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宦妻,本座跪了 > 016 重返人间
    ,最快更新宦妻,本座跪了最新章节!

    简单的包扎之后,由夷则护送,姜檀心离开了东厂炼狱。

    随行的马车圆帽包头,一色黄呢车围,掐丝车饰,华美气派,规制更是非王公侯爵不得拥有。

    姜檀心躺卧在车内的妆蟒绣堆之上,身下的柔软舒适抵不住她内心的波澜,一日一夜间仿佛天地俱裂,连本该完全属于自己的身子,现在她也不能肯定了。

    深吸一口气,不同于离恨天里血腥之气,她只觉人世间的空气如此沁脾舒适。将脸埋入貂绒皮垫之中,感受细软绒毛在肌肤上的微痒,好似戚无邪若即若离的魅邪气息……

    停!

    理智走得比感性更快,一旦有这样的念头,姜檀心根本不探究如何,只是狠狠驱逐了这种她自认为恶心的想法。

    将绒垫拨到一边,靠在僵硬冰冷的车板上,她渐渐驱逐了脑中的纷乱无章,开始冷静回想这一天一夜的每一件事,每一个细节。她不禁为戚无邪滴水不漏,水到渠成的流氓手法暗自称绝。

    无关他的算计心思,只为一件事:

    他并不藏头露尾,畏畏缩缩于人后,反而是毫无顾忌的将自己也牵扯于内。即便如此,他却有仍有本事脱泥而出,东宫、九王府、丞相府三家杠出了花,他却自笑桃园外,执扇送春风。

    叹了一声,祸害遗千年,他这般诡异邪气,养得花儿更甚于他,倒让姜檀心不禁怀疑,他会不会是千年妖精幻化成身,前来祸害人间的?

    柔荑轻抬,撩起了一侧的雪缎垂帘,街市的喧闹繁华映入眼帘。卖猪肉王屠夫永远满脸横肉,凶神恶煞;街角捏糖人的张大伯,笑容依旧和蔼慈祥;胡同口的暗娼南婶,惨白粉底风一吹就簌簌往下掉,饶是这样还不忘向过往的马车暗送秋波,摇甩香帕。

    一切都与往日无异,可偏偏心境不同,生出了些许感慨来。

    在戚无邪面前,她从未奢望过生命,也未想过是以这样的方式重回人间。

    她的心头软成了一片春水,那是劫后余生的庆幸和感恩,她只觉神明剔透,无论是远处的绵岱青山,还是路角的一痕玉水,都令她惬怀沁然,感激上苍。

    眼到处,撇见一双白蟒靴,跨踩着车辕,靴的主人宝蓝长袍,盖住了驱着的长腿,他单手纵缰,游刃有余的驱使着前头两匹拉车之马。

    “夷则,你觉得你的主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手肘支在小窗沿口,姜檀心探出了半颗脑袋,青丝饶风。

    “姑娘觉得呢?”

    姜檀心轻笑一声,嘴角一撇,半似玩笑道:“你倒是跟他学得像,都喜欢反问,端着自己一副高深莫测的讨厌样”

    夷则朗声笑道:“姑娘快人快语,大概天下为尊的人,都是这样一副看不透的样子吧。我只知道主子不喜欢别人猜他心思,只需听从他的话照做便是,所以我从不多猜,也就谈不上为人脾性了。”

    肩膀的痛让姜檀心蹙起了秀眉,浅笑两声,掩去喉头溢出的轻咳声:

    “天下至尊,大多一世寂寞,高处不胜寒,自古如此,我看你家主人脸上也不过两个大字——孤独,我若有机会,一定拿笔给他描上几笔,他如此爱惜自己美貌,清晨对镜自顾的时候,当孤独为友,和孤独为伴,与孤独说声——睡得可好?”

    夷则惊诧,想笑也硬忍在腹中,气息一岔,猛地咳了起来,他拳头抵在唇边,胸腔里闷声而笑,第一次有人对主子这般冷嘲热讽,还让他提不起护主的*,反而由衷发笑,实在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姜檀心一吐为快,心情也好了不少,她心中腹诽:我说孤独二字还是轻的,其实变态也无不可。

    “姑娘,在下虽然不知道为何你能换一身情花血而不死,也不知主上为何这般行事,但在下个人还是有话提醒。”

    “你且说,无妨”

    “除了姑娘你,没有一个活人到过白玉矶,用姑娘的话来说,主上孤独了那么些年,一朝投石入潭,今后的日子想必不会平静,我和姑娘见面的次数也会只多不少,此刻我且只有一句话,祸福遽然无情,但人情每多虚幻变数,还望姑娘为彼此珍重”

    “珍重为己,为何要替他珍重我自己?”

    她等着答案,他闭口不答,谁说他从未猜测主上心思,贴身跟从多年,一笑一怒,一言一语,戚无邪的想法无从表露,他却知道主上好奇这个女人,也一定会要这个女人。

    可惜她如今深陷丞相府中,这一次替身马雀榕,还祸福未知,虽隐隐觉得她的智谋胆色,一定安然无恙逢凶化吉,却仍忍不住多关照一句。

    再过一个街角便要到丞相府了,夷则偏首道:“姑娘落帘吧,大路扬灰太多”

    “我无妨”

    夷则颇有些尴尬道:“只怕弄脏了主上的貂绒坐毯……”

    话未毕,只听刷一声,帘子被重重放下,啪啪打在了窗沿口。

    无奈得摇了摇头。

    拐过一个转角,他纵缰喝马,将马车稳稳的停在了马府门口,上前向迎出的人拜上名刺:九王府送人归还丞相府。

    门房的两名小厮见那马车规格,又见来人气度,面面相觑:“小哥稍等,容我差报一声,请里头稍作等待”

    “不了,在下还要事在身,就不打扰了,车上的姑娘有伤在身,还望贵府请位大夫给她诊治诊治,如此先告辞了”

    马鞭握在手心,夷则向马府的门房捧了捧手,扭身走向马车,他从车辕上解下一匹白马来,扶鞍认镫,滚鞍上马,回首同车里的姜檀心道了一声‘后会有期’便绝尘而去了。

    ------题外话------

    夷则夷则,喜欢这个名字,古剑妹子不要揍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