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宦妻,本座跪了 > 040 太子的梦中仙女
    ,最快更新宦妻,本座跪了最新章节!

    离东宫走水已过去半月有余,马雀榕一直在东厂的“悉心保护”下与外界断绝了联系,即是马嵩夫妇要想见一见女儿也是不准的。

    至于鬼门关游了一圈的拓跋骞,在白蜀的一日三诊、膳补药食之下渐渐康复,虽不至于痊愈,倒也有了起色,只可惜这人似乎神智不太清醒,倒像是变了一个人似得。

    他不再如往常一般架鹰遛狗,围场行猎,更不去花街柳巷,燕舞酒觞。得闲的时候总一个人默默迎着日头坐在东宫的庭院中喃喃自语,一愣便是一天。小太监们私下议论纷纷,说太子爷像是得了梦魇,阖宫要寻一个长发仙女,这可叫他们为了难,且不说太子爷压根不清楚长相,连究竟是梦中仙人还是尘世仙女都辨不得,如此痴想没人当真。

    再说姜檀心,那日救主有功,又凭着自己的意愿入了东宫的御用监,协管着文房四宝、书册典籍不说,平日里研磨镇纸、习讲经义,俨然成了太子身边近监,是最为吃香体面的职位。

    有朝一日老主子龙驭宾天,新主子黄帷升座,执掌江山,司礼监首宦的位子还不是唾手得来?这是姜檀心的考量,亦是冯钏的希望。

    自从太子康复伊始,姜檀心便在思索一件事:自己该如何询问他关于沈青乔的事,当时趁着他神智恍惚,直白问来还有一份把握,如今再敞开天窗说亮话实在痴人说梦,可旁敲侧击套问出来,又恐得下一番功夫,这么踯躅不定,时间倒是如指隙流砂,一晃即逝。

    与往日一般,清晨东宫叫了大起,姜檀心自然也早早地到了太子书房。

    书房摆设多余实用,赤金九龙青地大匾,上书“道洽大同”四字,扁下紫檀卧龙束腰堂凳,另有螭凤纹亮格书柜分列两侧,至右里间横卧着一条卷云纹大书案,上头笔架砚池,洗笔镇纸一应俱全。

    姜檀心摆弄摆弄笔架,细不可闻得叹了一口气,这几日太子不会来书房,除了掸一掸隔夜落灰,她几乎无事可干,抬眸看了看书架上的书,不禁心思婉转:既然无事,拣一本书来读读,权作打发时间了。

    这般想着也就这般做了,走到书架之前,柔荑轻抬,划过一摞摞书册,她有些感叹,果真是东宫藏书,饶是马嵩的藏书楼也不见找得到这些珍本孤本。选定一本后她踮起脚尖,双手捧着将着将书抽了出来……

    霎时,一双深潭眼眸出现在书册之后,姜檀心猝不及防,惊叫了一声,手中的书册狼藉满地。

    迅速抬眸,那眼睛已然消失,姜檀心沉下心神,试探着冷言道:“谁在哪里?出来!”

    话音方落,拓跋骞徐步走出,紧盯着她目露疑惑,若有所思。

    “太子爷,您怎么在后面?”

    吃了一惊,姜檀心匆匆扎了千儿,行了礼。

    “你……是谁?”

    “奴才姜谭新,刚来东厂御用监不久,在您的书房当值,这几日不见您来,所以未曾见过照面”

    “姜谭新?”拓跋骞念了一声,后道:“你就是当日救过本太子一命的小太监?”

    “奴才不敢”垂下头,不温不火的回答。

    “你抬起头来,让本太子看一看你的眼睛”他霍然欺身上前,挑起了她的下巴,细细审视这一双让他魂牵梦绕的眼睛,那一双清冷明眸与其一般无二,可眼前的人为何是个小太监,那长发仙女难不成真是梦中之人么?

    东宫寻仙的谣言姜檀心也有所耳闻,但她绝想不到,正是那次不小心叫他打翻了冠帽的阴错阳差,让他误以为救命之人是一位长发仙人,于是对此心心念念,执着如斯。

    “你……你的眼睛,你是……”颤颤巍巍的手指抚上她的上眼睑,指尖生出的暖意在肌肤上蔓延,姜檀心心生疑怪,浑身尽是变扭却无法拒绝,她僵着腰板静等事态发展。如若眼前之人意图不善,她且有也准备反击自保。

    “皇太子!人找着了,您要的人找着了!”门外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报信儿的小太监名叫肖九,跟在拓跋骞身边也有些年头了,生活起居一应照料、玩闹戏耍一同陪伴,说是伺候的奴才,仿佛大玩伴更贴近些。

    拓跋骞闻言皱了皱眉,松手放开了姜檀心,向门外望了一眼,急匆匆的打开门问道:“人在哪里?”

    “来、来了,就在后面”肖九显然跑得有些急了,喘了几口才把舌头捋直,他扭过头往身后指了指。

    顺着他所指,拓跋骞和姜檀心齐齐望去,一抹嫩黄飘然入目,女子衣衫飘带,青丝如染,面若出水芙蓉,眉如远山黛眉,明眸皓齿,巧笑倩兮,素一个清雅精致的小巧美人,虽与记忆中的九天仙女不同,但也算别有自己风韵美丽。

    美则美矣,落入拓跋骞的眼中,她与往日的螓首美人无有不同,并没有梦中的她清绝惊艳,是他心悸难耐,说穿了还是感觉不对。

    至于姜檀心,她远远望去只觉这女子过分熟悉,待走近了才恍然,竟然是香蒲!

    马府的香蒲玲珑小巧,精致可人,却没想到如此一打扮,生出几分清雅的气质出来。香蒲是一同随马雀榕陪嫁入宫的,因为马雀榕拘在东厂,本以为她也一同随着去了,却不想她道留在了东宫,这几日她们也不曾见过,此刻以这种方式打照面,不经令人疑怪。

    盈盈拜倒,檀口微启:“香蒲拜见太子殿下,殿下万安”

    “你说你是那日救我之人?怎么本太子没觉得见过你?”也不免了她的礼数,拓跋骞长身玉立,目色复杂的看着地上的香蒲,冷声发问。

    香蒲偷偷朝姜檀心瞄了一眼,神色有些慌张,不过她迅速镇定了下来,声若黄鹂婉转,清丽动听:

    “回太子的话,其实那日救太子出火海的并不是姜谭新,试想以他的说辞,他见屋中火光便纵身跃入屋中,那未何要等火势蔓延后才带着太子爷脱困?而奴婢已去内务府修缮处了解过了,窗户只有火灼得痕迹,并未有人工强行闯入的痕迹。”

    皱起了眉头,他追问道:“不是姜谭新,那又是谁救本太子出火海的?”

    面色镇定,掩盖了她一丝丝颤抖的音线,垂着眸子,浅声正述:“回太子,是奴婢”

    ------题外话------

    香蒲第一章的时候就打过酱油了,抠鼻,放心,这次她还是来酱油的,很快就被虐成渣了。

    【谢谢反方向走、城主的钻钻,还有笑不成、快kan妹纸的花花,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