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宦妻,本座跪了 > 047 假太监?这么巧!
    ,最快更新宦妻,本座跪了最新章节!

    三年一次秋狝,五年一次春狩,这是大周开元建朝后的第二次阳鼎山行围。

    按祖制,除万皇后携统后宫,马嵩坐镇朝纲外,皇室已成年皇子必须随行,文武官员在京述职且正三品以上可伴驾同去,至于后宫人员则由皇帝凭喜好跟带。

    出行那日,紫禁门中门大开,走在最前面开道的,是护军营的五百骑兵,之后是黄扇曲伞,金瓜越斧朝天镫,一应帝王规格的卤薄法驾,紧接着,是皇帝乘坐的天子辂车,太子皇子乘坐的金辂车,还有皇妃大臣所乘的玉辂……

    自然,还有一辆奢华无比,骚包万分的香木辂车,它不属于朝廷定仪制的任何局限,什么贵、什么美它就往上装什么。金红妆缎车帷、蟠龙俯首辂柱雕栏、中间的蟠龙坐上是整一块的紫貂皮。

    墨玉制得的坐前榻椅,还有细致雕琢的一幅幅木刻精品。虽比不上天子辂车那般霸气威武,但论起价值千金、极致华美,无人能出这辆香木辂车之右。

    姜檀心坐在天子辂车之上,享受着万人瞩目的隆宠,她靠在窗边,往后打量那一辆骚包的香木辂车,心中暗暗生出想去上头坐坐的向往。

    “戚公公的车真特别,是陛下赏他的么?”

    拓跋烈阖目小憩,闻言笑道:“又金又红,寡人实在不喜欢,无邪心中大有主张,他的车他自己做来”

    “陛下是仁贤之君,做臣子的自然鞠躬相报,为国尽忠”

    “哈哈哈”拓跋烈心情十分好,朗声笑了起来。自从这个小太监常伴左右,他已慢慢不需要再服食情花丹了,即便姜谭新是个阉人,但他比从前的刘红玉更得自己的喜欢,是和沈青乔从骨子里相像。

    “阳鼎山风景极佳,中原难得的一片沃土肥草,十年前寡人就看中了那块地,定下祖制凡我大殷后代君王,决不能荒废骑射行猎,不能忘了咱们是怎么打下汉人的江山呐,谭新……”沉浸在江山阔幅中的开国帝王,一开始却是没照顾到姜檀心也是汉人的情绪,见她脸色微变,方有些后悔,他讪讪道:

    “寡人的意思是,草原虽比不上中原富足繁荣,锦山秀水,但视野辽阔,牛马成群,也有自己独到的风景”

    浅浅一笑,眸色中却丝毫没有一点笑意,姜檀心道:“恭喜陛下,已囊括天下所有美景,江山永垂,风景万年”

    拓跋烈由衷笑了笑,语话悲凉:“是啊,本以为此生再没有人同寡人共享这江山盛景,终究是苍天怜我……苍天怜我”言罢,神色复杂地看着姜檀心,三分痴迷,七分迷惘。

    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姜檀心将视线继续转到了车外,她明白,这个时候的拓跋烈并不是在看她,不过是通过这一张皮囊,思念另一个亡故的女人。眼前的男人对自己母亲如痴如狂,爱之极致,这样尴尬的关系令她坐蓐针毡,看着徐徐前行的香木辂车,心中不免暗道:此刻,就是叫她跟戚无邪斗斗嘴皮子,也好过在这里水生火热。

    香木辂车,她的向往又深了一层……

    这般想着,突地,后头有一士卒骑马快行,到了天子辂车边后勒缰呵马,减了马速,马上之人恭敬捧手道:

    “陛下,戚公公请姜公公前去一叙,说是司礼监的事要问问”

    姜檀心一听,真是玉皇大帝送来的特赦令,观音娘娘洒下的甘霖水,太及时了!她两眼乌亮放光,只觉得报信的侍卫大哥也帅的星眉俊朗,憨态可爱,堪比普度众生的寺庙菩萨!

    “既然如此,谭新你且去去就来吧,今日傍晚即可抵达阳鼎山,晚上你再过来寡人的中军大帐”

    “是,奴才遵旨”

    告了退,姜檀心麻溜脚底抹油,干脆利落的跳下辂车,朝着后头的香木辂车小跑而去,嘴角洋溢着自己都忽略的笑意,好似期盼已久的愿望有了回复,雀跃难耐。说是躲避拓跋烈后的开心,不如是即将见到戚无邪的期待……

    不对,又在瞎想什么?是了,早先的口舌之争还没分出胜负了,今日再战,一定是渴望胜利的战斗意志,驱使着期待见他的心情。

    要不然,还能有什么?嘁……

    心中一阵自我洗脑,自我麻痹,说服自己的动机后,姜檀心坦然大方的踩上了跪在地上的人凳,她只觉脚下一道上抬的力道,轻轻松松上了辂车。回头朝“人凳”小太监倒了声谢,扭身撩开金红挂帐,一矮身钻了进去。

    事情突如其来,她也总是猝不及防,曾想过为何次次巧合,该不是这一辈子就注定栽在他手里了吧?这是后话,现在的姜檀心只知道,她一头栽进了戚无邪的怀里。

    方才为了让她上车,辂车是停了下来的,这下为了追赶与大队伍落下的距离,驾车的显然没有考虑到姜檀心是否已经安然坐下了,这么自顾自的挥手扬鞭,辂车顷刻飞窜出去。

    自然,依着惯性,她也必定往后栽去,瞬间扑进某人的怀里。

    鼻下一股幽然冷香,像极了无妄地狱的气味,无情无欲,无悲无喜。

    戚无邪的声音从幽深地渊之中传来,让她头皮发麻。

    “本座救你与水火之中,自然知道你感激非常,可你也用不着这般以身相许吧?你我都是阉人,欢好是谈不上了,对食还是可以的”

    近在耳畔的*之语,竟然还出自太监之口,姜檀心尴尬有余,多了一丝懊恼,她迅速的爬了起来:“胡说什么,我可是假太监!”

    戚无邪慵懒抬眸,轻飘飘一记含笑眼神,口齿一句话悠悠盘出,像是气音,极轻极柔:“这么巧,本座也是”

    ------题外话------

    导演:诶诶,那个赶车的,下面没有你戏份了,你探头探脑的看什么?

    赶车的:不是,姜演员说一会儿分我红包的!我那一鞭子,她扑得多唯美……

    导演:我就知道你们擅自加戏!擅自吃男主角豆腐!

    赶车的抱头蹿:别打、别打!是编剧让我这么干的!

    恶毒的眼神,刷……在角落啃着汤圆的某人默默将脸埋进了碗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