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宦妻,本座跪了 > 048 狼狈为女干
    ,最快更新宦妻,本座跪了最新章节!

    小小的茶寮如今迎来天子莅临,可谓蓬荜生辉,受宠若惊。

    延绵一里地浩浩荡荡的队伍停了下来,侍卫拦起了一层又一层的警戒护卫,宫妃大臣只挨着辂车休息片刻,自有奴才向他们奉上一碗大凉茶,而茶寮真正歇脚的只有拓跋皇室的三个男丁,还有姜戚两个宦官,搭配组合尤为怪异。

    自打东厂一面,姜檀心就再也没有见过拓跋湛,没想到这次他也来了,还是那一身单薄白衣,淡然的坐在木轮椅上,面容如玉,彬彬其质。

    坐在另一边的是面容阴沉的太子拓跋烈,皇帝出行本该太子监国,怎奈户部亏空的折子被人呈上了龙案,第一个牵连在内的借款大户便是东宫太子爷,为避春狩期间搞一些填巴账目,杀人灭口的勾当,拓跋烈索性把他带在身边,封闭他所有与京都太子党人联系的途径,只等春狩结束回去再好好算账。

    户部亏空本不是什么新鲜事,哪个衙门没有一叠秋风白条?只不过这次情况特殊,今年桃花汛冲堤,江南往通州的运河全线泛滥,淤泥堵塞,封了夏粮进京的航道,内阁上奏要挪用疏通运河的三十万两银作为夏粮进京的跑腿费,结果让戚无邪那个死阉人给驳了!

    这下好,没了江南运粮,京城得养活这么一票子人,户部不出钱谁出钱?

    这时候皇帝才觉着,原来户部亏空的大窟窿是这么的戳心碍眼!

    拓跋骞也知道这次事态紧急,老头子是真真冒了火,早个些年沉迷于情花丹,也不怎么过问政治,如今来了个姜谭新,这老头子又振作起来了!

    自个儿这么赤条条一个人在这里发愁,真当云天里的风筝,半点不由己,这样情势下,他心情是怎么也好不起来的。

    他这厢水生火热之中,老头子那里还有说有笑。

    他瞅了瞅与姜檀心聊的正欢的父皇,面如寒霜,铁一般的沉默。心中暗自思忖:姜谭新这个人,若不能为己所用,定要除之!

    手中握拳轻砸掌心,眉头深蹙,他紧紧盯着身侧之人,思虑着所有招揽人的法子,金银名利女人似乎都不适用,怎么样才能开出比父皇还诱人的条件,让他甘心为自己卖命呢?眼风横扫见,拓跋骞发现居然拓跋湛也在看着姜谭新——目露疑思,神色恍惚

    怎么,这个身残单薄的九皇弟也跟自己一样,有拉拢姜谭新的意思?还是……他心中还有争一争这江山社稷的企图?莫不是那份亏空案的折就是他小子的手笔,别看他平日里一副仙风道骨,与世无争的淡薄相,骨子里到底是我鲜卑拓跋氏,怎没有且试天下的雄心壮志?

    心中这般猜想,太子不禁咬牙切齿,目露凶光:要争,即便是一个小太监,本太子也决不让给你。

    比起拓跋骞的气势汹汹、信誓旦旦,拓跋湛并没有那么多的花花心思,他只是觉得眼前这个小太监太过眼熟,并不是指他的样貌,而是一种气度风韵,不似一般太监的谨小慎微,猥琐嘴脸,也不是戚无邪这般目中无人,我行我素,他的味道十分独特,是太监里从来没有过的……他,究竟是谁?

    这二人各自心思,各自神情,皆逃不过一边作壁上观的戚无邪,眼风一转,瞥向没心没肺只顾着陪着拓跋烈说笑的姜檀心,不禁摇了摇头,缓缓端起自备的青瓷茶具,挪至唇边轻嗅茶香,薄唇侵染水雾,泛着靡丽的水光,他悠悠启唇无声道:蠢丫头……

    “明日寡人要接待远道而来的蒙古诸王,太子,你陪寡人同去”

    “父皇!明日不是春狩大典么,儿臣定要策马扬鞭,猎一头祥瑞敬献给您,蒙古王由父皇接见已是莫大的面子了!”拓跋骞一听就急眼了,明天趁着他会见蒙古王的时候,自己才有机会见一见京城来的亲随,把自个儿的意思带回京去,由着马嵩打点,弥补亏空,要是错过了就真要刑堂上说话了!

    “混账,你这话的意思是,你的面子比寡人的要大么?”拓跋烈恼声呵斥:“东宫太子成了亏空案的第一重犯,寡人还要什么祥瑞!总会有时间叫你打猎,急什么?”

    “父皇……”太子不甘心,皱巴着脸神色皆是不甘。

    “好了!不要说了,寡人休息够了,继续启程”拓跋烈从马扎上站起来,一头压制的力道顿时失了,另一边的姜檀心猝不及防,险些被翘起的椅子撂到地上,她稍有一踉跄稳了稳身子,扶正了头顶的帽子掸了掸衣袍上的灰尘。

    “没事吧?”

    一如当初见面的第一句话,拓跋湛清朗如风的声音徐徐而来,姜檀心抬起眸子,看了他一眼,馈之一笑:

    “奴才没事,九王爷,奴才推您过去吧”眸色清亮,笑意诚恳,她走到了他的身后推上了轮椅背。

    “姜公公!姜公公!”一名小太监从身后蹿了出来,他一把抢过推轮椅的活儿,朝她挤眉弄眼,语速轻而飞快:“您不是和戚公公有朝政要论么?这种小事交给奴才就好了,交给奴才!”

    “嗳,我说……”

    姜檀心一头雾水,话未完那人已推着轮椅小跑着走了,显然他推得很急,把座儿上头的拓跋湛颠簸得够呛。扭过头,看向一边悠哉喝茶的戚无邪,她撇了撇嘴角抱胸懒懒问道:

    “督公,这次您又是哪只眼睛瞅见我深陷其中,很需要您从中斡旋的?”

    “别想太多,还真有些‘国家大事’要同你说说”

    搁下杯盏,他掏出一方素白手绢擦了擦手,拨落手腕上的紫檀佛珠,重新捻在指尖之上,而后风华万千的从看似简陋的马扎上站起,一步一徐的走到了她的跟前。

    姜檀心暗自腹诽:这样娘炮的动作,怎么换到他的身上,却品不出一丝令人心生恶心的抵触感呢,反而觉得浑然天成、赏心悦目?

    “亏空案的登闻密折,是你借着京畿道御史刘慎的手递的?”

    “除了江南座谈、寻访上差、整个京城怕也只有他有奏闻天子直达枢庭的密奏权,而且这个刘慎曾在广金园输了我三千五百两银子,我不找他找谁?”姜檀心长眉一挑,笑意满眸。

    “认得倒还痛快”戚无邪轻声一笑,淡然自若。

    “那是自然,我的小伎俩怎么逃得出您的眼皮,您心中一扇大敞亮的天窗,我若还在这里矫情说谎,其实不显得蠢笨之极?”

    背手在后,姜檀心藏着自己的小狐狸尾巴,笑得坦荡荡。她书拟的折子上只有东宫太子爷的名字最有分量,余下的都是一些京畿末吏小官,甚至还有好些不入流的衙门二爷,这天差地别的状告方式是破天荒头一次。

    她的折子上似乎未有提及马嵩一分一毫,连他的门生官僚也未有榜上有名。可他若足够聪明,就能知道这是有人下得套儿,而马嵩也必须得趁着太子随着皇上行猎阳鼎山的空当,堙没证物处理人证,否则等着第二道密折飞到龙案,叫皇上见到这满目疮痍,空空如也的户部银库,届时太子的根基不稳已是定局,怕是连马嵩一派也得跟着倒台。

    而姜檀心的算盘正在此处,她只需要一个势力庞大的监视系统,将这几日所有太子党、马嵩派的官吏动作、饷银出入掌握在手,引蛇出洞之后,猎人必定要天罗地网一番,否则就是纵虎归山,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自然,她心目中这个最好的合作同盟就是东厂戚无邪!

    “督公,奴才请你玩一个更好玩的游戏如何?”姜檀心笑容可掬,莞尔向他走近一步,眸色胶着,深意流转。

    不可置否的勾起了唇角,戚无邪长身玉立,人如碧树,眸如妖瞳,他浅浅一笑风华起,生生死死手指间……

    ------题外话------

    勾搭上了,联手虐炮灰了,某汤圆11。1号就要上架了,打滚求首订啊各位哥哥姐姐弟弟妹妹阿姨奶奶,甭管是谁都是爷啊,求赏脸啊

    某汤圆在这拍胸脯保证,上架后万更一礼拜,勤能补拙的嘛……tt求疼爱——大风吹小风——

    推荐言言的np女强文《惊世毒后,恶狼欠调教》

    http:///info/502810。html

    汤圆表示自己也在追着看,喜欢神医苍蓝的说!哈哈哈,邪恶了邪恶了,我要矜持,我的心中只有戚殿,握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