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宦妻,本座跪了 > 136 一人破城,出鞘血溅
    ,最快更新宦妻,本座跪了最新章节!

    眼珠贼溜溜的转动,一番话下来,守城大汉颇为侥幸的点了点头……还好,还好,没放这等狼子野心之人进成,生得一张讨巧嘴,轻浮小白脸,更加不得留!

    一掌拍上女墙上的厚尘方砖,守城将粗粝手指一戳,吹胡子瞪眼,杀气腾腾道:

    “宁可错杀,不可放过,看尔形迹可疑,行色匆匆,这马车里又有何见不得人的?!不必放他们进来,杀无赦!”

    城下两人惊讶抬眸,连马车里的冯钏也坐不住了,骂咧咧的欲探首出来理论一二。

    可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何况当下是草木皆兵,风声鹤唳的战火时下,庸人守城,敌我不分更是常有之事。

    所以说,战争,无论胜负,无论正邪,倒霉的总是平头百姓。

    一句杀无赦,原本藏在女墙后头的弓箭手齐齐冒出了头,他们跃跃欲试的弯弓搭箭,从盛得慢慢的箭囊里抽出一支支尖头厉箭,瞄准了城门下看似“手无寸铁”的血肉箭靶子。

    娘的,怕了西陇戚保,难不成还杀不了这几个空手布衣么?

    战争未起,先拿这几个,歃血祭旗!

    嚆矢破风高鸣,箭雨交织成了一张网,黑色点簇从灰白的苍穹边际,向着他们铺天盖地的罩下——

    “进去!”

    叶空扭头一声低呵,不等姜檀心回神,他已经抄手一揽,将人迅速丢进了马车之中。

    至此,天地悠悠,苍色大抵,只一人头顶天,脚踏地,肩扛生死关。

    他手一扬,身后挡风的大氅迎风而起,旋方为图,鼓鼓抖瑟着急风,将转瞬便至身前的箭簇包裹其中,随后,手腕一震,巧劲绵绵,生生阻了箭矢后劲!

    既不让它们破布而过,也不让它们坠地而亡,而是调转射杀的方向,一包,一裹,一腾挪,竟向城门之上丢掷而去!

    城楼上的士卒退无可退,避无可避,只能眼睁睁欣赏一场不可能的反击,享受一场不可思议的死亡之邀。

    在所有人毫无防备之中,去而复返的箭矢,终成了一击毙命的利器……以这样一种荒唐、不被理智承认的方式结束了一条条鲜活的生命。

    惨叫声迭声而起,死不瞑目的兵卒从城楼上栽了新来,狠狠摔在城墙下的壕沟里,砸起一阵阵飞尘屑土……

    众所周知,射程远近,除了依靠强劲射弓、射箭人的膂力腕力之外,也靠风势地域,顺风则速疾,高地则迅猛,皆有所关联。

    而城楼上的士卒大多身有七尺,体格健廓,且从戎已久!他们占据高地风势,其箭速猛劲可想而知!

    可这个人竟徒手用一件衣服挡住了逼至身前的箭矢,更匪夷所思的是,他把这些失去杀气的废铁重新丢掷了回来!

    这已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力能扛鼎”便可以办到的,他是鬼是神?若他是人……难不成他是擅长巫觋咒法的上古偃师?

    猜测只在一瞬,叶空已给出了答案,这一场奉献的杀戮并不是障眼幻术,而是实实在在的血腥屠戮。

    一掌拍上身后车辕,寒光银枪犹如游龙钻出,带着清魂一瞬,牢牢立在石板之中。

    板石应声而碎,一道道细密的裂纹四散开来……

    像隆起的龙鳞,从最中心的细密扩散四方,成了周边越来越粗的横亘捭阖。

    人不动,势已起。

    城墙上的守城大汉腿肚子打颤,险些要栽倒下去,他扭身从墙角边捡起一方铁盾挡在身前,方才敢走近女墙三分。

    他口齿有些结巴道,肉肘大汉竟成了这一副畏首畏我,浑身肉颤的怂包软蛋,他目光躲闪,甚至连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心虚则声吼:

    “杀……杀了他!妖魔鬼怪,杀了他!”

    未知往往带来恐惧,恐惧毁灭的却是理智。

    所有守城的兵卒将士似乎迷糊了,他们的大敌本是十里开外,驻扎在狐狸沟的戚保大军,怎么一瞬之间,变成了眼前这一个平白无故冒出来的愣头小子?!

    箭矢乱飞,杂乱无章,有得劲旅射破风,勉强擦过他的身体,钉在石板之上;有得软绵绵脱出弓弦,才飞到半路,就成了断线的风筝,笔直地砸在了地上。

    比起方才一声令下的万箭齐发,这会儿的箭雨礌石,成了自个儿保命的武器。

    一张防御网漏洞点点,不需要叶空多费力气,这样的敌人犹如泥足巨人,看似高高大大铁塔一座,其实千疮百孔,一推即倒!

    既然朝廷铁石心肠,不顾同胞死活,那他也不需要客气,这一道城门,他一人来破!

    枪行游龙,寒光夺目,叶空手腕一压,利落地挽出一轮枪花来,瞬间便扫清周遭杀气,只听乒乒乓乓几声脆响,近身的厉箭一折为二,铁打的箭镞砸在地上,成了一顿废物,匍匐在一个人的脚下。

    叶空霍然上前,手中银枪一刺一挑,金鸡点头,侧扫两边,利落挡开了迎面而来的两支箭矢!

    他眉头川子紧缩,身体中血气翻涌,只觉源源不断的力道不受自制,苦苦压抑的杀气一触即发——

    深喘了一口气,他抬眸看了了吗城墙上对他退避三舍,却依旧拼死挽弓搭箭的士兵们,厌恶烦恼的情绪一点点占据大脑,握着银枪的手渐渐攥紧……

    冷哼声起,叶空斜身一脚踹上身后的马车车壁,那拉车的马儿受了惊,扭头拉着车厢便往后头跑去,约莫跑出了七八丈外才停了下来。

    心头担忧已消,放手一搏便是。

    有人步踏流星,掠身如魅影,在人的眼皮底下,在箭雨腥风的缝隙中,他霍然逼近城壕,踏着城壕中堆积成梯的尸体,一个跨步,飞身紧挨着墙根而立。

    守城大汉大吃一惊,怎么一眨眼人就没了!

    他慌忙扔了手里的盾,趴身上了女墙,低着脑袋笔直地沿着城墙向下看去,十丈有余的高度,他却清楚对上了叶空眼中的寒光杀意,背脊一阵凉意蹿上,他胆颤着从墙头滑了下来……

    箭矢杀不了他,或者说根本挡不住他!

    眼神略有些呆滞,他麻木机械地环顾四周,看了看同样愣怔防守的士卒,抖音吼道:“愣着干什么?都还愣着干什么!礌石呢?刺木呢?凉州城铜墙铁壁的城防呢!”

    “将军,城防有些,若砸了,一会儿戚保大军来犯,我等不敌……”

    “呸,一个人都挡不住,凭什么去挡戚保的陇西兵?滚……给爷砸,狠狠的砸!”

    “是,是!”

    “将、将军!”

    “又他妈怎么了?!”

    “来不及了……!他、他已经上来了!”

    “……”

    心中重重钝击,守城大汉一万个不相信!这个人孤身来战,没有登云梯,没有升瞭台,城墙笔直伫立,墙体上是黏稠鲜血凝结的酱色血迹,没有缝隙,更没有踮脚碎石,他究竟是怎么上来的?

    难不成他通天彻地,腾云驾雾的本事?!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扒开挡在身前、节节后退的士卒,大汉重回墙边,瞪大了双眼看着城下情景。

    那人竟徒手翻墙!

    扫向墙面斑驳留下的突起,原是他从地上拾来的箭镞,被他一枚枚按进墙体之中,用此借力,才能在这样笔直的墙面上不断攀爬,只消得这么一会儿工夫,人已近在咫尺!

    一股杀意迎面扑来,大汉不自觉往后退了三步,他抖着手,摸着腰际的武器,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个立在女墙上男人。

    衣袂飞扬,银丝张狂。

    晨旭初升,金灿灿的微光穿云破雾,为苍莽之色滚上了一层金边,但它的光芒并未眷顾这阴霾困顿的凉州城。

    因为有人挡住了冉冉日光,用孤寂的脊背屏退光明,将身前的阴暗馈赠死亡。

    *

    吱呀的机拓声渐渐响起,凉州城高高悬起的吊桥慢慢放倒,架在了尸身堆积的城壕之上。

    迎着暖意旭阳的光芒,姜檀心半揽着小五的肩,陪他站在了大门之前。

    冯钏扎撒着手,站在小五的身后,在姜檀心要捂小五的眼睛时暗叹出声:

    “不用回避他,其实叶空破城的时候他就已经醒了,这一场血腥杀戮,他看得清清楚楚……哎,对于小五来说,对生死麻木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啊”

    “……”

    姜檀心螓首一偏,鬓角的碎发顺势滑落,逆着风遮挡着缄默不言的朱唇上,像一张束缚的网,更叫她一字难言。

    沉重的城门缓缓打开,厚重的朱门上斑驳落漆,铜钉更是残缺不堪,它开启的缝后巷道阴郁暗沉,急迫钻出的风绕过一个人的衣袍,将他笔直的身影衬得更加孤长。

    枪头点地,在石板上划拉出一道不深不浅的划痕,他向姜檀心走近,眼眸低垂,闷声道:

    “走吧……”

    叶空并不敢直视姜檀心的目光,他害怕看到她的指责和畏惧。

    这么久以来,他一直尝试着控制自己的“天赐神武”即便偶尔失控,也不过捏碎了这个,弄折了那个,嫌少伤及他人性命,而昨日,他控制不出自己体内翻滚的杀气,城池,他想破,士卒,他想杀……

    挡路之石,都在灰飞烟灭中。

    即便到了最后,投降的人跪倒在他的脚下,哀声苦求,濒死的人躺在他的脚下,哀嚎不止……

    他的力量,像一柄出鞘必要染血的宝刀,杀了别人,也伤了自己,不死不休,直至皮囊耗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