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宦妻,本座跪了 > 027 殿下,跟着姐姐有糖吃
    ,最快更新宦妻,本座跪了最新章节!

    离戚无邪扬袍离去已过去了一个时辰,但大堂里未散的客人仍津津有味讨论着方才的天灯大战,至于最后一局的“擎天一柱”,那更是口口相传,赞叹不已。

    姜檀心浑身散着“生人勿近”的冷漠情绪,一个人懊恼的呆在角落,低垂着头,心里毛毛躁躁的,她从未受到过这样的打击,以至于完全不知所措,不知如何应对。

    方才究竟是怎么了?姜檀心自问,怎么好端端的硬是要和他叫板,还豁出了一身剐点了天灯?这下好了,记忆中一瞬而过的“卖身契”连自己都怀疑它存在的真实性,它存在的太短,离开的太快,这一刹那的变故让她坠入云端,迷雾朦朦,她质疑着,迷茫着……

    “二师哥,你说,戚无邪缺什么?银子、女人、名利,这些他都不缺,我能给他什么?难不成东厂少个端茶送水的丫头不成?”

    纵使自己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应对的办法,姜檀心长叹一声,苦皱着脸,扭身惨兮兮的扯上了东方宪的衣袖。

    他长眉一挑,神色古怪,似是余怒未消,又像是平日一贯的科插打诨:“不是人缺什么,是你有什么,当时候气势万钧点起天灯,写下‘任凭差遣’四个挥毫大字的,可不是他戚无邪……不过我想着,你要是送他一样东西,说不定能成”

    “是……什么?”姜檀心狐疑一眼。

    “在东厂门口一站,脑门上写着——吾是花肥”

    东方宪学得像模像样,滑稽搞笑,姜檀心却怎么也娱乐不起来,她忿恨扭身,蹬蹬蹬顺着楼梯跑上二楼,与其与东方宪说这些,不如做的事情,该来的躲不掉,她偏生倔骨,戚无邪的花招她暂且等着便是!

    撩开錾铜钩上的撒花软帘,里头是落垂至地的湘妃帘,姜檀心再次闻到了那股熟悉的情花冷香,如此烈焰花儿提炼出的香料,竟是一股暗沁心脾的幽谷冷香。这种香料可以沉下浮躁的心境,让身体中流动的血液,像沉淀后的深潭那样寂静,以至周遭气氛也变得疏离……

    花颜噬情,花香无情,这个世间真得只有戚无邪才衬得上它。

    或者是因为情花血的原因,一进这个房间,她的心口就泛起不一般的悸动,陌生的熟悉感,她只能这样形容。

    眼下扫过房间的陈设,摆件古雅,多宝阁器玩错落有致,桌角边的三角香炉培烟未消,再看向方才用于喝茶的小矮几,

    这些是……

    除了半盏凉透的香茗,桌上还有一罐白糖,三碟各色蜜饯,比平时多撒了两倍的糖粉,光是用瞧得,她都觉得甜得发腻。姜檀心不禁好奇,连喝茶都要加几勺白糖,戚无邪如此喜爱甜食?

    一边收拾桌上的茶盘,一边不由得冒出一个想法,且不说实际无用,还十分的幼稚,但这个想法一冒头就在脑海中挥之不去,姜檀心光是想想戚无邪见着后的脸色,就觉得十分的好笑——那这种类似挑衅的讨好,为何不做?

    ……

    东厂,审狱大殿外,戚无邪的卤簿长队沿着胡同口逶迤而来。

    至前方两块回避的木牌高举,随后跟着五匹大宛良马,匹匹毛色柄辉,四肢健硕;之后的蠹、旗、杆两排分立,规制颇高;曲柄黄伞、绣龙黄扇、彩凤戳灯紧随其后,光是先前的排场已然沾满了整条胡同。

    惹人眼的是戚无邪的三十二抬大方轿,称之为轿,不如说是舆更为贴切一些,长宽皆两丈有余,这大方轿中走上几步空间也是绰绰有余的。细看装饰,乌银戗金丝饰车辕,金黄万字云头泥帷子镶着一圈红呢,派头十足的皇室规格,至于里头的摆设那更是精雅,睡塌宽敞,茶具焦琴,一应俱全。

    而在那张貂裘白漆毛制成的大坐毯上,戚无邪正单手支着,侧卧着身子,阖眼小憩……

    “厂公,到了”

    眼皮动了动,缓缓睁开,幽深的眸光灿然晶亮,他支起身子,懒懒得伸了个懒腰,不料胸前一张生宣悠悠飘下,印入眼帘。

    四个字写得斗大,是笔走龙蛇、气势满满的“任凭差遣”

    戚无邪勾起唇角,鼻下是不可置否的一声薄叹,似是在自嘲方才舍命陪君子毫无理智可言的赌局,又好似是在感叹她听力、摇骰子的本事俱佳,独独眼力差了一些,脑子笨了一些。 不过无妨,这样的女人,充作平日里的乐趣,勉强也可接受。

    修长的手指将纸一压一折,姿态优雅的放入袖口之内,他抖了抖袍上泛起的小褶皱,直到平顺后方躬身出轿,一脚踩上早已等候多时的人凳,下了大方轿。

    眼风所到处,人人低首哈腰,态度恭敬,直至他看到了正门口谄笑满目的人。

    “督公安好,小女子在此等候多时了”

    一抹湖绿清雅脱俗,俏脸笑意融融,不似情花孽海里的生死决绝,此刻的姜檀心是藏起利抓的小狐狸,不安好心却甚是可爱。

    “可是后悔了?”

    “自然不是,白纸黑字,我是不会抵赖的,只是既然督公已是小女子之主,那自然不劳您费心吩咐,我得自行敬献才对”

    戚无邪眉梢一扬,示意她继续。

    “啪啪啪”姜檀心拍了拍手,身后的奴才鱼贯而出,清一色手捧碟碗。

    “这是攒盒一品,龙凤描金攒盒龙盘柱,那是四喜干果,花生、大扁、雪山梅,这是四甜蜜饯,桂圆、雪梨、凤山桃;那是饽饽四品,鞭蓉、豆沙、椰子盏。还有最后两样东西,小宝!”

    被称作小宝的小厮高应一声:“来啦 ̄”

    他肩扛着一大捆糖葫芦,怀抱一缸细白糖,从角落蹿了出来,恭恭敬敬给戚无邪见了礼,油嘴滑舌道:“问厂公的安,这是咱们家四当家为您精心准备的甜品,她怕您不够味,还特意买了一缸子白糖过来,可劲儿的沉,这些蜜饯点心您若要吃,先放糖里滚一圈,各个上头都浇了蜂蜜,保准一滚一圈糖”

    戚无邪眼皮一跳,第一次有了当众出糗的无奈感。

    ------题外话------

    尊严保卫战第一回合,action!

    作者:戚殿下,给颗糖亲一口,两颗摸一把,三颗一条龙,可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