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宦妻,本座跪了 > 026 姜檀心,你是本座的了
    ,最快更新宦妻,本座跪了最新章节!

    戚无邪行事更绝——如若输了,白纸由你来写,印章已下,上天入地,刀山火海,本座都认。

    姜檀心鼻下轻哼,从赌桌上拿起一只竹筒子,往里头扔了三个骰子便摇了起来,边摇边道:“十两黄金做底,三个骰子一共十八点,对中分,压大压小以十点为界,三分,押上中下各五点,翻两倍,也可押单个数,翻八倍,押中豹子翻三十二倍,一局你我各摇一次骰子,听明白了么?”

    夷则听得认真,沉吟片刻后点了点头。

    “你果真要替你的主子来赌这场?天灯可是点了的,即便我叫他死,他也得认,这种生死大事,他也放心交由你去办么?”

    “奉命行事,不问因由,檀心姑娘,劳烦你开始吧”

    “好!借你黄金一用,一人四十两,一局过后看谁赢得更多,若是平手可再加一局,后者连庄”

    “在下听明白了,开始吧”

    骰子在竹筒中摇得叮当直响,姜檀心上下翻飞的舞着筒子,手法十分老道,摇完之后猛地朝桌上一扣,扬了扬眉梢问道:“押什么?”

    夷则想了想,拿捏不定主意,他往二楼隔间望了一眼,但并未得到任何指示。

    不敢十分冒险,他只取了手边一锭金子押到了桌案中央,温言道:“我押下五点”

    “确定么?”

    “夷则,押豹子”

    不等夷则有机会确定,隔间悠悠传来戚无邪的声音,他话音刚落下,姜檀心脸色便沉下三分。

    “抱歉檀心姑娘,在下收回方才的话,十两黄金,押豹子”得到主上明示的夷则显然信心百倍,他不问因由,只是服从。

    “庄家开!”众人起哄道。

    姜檀心眼眸一垂,大方拔起骰子筒,三个骰子皆“四点”朝上,果真豹子!

    夷则笑染眉宇,向她捧了捧手,郎笑道:“承让了!三十二翻,在下进账三百二十两黄金”

    “胜负未定,切莫高兴的太早”

    话虽这么说,但姜檀心知道,要想扳回颓势只有押上全部赌注全力一击,再出豹子的机会着实微小,她恐怕只能试一试自己那一双训练已久的听响耳朵。

    小时候她对声音十分敏感,曾经在逃亡南越的路上,凭着她那双耳朵,逃过了许多次贼子的拦路暗杀,在一个人流落山林的时候,野兽毒蛇,虫鸣鸟叫,她之所以能够趋利避害的活下来,这双耳朵功不可没。再后来,师傅发现了她的这一点能力,便加以训练,使她得之己用,开塞由己,可以使用的游刃有余。毕竟将细微繁多的声音收入耳中,却不加挑拣删,街井的絮叨八卦会过早得将她唠叨成了老婆子的。

    轻轻阖眼,姜檀心凝神清脑,将注意力都放在了耳朵上,她素手一抬,启唇道:“你庄,摇吧。”

    点点头,夷则抄起桌案上的竹筒子,动作生硬但还算潇洒,三颗骰子激烈地在筒内碰撞,像爆豆一边劈劈啪啪,起先并无节奏章法可循,渐渐得,姜檀心听出了自己熟悉的门道,唇色绯扬,她霍然睁开眸子:

    “我全押,赌一个数,九!”

    “咚一声”竹筒子扣在桌上,除了骰子在其中旋转后的余音,再无其它喧声。

    围观的赌徒全都屏气噤声,他们从未见过这样的赌局,似乎这两人都是骰子的主宰,运气在这场豪赌之中再也不占分量了。

    竹筒一开,众人爆出一阵阵惊叹之声,鼓掌的有,叫好的更多!就着简简单单,轻轻松松,姜檀心也入账三百二十两,至于胜负嘛,竟然两家打成了平手!

    浅舒了一口气,姜檀心将竹筒把玩在手里,看似漫不尽心摇来晃去,实则心思流转:若分胜负,还需再加一局,可方才听音辨数,已耗费她太多的精神,再听一局恐是不行,她必须要换一个方式赌,趁着先机权还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姜檀心沉吟片刻,便打定了主意——既然靠不了耳朵,那就凭摇骰子的本事

    “你我平手,那就换一个方式再比一局,这里我再加三个骰子,一共六个,你我各摇一次骰子筒,看谁相加的点数最少,谁就赢,如何?”

    “但凭姑娘做主”

    “好!我先”

    竹筒在姜檀心的手里花样百般,饶是赌了一辈子的人也不见得有她这样的花哨技法,随心所欲,变化多端,六颗骰子随着竹筒一起落在了桌案上,纹丝不动,戛然而止,即便还没有开出点数,也引起了一片叫好声。

    不似方才,竹筒落桌后,姜檀心就离了手,站到了一边。

    “夷则,为显公平,你开”

    袍袖一扬,五个一点,一个两点,一共七点!

    夷则暗自吃了一惊,这姑娘竟有如此本事,实在是令人意想不到,若想胜她,自己只有摇出六个一点才行,可如此难度真是一点把握也没有啊。面露为难,他控制不住的又像隔间望去,主上喝茶的姿态依旧悠闲懒散,魅态万千,似乎丝毫不为所动。

    认命地深出一口气,他握上了竹筒,左右摇晃毫无章法的乱摇一气,不同与姜檀心的悦耳动听,珠落玉盘,夷则的骰子七零八落的撞击,高下立判,本来兴致勃勃的围观众人,听着这样的骰子声,也不禁皱起了眉头,泛起了怀疑的目光。

    夷则越摇越没有底气,倏得!一道凌厉风势袭来,打在了他的手腕之上,手中的竹筒往外一倾,竟脱手而出,笔直的落在了桌案上,咚一声,余音皆消。

    嗤笑轻视的笑声窃窃隐隐,没有人注意地上那颗不知来处的紫檀佛珠粒,他们仿佛都认定了夷则是太过于紧张,所以才失手将竹筒掉落,却误打误撞的刚好落在了桌子上。

    姜檀心信心满满,眉梢沾染了胜券在握的雀跃,她欺身上前,猛一掀手,揭开了竹筒罐子,可里面的场景却令她傻了眼……

    六颗骰子一颗叠着一颗,整齐的排成了竖列,最上一颗骰子正面朝上,圆圆一点红格外刺眼!

    天,这个数世间真得有人能够摇出来?!六个骰子摇出一点!

    姜檀心还没回过神儿,一阵细风吹来,桌上的骰子转眼化成齑粉,落成了一堆……

    竟然……一点都没有?

    喝彩声如暴动的激流暗潮,只盼着一瞬间的爆发,不知是谁引得头,声如霹雳,打在每一个当事者的心头上。破堤决口,狂涌如潮,这不单单只是由衷的喝彩,而是一种近乎崇拜的狂热,那种热烈的激情,瞬间将姜檀心最初的耀眼淹没……

    掌声擂动,一袭魅惑红衣从二楼逶迤而下,少了一颗的紫檀佛珠串,依旧垮垮得垂挂在他手腕间,戚无邪笑意诡然,刻骨妖冶。

    “姜檀心,你是本座的了”

    宽袖一扬,血色迷眼,廊柱上姜檀心的“卖身契”转眼间到了戚无邪的手中。他手指修长,两指相并,指尖夹着的生宣纸,竟还不如他的肤色白皙。笔墨凭据,无从抵赖,姜檀心浑浑噩噩的输了赌局,却没有一丝懊恼生出心头,自愧不如是她脑中唯一的盘旋之词。

    “你……”

    姜檀心望进他深似地渊的眼睛,熟悉的战栗感重新攀上她的背脊,撩拨心弦。

    这样一双眸子,任他俊美的皮囊也会因此黯然失色,戚无邪长身玉立,侧身遥遥相望,他狭长双眸微阖,透着不为人知的喜怒情绪。

    呲一声,一盏天灯十分应景,风吹灭了其中的火烛,只剩一缕悠悠黑烟,腾起空中,最后了无踪迹……

    ------题外话------

    胜负已定,童鞋们押对了没有——错了也不可以殴打作者,不然报警!

    虽然戚殿赢了,但小檀心的反击马上就到,下一章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