神的镰刀般呼啸着奔向羌人的骑兵队。只听一阵“噗噗”“叮叮”声在羌人冲锋的阵中响起,有些弩箭射中了羌人或者他们坐下的坐骑,就发出了“噗噗”声,而“叮叮”声是弩箭射在了羌人的巨斧上。约五百骑被射死射伤,失去了战斗力。剩余的骑兵继续前冲。

    第七营的将士们急忙再次给弩上箭,面对着比刚才多得多的强骑,有些士兵的眼中已经有慌乱之色。

    哨声再起,弩箭齐发。

    放完第二箭后,潼虎连令全营后退,连看一眼此次弩箭射杀的效果都没看,如果被羌人冲入阵中,他的七营将面临被单方面屠杀的命运。

    巨戎的五营和凌风的二营早就布好了阵,七营在两个营的缝隙间高速后撤,待七营后撤完毕后,五营和二营有条不紊的合拢。高大的盾牌整齐的立在阵前。

    此次弩箭的射击大概又射杀了四百余骑,剩余四千余骑再无阻碍的冲击上了五营和二营组成的阵地。

    宋二狗是五营中的一个普通的长枪兵,他的位置是五营方阵的第二排。宋二狗眼看着对面的羌人骑兵呼喊着冲了上来,只见一个羌人骑兵高举巨斧,借着战狼坐骑的冲击力重重的砍在第一排的高达近2米的巨盾上,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声音。

    不得不说乌青选择的阻击地点非常明智,下坡路极大地削弱了羌人骑兵的优势,如果是平原冲锋,羌人的巨斧借助巨狼的冲力足以把盾牌砸飞,可是现在的盾牌却阻挡住了羌人的第一波冲击。

    宋二狗看见那羌人一斧并未把盾牌砸飞,然后连人带座骑狠狠的撞在了盾牌上,直撞得脑袋开花,而宋二狗清晰的看到了那个羌兵死前刹那不甘的眼神。每面盾牌后有两名士兵把持盾牌,盾牌后的士兵在撞击时狂喊着拼尽了全身的力气顶着盾牌,但仍然被撞的连连后退。第一个羌兵的尸体还未掉在地上,第二个羌兵的战斧已然狠狠的砍在盾牌后,然后盾牌再次连连后退,那第二个羌兵着幸运的得到了缓冲而没有直接撞死在盾牌上,可是又不幸的是,在一瞬间,宋二狗已经迅速的从盾牌的间隙中出枪,狠狠地扎在了那个羌兵身上。紧接着下一个羌兵又冲了上来,宋二狗又在盾牌的掩护下刺入了下一个羌兵的身体中,慌乱中也不知道刺中了哪里,又把长枪拔出刺向下一个目标。

    华夏军的方阵都在进行着同样的战斗。

    羌人的骑兵已经如潮水拍岸般撞击着华夏军的阵地,撞击得华夏军方阵渐渐的后退。但是华夏军的盾牌彷如坚固的城墙般牢牢的坚守着阵线,保护着其后面的长枪兵。防不胜防的长枪不断的收割着羌人的生命。不一会,华夏军的方阵盾牌下已经铺满了羌人的尸体。

    此时但见羌人冲锋骑兵中一员大将呼喊着冲向盾牌,他的坐下战狼明显比其他士兵的坐骑高大,其手中巨斧抡起带着呼啸砸上一面盾牌,那盾牌再也没有坚挺住,竟被砍碎,碎片四下飞去,顿时把四周的华夏士兵砸死砸伤无数,两个盾牌手更是喷着鲜血向后飞去,把他后面的长枪手又砸死了两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