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宦妻,本座跪了 > 048 扑倒与反扑倒
    ,最快更新宦妻,本座跪了最新章节!

    “你自然不是,你哪里还是太监,摄政揽权,结党营私,贪污受贿,你根本……你根本就是祸国奸贼!”不知是不是掩盖方才的羞赧,此时的姜檀心哪有忌口可言,胡乱说了一通,自己还觉得甚为有理,挺了挺胸胸膛,笃定得点了点头。

    之后,总觉得哪里不对,方才他……他说什么来着?

    “摄政揽权,何时需要本座出手?结党营私,自是会有人巴结,如何阻拦?至于这贪污受贿,送银子是他们的事,办不办事便是本座的事了,东厂收贿却从不办事,你未曾听过么?就这么几条罪,定一个祸国奸贼,本座太过冤枉了”

    “你!”

    “别急,还没说完,比起祸国奸贼,本座更喜欢灭国枭雄”

    眉梢一挑,眼光流转,魅惑恰到好处掩盖了口中之言的张狂,大逆不道瞬间化为一滩春水,带着若有若无死寂的气息,盘俯在他的脚下,仍由践踏。

    姜檀心认真的看进他的眼底,却寻不出一丝试探的破绽,她不禁困惑:相信以他的本事,想要搞清楚她的身份家世太过容易,今日这一番话难道不是一种暗示——姜彻戚保是亡国小人,亡的是汉人的国家,那么他们的孩子就要担起灭国枭雄的称谓,去灭鲜卑人的政权么?

    嗤笑一声:“督公说笑了,灭国枭雄,难不成您喜欢继承您父亲的光辉头衔么”

    凤眸半眯,轻笑一声,带有刻骨冷意:“小东西,本座喜欢你的伶牙俐齿,可不是心口不一,回去想想吧,人只走自己的路,本座一向如此,你也当该如此!”

    沉默片刻,姜檀心鼻下浅叹,转了话锋不似方才口风凌厉,她柔声道:“督公不是寻我有事么?”

    瞥了她一眼,勾了勾唇角,戚无邪懒洋洋靠上柔软的貂皮背垫,他单手枕着头,几缕青丝从没有帽檐的乌纱帽下挂垂而下,半阖着眼,姿态慵懒,他神色坦然道:“你若不想回去,那就暂且呆着,不过不许吵嚷,休要扰了本座好睡。”

    此话一出,姜檀心心中明了,抿了抿嘴角,稍一耸肩,往前探身轻声问道:“你怎知道?”

    伸出如玉手指,往人的脑门上轻轻一点,不着痕迹地将她戳离三尺开外:“半个身子都扑在窗沿上,目露渴望,面色焦急,你以为本座是瞎子么?还有……刚吃什么了,有味”

    唰一声,臊红了大半张脸,姜檀心急忙退开一些,真想找条地缝钻进去!

    待滚烫的红潮退了一点,懊恼悔恨又攀上心头,可恶,方才为什么要退,真该上前一口臭气熏死他!方才哪有吃什么东西!

    恨恨坐到一边,瞥了一眼软榻上他风华绝代的睡姿,暗骂一声不争气,逼着自己挪开视线,心中不断腹诽:死太监、死太监、死太监。

    无声唇语,越骂越欢,直到脑袋上飞来一颗……一颗佛珠?

    哎哟一声,她捂着后脑勺恨恨扭头,看了看地上的那个有些眼熟的东西,这珠子……怎么她好像也有一颗?似乎是在广金园的赌桌下头捡到的。

    只一瞬,她就想明白了!

    她霍然起身,大步迈到戚无邪的跟前,素手一指,字字质问:“那日天灯赌局,你,你是不是出千了!”

    一副事不关己的淡然样,戚无邪轻蔑一笑:“没有人发现的出千,怎么能叫出千呢?傻丫头”

    炸毛了,炸毛了,姜檀心绝不能忍了,践踏了自己的赌技也就罢了,让自己丢大了人说算也算了,可这卖身契怎么算?白搭上这么大一活人这不是欺负她傻么!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将接下来的话从牙缝里挤出来:

    “把那张卖身契还给我!”

    “做梦”

    “你!”

    姜檀心发现,自己素来的隐忍在这个死太监面前都是废话,都是摆设,一戳即破!

    都说生气之时理智覆灭,此刻的她就是这句话的最好写照!犹记得他把自己的卖身契藏在袖口之内,他若不给,她只好自己抢去。

    冲动比理智更先操控了四肢,只见她一声未吭,上去就按住了戚无邪的肩膀,将他从侧卧的优雅姿态,愣是按成了任人宰割的仰面朝天。

    腿一迈,她坐上了他的腰身,膝盖压着他的右手,紧接着又攥上了他的另一只手,刚好腾腾出自己的魔爪,迅速摸进他宽大的袖口里……

    戚无邪傻了,他不是无力反抗,也不是来不及反抗,只是他的思维中从没有这样事情发生的应对预演,他只是一时迷茫了,等他醒过神来,光溜溜的一只温暖小手已经伸进了自己的袖口,攀上了自己冰凉的手臂。

    肌肤相触,*处摩擦起火一样的热度……

    怎么没有啊?姜檀心跨坐在他的身上,附身相贴,伸着手不停的摸索,除了手感上佳,肌肤柔滑的第一触觉,没有找到任何此次惊天胆大行动背后的目标之物。

    侧耳下是一声一声有力的心跳声,这让原先冰冷无情、浑身泛着死亡劲儿的戚无邪,多了几分靠近人间的生气。

    渐渐地,在这样的心跳下姜檀心有些沉沦……直到天地旋转,上下个儿倒!

    再睁眼,她已然背脊有靠,反之被戚无邪锢在了身下!

    “姜檀心,你找死”

    身上之人悠悠发话,眼眸危险地眯成了一条线,他在生气,很……不一般的生气。

    “我、我只是想……督公大量,放过我吧”将脖子缩进衣领里,打死她也生不出勇气继续跟他叫板,这种上下互换风水十分讲究,在下头的怎么都点不起嚣张的气焰。

    “督公,前头到了歇脚茶寮,陛下有旨……旨”驾车的小太监兴冲冲的掀起帘子捎上消息,没想到撞见这样一幕,他只想自抠双眼,磕头求饶。

    “知道了……”

    戚无邪似乎很享受这一种阴暗的兴奋,仿佛一件丑陋辛秘的事被外人无意窥破,偷情偷得正大光明,阖宫皆知,那才有意思,不是么?

    他勾起魅邪唇角,垂下的发丝恰好落在姜檀心的颊边,若有若无轻轻撩动的,到底是谁心底的弦?

    ------题外话------

    戚无邪牌自行车,不是谁想骑就能骑的……

    这是为什么嘞?

    姜檀心咆哮:你丫被自行车碾过么!

    (这里是默默的赶车人,tt导演,昨天不是说,没我戏份了,又骗人……)

    【11。1号上架,求首订!另谢谢纤纤细雨纤纤泪、城主、徐荣三村的花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