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宦妻,本座跪了 > 023 狐狸二师哥
    ,最快更新宦妻,本座跪了最新章节!

    “师傅……你这是做什么?”

    卯足了劲托着自个的肥腰,冯钏扭过了身子,肚子上的肥肉像个大肉坨子般压着他,就这么一扭身的功夫,他便呼哧呼哧像风箱一样大喘气,斜睨着丢过一句:“没见着为师再挠痒痒么?来得正好,快来帮我抓一抓,刚好痒在肚脐上,我够不到”

    “……”

    “哇哈哈哈”小五不管不顾的爆出惨绝人寰的笑声,嘴角咧到了后脑勺,他双手捧着肚子,差点滚到地上去。

    姜檀心也好不到那里去,一手捂着嘴,使劲将脸撇过去,寻找着外头能分解笑意的东西,转移下注意力,她真的实在不忍再去瞧他滑稽的模样——土豆般身材旁的两只左右短胳膊,缩在袖子里,怎么够也够不上那“威武霸气”的圆滚肚子。

    被徒儿嘲笑成那样,冯钏脸上顿时迸了瓷儿,皱着卧蚕眉,圆润富态的五官挤成了一团:“笑什么笑!大逆不道!”

    “好……咳,好,是徒儿不好,徒儿不笑了”姜檀心抬眼看了看廊抬柱,硬生生把笑出的泪花子憋进了眼眶,她把小五从地上拎了起来后,便走到了冯钏跟前:“师傅,是这里痒痒么?怎么不买一根抓痒棒来,动刀动剑,你倒是叫徒儿心惊肉跳的”

    “叫我打东方那小子的时候打断了,你说他看上去瘦着没几两肉,怎么屁股那么硬,一打就断!”

    “……您不是向来喜欢用扫帚打么,怎么今日发了慈悲,该用抓痒棒了?”姜檀心笑问,一边还隔着金晃晃的衣料,力度适中的替他抓挠在肚脐周遭。

    “哼,臭小子不知好歹,扫帚棍那么粗,为师还真舍得打不成?”

    “师傅您还真应该打,二师哥皮厚着呢,你往屁股上打还是轻的,要是往脸上招呼,便是铁做抓痒棒,他也能叫你折咯”

    姜檀心趣话刚落,一声懒懒的“师妹——”就从身后响起,令她突然后背一凉,倒了一地鸡皮疙瘩。

    人后莫说人长短,怕是要应验了。

    一身骚包的锦葵紫,长发鬓角打理得十分仔细,一丝一发都很服帖,桃花媚眼狭长飞起,带着狐狸特有的狡诈,两片薄唇似有凉薄之意,腹黑的气息萦于口齿之间,隔着浅色的唇,下一刻便要吐露出来。

    东方宪极喜紫色,这一种充满贵气、象征权力的颜色。他生得本是清秀俊美,只是那一双招子太过奸猾,眼眸流动之间,连带着他的五官也被打上了狐狸的烙印。

    通身紫色很是醒目,但最惹眼的还是莫过于他腰际垂挂着的,那一架金框裴翠珠质地的小算盘。金是十足的赤金,裴翠是成色上佳的深色老坑玻璃种,价值十分,名贵非常。

    “师妹伤在哪儿了?我猜一定不是嘴上,瞧着如今又蹦又跳的,想来无大碍了,那不让去接口替师兄买只老汤猪蹄回来?上个月的赌债我可记着呢”

    “混小子!只想着吃猪蹄,为师六十大寿,怎么没见你买只我吃吃!”

    胳膊虽然短小,但尚且灵活,看见东方宪,冯钏不抄起手揍他两下实在是心里不舒坦。

    东方宪一边躲一边笑:

    “老头子你省省吧,三师弟这次云游回来,你还怕没有寿礼么?我一穷二白,您老最清楚不过了”

    姜檀心被当作人墙盾,仍由这一老一少拿捏搓扁,不由扶额:“好啦,不要闹了,趁着三师兄也快回来的当口,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们说”

    三人见她神色正经,也收起了玩笑话,一张四方桌一人一边坐了个严实。

    “师傅,司礼监的知监你当真要辞了?”

    摆弄着面前的一盏青瓷小盏,姜檀心轻叩茶末,滚烫升腾的茶香萦鼻,湿润着面上肌肤。

    “不辞怎得,还指望你们几个不孝徒弟接我的班子?当初一个一个收留你们,檀心是女娃就不说了,小五还小,你看看他们师兄弟三个,在我这好吃好住,养得倒是各个人模人样,可没有一个有雄心抱负的。”

    冯钏越说越怒,啪一巴掌拍在桌上,四盏茶水碟中一跃,洒出不少茶汤来。

    “什么雄心抱负,当太监就雄心抱负?师傅你也太欺负人了,您上街口逮着一个问一个,十个人里有一个有这个雄心抱负的,我东方宪立刻自阉进宫,继承您老衣钵饭碗”

    刷刷刷,漫不经心把玩着手里的金算盘,裴翠珠碰撞发出的清脆之声,是他最爱听的天籁。

    冯钏飞了一记眼刀给他,重重叹了一口气。

    “师傅别急,咱们把大师哥找回来……”奶声奶气,小五仰着头拉着冯钏的袖子。

    “不许提那个畜生!”

    小五被吼一声,吓得两眼水汪汪,门齿咬着水嫩的嘴唇,抽抽搭搭的噤了声。

    大师哥三年前不辞而别,只留书一封就没了踪迹,人各有志,师傅对他虽有养育教导之恩,但终究是一方小天地,大师哥志向四海,一定是留不住的,不像三师哥偶尔出游,他这一走,怕是一辈子也见不到了。

    姜檀心浅声一叹,抚上着小五的后背轻轻拍了拍。

    她低垂着眼帘,盖去了眼中的果决,一字一顿,抛入吟风之中:“师傅,我去”

    三人四目相对,小五也收起了眼泪,东方宪正在喝水,闻言呛了一口烫,吭哧吭哧半天才算完,他不可思议的望向姜檀心,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师妹,烧糊涂了罢?”

    挡开东方宪的手,姜檀心将这两日发生的事简略的说了一遍,但并没有说出王夫人提出的替婚要求,而后再说及母亲时她泪光闪烁,压了压哽咽的喉咙,勉强微笑道:“我找了那么久都没有线索,三师哥虽说云游四海,但我知道,他也一直将我的事放在心上,这么多年过去了,好不容事情有了转机,无论王夫人的话是真是假,即便是地狱火窟,我这次怕是也要闯上一闯。”

    东方宪伸出指节分明的手指,轻轻拨动裴翠算盘珠,看似漫不尽心抛了一句:“我怎么听着,这事那么玄?小师妹怕是要把自己卖了吧?”

    扬唇浅浅一笑,眸色流转,她没打算方才一席话,能毫无纰漏的瞒住这只狐狸,只是报之以笑:“师哥可曾见过我吃过亏?”

    耸肩,淡淡一记眼神投来:“难说,碰上‘那件事’师妹你可就是砧板上的鱼肉,蒸的煮的炸的,半点不由人咯,哪里还是敢跟师哥张牙舞爪的小狐狸?”

    姜檀心正欲逞口头上风,不料沉默良久的冯钏摇了摇头,斩钉截铁地说:

    “不行,不准进宫,没得商量”

    ------题外话------

    本来是打二师兄的!实在是太违和了,一打脑子浮现一张猪头脸,还是改叫师哥了,耸肩。

    介个冯钏是以糖元的老板为原型的!活生生的爱财肥胖的典型……哎

    后两章又会放戚殿下粗来咬个人的,混个脸熟嘛,嗷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