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宦妻,本座跪了 > 044 诱服皇帝,入主朝纲
    ,最快更新宦妻,本座跪了最新章节!

    听完这个故事,姜檀心面上泪痕已干,故是最残忍的字眼,它代表曾经拥有,它代表已然逝去,哑着声音,她低声问道:“我本不知道娘亲在宫里,只因为看到了太子身上写着娘亲名字的巫蛊娃娃,太子这般憎恨她,也是因为皇上的痴心眷恋?”

    刘红玉叹了一口气,神色冰冷道:

    “那时太子还小,他闯进了这里,皇上将他当做了梦中沈青乔的孩子,对他宠溺万分,呵护备至,太子一开始受宠若惊的接受,可当他知道一切真相之后,往日的恩情越重,他的恨也越浓,他并不知道皇上为何会爱一个面目如鬼的女人,他只知道这个女人名叫沈青乔!”

    姜檀心眼睫微微垂下,嘴唇动了动:“你要我做的可是帮你脱困?”

    惨笑一声,声同枭哭:“脱困?不,我会继续住在这里,做沈青乔的影子我心甘情愿,无怨无悔!我只要你做一件事,杀了万木辛,杀了她!我要将她挫骨扬灰……”

    刘红玉霍然上前一步,捏住了姜檀心的肩膀,指骨咯咯直响:“当年图谋那笔和谈金的也有她的份,你纵使要为父母报仇,也必须得杀了她!”

    清眸一闪,姜檀心追问:“那画中博弈的两个人,一个是马嵩,还有一个是谁?”

    冷哼,刘红玉几乎要开口,不料门口传了一阵脚步声,似是有人围住了这里,拓跋烈的声音冷冷传来:“狗胆包天,竟敢私闯珑梦园,寡人非拆了你不可!你们留在门外,没有寡人的允许,谁都不许进来!”

    “是!”

    几十人齐声应下。

    与姜檀心相视一眼,意识危机靠近,拉上她的手,刘红玉点了点头,小声道:“跟我来!”

    *

    一脚迈入卧房,熟悉又陌生的感觉抓挠着拓跋烈的心,他不喜欢清醒的时候来这里,空荡荡的家具,冰冷冰冷的床沿,无一不是再嘲笑自己。素白纱帐轻轻摆动,爱一瞬,念一生,他在四空无人的房间搜寻梦中的温存,悲凉入心,他早就中了一种名叫沈青乔的毒。

    暖风拂面,窗格大开,拓跋烈走到窗前伸手关上了窗扇。

    扭身回头,一袭白衣远处邈邈,青丝如墨,白衣胜雪。

    那女子手握一柄刚剑,英姿飒爽,巾帼风范,她提剑直指拓跋烈,目色凌厉道:“鲜卑皇子,我大周胜了”

    声如空谷风鸣,金石嗡翁。

    “青乔……”拓跋烈傻愣在了原地,他无声念着眼前之人的名字,怎会?怎会?从未像今天这般清醒,梦中的青乔贤淑可人,像对丈夫一般对他关怀体贴,两人亦是恩爱非常,可当初那白衣女将军,却怎么也不见了……

    那时的惊艳,那时的飒爽,早已被疆场的黄沙永远尘封,从未想到,今日还有此一见!他跌跌撞撞的向前跑去,空洞的举起双臂,迎向远处的飘飘白衣。

    风一瞬,幔帐而起,人突然不见了,他睁大了眼睛,流露出即将失去的惊恐:“青乔……青乔,你在哪里!?你出来啊,你出来啊”

    在轻幔之中奔来跑去,一代江山帝王,此刻无措得像一个孩子。

    “青乔,自打你走之后,寡人一直在做梦,梦里头的你对我好温柔,咱们还有一个孩子,可是寡人还是觉得好孤单,你不是真的你,那个你不会拿着剑指着我,不会策马疆场指挥军马,她除了爱我,她什么都不会……她不是你,不是!”

    拓跋烈疯魔一般,挥动着自己的手臂,大力将幔帐扯落,他不停地在原地转圈,扫视着屋中的各个角落寻找着方才一闪而过、魂牵梦绕的影子。

    直至他累得筋疲力竭,双手扶膝,弯身低喘上粗气,他才恍然迎来那失而复得的回应。

    “陛下,我不是青乔”姜檀心换下了那一身衣服,重新穿着小太监的宫服站在了拓跋烈的面前,目色淡然,毫无畏惧。

    拓跋烈闻声迅速抬眸,他直愣愣的盯着姜檀心,一寸一寸将她看了遍,九分相似的眉目,便是那一份傲骨气势也如出一辙,他迷惘了:“青乔……”

    “陛下,奴才姜谭新,现在是东宫御用监小太监,因遭人陷害所以迫不得已闯进了珑梦园,方才陛下口口声声喊着青乔是何人?可是这里的主人?奴才方才进来的时候并未发现此处还有别的人”

    渐渐找回了几分理智,他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皱了皱眉头道:“你……姓姜?”

    “是,家父本是前朝京畿护城营把总,陛下承天意登基之后,父亲便卸甲归田入了皇室包衣籍,送了奴才进宫服侍太子爷”

    拓跋烈点了点头,只听说她生了两个女儿,照马嵩的回话这两个孩子已经都死在路上了,或许真的是巧合。那方才的人影……难不成还是幻觉?又或者是上天冥冥中的注定,老天让寡人失去了一个刘红玉,所以再赐寡人一个姜谭新?

    “你刚才说,有人陷害你?”

    “东宫半月前大火,是奴才廊下守夜救出了太子爷,王夫人为了替太子妃洗刷冤屈,非诬陷奴才说谎,其实这本就是说得清楚的事情,可坏在奴才人微言轻,太子爷一时被小人蒙蔽对奴才喊打喊杀,奴才怕连陈述冤情的机会都没有,就殒命当场,所以迫于无奈下逃到了这里,还望陛下为奴才做主”

    眉头拧成了一个大大的川,拓跋烈语气不善:“怎么这件事还没有过去,皇后不是都已经弄清楚了么,既然你救主有功也给了封赏,如今听信一些风言风语就翻案,这不是朝着皇后脸上甩耳光么?这么大的人,还是没脑子!”

    姜檀心低了低头,小声嘀咕:“奴才斗胆,还未封赏”

    拓跋烈起先愣了一愣,而后哈哈朗声笑了起来,他看着姜檀心的面貌,心化成了一滩水:“你这个小东西,伸冤不够还来讨赏了?说吧,你要什么?”

    闻言欣喜得跪下,姜檀心心中感叹,莫说戚无邪凭着情花丹横行官场是沾了娘亲的光,如今自己也要凭着着这一张脸孔入主朝堂,权柄在握,有些未完的帐,还等着她来好好清算呢。

    “回陛下,奴才既然惹了太子爷不快活,那是万不敢再留在东宫了,奴才恳请调职前往司礼监”

    ------题外话------

    摆上桌子,拉开大旗,上书:沈青乔人皮面具厂家批发,五块钱一打,请火速抢购!

    有了它,你可以独宠后宫,有了它,你可以称霸朝纲,有了它,你可以富有四海……

    你还在等什么?

    五星好评(戚无邪):产品很好用,我们都用它

    以下刘红玉姜檀心等附议10086

    【笑不成帅哥的钻石闪瞎了汤圆的绿豆眼,鞠躬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