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宦妻,本座跪了 > 143 小五转变,不变答案
    ,最快更新宦妻,本座跪了最新章节!

    “小五!小五你在那儿么?”

    回应无声,姜檀心掰开挡路的树杈,踩着泥土上的残叶,一步一声莎莎响。

    直至悉索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听觉灵敏的姜檀心迅速抬眸,她寻声望去,可树林深处的情景让她一时愣在了原地。

    熟悉的那抹艳红,触目艳毒,长丝墨发,凤眸影化。

    他的脸比以往更加惨白无色,像一张浆纸贴在五官之上,似乎一阵风便会刮走他卓荦的风华,如此飘忽不定,像一只皮影印在疏影投下的幕布之上。

    戚无邪?

    小五光着一只脚丫,正坐在戚无邪的腿上,他晃荡着小腿,扭头看见了姜檀心,迅速躲开眼神,像一个认错的孩子,掩盖歉疚。

    发现了小五的动作,戚无邪顺着他的视线抬眸,懒懒一挑眉,时隔许久的目光再一次对上了她的,一瞬间的愣怔后,泛起了复杂无边的情绪。

    只是这情绪被冥黑的瞳孔所代替,水雾消散,其意亦散。

    姜檀心指尖一动,目光游离在这一个朝思暮想的人身上,她缓步上前,在一丈外站定,面色无澜,薄唇启言:

    “非常时刻,不要随意离开军营,小五,随我回去”

    小五将脑袋埋在戚无邪的怀中,闷声恩了声,随后想了想,又迅速摇了摇头,半天无话。

    秀眉高扬,姜檀心螓首一偏,看向了小五身后的戚无邪,得到了却是某人恣意淡然的轻笑声,那笑声夹杂着一丝熟悉的狡诈,只是须臾片刻,便叫她心神一晃。

    “师姐,小五这些日子跟着你一路征伐奔波,虽然总是远远的看着,可战场上的血总像是会溅到我的身上,我的脸上,让我的眼瞳变得血红。我从害怕,到心痛,再到现在渐渐的麻木,师姐……你说带我踏遍青山绿水,吃遍九州珍馐,可为什么到处都在打仗……为什么,我走到哪里,哪里就会死人?”

    “小五……”

    小手揪紧了戚无邪的衣襟,小五低垂着首摇了摇头,瓮声道:

    “师姐,小五已经长大了,有些事情我都懂,我曾为自己是没爹娘生养而难过,想过要是我的爹娘是乞丐,是犯人都好,至少让我知道自己是谁,而不是米堆里长出来的大米娃娃”

    顿了顿,小脸皱巴成了一团,继续道:“现在我知道了,那就不能食言,要学着接受,即便爹娘留给我的不是倾国财富,也不是很大很大的权力,只有你们口中‘匡扶汉室’的责任,那我也学着接受,逃避只会打更久的仗,死更多的人,不仅无辜的百姓会死,对阵交锋的士兵会死,小五在乎的每一个人都会受伤,包括我自己……”

    他抬起了头,凝视姜檀心的眼底,一字一顿,将这些日子沉在心底的话全部讲了出来:

    “没有争取这个身份该有的权力,我就保护不了我想要的人,想要的生活,包括小五的性命……对不对,师姐?”

    沉默在三个人之间彼此流转,姜檀心细不可闻的一声轻抬,抬眸看向戚无邪,低声道:“这些话,是你告诉小五的?”

    戚无邪并不作答,只是拿那双冥黑的眼睛一瞬不动的注视着姜檀心,他不在乎小五所言,也不在乎姜檀心此刻所想,他仿佛困顿了千载的想念,终归一日得偿所愿。

    他不得开口,也不得流露太多。身披东厂飞锦袍,眺望雕甍红墙,九十九层阙,虽高不过九重天,七十七重念,不屑一顾是相思。

    小五扭头看了看沉默的戚无邪,转回向姜檀心摆了摆手,解释道:

    “不是的师姐,是我当时一瞬间想明白的。刚开始听说东厂坏人来了,我很害怕,所以就跑了,可跑出来我才偷听到大家再说平武被屠城的事……我一难过就躲进了林子里,再后来,才碰见了他”

    姜檀心秀眉一颦,只觉袖里的那一份信函变得十分生硬,原本它服帖的藏在袖笼中,此刻却无时无刻不提醒着她,心头那股难消的疑惑和陌生感。

    “三日之期,你的事办完了?”

    闷声相问,她的视线游走在戚无邪两眼之间,试图寻找他眉心那抹浑然天成的邪魅恣意。

    点了点头,戚无邪伸手,问姜檀心要过她手里的那只鞋子,然后细心的为小五穿套上脚,随后拍了拍他的肩头,示意他从腿上下来。

    长身玉立,掸落衣袖上的尘灰,戚无邪从树影中缓步而出,立在了姜檀心的面前,他抬起手,抚上了她的面颊,修长的手指摩挲过她的眉骨琼鼻,她的颧骨额首,最后停留在她的朱唇一点上……

    那个他曾经在绝望的希冀中,尝过的一点鸩毒,香甜温软之后,又如荆棘般刺破肺腑。

    熟悉的冷香未曾入鼻,入眼处是他袖口的魏紫绣纹,还是一件艳红的缎袍,只是细节处彰显诧异,这是原主人留下的灵魂残体,最后一丝顽固的执念。

    意识过来的姜檀心颦眉深锁,一瞬诧异滑过眼眸,她的脑袋不自觉地往后仰去,却在他另一只手掌中之力的禁锢下,纹丝不动。

    她竟忘了……

    薄唇微颤,往事瞬间袭来,记忆潮水将眼前的脸庞延绵,腐蚀着本不该属于他的一张脆弱皮囊。

    狐狸的狡诈翻滚眼珠的墨色,一丝一缕透出褐色的轻讽,他唇色温柔,是相较苍白鬼魅的脸皮唯一类人的一处。

    “狐狸……”

    “嘘!别这么叫,我等了你那么久,不是听你来叫这个名字的”

    身份泄露东方宪也不恼,他勾起唇角,将脸上的人皮面具牵扯地十分狰狞——这张皮具已近乎破损,干裂的起皮,几乎要在脸上失去效用。

    夷则已经自断手掌,天下之大,一时之间再没有谁能做出那样的人皮面具来,所以,东方宪的时间所剩无几。

    本来他有着缜密计划,包括移植势力,根除戚无邪在京城的耳目势力,笼络文武成功,组建得心应手的军队劲旅。但以上的所有,都要基于他是“戚无邪”的前提,等到面具失去效用,他还有什么底牌统笼江山?

    好在,老天至少帮了他一个忙,让他和戚保的决战来得更早了一些。

    战争,是最能消耗粮米、金银、物资的,包括人心。

    眼瞅着戚保的军队已兵临城下,打过平武城便是京畿范畴,决战在即。

    他虽没有十足的把握驱使京城兵马,但他确有正当的理由消耗“不听话”的文官武将。将真正的鲜卑人送上战火的前线,将鲜卑贵族送到硝烟的阴霾中,让这一场汉蛮之间的战争,不再是同胞之间的自相残杀,自我践踏。

    即便最后他输了……也不过一座江山罢了。

    这座疮痍满目,吏饬沉疴的江山王朝,它会从鲜卑人的股掌中挣脱出来,等汉室重归权柄,他东方宪死亦何妨?

    不过在此之前,他想做一件事,唯一想为自己做的。

    ……

    短短片刻,两人皆是心思流转,目色流离,胶着已成迷惑,姜檀心有一肚子的为什么,可到了嘴里却一句都问不出口。

    她忍了许久,怒色满眸,倏尔,她抬起手往东方宪的脸上探去——她想撕掉这一层空洞的脸皮,伪装、苍白、而且根本没有意义!

    纤臂在半空中已被他牢牢握在了手心中,东方宪沉色阴郁,化不开的浓愁在瞳孔间一层层铺成开来。

    别,别撕。

    他已不是东方宪,就让他做你记忆中的狐狸师哥,嬉笑怒骂,斤斤计较,他守你长成,他护你危险,他伴你身边。他的坏你早就知晓,他的好你也欢喜接受,可你的心不属于他,

    他路过一场痴迷的风景,却一路走到了荒芜。

    “把我当作任何人,独独不要东方宪,那日我便说过,踏出那一步我就没打算回去……也回不去了”

    嗓音喑哑沉重,不复往日清亮,他拥有了戚无邪的人皮面具,却仍无法模仿他的声音,与其如此,不如那烟火熏伤了喉咙,将一切推翻重铸,再给它按上一个“戚无邪”的标签。

    姜檀心摇了摇头,目色沉痛,她气得又急又恼,可明明这般,喉头还是让一块愁绪堵着,连斥骂的话也没有。

    似乎狐狸说的是真的……真的有什么,再也回不去了。

    别开眸子,她深吸一口气,感受着他停留在自己唇上的指腹,她螓首偏去,硬逼着自己冷言相对:

    “有些事本就是一处死结,解不开便索性一刀剪了?那你告诉我,你这么做满意了么?高兴了么?舒坦了么?叫着所有人心灰心疼,你便可以重生了么?”

    自嘲一声笑,半垂眼睑,姜檀心轻言道:“无论你变成谁,我的答案永远不会改变”

    将胸口的浊气吐出,姜檀心回眸凝视着他,抬起手挡开了他抚在自己脸上的手指,将最初的决绝再一度馈赠了给他。

    不同的地点,不同的时间,甚至是不同的皮相。

    却是相同的答案。

    东方宪感受着指腹上的温软渐渐离开,他骨手无力,一点点离开她的脸庞,从她唇上的柔软,一路滑下脸颊后的生硬棱角……

    “这是你的答案,却不是我的结局,永远……不是!”

    防不胜防,耳后一阵酥麻泛上,姜檀心抬起诧异的眼眸,可只一眼,她便觉得天旋地转,东方宪的面目也变得模糊起来。

    她心中忿恨,不是又一次被他用这样的伎俩弄晕,而是为何最后让她看见的,确实戚无邪无俦的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