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修真仙侠 > 小兵风云 > 第四十章 开始熬药
    “独狼”恨恨的说道:“哼,侯老匹夫也知道自己得罪人太多了,想多一样保命的家伙吧。不过人家背靠朝廷,也来插一手,这还让不让咱们老百姓活了。”

    他这一说,“儒魔”夫妇和“神陀”都笑了起来,“艳魔女”指着“独狼”咯咯笑道:“得了吧,刘大哥,要是你是普通老百姓,这天下早就变天了。再说了,内卫就跟他侯家的自己的一样,也未必就一定是朝廷的意思。”

    “儒魔”继续说道:“就是,朝廷怎么也不能放下身段来和咱们这些江湖中人争的。各位,既然今天我们几个有缘聚在这间小饭庄,小可有个提议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神陀”说道:“江湖上盛传你‘儒魔’智计百出,大头陀我倒是想听听你的高见。”

    “儒魔”摆手说道:“高见可不敢说,不过分则力薄,合则力强,不如咱们联起手来,这样我们就是四个武圣,无论面对那一家,也是不落下风了,真要是天幸我们能够得到‘神盾’,倒时候再决定‘神盾’的归属也不迟。”

    “独狼”不屑的说道:“你倒是打得如意算盘,真要是有那一天,你们夫妻俩两个武圣,‘神陀’功力又是远胜我,弄了半天就我没戏,我还跟着折腾个屁?”

    “儒魔”收住笑容道:“这点刘兄和大头陀但可放心,我夫妻二人可以以‘冥誓’起誓。”

    “神陀”说道:“大头陀当然不能落于人后,也发个‘冥誓’就是了。”

    “独狼”也不是反复之人,听得人家表明态度,他也说道:“既然大头陀和赵兄都这么说了,那我也不废话了,大家就一起干吧。”

    听到此时,大小姐心下早就不安起来,忽然低声对文姐儿说道:“小文,我看咱们还是别看热闹了,快走吧。”

    文姐儿以前就听到过这四人的名号,也知道一些江湖上的秘辛,所以早就被听到的内容吓得魂飞天外了,这都是华夏国最顶尖的一圈人啊,武圣啊,只是听说过,从来没看过,这可好,一下来了四个,而且听那意思,还有更多武圣来到北隆附近了。这得赶快回府啊,尽早告诉城主大人,也好有个心里准备啊。可不能无意中得罪了这些高人,要是那些就可能是灭门惨祸了。

    文姐儿听到大小姐终于肯走,立时起身找老板付账去了。

    大小姐跟张雨龙说道:“拿上东西,走。”

    张雨龙早就做好了准备,当下也顾不得继续瞻仰各路大人物了,拿起了东西,跟着大小姐就要往外走。

    “独狼”幽幽说道:“几个小娃娃,偷听了半天热闹,这就想走吗?”

    几个武圣仿佛刚刚才注意到这么三个人,都是饶有意味的看了过来。

    “独狼”这么一说,文姐儿忙回到大小姐身前,躬身行礼说道:“晚辈们不知道是各位前辈在此,就不打搅各位了,我们这就走。”

    “神陀”忽然说道:“小头陀,你看这两个丫头长得怎么样,就都给你做媳妇好不好?”

    小头陀不想师父忽然有这么一出,脸上马上涨红了,连忙摇头又摇手的说道:“师父,可不敢这样,那不是犯了戒条了吗,不敢不敢。”

    “神陀”瞪了小头陀一眼,说道:“什么乱七八糟的戒条,我说让她们给你当媳妇就给你当媳妇,怎么,你还敢不听师父的话了?”

    小头陀明显的紧张起来,低下了头,不过仍然坚持说道:“不敢,不敢。”

    “神陀”哼了一声,不再理小头陀,对张雨龙三人说道:“念在上天有好生之德,你们就跟我走吧,男的当小头陀,女的给小头陀当媳妇。嗯,是给我身边这个小头陀当媳妇。这样也省得让你们丢下命了。”

    “独狼”嘿嘿一笑,不再理会。

    “儒魔”夫妇二人也未做声。但是“儒魔”夫妇的女儿忽然说道:“母亲,头陀可以娶媳妇吗?再说他们也不是女的啊,难道头陀结婚是专门和男的结婚吗?”

    小丫头一问,“独狼”正口中含着酒,一听小丫头这话,口中酒都喷了出来,接着哈哈大笑起来,连说:“妙极,妙极。”

    “神陀”脸上略显尴尬,这要是大人如此说,大头陀早就一掌拍了过去,可是一个小丫头这么说,却是让他有力无处使,很是尴尬。

    张雨龙此时还有闲暇的想着:“靠,我说她们女扮男装很不靠谱吧,这不人家高手都能看出来。现在让我去当头陀,让大小姐和文姐儿给那个小秃子当媳妇,奶奶的,这算什么事啊,先走着瞧吧,就我这两下子,现在可没有什么发言权,当和尚也没啥不好的,想人家武则天了,朱元璋了,甄嬛了,韦小宝了,不都当过和尚吗。想来当和尚也是成功人士成功的一道捷径吧。”

    “艳魔女”瞪了女儿一眼,说道:“小铃铛,少没大没小的,大人说话你少插嘴。”

    小丫头又是冲“艳魔女”挤了挤眼睛,满是不在乎的神色。

    “儒魔”笑道:“让二位仁兄笑话了,这孩子都是平时让我夫妻俩给宠坏了。”

    那边说的热闹,这边文姐儿和大小姐早就心里冰凉一片,面色惨白,面对武圣,她们实在是没有勇气去反抗。

    文姐儿想了想,忽然躬身道:“前辈,晚辈师从素女派沈袁英,还望诸位前辈看在家师的面子上,能够放过晚辈几人。”

    几个武圣不免都是一愣,没想到这个小丫头还是江湖中人。小头陀也是好奇的看着文姐儿。小铃铛更是瞅着文姐儿,又看了看小头陀,嘴里嘟囔着:“大人们,真怪。”

    “艳魔女”开口说道:“你是小英的徒弟?我和小英的师父玉梅是老相识了,既然你是玉梅的徒孙,我们就不难为你了。不过今天听到的东西不许出去乱说,知道了吗?”

    文姐儿没想到搬出师父的名头还真管用了,当下喜极,连番行礼说道:“知道了,晚辈不敢。谢谢前辈,谢谢前辈。”

    “艳魔女”然后对“神陀”和“独狼”说道:“二位大哥,这个小丫头的师公与我是好友,既然知道了,总不能不管,今天就看在小妹的份上,就放过他们几个吧。”

    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神陀”和“独狼”也没有在这件事上继续纠缠。

    小铃铛却是拍手笑道:“小头陀娶不到老婆喽,小头陀娶不到老婆喽。”

    小头陀脸色涨得通红通红的,嘟哝道:“本来也没想。”小头陀嘴上虽然这么说,眼神却是偷偷的瞄了二女一眼。

    张雨龙三人走出北隆饭庄后,有一种压力骤减,重见天日的感觉,三个人的后背都是湿了一片。此时只觉得阳光明媚,空气清新,心情轻松无比。

    城主府,东耳院小厨房。炉灶上的火一时温吞吞的,一时在扇子的威风下火势亢盛。火上一个陶壶,壶未着盖,壶中药味顺着水汽飘散,使得小厨房的每一个角落都被药味充斥着。张雨龙擦了一把汗,又开始使劲的扇扇子,炉火又旺盛了起来。

    这么热的天,守在炉火旁,张雨龙可是受足了罪,只一会就汗如雨下。趁着不用扇扇子的间隙,张雨龙忙舀了一大瓢水痛快的喝了下去。如此反复了很久,张雨龙把陶壶中的汤药倒在一个陶臭碗中。恰在这时,文姐儿推门而入,说道:“骗子,药熬好了吗?”

    张雨龙顿时一脑门黑线,很不爽的说道:“我告诉你,我说过很多次了,别管我叫骗子,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

    文姐儿很是不屑的说道:“切,就你,你有那本事跟我不客气吗?我就叫你骗子你怎么的吧?”

    张雨龙一龇牙,无奈的说道:“你,哼,好男不和女斗。”

    那天,张雨龙知道了文姐儿也是江湖中一个叫素女派的弟子,本来还不太服气,可是有一天在文姐儿来拿药的时候,张雨龙也是像今天一样跟人家不服,然后在小厨房中,张雨龙和文姐儿小交了把手,结果让人家不客气的收拾了一顿,自打那以后,张雨龙就不敢跟人家不服了。

    文姐儿不再理张雨龙,端起了药,转身走了出去,竟是连看都没再看张雨龙一眼。

    张雨龙暗自是愤恨不已,敢怒而不敢言。心想:哥哥早晚把你丫的给办了,我让你狂,哥哥就让你疯狂。想着想着,张雨龙在小厨房中嘿嘿的淫笑起来。

    那天回府之后,张雨龙没再看到过大小姐,只不过是在次日清晨,文姐儿来让张雨龙兑现给大夫人治病的诺言,张雨龙自然乐意,就开始了买药、熬药的历程。

    文姐儿跟王诚打了招呼让张雨龙专心熬药,王诚对心中女神的要求自然无有不遵。少了一个人进西耳院,王诚组众人自是很高兴,私下里都跟张雨龙逗趣,让张雨龙不用回去干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