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修真仙侠 > 小兵风云 > 第十四章 雨龙受伤
    华夏军营中,剩余众将都聚集在帅帐中,卫壮、宋洪祖、孟旭飞、巨戎、潼虎站立在两旁,数个亲兵站立在乌青身后,张雨龙不在其中。

    此时众将都没了昨日的兴奋心情,默默不语,垂手而立。

    乌青叹了口气说:“凌将军今日为国捐躯,当为我辈的楷模。”

    潼虎面无表情的说道:“凌风,好样的。”

    巨戎本来就面色沉重,一听乌青说话,霎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卫壮对着巨戎说道:“你个老戎,战场上生死乃常事,你哭个俅啊?”

    巨戎呜呜哭道:“我知道,可是我一想到再也看不到小凌子那臭屁的模样,我就心里难受。”

    巨戎这一说,大家都又沉默了下去,在短短的两天内,与自己朝夕相处的战友们死去了那么多,谁的心里都很难受。

    乌青忽然开口说道:“众位哥哥,都是我拖累了大家了。”

    乌青向来对手下众营将都是以“将军”相称,此次特殊情况,却是称了一声“哥哥”。

    众将一听,都是向乌青鞠躬行礼,连说“不怪大帅”。

    潼虎又说道:“大帅,我们余下的兵力不足千人,何去何从,还望大帅早做决断。”

    乌青抬眼看了一眼众将,说道:“大家都说说吧,我也不想让大家都死在这。”

    宋洪祖抬头道:“大帅,我本以为我们大家坚持不过今日,不想坚持到了现在,对于我们来说,倒是赚了。”

    卫壮道:“是啊,今天杀的确实痛快,倒是多赚了一天。”

    潼虎说道:“我们已经尽力了,两日的厮杀,我们以一个军团的兵力,歼灭羌兵近两万,可说奇迹了,我的意见是既然尽力了,就应该退回拒虎关,而不是徒逞匹夫之勇。”

    巨戎这下也不哭了,圆睁双目嚷道:“我说小潼子,你说的这叫什么狗屁话,你怕死,我可不怕死,明天老子还得跟羌狗继续厮杀,你愿意回去就回去,我是不回去。”

    卫壮道:“不回去,你个老戎,就这句话还像个话。”

    巨戎罕见的没有和卫壮拌嘴。

    潼虎却没有反驳,只是看着乌青。

    乌青说道:“孟将军,你的意见呢?”

    孟旭飞道:“今日一战,大家都抱死意,愿拼一死以阻敌。然众将一心,力阻羌骑,使敌未能寸进,更于两日内杀敌近两万,我军团亦损伤九成,剩余不足一成,已无再战之力,余以为,当退,以留我军团薪火。”

    巨戎又嚷嚷道:“不退,不退。什么没有再战之力,老子我还能战,明天我还得去和羌狗打,我说什么也不退。”

    卫壮本想再说什么,想了想,最终选择了沉默。

    乌青静静的坐在椅子上,内心挣扎,心想:“我军团本驻守京师,此次忽然调来这拒虎关,内里还是有问题的,所以为了躲开梅勇,我出关了。本以为这次羌人在我军团的强势阻击下会顾忌伤亡而撤退,不想雄鹰可汗亲自前来,而这两天羌人更是不计代价的要消灭我等,看来一方面羌人的兵力充足,一方面所图不小啊。照现在的情形,若是继续留在这,那么绝无幸理,若是回到拒虎关,即使那个梅勇心怀不轨,也不是没有一线生机。总好过都死在这啊。”

    众将见乌青不说话,也都安静了下来,静等乌青最后的决断。

    乌青忽然想起张三来,遂说道:“张三?他是不是有什么好办法呢?”同时又想起张三的脓包样,心下又曾烦闷。

    乌青想到了张三,口中自然的就问道:“张三,你说说看还有没有什么好办法!”众将面露错愕,都看着乌青,众将都看到那张三并不在帅帐内,同时心里更是惊奇,都没想到统帅竟如此重视张三,这么重要的决断还要问这个张三的意见。

    乌青还在低头沉思,并没有注意到大家错愕的目光,只是问了一句后没有听到回答,就回头看了一眼。

    乌图见乌青回头,连忙说道:“大帅,张三并没有进帅帐,他此时在亲兵营帐里。要不要把他叫过来?”

    乌青点了点头,继续沉思。

    此时在亲兵的一个营帐中,张雨龙正一脸郁闷的坐在一个角落,同一营帐的其他亲兵还有七个人。其中六个人正围着一个应该是头头的人物,在那大声说笑。

    张雨龙可算是命大的不得了,坐在地上害怕了一天,愣是没人理他,羌人没有人去杀他,华夏军更是没人理会他。可下等到羌人退兵了,张雨龙的一颗心才踏实了下来。各营士兵陆续回到所属营帐。每个路过的士兵都对张雨龙投去了极度鄙视的目光,碍于他穿着亲兵的服装,士兵们倒是也不敢有其他的举动,但是说上一嘴“孬种、废物”之类的话语是免不了了。

    乌图看见张雨龙还坐在地上,就叫过来一个亲兵小头目,让他把张雨龙带到他的营帐中,也就是张雨龙现在待的这个营帐。

    营帐中,这七个士兵还在说笑,那个小头头说道:“真他妈的没想到,咱们第九军团竟然有这么孬种的一个人,队长还让他来咱们营帐,咱们这脸都被他丢尽了,下次其他兄弟看见咱们非得笑话咱们不可。”说着看了一眼张雨龙,口中“呸”了一声。

    众士兵都随声附和,并越说越气愤,只感觉这个孬种实在是太可恨了,让他们都觉脸上无光。

    张雨龙心想:“妈的,这不是说我呢吗!至于吗?敢情你们是古代人了,经常打仗,这胆子都练出来了,当然不怕了,我一个现代人,出生在和平年代,我哪经过这场面啊!我胆子能大吗?别说我一个普通人了,就是我那年代的当兵的,有几个上战场不怕的?”

    当然这些都是他心里想想,却是没法说出口,说出来也没人能信,还得把他当成疯子。

    其中一个面容凶恶的士兵站了起来,走到张雨龙面前,突然“哇”的大喊一声!

    张雨龙不禁吓了一哆嗦。

    那个面容凶恶的士兵登时哈哈大笑,其余士兵更是大笑起来。

    张雨龙心想:“奶奶的,这羌人我害怕,那是因为他们可能杀我,你个小破兵还敢吓唬我?当我是谁都能好欺负的?”

    张雨龙心里可不怕这小兵,怒吼道:“我靠,你要死吧!滚一边去!真他妈的闹心!”

    谁也没想到这个孬种还敢冲那面容凶恶的士兵吼,都楞了一下。那个面容凶恶的士兵更是吓了一跳,同时一股怒火腾地窜了上来。

    那个小头头说道:“王老屠,你真是太丢人了,连个孬种都敢吼你。”其他士兵在愣了一下后,听见头头这么说,再一看王老屠,立时轰然大笑。

    王老屠本就无比气愤,又听到头头嘲笑的话和其他人的嘲笑声,更觉丢脸。他当兵前本是个屠户,所以大家才叫他“老屠”,平时就是心狠手黑的主,此时如此丢脸,让他如何能忍受,脑袋一热,血往上冲,心下一狠,便拔出腰间匕首,恶狠狠地冲张雨龙喊道:“你个小杂种,敢跟你老子这么说话,老子今天就宰了你。”

    说着匕首就向张雨龙捅去,张雨龙在王老屠拔出匕首时,就害怕地站了起来,尖叫道:“你要干什么?”

    那个小头头和其他亲兵一看要出事,都害怕了,齐齐蹦了起来,向这两人扑过来。

    张雨龙下意识的躲了一下,王老屠的匕首本是刺向张雨龙心脏,张雨龙这一躲,却是躲过了要害,但仍然被刺中了左肩。张雨龙只感觉左肩传来一阵剧痛,口中“啊”的叫了一声。

    此时众亲兵也冲了上来,团团抱住王老屠,另有两人扶住了张雨龙。

    王老屠手持匕首,口中兀自喊道:“小兔崽子,老子宰了你!”

    那个小头头连忙抢下匕首,喊道:“王老屠,大家就是说笑而已,你这是干什么啊,军中斗殴是要掉脑袋的,你这是连我们大家都要连累啊。”

    张雨龙手按住左肩创口,但仍止不住血流,他穿越前就是个骨科医生,知道此时血这么流,非得休克不可,强忍疼痛,虚弱的说道:“帮我止血!”说完头一歪,晕过去了。

    王老屠此时静了下来,也傻了。口中喃喃的说道:“完了,我杀人了,我杀人了。”

    营帐中众人也傻了,呆呆的看着王老屠和在那两个亲兵怀里晕倒的张雨龙。

    那个小头头说道:“快,快,送到王军医那,没准还有救。”

    那两个抱着张雨龙的亲兵一点头,忙抬起张雨龙,就要往外走,此时营帐帘被掀开,进来一人道:“张三,快走,大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