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宦妻,本座跪了 > 141 何者无辜,一瞬无邪
    ,最快更新宦妻,本座跪了最新章节!

    棋局完美,经纬纵横,可世间本就没有绝对的东西,何况是人心掐算,战局筹谋,天元处总有死角破绽。

    而戚无邪的软肋……

    呵,屠戮平武城,不单单是对戚无邪蟒山劫粮的事后挑衅,也是捆缚姜檀心的一招先棋。

    赌心,诛心

    只要她心怀愧疚,心有顾忌,便会停下奔赴京城的脚步,那么他戚保便有一探无竭的契机。

    夜幕伊始,黑烟蔓延,顺着北风之势,一路向京畿蔓延。

    *

    时值近夜,离平武城十里外一处傍山靠水的军营中,将士们三五成坐,已开始支架升火,埋锅造饭。

    穿梭在绰绰人影中,姜檀心一身轻薄戎装,在军营中逆风而奔——束在脑后的发丝飞散,沉重的脚步叩击着心门,粗喘之声萦斥耳中,伴随着脑子里嗡嗡的声响,万物皆抛,只剩混沌……

    “姜檀心!”

    叶空从中军帐内追了出来,环顾四周,已然不见姜檀心的身影,他阖目凝神,任由细散的风鼓噪耳膜,带来了许多杂乱纷扰的声音,他只寻自己想要的。

    下一刻,他便身形一动,如魅影一般掠过,向着一处残垣断坡奔去,一掌扣上姜檀心的肩膀,把人给拽了回来。

    “这本不是你的错,你回去也于事无补!不用说什么人非你所杀,却因你而死,打从你决定迈入这九州战火的那一刻,慈悲善心,自引其疚已与你无关了!”

    “这不一样……”

    “这怎么不一样?!”他厉声沉色,按在她肩都的手又紧了紧。

    她面色苍白,眸色恍惚,他暗自沉痛,瞳光霍然。

    迎着微凉的夜风,鼻下似乎依稀还能嗅十里外那场举城之火的味道,尸体腥臭被火焰烧成了焦炭,杀戮被一层灰蒙蒙的黑烟所替代,光影中是无辜者死而不灭的咒怨,它们悉悉索索,无休无止地与风声相和,飘荡在无垠的黄沙廓土之上。

    轻薄一叹,沉声喑哑:“即便戚保不这么做,他的几万士卒炊米无粮,也不知道多少人要饿死,等京城决战时,又会有多少人头落地?照这么来想,你姜檀心也要为这些人的生死背负愧疚和责任么?”

    “百姓无辜”

    “士卒何尝有罪?”

    叶空低叹一声,松开了紧按她肩头的手,阔步上前,与她并肩而立俯视脚下奔流的泾川之水,等沉默蔓延,空余风声呼号后,他才缓缓开口:

    “当年鲜卑人打入关时能有多少兵卒,游马弯刀,边杀边抢,吃食皆是汉米,趟河攻城皆是降兵,一场场仗打下来,就是汉人自相残杀,谁比谁无辜?谁比谁可怜?现在,到了推翻鲜卑政权的时候,还是走了老路,真正的鲜卑蛮人,现在都还呆在京畿里架鹰遛鸟,优哉游哉呢”

    “……”

    姜檀心沉默不语,只是紧握的双拳松开了一道指缝,由着风隙钻入,带走手心湿黏的汗渍。

    “好了,走吧,军马已经耽搁了一阵了,本算计平武是最后一城,可你算漏了他的心狠手辣,今夏有旱,平武城这一片收成并不好,家少有粮米,所以戚保虽然屠城抢粮,但余粮并不多,杯水车薪,只够缓燃眉之急罢了”

    叶空顿了顿继续道:“所以,你我要趁着陇西援粮赶到之时,先引他进京!这个时辰也该是时候出发了。”

    眺望奔腾的何川,姜檀心心思困顿。

    她的本意只为小五平安,却不知为何一步步走上了另一种征途,像是有人早就为她预设的命途道路,她即便不愿,甚至从未想过会如此,却偏偏身不由己的一脚踏上,且头也不回的倔强往前。

    半边妆脸,鸦睫低垂,姜檀心长抒一口气,别过了空散无神的视线,喉头梗塞着一块棉絮,饱满着涌泄的情绪,几乎要漫上舌尖:

    “回去吧,我们出发”

    “好!”

    叶空释怀浅笑,拍了怕她的肩头,率先跳下了断坡,脚边的泥沙震动,扬起一阵飘扬的沙。

    他抬手掸了掸衣袖,挡开扑上脸的尘土,剥开有些混沌的视线,他看见冯钏扭动着肥硕的身躯,向这边一步三颤的跑来。

    “师傅?你怎么了?”

    姜檀心疑惑一睇,从断坡上跳了下来,一把扶住了粗喘不止的冯钏。

    “快……快,小五不见了,快去找!”

    惊诧抬眸,姜檀心实在不解,追问道:“军营戒备,小五的行踪从未暴露,怎么会不见了呢?”

    双手撑在膝盖上,冯钏猛地喘上几口气,撑着自个儿的肥腰支起了身,他抹了一把额头上的虚汗,断断续续道:“每人抓他,是他自己跑了!檀心,戚无邪来了!”

    一语激起千层浪,如陨石落隍池,姜檀心瞬间愣在原地。

    她杏眸圆睁,扶在冯钏胳膊上的指尖骤然缩紧,惹得他一声痛呼:

    “哎哟,疼,哎……我说别愣着了,当初跑的时候也没准备瞒过他,现在又是夺城又是募兵,几乎一路打到了京城,他不可能不晓得,再过半天路程就到京畿外了,他若再不来关心你的死活,他就不是戚无邪了,放任纵宠也得有个限度不是!”

    皓齿轻叩唇瓣,眼睑低垂,羽睫投下一片阴影,恰好挡住了她眸中的目色点沧。

    谁说不是,让她一路领兵征伐,以戚保的名义杀至京城大门外,也是他的容忍和信任,不单单以保护为名,将她死死护在身后,不准沾一丝血腥之气,也不仅仅以爱之名,困顿自由,禁锢思想……

    这一份信任,是他戚无邪最溺的宠。

    可时值今日,真正站在了京城门外,感受着决战紫禁巅的阴鸷气息,她只觉肩头的胆子越来越重,沉甸甸的像半壁江山。

    她偷不得一点闲懒,走不了一点错路,一懒便是突如其来的劫营夜袭,一错便是平武的“借粮屠戮”

    进退维谷,心惊胆战,她甚至没有想过太多,没有想过真正和东方宪兵戎相见的场面,没有想过曾经杀伐果断的晨阳门外,今时今日又会有怎样一番血水洗礼!

    曾近,她只是一只狡黠的小狐狸,依偎某人身旁,可如今,她要自行左右这千军万马,伏尸遍地的战局,她看似坚韧的心在微微颤抖,几乎下一刻,便要喊出那一个人的名字来。

    “他……在哪里?”

    轻声轻问,细弱蚊吟掩盖了她声线的颤抖,这么多日子的昼夜交替,她深埋心坎的红豆相思无处排解,它让一份歉疚深埋,直至突然他的出现,厚厚的尘封裂缝游走,思念跃然而出……

    原来,她可以这般想念他。

    冯钏感怀在心,从小将这个小丫头养大,她的几番心思,他又如何不知,淡然道:

    “只来了不久,这会儿应该还在营地里,那时小五一听说他来了扭头就跑,我这肥墩墩的身子哪里比得上他,等我出了帐外,小五早就跑没了影”

    “冯公公你先别着急,军营守卫森严,想必督公也是凭着虎符令牌才进地营地,这批将士虽然是新募的,但檀心存有一分私心,日常军令,虎牌令信皆与土司衙门无异,所以也算是叶家自己的兵马。小五身份特殊,想必还在营地中,怕是躲起来了,我派人仔细找找就好”

    言罢,叶空向姜檀心点了点头,小跑着往兵营而去。

    叹气一声,歇了这么一会儿,冯钏也总算是回过了气,骂了一声“不省心的东西”拉上姜檀心,一块儿跟着叶空的脚步往回走去。

    一路上,叶空去打点巡逻士卒寻找小五,冯钏则拉着姜檀心往中军帐阔步而去,嘴里絮絮叨叨念了点什么,除了啰嗦之语,大约还存着几分嘲笑——

    且瞧你现在认怂的模样,当初给人灌*汤时,还深怕放不倒似的猛加剂量,这会儿秋后算账,你也晓得畏惧害怕?

    眉间已攒小山丘,姜檀心薄唇紧抿,被冯钏一路拖着进了中军帐中。

    帐帘撩开,迎面一股热气,还有一丝细不可闻的熟悉冷香,姜檀心垂着眸,暗叹一声,她已做好了面对那张姿容绰约的无俦脸庞时,却听见师傅口中发出了声“咦”的声音。

    疑惑抬首,顺着冯钏的视线环顾四周,只见帐中空荡荡的,只影全无,哪里有戚无邪的影子?

    “方才还在那喝茶的,这会儿怎么就不见人了?”

    冯钏纳罕,他伸手一指,点了点将军案上那一盏细腻小巧的青瓷杯,疑惑不解。

    上前一步,走到将军案边。

    姜檀心只扫过一眼,便知这只杯子却是戚无邪随身携带之物,他早养成了当年万人簇拥,金碗玉器的生活。

    如今虽没了当时的条件,没了二十人抬的大方轿,没了背躬跪地的人桌,没了金碗玉筷,蜀绣锦缎,可起码的雅致生活他一件都不少,这套他国朝贡的官窑青釉瓷茶具,便是他如影随形的物什之一。

    这个证明他确实来过,且也能说明,突然有了急事,要他连半盏茶都没喝完,就要匆匆离开。

    抬手捻起茶杯,茶香沁脾,茶温依然,婆娑着釉滑的杯壁,感受他指腹上的纹路,姜檀心缓缓搁下茶杯,淡然一笑道:

    “走吧,怕是去找小五了,出去看看”

    情本牵连,意本缠绵,可此刻的姜檀心并不知道,她这一放,便又是一场相思离别。

    ------题外话------

    多谢各位一如既往的支持~不管是一如既往送我钻钻的有琴,还是在评论区帮我说话的各位~谢谢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