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宦妻,本座跪了 > 137 以战养战,戚保上钩
    ,最快更新宦妻,本座跪了最新章节!

    叶空并不敢直视姜檀心的目光,他害怕看到她的指责和畏惧。

    这么久以来,他一直尝试着控制自己的“天赐神武”即便偶尔失控,也不过捏碎了这个,弄折了那个,嫌少伤及他人性命,而昨日,他控制不出自己体内翻滚的杀气,城池,他想破,士卒,他想杀……

    挡路之石,都在灰飞烟灭中。

    即便是到了最后,投降的人跪倒在他的脚下,哀声苦求,濒死的人躺在他的脚下,哀嚎不止……

    他的力量,像一柄出鞘必要染血的宝刀,杀了别人,也伤了自己,不死不休,直至皮囊耗竭。

    枪头上的鲜血几近干涸,酱红色覆灭了冷冽寒光,收敛了他一时桀骜张扬的杀意。

    他长身而立,目光不定,面前的姜檀心越沉默,他的心情就愈加沉重。

    良久过后,姜檀心眸光一动,抬手按上了他的肩膀,随后轻叹问道:“剩下的人呢?”

    叶空闻言抬眸,不解投去一眼,照实回答:

    “昨夜守城士卒三千,伤亡我并没有清算,只是听说凉州兵营尚有一万人,但大多是疏于兵刃的军户充兵,已经十多年没有打仗了,早成了田地里挥锄头的农民,一时间募集起来,哪有什么战斗力可言”

    守城三千?这一副衰兵残将的“严阵以待”就想当住戚保的脚步?

    姜檀心不免对此嗤之以鼻。

    看来,凉州朝廷已做了拱手献城的打算,城防也就做个样子,就只差作揖敌入关了。

    情势有变,策略亦不能不知变通。

    只一瞬,姜檀心就定下了一件事——她已不能偷偷摸摸、遮遮掩掩带着小五安全返回京城,那么她就拥兵夺城,一路打回京城去。

    从怀中摸出一摞崇云昌的票据来递给叶空,姜檀心眸色清亮,笑意狡黠:

    “既然我们已经被当作了戚保的先锋队,那不如就顺势而为吧。竖起招兵旗,自有吃粮人,以戚保的名义登庸降将,收编旧部,至此我们一路戎兵进京!”

    叶空显然被姜檀心的大胆想法唬了一跳,连声追问:

    “凭我么?他们如何肯……”

    “怎么不肯?”

    看破叶空的犹豫踯躅,姜檀心迅言打断,进而道:

    “这帮士卒本就人心不齐,东拼西凑,你我不需要太多人,挑选一二千人足以。朝廷军需短缺,即便户部如数下拨,到了地方官员的手中只会私肥钱囊,真正到士兵腰包里能有多少银钱?加之乱世为王,识时务者为俊杰,你叶空昨日一战成名,谁不愿跟着强者征途九州,当一个军功硕果的开疆将军?”

    叶空手中紧攥票据,沉吟不言。

    姜檀心顿了顿继续道:“记着,咱们现在是戚保的人,不用多费功夫,借着这个名号不少城关已能不攻自破了,这句成语怎么说来着……”

    “狐假虎威!”

    小五仰着脑袋认真回答道。

    叶空脸色不善,姜檀心却颇为欣喜的拍了拍小五的脑袋,认真纠正:“咱们是狐不错,可戚保才不是虎,真正的老虎这会儿恐怕还没睡醒呢”

    想起自己那一杯*茶的分量,她还是心有余悸,这次丑他该是记着了,指不准日后到了秋后算账的时候,他会如何修理自己呢。

    进退畏葸之色不褪,叶空为难看向她的眼睛,迟疑问道:

    “我觉得还是不妥,打仗不是小事,戚保兵强马壮,粮草充裕尚且按兵不动,你我即便招募千人,也是势单力薄,哪里来的充足资金保证后需,要知道,那么多人,每天都是要吃饭的!”

    巧笑倩兮,姜檀心上千拍了拍他的肩膀,指了指厚重的城门,笑道:“这些事便要靠叶将军你了,今天傍晚之前,凉州成七成军需米粮装载上车,再以官府的名义向粮商购买三成,日落后我们便弃城出发!”

    “……凉州不守了?”

    “守它干什么,算我送给戚保老儿的一份礼物。”

    “……”

    “一座空城!”

    *

    狐狸沟,戚保大营

    星营分布,驻扎在地势略高的沟坡之上,营地西北方向,是自从三万兵卒卸甲开山后再无动作的叶土司衙门,东南方向,则是大军势在必得的东进关隘——凉州城。

    营地外木柴支起的火堆已尽熄灭,黑焦焦一堆,偶尔零星的火星跳跃,让晨起的凉风一扫,再无影踪。

    训营列队的士卒手执铁枪,迈着沉重的步子,始终如一的巡守营地,不敢因为乏困偷得一丝倦怠,与朝廷兵马大相径庭。

    再看中军营帐,彻夜灯火不熄,戚保负手站在一副牛皮舆图之前,心思渺远。

    只见地图上圈了一个猩红的圈,圈内只有一座工笔粗糙的建筑,上书“叶吐司衙门”五个字。

    不是凉州,更不是京畿,而是这个不起眼的弹丸之地,这个短短数月变化得令人心惊胆战的土司衙门。

    戚保并不痴傻,也不是一个好糊弄的人,三万兵士往北祁山开山掘土,只为皇陵中的黄金?这事怕也只有凉州知府才会相信,他戚保并不上套,反而愈加起疑。

    开山扩土,或者单纯只是为了黄金去的,雇工岂不是更快一些,何必辛辛苦苦训练一支军队来?

    再者说,叶家之际年招财进宝,无论是西凉贩马,北山掘参,西河伐木,还是城内勾栏赌坊的生意兴隆,煤矿出煤优渥,总之是八方进财,百花齐放,有了这般资金的支持,对于这样的地方割据力量来说,不是盛世自保,就是乱世争雄。

    所以,戚保不放心,太不放心了……

    他迟迟对凉州城下不了手,只是为了摸清楚叶家的底细和打算,若真的只是打算圈地为王,做一个土大王的,他并不介意一纸盟约,共打江山;但若叶家像一口吞大,志在九州权柄,那么迟早解决比较好,免得日后成了身后随时会炸开的火种隐患。

    暗叹一声,戚保转动着拇指上的指环,一夜未眠,头隐隐作疼。

    垂眸看去,见拇指上的指环已是一只青绿色的玉扳指,而并非从前的虎头铁指环,心头霎时涌上一阵烦扰之意。

    该死,要是马渊献能够成功的带回无竭,让他真正拥有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虎贲军队,天下还有谁人能阻其脚步?

    别说是小小叶家,就是戚无邪在陇西边儿上安个窝,剿灭他也是捎带手的事。

    越想越叹怀,又是重重一声叹气……

    “报——!”

    一声请报之声从帐外传来,戚保回过神儿,扫了一眼帐中角落处的刻度水漏,已是晨起时分。

    “进来!”

    扬手一抄,撩袍往将军案走去,戚保盘腿坐定之后,方沉下脸色,声如洪钟回道。

    斥候小兵得了应许,迅速撩袍冲进帐内,他单膝跪下,掸落衣服上满是风尘的泥屑,快速道:

    “报告王爷,凉州城有变!”

    眉头一缩,戚保大手按上将军案,冷言责问:“如何,速回报”

    “是!凉州城已破,属下今日探访城内,投降士卒被斩杀千余,剩下兵卒大多也除了兵籍,返遣回乡了”

    “什么?凉州城破?哪路人马可有探明?”

    “……这……”

    斥候满脸通红,让喉头一句话卡着进退畏葸。

    武将素来直来直往,最恨欲言又止,说不清话儿的人,戚保圆目一瞪,不怒自威,他冷声催促:

    “快讲,没什么好犹豫的”

    “是……据属下探查,凉州城已竖起了王爷您的战旗,并且凉州城失守的战报也八百里加急,一路大道驿站奔驰回京中告急了!属下不解,以为是王爷您的战术安排,所以素素来营回禀,看是否是咱们……”

    “蠢货!没脑!”

    啪得一声重响,戚保一掌拍在了将军案上,他抬手一指斥候鼻尖,逼他将详情一一说来。

    “王爷,据属下探听,到底城下有两人,一男一女还有一辆马车,女子黑衣娇小,面容俏丽,而那男子却不得了,犹如天神降世一般,刀枪不入,能够驾云驭气,调和阴阳五行,城楼上的万箭齐发,一点伤不到他的皮毛……而且他徒手蹬墙,力大无穷,简直可以以一敌百!”

    “……”

    戚保闻言默不作声,从刚开始的狂躁暴怒慢慢冷静了下来,但是他的眸色越加漆黑,恰如地狱深潭。

    “那人一头银发,身形与常人无差,可奔跑起来像鬼影一般,力气也大的惊人,完全不是一个凡人能够做到的,属下觉得太过玄意,可那时幸存下来的士卒人人都这般说起,心有余悸,面有惧色……王、王爷?”

    斥候说得言之凿凿,正沉浸在自己的猜想之中,再抬眸看见戚保面色凝重,漆黑的眼孔里开始冒出深褐色的火光,他的指骨紧紧攥握,发出喀拉喀拉的声响。

    “王友!”

    “是……是!”

    斥候回过神来,挺直了脊背立正站好。

    “速传本王将领,拔营,进军凉州城!”

    戚保大手一挥,从将军案后立身而起,他抄手抱起桌案上的虎头钢盔,稳稳戴在了自己的头上,他的眸色冰冷,恨意刻骨。

    无竭,无竭……他的无竭!

    王友并不知戚保内心的狂涌心潮,只是似懂非懂的遵从将令,抱拳道: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