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宦妻,本座跪了 > 014 情花孽海,换血
    ,最快更新宦妻,本座跪了最新章节!

    嘴唇上尖锐一刺,又疼又痒的触觉让昏厥的姜檀心幽幽转醒,入目的是两只狠戾的鹰眸,带有浓重的敌意,一瞬不动的死死盯着。

    心中一跳,三分游离在外的神智回归,浑身痛楚如一波巨浪打来,拍散了她的四肢五骸,打翻了腹腔内的五脏六腑,她只觉周身像是由零碎的血肉重组一般,陌生排异,这种奇异的体会,她不知道该怎样来形容。

    挣扎仰头,姜檀心惊住了!

    她栖身在一块石台之上,周遭是鲜血浓稠的血池,和一望无际的妖冶情花。最为触目的是她胸口上两根纤细的透明管子,好似细密的蚕丝勾连而成,她可以依稀看清灰淡流动的液体,一根携着她的胸口之血,源源不断流向血池,另一根则反向流淌,将血池中灌养情花的血,输送了回来。

    一来一往,姜檀心不知道这进行了多久,更不知道这么做有什么意义,她毫无头绪,对于未知的迷茫和恐惧洗空了她的大脑,有那么一段时间,她只是头脑发蒙的看着血流交换,感受心脏沉稳有力的搏动,她变得十分冰冷,沉寂。

    一种血,一种人生,谁在操控她?

    唯一的名字跃入脑海之中,她挣扎着四处寻找,那一抹红衣白袍死死得钉在她的心中,过目不忘。

    “本座劝你最好别乱动,车马芝的根茎一折就破,你死了不打紧,弄脏了本座的白玉矶,太划不来了”

    “……”

    “哟,这小眼神瞅得,好似本座要害你一般,真是没见识”

    姜檀心随声望去,血池情花从中,一艘木舟荡开涟漪,从情花深处浅缓而来。

    风姿绰约,衣袂入画,戚无邪坐卧在木舟之上,一手拢拳支在面颊边,单腿从膝盖处蜷缩起,一副卧佛小困,怡然悠哉的姿势。

    殷红蟒袍垂盖着着木辑,木舟极小,只有一人可乘,其上还有一尊碧玉台盘,上面依次摆着几个三足方斝,里头盛着浓稠的鲜血。

    只见戚无邪执起一尊方斝,鼻下轻嗅,然后寻了一处仍是花骨朵的情花,手若执兰,缓缓浇灌于上,花儿贪婪的汲取着新鲜的养料,将这一份爱慕吞噬着干干紧紧。越是纯粹的爱,越是浓烈的爱,情花开得越好,越妖红。

    显然这一尊养料并没有达到戚无邪预期的效果,他颦了长眉,略带惋惜的看了一眼方斝上刻着的名字,素手一扬,抛入血池之中。

    “督公美艳无双,还少的了花肥么?这么对我大费周章,才是大大的划不来吧?”

    “油皮子,方才自残的气势去哪儿了?”

    懒懒支起上半身,他眉眼隐笑,阴鸷鬼魅,令不寒而栗。

    “蜥蜴尚且断尾而逃,为了保住性命,自残算得了什么?如今既以无生死之忧,难得督公赏赉此等闲散时光,我自悠然以对,何必苦大仇深,喊打喊杀?”

    话说到这个份上,姜檀心也出乎意料的冷静了下来,她躺平了身子,放松了四肢,任由那车马芝的根茎抽换全身鲜血,她亦归然不动。

    见她这幅四两拨千斤,雷打不动的无赖样儿,戚无邪勾唇一笑:“无生死之忧?何以见得?”

    “如此见得,这般见得,我此刻未见着真正的阎王老爷,这便是证据,督公此前的话,小女子犹记在心”

    你若是真的马雀榕便好了……那样……你便不用死了

    姜檀心相信一定是出了什么因由,自己虽然吃了那乱七八糟的媚药,但仍然活了下来。戚无邪见她未死,一定也非常好奇,所以救走了她,至少他后来应该是研究出什么结果了,所以才有现在周身大换血的场面。

    好奇心直痒痒,她想问,却不开口,她打赌她一定会自己说出来。

    “贪嗔恨爱欲,这些都是情花的养料,这个情花孽海只有本座一个人,想来这样的日子很快就能结束了”

    戚无邪的声音有些空乏,他似在说给姜檀心听,又似在道给自己听。

    情花之毒沾者必亡,试问尘世间的人,有谁能够无贪无嗔,无爱无欲?他知道面前的小丫头并不是六根皆断之人,她仍有幻想,否则面对拓跋湛她就不会痛苦,不会梦入幻境。但出人意料的是,她有常人没有的坚忍之心,她能操控心中的爱欲,更甚者战胜它。

    这一点就足够戚无邪给她换血的理由,从今往后,情花孽海不会只有他一个人,这种好似永世的寂寞他已心生厌倦,他渴望有人分享这一份孤独,从心里透着一股熟悉,他总觉得,面前的这个女人,跟他似乎是同一类人。

    姜檀心似懂非懂:“贪嗔恨爱欲皆是养料,那抓朝堂上的侵帑贪墨的官员来做花肥,岂不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他们脏”

    嫌恶之语,到了戚无邪嘴里,却成了风清云淡,这般不屑,才是真正的厌极。

    “呵呵,以爱之名,行阴毒之事,难道就干净了?还有我并不是您要找的人,贪嗔我可能没有,可我有恨,我更有爱,我不可能成麻木不仁冷血无情的人,我虽然不知道您的打算,我只提醒您放弃,这一切都是误会”

    “误会?”

    魅邪的丹凤眼眯成了一条长线,他鼻下冷哼一声,寡淡口吻却带着一丝嗜血的预兆:“夷则,带贺葛可人进来”

    话音落,脚步声由远及近,夷则已换下了一身黑衣,此刻一身宝蓝贴身劲装,玉带束腰,配有剑饰,他身后小步跟着一位婀娜女子,貌美如花,步伐轻盈,体态动人。她并不敢直目戚无邪,更不敢靠近情花血池,只是在远处盈盈拜倒,声如莺啼:“叩见主人”

    ------题外话------

    这个梗我一直有点犹豫,貌似小玄幻了,希望无伤大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