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宦妻,本座跪了 > 032 大婚合卺酒,淬毒
    ,最快更新宦妻,本座跪了最新章节!

    身为祸害的戚无邪,全然没有祸害的觉悟,他似乎享受这一种被人怨恨,被人仇视的滋味,他是戚保的儿子,戚保能倾覆一个大殷王朝,他又为何不能蚕食下一个呢?与其看大厦一朝倾塌,还不如看它一点点渐渐腐蚀,崩坏,逐步走向死亡来得更有乐趣些?

    “陛下,臣的丹药在半途就被柯公公带走了,怎么,走得竟比臣还慢么?”

    “该死,来人,快去把柯三良找来!”

    “皇、皇上,这大婚之礼还没完,恐怕……”

    “快去……快去!寡人一刻都等不了了!再不去寡人砍了你们”

    拓跋烈急了眼,他憋得满脸通红,嗖得一声抽出腰重佩剑,指着廊下两列御前护卫大声嚷嚷道。

    “是,属下领命”

    “慢着——婚宴未完,本宫看谁敢擅离职守!”

    威仪的声音传遍整个大殿,万皇后搭着华嬷嬷的手,步态端持地走进殿中。只见她一身明黄翟鸟金纹凤袍,头梳义髻,佩戴九龙四凤翡翠冠,下垂珠珞,富丽堂皇,其腰际青绮副带,五彩大绶,鞋面上缀着五颗大珍珠,步步闪烁,耀眼生花。

    “皇后娘娘千岁万安!”

    皇亲贵戚,文武臣工携家奴长随齐齐下拜磕头,一时间万皇后气势逼人,此次帝后交锋,她占足了场面。

    拓跋烈被扫了面子,心情奇差,但他不打算和这个女人争吵,不是惧内也不是宠爱,只是她太过强势,口辩机锋,嘴里圣人之道的明目,比殿阁学士还要浩繁;身上拿捏赏罚的架势,比沙场将军还能收服人心……总而言之,她是一个心狠手辣,城府魄力极深的女枭雄,母仪天下已捧不住她,掌控天下方才能匹她天生的王者气场。

    场面胶着,纵然是平日里一向跋扈惯了的拓跋骞,也默不作声,静观事态发展。

    “陛下,陛下,来了来了,情花丹来了!”

    柯三良一路小跑飞奔,浑身都是汗,他手捧着一方红色漆案,一块红布下四角俱全,隐约像是个木盒。跟着他一块进殿的,是姗姗来迟的王夫人,她向帝后告过礼后,便坐到了马嵩身边,神色淡淡,嘴角却又一抹不为人知的凉薄笑意。

    拓跋烈闻言两眼放光,他立即绕案而出,大力掀开红布,迫不及待的扭开盛着情花丹的点锡金馊凤木盒,但令他生气的是,其中根本空无一物!只有红缎软垫上依稀有药丸放置过的痕迹。

    “天……刚刚还在啊!”

    柯三良立即就慌了,他想破脑袋都没有想通,好端端的情花丹怎么转眼间就消失不见了?!

    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身抖如秋风落叶,几乎不能自持。他几乎一路亲手捧着,没让东西离开过一下,怎么就突然不见了?不,不对,唯一的机会就是那个时候,一定是那个时候叫人掉了换!

    想到这,他用怀疑的目光,看向了侧首长案上风雨不动安如山的王夫人。

    “来人,把这个废物拖出去砍了,立刻马上!”

    这几个字几乎是一个一个从拓跋烈嘴里挤出来,没有情花丹的他暴躁嗜血,焦躁易怒,若不是今日是东宫大婚,他一定要将这个柯三良在大殿里凌迟,方解心头之气。

    “陛下!陛下奴才冤枉啊,奴才这一路只碰上过王夫人,正巧赶上奴才鞋底踩到了烂泥巴,请她代为看管,奴才只是低头一瞬间的功夫,兴许……兴许……”

    “大胆奴才,自己看不好东西伏诛便罢,死到临头竟敢诬赖他人,王夫人要陛下的情花丹作甚!”

    不等拓跋烈发话,万皇后已纤指一戳,疾言厉色地驳去了柯三良的陈冤。

    话说到这个份上,王夫人已无法不言不语,她势必得站出来为自己的清白辩解一二。

    众人皆将眼光投向她,只见她素手斟酒,左右手各执着两个小酒杯款款站起,视若无睹的向姜檀心和拓跋骞缓步走去。

    “今日是国之储君隆婚大典,也是我的女儿入嫁东宫之时,我岂非为了这点微芥之事浪费口舌之言?我的口只说福泽延绵,白头偕老的吉祥话!陛下要谁身首异处,臣妇低贱之身,不敢有违,只是如此大吉大喜的日子,切莫为了个奴才搅了兴致”

    她将手中的龙纹金盏杯递给了拓跋骞,又把凤腾玉盏杯递给了姜檀心,笑意融融:“我们汉人成亲有个规矩,就是男女要喝交杯酒,东宫大婚也象征着鲜汉一家,所以请太子、太子妃务必饮尽此酒,从此金玉良缘,龙凤合鸣”

    背手在后,王夫人指尖上,是不为人知的素白粉末,嵌在指甲中,黏在指缝间……

    姜檀心闻到了一阵熟悉的冷香,她低头轻嗅杯中酒香,不,不是这杯,待扭过头从龙凤红盖下看去,拓跋骞已仰头饮尽杯中酒,他展了展空杯道:“王夫人放心,我既然娶了雀榕,就会让她过做好的生活,即便她是汉人,也是最尊贵的大殷太子妃。”

    王夫人欣慰点了点头,转向一边持杯犹豫的姜檀心,依旧笑意不改,只是皮笑肉不笑,眼角细微被这样的笑容拉得纤长:

    “榕儿,愣着做什么,太子都饮了酒,你莫不是被他的话高兴坏了?瞧你傻的”

    姜檀心皱了皱眉,只是莺啼婉转哼了一声,恰似娇羞万千的抬起宽袖凤袍,遮挡着仰头一饮,酒在口中润了一润,她不着痕迹得吐进了袖口,嘴里余着一阵醇厚的酒香,骗过了近在咫尺的王夫人。

    “好了好了,王夫人说的对,不该计较得不必计较,戚无邪,这情花丹你再炼来便是,掉了便掉了吧,柯三良办差不利,死罪可免活罪难饶,打入辛者库充作粗使奴役,不得再回乾清宫,陛下,这样惩罚可好?”

    万皇后金口一出,柯三良的小命算是保住了,他虽然满肚子怀疑委屈,但终究不敢再咬王夫人,只得默默认了这倒霉,叫殿内御前侍卫连拖带拽的带了出去。

    “皇后怎么说,那就怎么做吧,寡人累了,先走了”没有情花丹的拓跋烈精神萎靡,什么东宫婚宴,什么太子大婚,他全然不顾得率性离开了大殿,丢下前来参加婚礼的文武贵戚干傻着眼。

    “恭送陛下”

    万皇后盈盈欠身,直到拓跋烈的身影消失在正殿门外,方直起身子,笑如和煦春风,又不失皇室威仪,她温言道:“各位不必拘束,待观礼后共赴宴席,今日不分君臣,大可不醉不归!”

    “臣等遵懿旨,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石磐丝琴悠悠响起,编钟舞曲缓缓展开,鱼贯而入的舞娘衣袖翻飞,婀娜娇媚,大堂暖意融融,笑声齐齐,东宫婚宴这才拉开了序幕……

    ------题外话------

    看吧,戚殿下果然是酱油君……

    戚无邪:小二,瓜子再来一盘,本座还有好几章才露脸呢,看自个儿媳妇嫁别人,这帽子有点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