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修真仙侠 > 小兵风云 > 第十六章 杀机显现
    当第九军团撤退时,为了安全,出发时是静悄悄的,营帐也原封未动,就连所剩不多的战马,也用棉布包住了马蹄。

    第九军团剩余的战士,在其军团长乌青的带领下,于两个时辰后,在夜色中,缓慢的走到了拒虎关下。

    拒虎关,雄关漫漫,伫立于横断山脉之间的南北大通路上,城墙高达十丈,厚达三丈,两侧连接在山脉的断层上。

    如此雄关,实为“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然而悲惨的却是在历史上无数次的被北方民族攻破,被无数次的焚毁,又被无数次的重建。修建如此雄关,耗费众多,而每隔几年就重修一次,对华夏朝的财政是个沉重的负担,但是另一方面,反复的工程,也养富了众多的相关官员,更对华夏朝的建筑相关行业贡献巨大。

    值此战争时期,拒虎关的城门是紧紧关闭的,重达千斤的大铁门,人力是无法打开的,绞索的总开关位于城楼上。

    第九军团的出现,引起了城楼上巡逻的士兵的注意,其中一个士兵连忙敲响了发现敌人的响锣,“当当当当”,顿时城墙上开了锅,无数的士兵往来奔走,众多的士兵弯弓搭箭,在垛口的射洞露出了箭头,更有士兵燃烧了烽火台,狼烟冲天而起,在漆黑的夜晚却实在是难以看清,有人高喊:“快报营将!快报大帅!”。

    士兵们嘈杂纷乱之后,一员将领在垛口上探出身子,高喊道:“你们是什么人?快快停下,不然我们就放箭了。”

    第九军团的众兵将闻言停了下来,都抬头看着城墙上的兵将。

    卫壮纵马而出,冲城墙上高喊:“我们是第九军团的,快开城门,我们的大帅就在后面!”

    城墙垛口后的那员将领喊道:“关下可是卫将军?”

    这时卫壮也听出来那员将领正是第八军团的一营将,武秋明,是梅勇的心腹,平时就是他们一营主要负责城关大门的守卫,当第九军团首次到达拒虎关时,梅勇率领第八军团的众营将曾经宴请过第九军团的众将领,所以大家还算认识。

    卫壮喊道:“是啊,我是卫壮啊,上面的可是武将军吗?”

    武秋明回喊道:“是我啊,卫将军,你们不是在前方驻扎吗?怎么这么晚了,返回城关啊?

    卫壮心知这武秋明也是职责所在,问两句,也在情理。就喊道:“武将军,羌人来了。这两日我们与羌人大战数次,杀敌两万余,但我军团也损失惨重,无力再战,所以乘夜撤退,返回城关,还望武将军快快开门,让我军回城。”

    当听到羌人又来袭的时候,城墙上顿时嘈杂起来,而听到第九军团歼敌两万余的时候,城楼上一下子静了下来。开玩笑,以一个军团的兵力,与羌人硬碰硬,在以少胜多的情况下能歼灭两万余人,这在华夏国的历史上可是从来没有的事情,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士兵们纷纷松开了弓弦,放下了刀枪,有的干脆高呼:“万岁,第九军团万岁,万岁!”随着有人高喊,其他人也跟着欢呼起来。登时城头上一片欢呼!不管上层有什么政治斗争还是什么勾心斗角,底层的大众永远是最朴素、最纯洁的,当听到第九军团的战绩时,即使身为第八军团的士兵,仍然是无比兴奋的。

    城下的第九军团剩余的兵将听到城墙上的欢呼声,不禁都激动的流下了眼泪,为了国家的付出,理应得到大家的尊重,但是更多的士兵却听不到这欢呼声了,年轻的生命与这横断山脉融入在了一起。

    待欢呼声稍减,武秋明高喊道:“卫将军,乌帅可在城下?”

    乌青纵马奔出,抬头喊道:“武将军,本帅在此,还请把城门打开,容我众人进城。”

    武秋明一看,确是乌青,连忙喊道:“乌帅请稍等,我这就去禀报我家大帅。”

    这时一声苍老的声音喊道:“本帅已到了,快开城门,与我出城迎接乌帅!”

    城门“嘎嘎嘎嘎”的缓慢的升了起来,梅勇帅第八军团众营将出城,把第九军团剩余的勇士们迎进了距虎关。进关的过程中,第八军团

    的士兵们看到第九军团剩余的兵将,看到每一个人都是衣衫褴褛,身上无数处伤,有的甚至是互相搀扶着走了进来,都被深深地震撼了,不约而同的停止了欢呼,取而代之的是沉默,并行起了华夏国的军礼。

    张雨龙随着众人进到关门内,只见入眼的一处瓮城,驻扎着第八军团的一营。但见两旁的士兵盔甲鲜明,刀枪锃亮,不过身上的精气神总是差了那么一点,比起第九军团来,张雨龙第一感觉是不在一个档次。这就是张雨龙对第八军团的第一印象。

    张雨龙看了梅勇一眼,只见梅勇大概五十多岁的年纪,高高瘦瘦的,双眼细长,给人的感觉就是这个人很精明,很阴险,很坏。

    至于其手下的众多营将,张雨龙看着倒是有几个好像是很猛的角色,就是不知道真实实力如何。

    通过瓮城后,眼前顿觉开阔。张雨龙感觉很是奇怪,这从军营到拒虎关,一道都是狭长的通路,两侧的山崖使得通过显得很是狭窄,可是眼前,竟然是一大片很开阔的小城镇的模样。当然这个小城镇仍然是比较狭长的,可是宽度怎么的也得有几百米的样子。城镇中坐落着很多民居。更远的地方就看不太清了。

    看来这个拒虎关还是个军民混住的城关呢。

    至此,第九军团终于安全重返拒虎关,至于前路是凶是吉则不得而知了。

    数百人被安排在城镇中的一处军营驻扎,前后有两个第八军团的大营隐隐包夹着。

    乌青和众营将则被梅勇请到了帅府。

    帅府中,梅勇高坐主位,旁边是第八军团众营将,乌青坐在客位首位,左手边坐着巨戎、潼虎,右手边坐着卫壮、宋洪祖、孟旭飞。

    梅勇此时高举酒杯,说道:“乌帅此次可是立了大功啊,更是扬我华夏神威,来,我谨代表我第八军团敬乌帅以及众位将军一杯,大家同干此杯。”

    第八军团众营将齐声喝道:“来,干!”

    乌青对第九军团众将军说道:“好,我们就与梅帅和众将军同干此杯。”

    众人一饮而尽。

    有佣人及时为众将再次满杯。

    乌青举杯,站了起来,说道:“此杯,我敬我第九军团阵亡的众弟兄,愿我那些阵亡的弟兄们早升天国。”说完,一杯酒被其洒在地上。

    卫壮等众营将亦把杯中之酒洒在地上。

    梅勇等人见乌青举杯,本以为会敬他们,但是忽然之间乌青却敬的是阵亡将士,梅勇等顿时尴尬的手中杯举在半空。

    乌青又道:“此次回城,还要多谢梅帅的收留,使得我残兵剩勇有容身之所。此杯咱们第九军团敬梅帅和众将军一杯!”

    第九军团众将齐齐起身,喝道:“敬梅帅和众位将军,干!”

    这众将一起身,霎时一股气势向第八军团众将涌去,这气势无形,但真实存在,特别是经过生死厮杀的人身上,这气势中更融合无形的煞气。

    梅勇等人顿觉有股压力,让他们有点呼吸不畅,很多营将都是脸上泛起不自然的神色,有些营将挪了挪腿,有些营将动了动脚,有些用手碰了碰头。

    梅勇这个老油条久经酒场,大场面自然应付自如,遂笑道:“乌帅,众将军快坐下,咱们坐下喝,这站着喝可是不算数的啊,哈哈哈!”

    乌青等人一听梅勇如此说,便依言坐下,众人遂再干一杯。

    待第九军团众营将坐下后,第八军团众人方感自在起来。

    瓦楞是第八军团五营将,原是草原民族中的戊族人,后投在梅勇座下,深得梅勇信任,竟做到了营将。瓦楞开口道:“乌帅,众位将军,不是我不信各位,可是羌人的无敌狼骑是天下闻名,各位说与羌人一战,杀伤两万余羌人,这空口无凭的,让人很难相信啊。”

    梅勇听闻瓦楞的话语,并未制止,其余梅方众将有的点头赞同,有的低头不语,有的抬头望天。

    第九军团众将霎时脸上都阴沉了下来。

    巨戎腾地站了起来,怒道:“奶奶的,老子们在前面拼命,你们躲在关里不敢出战也就罢了,还敢怀疑我们,真是······”

    巨戎气的“真是······”了半天也说不出话来。

    乌青道:“巨戎,坐下。”

    巨戎气哼哼的坐了下去。

    乌青对梅勇道:“梅帅可是也怀疑我等的言语了?”

    梅勇先是一笑,说道道:“哪里哪里,我等怎会怀疑乌帅。”

    不过接着梅勇脸色一沉,说道:“只是你等以一万军力与十万羌人对战,杀伤对方两万余,还能有千余人全身而退,确实是有点太令人难以相信了。”

    瓦楞道:“大帅,他们不会是已经投降了羌人,前来做羌人的内应吧。”

    梅勇“腾”地站了起来,说道:“我看也是!”。手中杯往地上一摔,只听“呯”的一声,酒杯碎成无数块。同时,从四周忽然冒出无数的士兵,皆是弓箭上弦。梅方众将迅速撤入士兵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