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宦妻,本座跪了 > 146 昼夜血战,京畿城破
    ,最快更新宦妻,本座跪了最新章节!

    京城,靖武门

    任何一座都城里都不可能驻扎主力大军。

    四九城墙围起了广阔的地域,除了内外紫禁皇宫外,东西南北四城也占地颇广,但即便是如此,京畿这般块垒叠积的铜墙铁壁,也容不下几万人的铁甲军士。

    所谓城防,主要是城墙要塞和城外驻军,京城除了皇宫禁卫军外,最主要的武装便是西山健锐营和帝君山下骁骑营。

    这两营是勤王之师,直接听命与皇帝,两营虽只有一万余人,可精兵良将,皆是虎门之后,武艺卓荦。

    戚保原本心生忌惮,迟迟不肯攻城,一方面也是碍于这两营的实力,可当他听到西山健锐营倒戈相向时,他便再没了顾忌,将旗一甩,开始了激烈凶残的攻城战役。

    而东方宪再废了戚无邪心腹——九门提督方小斌后,却忘了他曾是西山健锐营的管带,势力渗透之深。再者,军营不似官场只认手持最大权柄的人,士兵向来不知皇帝,只知掌握一军生杀大权的主帅将军。

    方小斌有了戚无邪的手谕,拐跑了西山健锐营,只剩下帝君山骁骑营人心惶惶,加之曾经马渊献曾辖管此营,对东方宪来说,又是雪上加霜,无法信任的人。

    内忧外患,千疮百孔。

    老天给他的时间太少,光凭一己之力,凭一张戚无邪的人皮面具,他无法真正掌握大殷朝的江山权柄。

    在很多人眼里,当下唯一的出路,便是依赖靖武门的城墙,和城内充足的粮草,拼死一战。

    但戚保并不会给东方宪任何喘息的机会,大军轮番攻城已有半日之久。

    死伤无数的陇西兵填满了靖武门外的深沟土壑,密如箭雨封锁了女墙的每个垛口,偶尔礌石滚木落下,不过是加速了填沟的进度,陇西兵一边抬着云梯攻城而上,一边猛扑沟边,铲土填沟,半小时轮换一次,不消几个时辰,大沟里尸体血块混着木桩泥土,俨然已被填成了平地。

    日近暮色,戚保下达了全力攻城的军令。

    火把之下,戚保顶盔掼甲,手执寒光长剑,站在城墙不过一箭之地的晕车上,他面色峻冷,眸中印着火光霍然,浑身的肌肉紧绷,像把一辈子的命都活在了今晚。

    不成功,便成仁!

    夜幕下城楼杀声滔天,人喊马嘶,火把连天,擂鼓震地。靖武门城楼上火光连绵,将守城的鲜卑兵卒的盔甲照的锃亮。

    守城的士卒运来了大批猪牛油脂,分别装在黑泥瓦罐之中,他们手捧陶罐,等着西陇兵从云梯上爬上来,对着他们的脑袋就是卯足了劲儿砸去。

    陶罐在云梯和陇西兵士的脑瓜子间四分五裂,粘滑的油肪沾满了城墙壁和云梯之上,不少陇西兵腿脚不着力,一滑手便摔了下去。

    这是第一招,紧接着,能够持久燃烧的牛油火把也随之摔下,只听轰然一声,烈焰飞腾,火像游龙一般蹿烧了整座云梯,陇西士卒瞬间成了惨叫连连的火人,火球一般从云梯上滚下,连带着下头跟着的同袍,皮肉烧焦臭气熏天而起,景象惨不忍睹。

    几米的滚木礌石从女墙垛口滚下,将云梯拦腰压断,更是把陇西兵也一块压在了城墙之下。

    戚保虽然有强弓硬弩,可夜幕之下很容易伤及自己人,而且箭矢有限,不可滥用浪费,这般拼死攻击之下,还是对城墙无可奈何,戚保不禁有些急躁起来。

    外攻久悬不下,恐怕还是差内蛀的一口东风气,戚保逼着自己按捺住焦虑的心,拖延时间,只等京城里的内应心腹,烧粮仓,囚将卒,开城门。

    于是,他下令暂停攻城,埋锅造饭,整顿军容,等养足士气后天明之后再行决战。

    ……

    天际露白,晨曦微醺,一道浅淡的明光照在了烽烟之上,皮屑腥味裹着一条条将士的性命,和呜咽的风一样,盘旋在疆场的上空,久久不去。

    经过昼夜猛攻,靖武门的女墙,已经被一层又一层的鲜血糊成了酱红色,血流像淙淙小溪般顺着城墙流淌,四丈高的城墙,在阳光下猩红发亮。

    守城的鲜卑兵卒重新从女墙后站了起来,他们杀红了眼,喊哑了嗓,所有弓箭被鲜血浸湿,变得十分滑手,射出去的箭也成断了线的风筝,只在空中逆风一刺后,醉醺醺地坠在了地上。

    他们刀剑的锋刃已砍杀的缺口残破,变成了一块钝手的铁片,他们扒掉了护身的铁衣,披头散发的拼死搏杀,每一个人都是浸染鲜血的血人,连白森森的两排牙齿也变得血红血红的。

    这是还能站起来的,那些昏睡倒在地上的,分不清是活人还是死人,他们怀里抱着刀戟弓箭,似乎这是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不是我能活多久,而是我能在死前杀几个人。

    相比守城将士的狼狈凄惨,方从城内石梯上拾阶而上的侍卫寒光铁衣,刀鞘崭新,他们靴不染尘,只是奔波之下面有风霜。

    他们踩踏在血泊之上,一步一个血脚印,强忍着反胃走到了城楼之上。

    原本躺在女墙下昏睡的守城士卒睁开了熬得通红的血眼,他们有些麻木地看着这一队簇新甲戎,精神奕奕的士兵,一时晃不过来神。

    西陇兵……怎么……怎么上来了?

    不,不是西戎兵!

    可是援兵?

    守城军的眼睛中燃起了一点希望的火苗,他们支撑着残破的身躯,扶着城墙一点点挪了起来,他们露出血红的牙齿,朝着“援军”笑问道:“兄弟是哪个营援军?”

    “援军”迟迟未答,诡异的沉默在风声中叫嚣良久,晨光布满天际,它流动着红色的流光,荒蛮而又迷离怪异。

    令人窒息的沉默后,是愈加不祥的杀气。

    守城的士兵从所谓的援军眼中读出了狠绝,他们心头一阵,面色霍然惨白,比起面对城楼下的千军万马,这样的近在咫尺的凉薄杀气,更叫他们抖如风中落叶,惊恐交加。

    “靖武门气数已尽,受了一夜,辛苦兄弟们了,累了,就该闭眼了”

    “……”

    “你们、你们是——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一具尸身从城头坠落,也不过一炷香的时间,死后昼夜的靖武门,终于缓缓开启。

    挡在城门前的尸身堆积如山,流淌而出的血水冲出了一片汪洋血池。

    方才在城楼上大开杀戒的倒戈骁骑营,此刻跪在靖武门之后,迎接戚保大军入城。

    成者千古不朽,败者完事笑柄,牢不可破的京畿终也攻破告捷,碎如齑粉,随着一场血战泯灭在血水杀戮之中。

    戚保一身戎装,骑在毛色炳辉的高大战马上,马镫在马腹两侧垂荡,时而闪光的寒光照亮了他眼中的阴霾狠绝。

    可来自城门洞里的微风,并不能抚平戚保眉心撺起的山丘。

    城门虽破,可仅仅只是外门,紫禁城的朱红高门任是阻挡他问鼎天子宝座的阻碍。

    靖武一战,戚无邪迟迟不曾露面,也未有惊世骇俗的邪门伎俩,甚至连起码的布兵列阵都挤为敷衍,守城士卒像是野战部队,虽然有着异族野蛮的那股凶狠劲儿,可却少了点用兵之法,只知蛮干蛮打。

    这实在不像戚无邪的行事做派!

    攻城越是顺利,情势就越发诡谲。

    以戚保对戚无邪的了解,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所以,他并不为攻破靖武门而沾沾自喜,反倒为了接下去的紫禁门而心有顾忌。

    攻城大军未曾休整,已被眼前的胜利冲昏了头脑,他们默数军功,期冀着四九城内的黄金美女,公爵名禄,一抬手抹掉了脸颊上的鲜血,品尝嘴角上腥甜的血渍,沉重的脚步也变得轻快。

    一将功成万骨枯,何况是帝王之路。

    追求名禄财富的征途,注定是手染鲜血,脚踏枯骨的。

    队伍浩浩荡荡走进了这个金丝牢笼中,启封的城门缓缓闭合,吱呀沉重的响声像是来自异世末日一般,刮挠着心头最薄弱的一层血肉,刺痒升腾,抓不到,挠不得。

    不知是喜是忧……

    城破的消息一报接着一报,从紫禁门一路唱报到了金銮大殿内。

    文武官员面色如霜,焦躁连连,他们从清晨盼到了黄昏,有从夜半等到了日出,在大殿里的十二雕龙盘柱间负手踱步,将畏惧担忧一步步踩在沉重的脚步子,叹气声不绝于耳。

    饿了不过一箪食,渴了不过一瓢饮,困了便在廊柱下合衣而眠。

    与其说他们愿意和皇上同生共死,不如说他们是受了戚无邪的胁迫,被软禁在了金銮殿中,像油锅中炸煮一般,等候着前方的战报消息。

    终于,消息来了……

    再一瞬间的安静后,啜泣悲声此起彼伏的想起,他们再哭新朝无疾而终的命运,也哭自己飘零无依的仕途。

    君辱臣死,即便他们不愿意,但这句圣人古训终是印在骨子里的生根的。

    文人臣子,他们因为主子升官发财,权力滔天,却也因为主子连累受死,抛家舍业。

    说到底,再大的官,也终究是皇家的奴才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