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宦妻,本座跪了 > 140 无邪软肋,戚保屠城
    ,最快更新宦妻,本座跪了最新章节!

    一时静默无言,心思不定,不好的预感盘旋话语之中,监粮官不敢口出忌讳妄言,戚保更不会自铩信心,所以,对粮米的担心,谁也没有真正说出口。

    直到斥候策马来报,才真正落地砸坑,为这一场远征讨伐,添上了生死休憩的大难题。

    “报——”

    忽闻信报声,戚保迅速扭身看去。

    “报告王爷,陇西送粮队在蟒山遇伏,遭人劫堵!三十万石粮食尽归敌手,送粮队伍全军覆没,唯有一人活口冲出重围,奔赴凉州送来信报!”

    “……”

    监粮官的脸一下煞白,他身边的灶厨更是一手抖,砸了握在掌中的大掂勺。

    戚保瞳孔紧缩,泛出无边的黑色正一寸寸吞噬理智的清明,他显然已游走在爆发的边缘,眼角让怒火烧得通红。

    “何人所为?”

    一字一顿,平铺直叙的质问,不如发号施令时那般气势汹汹,斩钉截铁,可就是这样的口吻,沾染地是压抑已久的满腔怒火,它扭着从心底里蹿出,像蓄势待发的烈焰毒蛇,冰冷了血液,在地上迂回游弋……

    斥候灰头土脸,颧骨高突,更衬着他眼珠圆硕。

    他抿了抿干燥起皮的嘴唇,犹豫思量了许久,方道:

    “来人猎装短打,皆乘骑挽弓,看架势本以为他们是山中猎户,只为了打猎而来。可一见送粮队,他们便不分青红皂白砍杀抢夺,形同强盗,还留下话来,若要此粮,得……”

    “说下去”

    “得让王爷亲自上土司衙门跪取!”

    斥候说完便噗通一声跪倒地上,他双手撑地,将屈辱深深叩在了尘土之中。

    果真是叶家!

    “岂有此理,王爷绝不可能屈尊降贵行此荒唐之事,不过是弹丸之地的宣慰使,老土冒一个,口出狂言,大言不惭,待我大军杀至,莫说他一个宣慰使,便是保持朝政的戚姓阉人,也不敢……”

    说到最后,声音细弱蚊蝇,监粮官简直想咬掉自己的舌头。

    天下都知戚家父子恩断义绝,无论是当年阉子进京充作质子,还是晨阳门政变,父子兵戈喋血,一桩桩矛盾早已成了解不开的玲珑死结,将父子情谊彻底葬送。

    可除了当事之人,又有谁知道其中因由?

    好在,戚保心思阴沉,并未拘泥监粮官的口舌之失。

    他的怒火捆缚着内心咆哮不止的杀气,捏在马鞭上的手指骤然收紧,狠绝厉色在眼孔中翻滚——

    逼至绝境,休怪他禽兽无情!

    戚卫的忍气吞声,戚保的沙场磨砺,使他对土司衙门的嘲讽奚落不屑一顾!若是双膝及地便能求来那三十万石粮米,他为何不做?

    可事实并非如此,这是戚无邪给他的局,一个猜心算策,押上身家性命,江山权柄的赌局。

    若果无竭在姜檀心的身上,一旦放她回京,京城便再无攻陷之日,他戚保即便扫平叶家,将他们拆成零碎,又有何用?不过成王败寇,永世不得翻身。

    但要是姜檀心只是诱饵,真正的无竭在叶家校场兵营,那么他放弃了粮米,破斧陈州孤注一掷,就算在两日内攻占下京城,不用等他喘息过来,叶家的阴兵瞬间便至,那时候的他,哪还有换手的力气?

    真当砧板上的鱼肉,任由宰割。

    如何选择,是生是死,这是戚无邪最为残忍的手段。

    一场杀戮死亡,如果由敌人赋予,那么战败死去,不过是技不如人,命不如人,解脱释然投胎去吧。

    可如果是自己选择,一半权赫江山,一半地狱枯骨,赢了侥幸,输了如何?

    后悔,是比恨意更能诛心的东西。

    怪不了天命,恨不了敌手,只因为自己的抉择,在当初选择了一条通往死亡之途的路!

    这是戚无邪一番布局的水到渠成,送给他,也赠给飘摇凋零的九州战局。

    “王、王爷?”

    监粮官儿还在为自己的贱嘴惴惴不安,他在一边心惊胆战地观察着戚保的脸色,随着他的阴晴不定,牵动内心。

    深思一断,戚保猛然回神,心口激荡的心绪齐齐涌上喉头,汇成一口血痰,卡在了喉咙之间。

    他瞪大了双眼,弓起了要背不停咳嗽,搜肠刮肚,抓心挠肺,几乎要把内脏一块咳出来。

    “王爷!王爷……”

    见戚保马背咳血,不远处的将领纷纷策马上前,从马鞍上滚下,伏在了他的坐骑上,将人扶了下来。

    戚保虚弱无力,整个心像被掏空一般,塞进了无可奈克的棉絮,他瘫软在将领的搀扶之中,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并无大碍:

    “萧左……祁嵘”

    “末将在!”

    另两位年轻后生从马背上下来,点膝跪在了戚保的跟前。

    他挡开右侧的搀扶,抬起手背,抹去了嘴唇上泛着腥气的血水,深吸一口气道:“你们二人年纪尚轻,沙场磨砺不足,狠绝不够,此处平武城,离京城不日便可奔赴,可以说是决战在即,你们甚是让本王挂心……”<.lkmp.浪客中文曻瓛br>

    两个小将面面相觑,纷纷抱拳道:“愿行历练,恳求一战!”

    摇了摇头,戚保按上了两人的肩头,言词恳切,甚至无奈:“本王并不欺瞒,军中存粮无几,援粮未至,已经到了青黄不接的地步了,军法有言,不掠夺无辜,不抢占百姓,可将士亦是鲜活之命啊……于此,本王不可不行变通之法,这军法惩处,本王一人来受罢”

    “王爷!王爷无忧,末将愿为王爷解忧!”

    小将心神皆震,难过不已。

    陇西武王治军有方,广受人心,虽为旧国叛将,但严苛的军法,一视同仁的执行,让他的军队行令划一,将士齐心。

    今日一番委屈之言,在场之众都感怀在心,不是抢夺,不是索取,只是情势所逼,今日所借多少,明日攻占京城之后再还上,变通之法罢了。

    只不过简单的一个决定,一句话,戚保立即挽回了颓废的士气,建立了一军主帅该有的仁义之心和器量。

    粮来之不易,故此委曲求全,又加之敌人实在欺人太甚,更叫军士斗志昂扬!

    小将领命之后,带着两路队伍,向百姓“借”粮去,说是借,其实与抢夺无异。

    一时间平武城鸡飞狗跳,家家喊苦,为了保全小命他们只得将粮食双手奉上,去换一张借粮的空头凭据。

    好不容易送走了借粮的瘟神,却在傍晚时分,迎来了死神。

    穿着同样衣服的士兵再次杀进了家中,这次,他们不为米粮,只为了百姓的性命而来!

    一刀割喉,一剑入腹,刀刀干脆,剑剑果决。

    血溅在了白墙上,被褥凌乱,柜箱翻倒,他们将屋子翻得一塌糊涂,夺走了一切值钱的东西,最后一把火,将血淋淋的残忍烧得一干二净。

    杀戮的火烧透了半片天,平武城一夜被屠,呜呼哀哉!

    ……

    站在焦炭废墟之中,戚保看似面色悲戚,可眸色却黯淡无光,他缓缓蹲下身来,伸手抚摸脚下一块烧得灰黑的木板,心神游走。

    身后心腹上前,附耳一句:“王爷,人抓来了,您是要见见还是……”

    摆了摆手,戚保阖目凝神,不发一言。

    心腹自是心领神会,他直起了腰,怒目圆睁,挥手示意将两个犯事的将军押上来!

    萧左、祁嵘被捆成了粽子,他们嘴巴被布条勒着,呜呜诉不出冤苦来,一路被推搡着跪在了废墟之前。

    火油浓烈的灼烧味刺鼻难闻,他们万分不解地抬起眼睛,看向面前熟悉又陌生的背影。

    王爷……

    “大胆萧、祁!大军困顿此处,已如绝境,王爷痛心疾首、万般无奈之下方出此下策,问平武的百姓借粮,尔等禽兽之心,贪图金银财物,竟狠下屠戮无辜,放火烧城,千刀万剐不足以平息冤魂!”

    萧左摇了摇头,面色铁青,他挣扎着欲从地上站起理论,这越挣扎,身后钳制的力道便越大,冤屈让身体气得发抖,他一遍一遍站起来,却又一此又一次让人踹倒在地。

    膝盖砸在木板之上,发出骨裂的清脆响声,铁骨铮铮的汉子,让一抔脏水,浇地生不如死!

    心腹并不敢直视萧左的眼睛,他心虚地向后退了一步,指着手指大声道:“如……如此恶徒,军法从事!杀……杀!”

    一声撕裂吼声从萧左喉头溢出,他奋力一挣,掀开了压制自己的两个士卒,红着眼睛向躲在戚保身后的心腹扑去——

    他的手被绞在身后,唯有隔着勒嘴的白布,一口狠狠咬上了那人的耳朵,生生啃下半个耳廓来!

    来不及啃其肉,喝其血,可怜一代年少英杰就这般死在了乱刀乱剑的劈砍之下……

    尸体践踏,已不成人形。

    待众人退去,戚保方扭过了身,向地上的尸身投去冷冷的目光——

    他还没有输,也不会束手就擒,抉择戚无邪留给他的生死路!棋局完美,经纬纵横,可世间本就没有绝对的东西,何况是人心掐算,战局筹谋,天元处总有死角破绽。

    而戚无邪的软肋……

    呵,屠戮平武城,不单单是对戚无邪蟒山劫粮的事后挑衅,也是捆缚姜檀心的一招先棋。

    赌心,诛心

    只要她心怀愧疚,心有顾忌,便会停下奔赴京城的脚步,那么他戚保便有一探无竭的契机。

    夜幕伊始,黑烟蔓延,顺着北风之势,一路向京畿蔓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