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宦妻,本座跪了 > 045 戚无邪失宠
    ,最快更新宦妻,本座跪了最新章节!

    这话若放在平时,没有哪个有脑子的皇帝会批准,可此时不同,姜檀心相信,她就算开口要他的皇帝宝座,拓跋烈也会考虑一二的。果不其然,拓跋烈十分豪爽的拍了拍她的肩,朗声笑道:

    “寡人准了,明天就去司礼监报道吧,冯钏养病回家多日,这职位还一直为他留着,这样,你若干得好,寡人直接升你做掌印知监如何?”

    出乎意料,没想打他答应的那么干脆,姜檀心心里一阵唏嘘,但是面上还是诚惶诚恐的伏地谢恩:“多谢陛下隆恩!那太子爷那边……”

    “寡人开口了,他不会反对,走,寡人陪你回去,谁敢害你?”笑意满眸,拓跋烈不等她回神,已揽着她的肩膀推她出去。

    “陛、陛下,这样……”

    “快走快走,天都暗了,今晚乾清宫摆膳,你来伺候寡人用膳”

    拓跋烈自说自话,自得其乐,从未有过的放松之感萦绕他的四肢百骸,往日的梦境像一层越来越稀薄的水泡,一戳即破,他隐隐有种预感,告别情花丹的日子不久矣。

    出了珑梦园,庭外灯火通明,火把灼眼,黄衣侍卫们将此处围了个水泄不通,见到姜檀心出来,他们纷纷腰刀出鞘,一时间寒光大作,闪花人眼。

    “做什么?还不退下!”随后跟出的拓跋烈见状,大袍一挥,呵斥道。

    侍卫们面面相觑,猜测纷纷,犹豫地收刀回鞘木愣愣站在原地。

    其中一名东宫侍卫弱弱地问了一句:“陛下,这个小太监是太子爷要寻的人”

    “寡人还没踹腿,怎么这个天下就是他的了?混账奴才不长眼,今日寡人心情尚好暂且饶你一命,今后不准再出现,若知道你敢为难姜谭新,寡人会送你去东厂尝尝戚无邪的手段”

    姜檀心噙着嘴角,泛出一丝隐忍的笑意,想着小时候不听话,娘亲总会拿出吃人的老妖怪吓唬小孩儿,想不到戚无邪与这黑山老妖也有异曲同工之妙。

    侍卫们低着头面色难堪,虽搞不清事情的来龙去脉,倒也能凭着皇上的态度猜测一二。宫里的人精总有一只嗅觉灵敏的鼻子,他们心下感叹:无论前因如何,总之这个小太监怕是要一步登天,荣极一身了。

    呵退了侍卫们,姜檀心安全无虞,一路跟在龙舆旁边风头大盛,她随着龙驾队伍,大摇大摆的从珑梦园出发,绕了大半个紫禁后宫前往皇帝安寝的乾清宫。

    *

    月羞于云后,清辉黯淡,夜幕厚重,黄曲柄伞在上,姜檀心跟着拓跋烈走上乾清宫外的璇玑露台。

    但见露台上已有两路人马,他们各据一边静候御驾到来,一方是以马嵩为首的内阁元老——几个老头佝偻着背,你挨着我我倚着你凑成了一团,他们恶狠狠的盯着对面的人,显而易见那对面的另一方,一定是专克内阁的司礼监。

    戚无邪不知从哪儿搬来一把紫檀双龙倚座,正优哉游哉的靠坐在上头,手捧着一把瓜子瓤,一粒一粒姿态优雅的送进嘴中。他的右边跪着一排小太监,低着头忍着汗剥瓜子壳,俨然已将手指功夫活儿发挥到了极致;他右边跪趴着一名虎背熊腰的戈什哈,以背为长漆案,上头摆满了金银碟盘,有放置擦手热毛巾的、有甜食糕点、有香茗茶盏、自然也有漱口痰盂……

    “陛下,臣等有事要奏!”

    老头子们一把年纪了,眼神还都不赖,打老远瞅见拓跋烈的仪驾来了,早早的迎到了露台口,生怕戚无邪抢了先自己落与人后。

    “都这么晚了,众位爱卿有何要紧事?不能等到明日再说么”

    拓跋烈被挡在了门口心情自然不佳,他扫了扫马嵩一眼沉出一口气:“马爱卿,寡人不是早和你说了么,东宫纵火的凶手还在通缉,你就别没事老来宫里晃,寡人让你晃的头晕不说,叫皇后她看见了,指不定闹出什么事”

    这些话说得外人云里雾里,马嵩心里却是门清儿,太子妃名义上东厂保护,其实是受到了监禁,且不说是不是会受到刑具的折磨,单单心理上的阴影就是不可磨灭的了。

    再者,戚无邪是和他最不对付的人,他怎么拉的下老脸前去求他?

    马嵩铁青着脸,一副不依不饶的模样:“陛下,春猎行围在即,一切日程安排、行事用度都要陛下亲自披阅才行,这次行猎蒙古王公、御封土司都会前来觐见陛下,事关疆土大事,怎可由司礼监阉人一笔勾红,臣斗胆恳请陛下亲阅”

    拓跋烈还没开口,不远处一声低笑轻轻传来,眼光流转间,戚无邪已从位上了站了起来,徐步走上前。

    “马首辅宦海沉浮几十年,作风行事确实不一般,春猎事宜章程自有礼部草拟,借鉴上次一应用度再行添减,只要合乎情理,陛下无有不准的。疆土大事,怎么到了您的嘴里只剩下了吃喝拉撒,骑马走路了?”

    “你!哼,本官不屑于阉人说话”

    姜檀心瞥了瞥嘴,默默腹诽了一阵,她不屑神情正好落入了戚无邪的眼中。

    “陛下,情花丹已贡上,臣还有事,先行告辞”

    “等一等,无邪,这是姜谭新,寡人刚做主把他从东宫御用监调到司礼监了,冯钏不在,司礼监一向你做主,寡人把他交给你,你要好好教他”

    拓跋烈声音爽朗,提起姜檀心时笑意更浓,他一把揽过她,将人推到了戚无邪的跟前。

    姜檀心浑身一僵,有些尴尬的抬起了头,朝着戚无邪露齿一笑,态度诚恳。

    鼻下轻哼,倒像是在笑,戚无邪勾起魅邪的唇角,伸出手指,挑起她鬓边的一缕落发,轻声道:“这位小兄弟……瞧起来怎么有点面善呐,哦,本座想起来了,拿一罐糖就敢来东厂贿赂本座的人,怕也只有你一个了”

    姜檀心抿了抿干涩的嘴,听他提起旧账,巧笑倩兮:

    “督公好记性,往后司礼监还望您多多提点,同是天涯太监人,无根相煎别太急,那糖葫芦您要是吃得好,奴才保准每日一捆,扛到您家门口”

    她是女太监,也是没根的人,这么说倒也没错。

    薄风过颊,姜檀心也看没清他是怎么动作的!一眨眼,她鬓边的一缕头发便无声无息的落在了地上!

    吃惊抬眸,她面色一白,不禁嘴里嘀咕:这死太监心胸这么小,挪揄一下都要生气!

    “识字儿么?别和本座说那张‘任凭差遣’,奶娃娃写得怕是还要好些”

    他走近一步,颠倒众生的皮相近在咫尺,已经有了那么好些次,可姜檀心还是扛不住美色俊颜的诱惑,她不自觉的倒退一步,咽下口中的津液。

    稍后,一加思忖,不对!

    这是*裸的威胁吧?威胁自己那张卖身契还在他手里!

    姜檀心皱了皱眉眉头,只得暂且服软,她谄笑一声道:“奴才惭愧”

    “……”

    这两人跟老相熟似得你来我往,拓跋烈却在一边听得一头雾水,本想只让他们打个照面,没想到结果居然把他这个皇帝晾在了一边,摆了摆手道:“好了好了,公事上的事内值房说去,谭新,先跟着寡人一起用膳。”

    打发了戚无邪,拓跋烈丝毫不顾及,拉起姜檀心的手就往宫里头走。

    擦肩而过,带起一丝微风,若有若无的撩动了戚无邪的发丝。

    他微微侧首,看着那双牵在一起的手,半阖眼眸,狭长眼角凝上一丝凉薄之意。

    似乎……有些不高兴了。

    ------题外话------

    戚无邪:有刀么?本座想剁了那老头的手。

    作者迅速递上一把张小泉……

    【角落处拓跋烈咬着手绢老泪纵横,现在的年轻人太不敬老了!】

    【多谢小爷、紫予斐、雪冥桅、反方向走、laughingw、言言的花花~么么,还有每日一见的城主大人,钻钻闪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