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宦妻,本座跪了 > 007 她们是花肥
    ,最快更新宦妻,本座跪了最新章节!

    姜檀心有一种恍惚的错觉——那是一道通向地狱阎罗殿的门

    这扇青铜高门,阴阳雕刻着十殿阎君和繁复冗杂的地狱鬼烟,门扉上帝江口衔铜环,状如黄囊,赤如丹火,门缝开了一道不大不小的间隙,透着渗人入骨的寒意,还未进门,姜檀心只觉死亡的气息扑面而来。

    她抬眸,静静的看着至上的那一方牌匾,铜漆斑驳稀落,更显得那四个大字分外凉心——门外人间

    戛然而止,后话已明,东厂炼狱,生死两界

    “马姑娘,请”

    给姜檀心引路的人名叫夷则,据他所言,这并不是他的本名,而是东厂十二大暗卫的头衔,仿古代十二律制,夷则一律,排行第九。

    “明明干的杀人掳截的事,偏偏给安上了个风流雅致的名号,不觉糟蹋?”

    “风流雅致皆是虚伪,怎如仇恶来得更加坦率?即是虚伪,又怎会糟蹋?”

    “有什么的主子,便有什么样的手下,恶便是恶,为此冠上听似有理的美名,这种解释不正应了你家主人的心虚?”

    夷则摇了摇头,他也曾怀疑这一种纯粹的恶,但久经官场诡谲浮沉之后,他才渐渐发现,一种极致的为恶,实在要比满口仁义道德,实际卑鄙自私的伪善之恶好的太多。

    “我家主人虽为恶,却也信佛,他说疯魔善佛,只是刹那一瞬的极端罢了,他爱极端,极端的美丽,极端的丑陋,世界的任何极端他都渴望拥有,因为那是独一无二的享受,自私的体会。”

    话毕,袖袍轻扬,他率先推开了门。

    不可置否的垂下眼睑,姜檀心微凉的指尖触上冰冷的青铜门,偏生出一点薄暖来。

    门开出一道供一人正身通过的缝,待人进去了,便轰轰然闭上,严丝合缝。

    身后的光源被隔绝,等适应了光线强弱,姜檀心看清了周遭的环境:直通深渊,看似毫无尽头的石梯,石墙潮湿,青苔霉点遍生,墙角的铜丝网下,是一个高架起的大火盆,其中木柴高累,燃着幽冥渗骨的火光。

    大概每走二十级,她都能看见一扇门,样子与方才的青铜高门无二,只是规格小上了一号,唯一做上差别的,就是浮刻上头的十殿阎君有所不同,第一层门上是刻的是秦广王蒋,而第二层刻的却是楚江王历。

    按照姜檀心的了解,这秦广阎君,专司人间夭寿生死,统管幽冥吉凶,他有一孽镜台,可照生前恶行恶端。

    将此人恶像刻在第一层的大门上,可见门后应是东厂的刑讯大堂。而楚江王历司掌活大地狱,又名剥衣亭寒冰地狱,那么第二层该算是初级的囚禁刑室。

    以此下推,挖眼,火烧,剔骨,刀搅,看来地域十殿该有的,东厂炼狱一样也不会少。

    直至底下九层,夷则止住了脚步。

    “怎么不走了?这才九层,我以为你会一直带我到阎罗十殿去”顾盼间,已将周遭环境收入眼下,姜檀心偏首笑问道。

    “九为至尊,天上不过九重寰宇,地下自然仅仅六道轮回,六层以下已是主人的私人宅地”

    姜檀心略微有些诧异,从未听过东厂的戚无邪在京有购置宅邸,原来竟住在了炼狱之下,不能登极成仙,住九霄玉阙;那就入地为尊,做人间的九殿阎王。

    红漆大门,门钉横九竖九,一共八十一个鎏金铜门钉,僭越了帝王才有的仪制“阳数”。  夷则见姜檀心面色惊诧,笑着摇了摇头,他伸出手,指了指大门右上方至末的小角落,那边的一个铜钉让人用快刀削去了一半,若不仔细看,实在很难发现。

    在姜檀心眼里,这近乎孩子气的骄傲让她很想笑,八十个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他都不肯认,也难为他能想出“半个”的招数?

    不待夷则扣动门扉上的铜环,大门已自行启敞,入眼一条猩红厚实的锦纹绒毯,上头绣着一种不知道名的红花,此花未着壤土,而是立根与水上,因为地毯底色为红,从上看去,像是开在血池中般热烈妖冶。

    踩上柔软,姜檀心的注意力,让两边的锦绣囹圄所吸引。

    这是一种很勉强的说法,它如果是牢房,为何如此奢华富贵?它如果不是牢房,那为何木栏森立,铁锁捆缚?

    这些半大不小的锦绣囹圄里,雕花软床,妆蟒绣堆,金丝腾红的床帐之后,是柳腰款摆,花心轻折,显然是正值妙龄的美色女子,从姜檀心所立处望去,长长的绒毯两旁这样的屋子大概有十多间。

    女子们见着姜檀心也丝毫不惊讶,只当她是即将加入的一员罢了,眸回顾盼间,似是比较孰人更美些,心中计较一番便也转过身去做自己的事了。

    “她们……”

    姜檀心有些犹豫,戚无邪虽有一张令女人拂愧的俊颜,但他是宦臣,与美色再无纠缠的阉人,如何会禁养这么一帮笼中金丝雀?难道真的只是图个眼缘,摆来看看?

    “她们是主人的花肥”

    轻描淡扫的一句话,如一石激浪,令她惊讶不已!

    “什么?!”

    ------题外话------

    戚无邪殿下,在每天回家的路上,都能观看n场暴力血腥的热血电影,这样的生活叫我们这些下届种好生羡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