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宦妻,本座跪了 > 142 陇西突变,再现无竭
    ,最快更新宦妻,本座跪了最新章节!

    官道上,奔驰的马儿破土扬沙,一袭红衣逆风张扬,戚无邪策马奔在了最前头。

    整队人马精神尚好,可他们坐下的马儿却有些力气难支,刚刚从凉州土司衙门马不停蹄的奔到平武城郊,茶都喝不到片刻,又得往回赶去。

    徐荣策马在后,紧挨着戚无邪不到一丈的空隙。

    自打上次蟒山劫粮后,他便升了官儿,顶上了叶空的位置一路随行——并不是朝廷册封的宣慰使,而是在军队里的武将位衔。

    宣慰使假借戚保的名义,在凉州城招募新兵,一路夺城池勇进,将朝廷打了个措不及防。这月余时间,土司衙门揪着心,提着胆,如临大敌,生怕戚保一个恼怒,不再追着宣慰使他们屁股后头跑,反倒回马一枪,冲着土司衙门而来。

    可大伙越焦躁,军师反倒越闲适,成天摆弄妄竹苑里的紫竹花架,焚香煮酒,烹茶抚琴,将黄沙漫漫,金戈铁马的凉州,活出了江南温润,九曲流觞的文人雅致来。

    终于,在平武城沦陷的战报传来后,他掸尘而出,将一身极致的邪魅笑意重抛悠悠天地中,谋而后定,执掌山河中。

    接连发出三道将令,三万军士整装待发,辎重粮草先行,翌日后轻骑兵星夜奔赴,中军分四路押后随行,大军向陇西举戈进发。

    而他自己却扈从一队人马,反方向往平武城而去,徐荣知道,他是去接姜姑娘的。

    可不知怎的,军师突然收到了从陇西发来的蜜蜡信函,小小一张布条上书满了蝇头小字,它藏在一颗蜜蜡丸中,由斥候兵日夜兼程,从陇西策马赶来送信。

    只扫过一眼,军师就决定速回陇西,甚至连姜姑娘的面儿都没见到,他就已弃了手中杯盏,抄起马鞭走出了中军帐外。

    他安排下扈从留守军营,等他三日后回来,并留下亲笔书函,要姜姑娘务必隐忍不发,想办法拖住戚保三日。

    但信函的具体内容不得而知,他只知军师脸色阴沉,这是徐荣从未在他脸上见过的担忧和意外。

    一路疾行无声,唯有马蹄趵趵,叩击在心门上,一直到了凉州境,方缓下一口气。

    山道上木栅拦桩,自有士卒设立哨点日夜巡视,哨兵老远处见一队人马奔驰而来,迅速掏出旗令,挥出警示的旗语,待收到了对方回应,方知是自己人。

    开栅放行,帐中刚从陇西回来的斥候,负伤跑了出来,见是戚无邪,忙跪倒在地,将陇西情况一一道来:

    “禀军师,陇西有变,不等我军入境,已和陇西的一支奇怪的兵马迎面相碰,动起刀兵,本以为是遇伏了,可后来才发现,敌军也是一头雾水,被突然冒出兵卒打得莫名其妙。”

    “多少人马?伤亡多少?”

    戚无邪勒住马头,面无澜色,半阖眼眸,敛去了喜怒之色,只是眉心一点锁,遗漏了他深藏的情绪。

    “对方人马不多,三千足矣,可那个将领实在邪门的很,印堂发黑,双目五色,像个活死人一般,可就是他,力气大的可怕,四五个人扑上去还按不倒他一个,杀人跟剁瓜切菜一般爽利,而且他银丝宝甲,宝刀雕弓,想来身份不低,竟不知戚保座下何时收募了这般厉害的人物”

    “……随军车载中可还有一口棺木?”沉默良久,戚无邪方冷言问道。

    斥候抬起灰黑遍布的脸,乌溜溜眼珠一转,霎时明白什么,惊恐在眸子中表露无语,他口舌有些结巴,不可置信道:

    “不……不会吧?难道那个人是……是?”

    “你只管回答本座的问题”

    戚无邪冷声斥责,一股迫人的寒意迎面而至。

    不自禁颤了一下,斥候吞下一口津液,方沉声道:“当时昏暗,不曾瞧得太仔细,只是隐约瞧见一方长木隐蔽在抬车之上,原以为是辎重刀柄什么,现在想来,那形状,真正是一口棺木啊!”

    “你说了这么多,就想告诉本座,先锋骑兵右营折损近半,就是因为陇西这一个很难对付的将领?”

    虽不辨喜怒,可阴阳怪气的阴鸷语调,透着露骨无疑的讥讽,像针扎一边刺进了斥候兵的耳膜里。

    一人夺城,一人退敌,这似乎不可相信的事,近来频频发生,斥候侦查多年,这种信口雌黄,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话一向是大忌,要不是当时的场景太过血腥,那人太多无敌,他断不会在戚无邪跟前,说出这样的话来。

    犹豫良久,斥候迟疑地轻声试探:“宣慰使……也曾一夜夺城,或许他们师承同门,受了高人指点,有着异于常人的天赋本领……也未可知……啊”

    一道马鞭破空抽来,不等斥候说完方才的话,已是一道鞭伤,他的脸颊上火辣辣的疼,从嘴角一路咧到了眼角,翻滚倒在地上,呜咽痛苦。

    一股冰冷的杀意充斥周遭,身下的坐骑也焦躁难耐的打起了响鼻,围在戚无邪的身边的马匹,不自觉地后退一步,仍由乘骑上头的扈从怎么勒转,就是不肯靠近。

    军师的责罚一向邪门诡异,他有一百种杀人的方法,而且种种残忍血腥,即便你给他一万个人头,他都能雕出不一样的花色来。

    但他的血腥手段是涵养的,是极致的,甚至是不为人知的。

    像此刻这般粗劣的动怒,还是破天荒头一次。

    “军师……下面我们?”身后的扈从迟疑出声。

    鼻息长,长眉蹙,戚无邪骨手轻抬,冲着身后候摆了摆,风轻云淡的抛掷空中:

    “走,去陇西……”

    不作停留,快马一鞭,戚无邪再度奔上山道小路,曲折迂回绕开了陇西势力盘口上戚保的眼线探子,从北祁山绕行,直奔戚保老窝。

    静默的雪山上依旧冰封不化,北祁山千年伫立,见证着浮光轮回,年华变迁。

    戚无邪仰头看去,苍莽之色洗净了他的眼眸,却淡不去脑海中不久前的血腥记忆。

    马渊献狰狞笑着,从万丈深渊坠落,他扬着鬼魅的笑意,无声质问着他,是否他就真得赢了?一切皆在掌握了?

    这个答案,终于此刻应验。

    是了,算有遗漏,事有万变,戚无邪万没有想到,马渊献在烛九阴的腹内并没有死绝,他的尸体怕是沾染了烛九阴的毒,成了一具与药人无异的毒源。

    试想,烛九阴乃上古神兽,此名也只在山海经中有此一提,从未有人见过,也未有人真正识得。

    而北祁山里的那条巨蛇肥蟒虽然凶猛难缠,可并非怪力乱神,视其瞳孔便会身亡。所以戚无邪断定,它最初也只是一条巨蟒罢了,只是让人喂食了无竭成了现在这一副样子。

    这千年中它通过昏睡来抵制体内涌泄的力量,蛇比人更为聪明,它将通过沉睡将自己生命的能耗降到最低,以防生命的提前流逝。而它每一次苏醒,必然要啃噬血肉,这也是敬献牺牲的来由。

    它用千年的时间将无竭的效力无限拉长,虽没有获得斩天辟地的力量,但它获得了几乎永生的生命。

    当它囫囵一口将马渊献吞进肚腹后,当它在浮屠塔被叶空一腔刺穿了腹皮之时,沉淀千年的毒素通过它四溢横流的鲜血,沾染马渊献的尸体,直至戚保派出的第二波人找到了他的尸身,才将他带回了陇西。

    尸毒侵体,不似叶空真正服用无竭一般,虽有天赐神力,可神智不清,随时都有暴毙的危险。

    至于那个沾惹尸毒的将领身份,戚无邪心中大约有数,不过又是一对父子孽债,上将不合的苦果罢了。

    而且他笃定,这件事戚保并不知晓,而拓跋骞成功的第一刻,便带着三千人冲出了陇西,巧合得撞上了土司衙门的人马,这才动起了刀兵。

    这也是戚无邪为何在收到信函后,立刻赶回的原因。

    事有突变,他必须赶在戚保知晓这件事之前,消弭隐患,否则一步一步勾画凿成的期盼,会一朝崩盘,之前的努力尽付东流。

    不仅是他的,也是她的。

    给他三日。

    三日后,大局甫定,他一人一骑,奔赴千里也要诉尽相思苦楚,将人拥入怀中,轻声轻语的道一声:抱歉,算计了你,成全了局。

    *

    戚无邪来如鬼魅,要不是入鼻熟悉的冷香,和那只青瓷茶杯,姜檀心只会以为方才只是一瞬幻觉,她仍然在平武城外的军营中,而他远在百里之外的土司衙门。

    忘川之上,桑梓之下,何处风霜尘埃,孰人牵心思念?

    暗自叹怀,将一份落寞深藏心中,姜檀心半抱手臂,随着冯钏一起,在营地的角角落落找寻小五。

    直至东北角有人报传,说是寻到了小五的一只鞋,她的心又被提了起来。

    阔步小跑而去,俨然已出了军营巡卫的范畴,只有一片灌木丛虚虚地掩着,外头看似林间杂乱,真正步入发现别有洞天。

    用手臂挡开横生的枝节,她心中暗言:此处确为一处守卫的死角,若真应了戚无邪留书说言,要她拖住戚保三日,此处的空缺不得不防了。

    “小五!小五你在那儿么?”

    回应无声,姜檀心掰开挡路的树杈,踩着泥土上的残叶,一步一声莎莎响。

    直至悉索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听觉灵敏的姜檀心迅速抬眸,她寻声望去,可树林深处的情景让她一时愣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