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宦妻,本座跪了 > 054 逼杀马嵩,男男成婚
    ,最快更新宦妻,本座跪了最新章节!

    已近傍晚,姜檀心几乎扫荡了整楼的东西,才勉强消了肚中怒火,也终于接受身上这件艳丽红袍。

    她细有观察,比起戚无邪的骚包红,她还是比较矜持内敛的。再加袖口的金丝滚边、襟口繁复的绣工也算合其心意,除了有人手段奸险,被迫遂了他的意令她有些反感外,其余的多瞧上一眼,便也打心底里接受了。

    只可怜夷则捧着累得小山一般高的东西,一边走路,一边艰难地维持着平衡,从前头看去,几乎连脸都瞧不见了。

    下了楼梯,走到最后的柜台商铺边,戚无邪有些走不动道了,他盯着一罐儿唇脂瞧了半饷,似是犹豫非常,踯躅难抉。而此时的姜檀心向后一仰身,朝其笑了笑,给了他一个听似诚恳的建议:

    “督公风华绝代,便是女子也是自愧不如,在您面前,用这些的就是庸脂俗粉,哪及您魅惑无双,俊美无俦?所以这等东西您不用,就由着别人糟蹋了,别怕犹豫,下手吧,绝不丢人!”

    修长如玉的手指夹开瓷盖子,他用不甚尖锐的拇指指甲,滑过了中指的指腹,留下一道不深不浅的伤口,指下一挤,划口渗出了几颗殷红的血豆子——豆子充盈变大,最后滑下一道血痕,准确无误的滴落在唇脂瓷罐之中。

    他无视摊主惊诧的目光,自顾自勾起一抹被血浸透的唇脂,对案台上的镜子细细描绘唇形,抿了抿唇,直到一股血腥之气萦绕鼻下,他才满意地勾起唇角,抛下一枚金叶子,抖了抖宽袖离开案柜。

    掌柜得呆若木鸡,表情蠢笨,他暴突着眼珠子,就这么呆愣愣看着戚无邪离开……

    “走吧,嗅着血味本座有些饿了,去寻些吃食,你可有什么爱吃的?”

    “有……”

    姜檀心摸了摸鼻尖,讪讪答了一句。她跟着戚无邪的脚步出了闻香楼,从后头看着他独行消瘦的身影,忆其方才的诡异之举,她不由颤了颤,搓下满臂的鸡皮疙瘩,无奈补上一句:“有也吃不下了”

    醉姿楼隔间,三张八仙桌并成了一条长桌——桌上珍馐美馔,五色百盏,堪比御宴。

    值得一提的是,戚大督公不管吃什么,上哪儿吃,都坚持自我独特的风格:无论多么色香味俱全的菜色摆与眼前,他总会叫上那么一小罐子细磨白砂糖,以备不时之需。

    小碟子细筷子,要吃的菜得小跑几步才够得到,这顿饭姜檀心是越吃越不是滋味,不轻不重的搁下碗碟,她站起身推开了身后的大敞窗,伸出脑袋往下一探,朝着街边的千里香混沌挥了挥手:

    “活计,上头来一份!”

    “好嘞!醉姿楼包间儿一份千里香……马上来哟”

    擦桌摆凳的小伙子,往肩上一甩麻布,端着滚烫的瓷碗,一路颠送着,小跑进了二楼包间,刚要像平日里一般吆喝,可抬眼瞅见里头的情形,他素来利索的油嘴有点不管用了。

    怎么一桌子的美味佳肴,这姑娘还要吃馄饨?

    “接着,谢了”

    接过姜檀心抛来的五个铜板,小伙计搁下馄饨碗,挠了挠头,他偷偷瞄了一眼首座的红袍男子,心中一悸,小声说了一句“回头我来收碗”便迅速脚底抹油,夺门而出。

    “哎呀,真香,这馄饨叫千里香,京城独一家,有些冒名的都不及他家的好吃,还有城北的豌豆黄,得认准了老豆子的牌子,水井胡同的油炸桧,必定是一对夫妻的小店门……”

    姜檀心一边舀起一只馄饨,呼呼地吹着热气,一边如数家珍,把京城食圈子里头她觉着好吃的全唱了遍名字。

    “嘶……烫!”

    饶是方才已经吹过了,她还是让薄皮褶子里的肉馅烫了舌,吐不出咽不下,她急得直跳脚!她张着嘴,使劲往里头扇风,未加咀嚼,囫囵而下,四处找了一圈,她一把抢过戚无邪手里的凉汤,仰脖子灌入口中,让一股凉意追着食道里的肉馅而去,生怕烫坏了肚子。

    抿了抿唇,心下呐喊:怎么有一丝血腥味,难不成是烫破了嘴皮了么?

    伸出舌头去舔了一圈,姜檀心眸色流转之际,无意间瞥见了戚无邪的脸色——她心中咯噔一声,扭转有些僵硬的脖子,她尴尬的看了看手里端着的汤碗。

    只见瓷碗壁上头,有一个依稀可辨的红唇印,一半已然被自己舔得差不多的,还有一半大概是戚无邪薄唇上的细小纹理,仍甚是清晰。

    姜檀心琢磨着要不要开口说些什么,这次好像真的是自己不对,占了他点便宜,不过那也只是一丁点!斟酌用词,呃了一声,姜檀心诚恳一笑:“对……”

    她话只一字,戚无邪便悠悠站了起来,他目不斜视,朝夷则道:“吃不下去了,走吧”

    “你!”

    姜檀心目送他优雅起身,绕过了自己,直径往外头走去。

    “主上,这下去哪儿?”夷则匆匆跟上。

    “回东厂”

    “……”

    袖袍扬起,只在一个转身之后,他便笑意盈然,嘴角抑不住的上扬,今日,还算有趣……

    *

    第二日,是戚无邪定得安排。

    他管着自己在情花孽海中小憩打盹,她管着自己坐在石台阶梯上嗅闻书香。

    褪去了鞋袜,姜檀心赤着脚,高坐在石台之上。她游荡双脚,踢着情花池中的血水,将它当成明澈溪水一般戏耍,波纹粼粼,掀起黏稠的血腥之气。

    她的手里捧着一卷书,是一本违禁之书,被本朝所禁,写得是大周朝的人文风物,礼仪周全。

    自从鲜卑人定鼎中原之后,他们焚烧了一批不利于外族统治,关于思想教化类的书籍,禁了一些写有人文风物的名家杂谈笔记,只留下医术药理之类实用的书下来。姜檀心在马府呆了那么几年,该读得书一本不落,却鲜有寻到那些珍贵孤本,没想到戚无邪的离恨天倒是有不少。

    情花瓣谢落,由着血水冲来,一片两片沾上了姜檀心的脚尖,她莞尔一笑,绷起脚尖,伸出纤指取下一瓣来,沥干了血渍,情花瓣褪去血色后是触目的艳粉,她将花瓣夹在书册的中间,轻笑一声道:血水落花春不在,地狱人间。

    卷书在手,姜檀心螓首微偏,瞄向一边侧卧小憩的人间阎王爷,她心中一叹,终究是一份说不清道不明的孽缘。

    一如初见时的惊艳,他的姿容越完美,他的残缺便越遗憾,兜兜转转,有时候,她甚至会忘了他是谁,忘了他是宦官奸佞、无根阉人,忘了他是叛国贼戚保的儿子……她只记得他一袭夺目红袍,右手持着紫檀慈悲,左手攥着情花噬情,善恶一手,各是极端。

    真得要和他对食么?答案是否定的。

    情花界,情海孽,她不是渡他的佛,她确定,他应该也不彷徨,这本就是一场荒唐,彼此心知肚明,却为何还要纠缠不清?

    暗自叹了一声,为了成全自己的乖张不羁,牺牲两个人的半生爱欲,是,他无所谓,可她呢?

    她自小在仇海中漂泊,独自应仗,疲乏不堪,曾经信任的人一朝之夕变成了天大的讽刺,她渐渐心慌。她也渴望被珍视,被人收藏,免她惊免她苦,免她四下漂泊,可毕竟独木难依,所以她更想找一个足够强大的人,将脆弱的后背交给他,两个人背脊相靠,四拳出击。

    这样的搏杀才肆意畅快,没有心惊,不会胆颤,这样的复仇才肆无忌惮,没有后顾,没有猜忌。

    姜檀心摇了摇头,自嘲一笑:如此想着,已然背离了初衷,这些戚无邪能够做得,她为何还不愿?

    纠其根源,两字足矣,不爱。

    问世间情为何物,鸳鸯白骨,不过三餐一宿,可他和她本是两个世界之人,食有差,衣有别,怎么爱,又如何爱?

    收回复杂丛生的眼光,姜檀心停下了嬉水的踢摆,她静静垂首默想,不禁为自己感到好笑,她原以为自己和戚无邪最大的距离,是因为他是阉人,却没想到这一点比如生死两线,人间地狱的距离,太过微小,微小得令她视若不见,置若罔闻……

    暗息之间,只听戚无邪悠悠开口,他的声音掠过情花丛,挟了情花的鬼魅诱惑,吹皱池波,撩动心弦。

    “不用三天,你明天即可走了”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姜檀心听到了她想听得,却不想心里生出了不一般的滋味,还未来得及辨清情绪,他又补上了一句:

    “宫里的姜檀心替你周旋了三天,本想你已逃之夭夭,至少不在京畿境内了,若他知道你这般辜负了他,不知道心情如何”

    心中纳罕,原来死狐狸打得是这个主意!倒也难为他了,身形与自己相差极大,做自己的替身还能瞒过两天,不知费了多少心思,谋了多少个鬼主意,他这般的人精若想自己脱身还不容易,怕只怕为了她,错过了逃脱的时机。

    “他现在如何?”姜檀心追问。

    “皇上交给东厂了,说剔骨剜肉尽管招呼,只有说出你的下落,才能给人一个痛快”

    “你……你没有这么做!”

    “呵,臣可不敢抗旨”

    “戚无邪!”

    姜檀心蹭一声站了起来,赤着脚,她直奔白玉亭台,身后是一串脚掌印,金莲纤足,殷红血色。

    阖着眸子,戚无邪周身淡薄的凉意,灭不了姜檀心此时的怒意,他抬眸一眼,不咸不淡的问道:“他是何人,你早已无亲无故,何必挂及外人?”

    “外人?他是我的二师哥,从小陪我一块长大,他就是我的亲人,还有小五,昨天同我一起的那个小娃娃,还有我的师傅,您的上僚,他们都是我的亲人,我在乎,我心疼!”

    “你既撕开了马嵩的伪善面具,怎会不知冯钏何许人也,一丘之貉罢了,论起亲疏来,马嵩才是救你与山林荒野的恩人,如今你反要置他死地为父母报仇,这么说起来,冯钏可不是你的亲人,他应该是……下一个你要手刃的仇人”

    戚无邪说得很慢,似是深思熟虑,又似乎是存心推波助澜,促涨她的怒气。

    “这个不劳督公费心,我姜家的仇自有后人来报,孰人是仇家,我心中一本明帐,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罢了,如果扳倒马嵩之事督公想要退出,我也绝无二话,一个人照样可以叫他生死无门,既然督公已经想通了对食之婚,那么皇上那劳烦您去交代,东方宪在哪,我现在就要带他走”

    “进我东厂门,何有活着出去的道理?”

    “……”

    “……”

    “算我……求你”

    她绣拳紧握,绷直的手臂,牵扯肩脊的力量。她躬下了身体,微微低首,肩下锁骨深陷,本该是雪肌冰骨,一弯诱人的弧度,无奈生生曲成了一种叫卑微的屈服。

    她从不屈服,从未认输,为何变了?为何变了!

    戚无邪阴沉着眸子,深潭无尽,吸纳了她所有的不甘和隐忍,这样的委曲求全,这样的低声下气,叫他太不快活!他从未想过一个人便是一个人,她一直无谓不屈,狂妄叛逆,她一向如此,怎么会,怎么会轻易为了一个男人甘愿做自己不齿不愿之事?

    可恨!

    杀意已起,一凛腾空!

    戚无邪想杀人,从不需如此认真,别人也从无察觉。可这一次,他竟藏不住他迫切且凛然的杀气,如一阵低吼的风,掠过情花孽海,吹偃了情花茎叶!

    凛冽之气在对上姜檀心的眸子时,戛然而止,它倏然消失了,消失得干干净净,不存一缕。

    还是那一双倔意的眸子,丝毫没有半分祈求卑微,她只有一水的委屈。

    情花重新傲然而立,周遭寂静无声,只有两个人的浅声呼吸声,彼此交缠……

    背过身去,戚无邪丢下了她,一步一步朝里头走去,他抛下的话被衣袍撩起的风吹得四散,却还是清楚得传进了姜檀心的耳里。

    他说:回到拓跋烈的身边,东方宪,三日后本座自会放人,毫发无损。

    *

    皇宫,上三殿内议政堂

    庭外是旖旎芬芳的春草芳香,姜檀心站在璇玑露台之上,面对着议政堂敞开的一排六扇格字窗。殿顶上灰碌简瓦龙脊首尾相衔,极目便是皇家的富丽堂皇,威仪大端,飞檐上肃穆骇人的神兽蹲像,在夕阳笼射下,露出漫漫嘲讽的目光,让她生出片刻恍惚的错觉。

    又回来了……

    重新换上一身司礼监太监的临朝官袍,她整冠敛襟,好整以暇后,阔步迈上了通往大殿的汉白玉阶梯。

    “哎哟喂,姜公公,您留步留步!”

    姜檀心回头一看,喊住她的是拓跋烈身边的陈福九,只见他手肘里挂着一只雪白的拂尘,摇摆着肥硕的腰肢,颇为艰难的一步两个台阶追赶姜檀心的脚步。

    “陈公公有事?”

    “有!自然是有,虽然陛下对姜公公甚是想念,可你要听咱家一句,千万不要这个时候去触他的眉头,陛下正生气呢!”

    陈福九一脸焦急,左手捶右手,连带着拂尘也抖上了一抖。

    “生气?出了什么事了?”

    “你是不知道哇,陛下正训斥马首辅呢,听说今儿早上户部衙门丢人了,前阵子内阁批下了文书,同意拨下几个肥缺实缺,用于户部捐纳,但前提是为了向买官儿的米商求粮,拿粮食来换捐纳凭证!这本是好事,解一解燃眉之急,多出几个肚里没墨的商官儿也不稀奇,可坏就坏在,这帮狗崽子也不知怎么的反水啦!”

    他顿了顿,继续道,显然比拓跋烈还气上几分:

    “米商拿着凭证来户部注销,一定要拿回自己的粮食,谁料想原来户部没有收粮,私底下收人家的可都是真金白银啊!这可叫人傻眼了,本就缺粮,朝廷拿什么东西还给他们?还想着上米市买粮偿还,好歹平了这场风波,可奇怪的事儿来了,就今天!全京城的米铺都没米了,说是让一家大主顾花着低了三成的米价给收走了!”

    姜檀心嗤笑一声,心里暗自给戚无邪竖了个大拇哥,随即追问:“陛下知道了这件事,所以找马嵩来问罪了?”

    一拍大腿,陈福九恨恨道:“可不是么,这么大一笔银子,全让马嵩吞进私囊了,从前以为他是盛世宰相,心载万民,刚正不阿的,想不到也是弄权舞弊,贪墨渎职之辈啊!”

    陈福九话未说完,殿里头一只青龙镇纸飞了出来,亏得姜檀心躲闪及时,堪堪躲过!

    镇纸咣当一声砸在地上,裂成了两段,宣示着主人此刻的满腔怒火。

    “庙堂之上,朽木为官,殿陛之间,禽兽食禄,你,还有你!狼心狗肺之辈,滚滚当道,你一介内阁首辅,中枢首揆,也竟做出这种事来,寡人的大殷岂不是要废国亡程了!”

    “陛下息怒,此事都是微臣的主意,实在不关马首辅的事啊,马首辅开国首宰,分理天下庶政日夜操劳,呕心沥血,制衡六部京畿十二道监察御史,彼此颉顽更是未尝懈怠,求陛下念起辛劳多年,宽恕这一次吧!”

    说话的人姜檀心铭记于心,他是当年刑场监斩官陆宣澈,也是当今户部尚书,更是马嵩的门生,一同党人,若没有陆宣澈,马嵩的这场“挂羊头卖狗肉”的戏就唱不起来,拓跋烈把他一块儿拽了来,也不无道理。

    “陈公公,借一个人给我”姜檀心注视着殿内的剑拔弩张,神色淡然说道。

    “借人,你要……”

    “我要他去取一样东西给我,在我屋内书阁第二个抽屉,一个漆红木匣子,上了锁的那个”

    “这不难,小月子,你去取来,脚步子利索一点,不要耽误了姜公公的事儿”

    点到名的小个子朝前迈了一步,点点头便迅速朝着东边内院奔了去,只花了半盏茶的功夫,便把东西取了来。

    倒了一声谢,姜檀心将漆盒捧在手心,迈定步子走进了殿中,他无视弓着腰跪在地上的马嵩,竟自打了马蹄袖,点膝跪地叩首行礼:“臣司礼监秉笔姜谭新,叩见皇帝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见是姜檀心,拓跋烈沉出了一口气,重新坐回龙案后的盘龙金椅,软了几分口气:

    “你的事无邪都和寡人说了,贼子既然已经咬舌自尽,你又平安无事,寡人暂且不追究了,若无事现行退下吧,寡人晚一些再来寻你”

    叩首不起,姜檀心双手举着漆红木匣高过头顶,一字一顿,字字珠玑:“臣有事要奏,臣要弹劾户部尚书陆宣澈挪用户部官银三千五百二十万两,弹劾马嵩……”

    “慢着——”

    姜檀心向后看去,戚无邪满目刺红,宽袖窄腰,行止随风的迈进了金殿大堂。

    “臣稍后再向陛下问礼,只是现在有几句话想要问一问姜公公。”

    戚无邪转过了身,长身立在姜檀心的面前,他高高俯视,音色清冷,笑意全无:

    “户部尚书陆大人挪用官银可有详细出入案目?这三千五百二十万两可有文结凭据?至于马首辅,由本座来替你说,你想弹劾他斡旋粮米,玩权弄术,与太子党同伐异,妄蓄大志,是也不是?”

    紧握红漆木匣的手一紧,姜檀心神色一黯,是,她承认戚无邪说的都对,这个匣子里装的是户部作假的账簿总汇,她能寻得出错银数额,却无法通天神算,得知挪用之银的具体去处,更别提文结凭据了。

    可机会只有那么一次,两个手刃父亲的仇人近在眼前,她如何能忍得住不去添一把火,兴许拓跋烈盛怒之下,能够不问证物,直接砍了了事!

    见姜檀心沉默不言,戚无邪眸色一凛,索性转了话锋,面向拓跋烈,稍稍屈身算是行过礼了:

    “陛下,太子心性顽劣,只因不过年小,户部亏空一案他虽借银甚多,但罪不弥天,惩戒一二,叫他还上便罢,至于马嵩同党妄蓄篡逆之志,全属空谈栽赃,陛下圣心烛照,臣言尽于此……姜公公由臣送回,您尽可安心”

    拓跋烈点了点头,挥了挥手,由着戚无邪带走了姜檀心。

    之后他不由得怒视跪在地上的马嵩,恨声开口道:“寡人罚你革职留任,把这一屁股烂摊子收拾了,再滚回老家种田去!还有你陆宣澈,官降三级原职留用,罚俸一年”

    “臣谢主隆恩”

    “老臣……谢恩”

    马嵩似是一夜白头,苍老了不止十岁,不复内阁首辅雄赳赳的精神头儿,此刻的他,与一般市井的白发老人无异。

    他谢了恩,扫了姜檀心一眼,这一眼包含的太多,也太过复杂,宦海沉浮半生,历经两朝官场倾轧,阴险狡诈也好,虚伪小人也罢,他为了自己挣得前途,哪怕牺牲汉人同胞的血也在所不惜。

    可他还是做到了,他站在了一个官场之巅十年,操持权柄十年,整整十年,他累了,真的累了……

    扶着膝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挡开陆宣澈上前欲扶的手,他向戚无邪捧了个手,彼此心照不宣。这个半截礼,并不是官阶之比,也不是资历相较,它只是一场时局博弈之后,输棋的朝着赢棋的俯首认输罢了。

    米粮背后的推手是谁,马嵩心知肚明,他却没了应对的招数,还是大意了,大意了!

    对于马嵩之礼,戚无邪馈之一抹凉薄笑意,笑里隐隐蛰伏着一股杀气,但一切在面上还是不动声色,喜怒不辨。

    马嵩,你还是不了解本座,这种棋局本就不是本座的风格做派,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起手据边隅,天元已布下天罗地网,你本就在劫难逃,这盘棋,你注定一子不留,满盘皆输,即便是一条烂命,本座也要你交代在这。

    勾起魅惑嗜血的唇角,戚无邪漆眸流转,心思坦然,他心中浅叹一声:只是时候未到罢了……

    姜檀心满心不甘,她跪了安,随着戚无邪一同出了议政堂。她快步走到了露台边角,一掌拍上了白石雕成的狮兽柱首,冷风吹袭,心久久不能平静下来。

    迎风而立,衣袍猎猎衣袂翻飞,在风中戚无邪是一袭刺目的红,也是一抹扎根的烈,风吹不灭,张狂随风一路高窜,似要燃透了这半边天子苍穹。

    “急什么?”

    他淡薄的口吻,尾音拖得绵长,轻悠悠无甚力道,却如一根疾鞭,挥甩有声。

    姜檀心扭过头,望进他一如深潭,诡不可测的眼睛里,她知道,人间阎王并不仅仅是对他狠绝酷刑的赞称,而是对他谋事后让人生不如死,犹入地狱,绝望恨生的由衷诡颂。

    “你有他挪用款项,私吞倾囊的细则证据?”

    “没有……”

    戚无邪轻笑一声,继续道:“本座没有,不代表他们不会亲手奉上,只要你不坏事,马嵩必死,哦对了,还有陆什么澈,既然他们师徒情深,黄泉路上一块儿做个伴,也甚是不错,你觉得呢?”

    他说得极慢,又是漫不尽心的吐露,似乎这一句话的时间,已足够他二人剜肉削骨,受几千刀的凌迟极刑。

    不知为何,姜檀心没有丝毫怀疑,就选择了相信他。因为他足够强大,能够做成她无法做到的事,她有谋略有小聪明,可只有孤身一人,但他不同,他是东厂督公,袭镇国公爵,左手风右手雨,权柄无双势力滔天,他有最神秘强大的监闻情报系统,掌握着人世朝纲的一切风闻辛秘,当时与他谈判,不就是看准了这一点么?

    淡了视线,她极目远眺,轻声问道:“你准备什么时候动手?”

    戚无邪跟着向前走了一步,抚上白玉雕栏,意味不明中夹杂着笑意:“你我大婚之日”

    心下一跳,姜檀心猛地回首看他,心如擂鼓,一股不明挛动窜上背脊,铺天盖地的漫上寒颤,周身每一个毛孔都吸附着他的话,牵动着她的心……

    怎会……

    他?……

    我音邈邈,你心悠悠,缘分诡测,本座已做好了自食其果的准备,姜檀心,你若勇敢,跟着一起来。

    望向他离开的背影,她不觉这个人离她越走越远,她忍不住得后退,因为她知道,他已然迫近了她的生命之中,近在咫尺,触手可及……

    *

    大殷朝开国快十年,从来没有哪一桩婚事能够掀起这样的轩然大波。

    京畿先且不论,光是全国十八个行省州府道县,上至官僚贵商,下至黎民百姓,大到酒肆戏楼,小到街角茶寮,没有一处不再谈论这桩天子首肯的男男对食之婚。

    戚无邪是谁?那可是大奸贼戚保之子,青出于蓝胜于蓝,这儿子更是一代奸佞之臣,传说他为了迫害马首辅,不让夏粮进京不说,还买断了全都城的米粮,让老百姓都吃不上饭,你说他是不是大奸人?

    姜谭新是谁?皇帝新宠太监,那是夜宿乾清宫,日日召幸在侧,皇帝吃啥用啥,一份儿也少不了他的,纵是当年后宫独获天宠的刘贵妃,也不曾像他这般猖狂无忌啊,这小太监想来是会什么摄魂*,要不就是什么妖术,反正不是什么善类!

    这两大奸佞宦臣要成婚啦,真是闻所未闻,千古奇谈啊!

    人们闻后咋舌,惊诧不已,一时间街摊上关于他如何俩狼狈为奸,如何蝇营狗苟,如何迫害忠臣贤良的文章书册漫天飞起,销量火爆!

    可如果您是女的,那书摊老板又会推荐你另外一类书,关于太监的言情小说传,最畅销的莫过于那本《何宦无妻》。

    说得便是这男主角如何风华绝代,美色耀人,他开启了宦官界无耻的对食之风,寻不见女人就朝着自个儿的同胞下手,追求手段极其狠绝,一时成了界内光明的风向标,至此后太监不再孤身一人,皆成双出入,故名——何宦无妻

    荒唐诞笑之事不胜枚举,反正举国为了一件趣事,大肆渲染,妇孺皆知这还是破天荒头一次!虽然人皆满心嬉喜,等着看着一场千古难逢的好戏,可还是会有那么几个人沉浸在自己的悲愁之中,连这么大的热闹都顾不上的。

    这个人这几日连走背字,所以心情一直不大好。

    他就是户部尚书,陆宣澈

    虽说是降三级留用,但他老大人还是稳坐户部一把手,这么些年操持下来,户部一时间离了他还就真不转了!

    只要追回户部亏空款项,解决米商注销捐纳一事,他还是有东山再起的机会,要做完这些事虽然会非常棘手,而且特费银子,但话又说回来了,能用银子解决的事,那都不叫事儿!

    让他心情不佳,连戚无邪大婚的糗事都不能娱乐他的心情,是因为他家遭窃了!

    偷得不是金银玉器,而是他户部的盖章大印!

    那日户部衙门被米商堵了个水泄不通,他只得把户部大印带回府邸,在家办理公文,谁料想半夜被贼徒盗了去,这可是要命的玩意啊!

    陆宣澈实在是搞不懂那贼到底是谁,你说他不偷银子首饰,古玩玉器,光要一个户部的大印,难不成是政敌的陷害手段?可这个毛贼还偷了别的东西,就是陆宣澈他家母老虎的几条水红鸳鸯绣纹肚兜!

    这不是耍流氓么?

    不能上报官府,怎么上报官府?丢失朝廷官印,这是满门抄斩的大罪,丢了媳妇的肚兜,这是丢尽颜面的糗事,他只有一边儿自个戳心,一边派出家丁秘密找寻,好不心焦难耐。

    想了急了,他只得自己安慰自己,兴许这小贼是个肚里没干货的,并不认得户部衙门的大印,只是觉得这个大印的玉料不错,所以顺手偷了去,他刚好有一家自己开的古董店,连夜派人送去了消息,若有人拿着户部大印来倒卖,必定将人拿下,绝不放跑咯。

    *

    且说戚无邪和姜檀心的婚事即可便来。

    大婚之日,京城四品以上文武皆要当场相贺,仪制用度竟不比当日的东宫大婚差,也是皇帝主婚,鸿胪寺摆上三十二品婚宴礼制,金银礼器,媒聘红妆,皆按公主出嫁一应办妥。

    那日姜檀心需从乾清宫出嫁,由东厂花轿来接,绕城一圈儿后,在东厂炼狱的离恨天里头叩拜天地,再入皇宫赴宴,当晚两人便要住进浮屠园的新房。

    这又是钉,又是铆,还真有一套男男对食成婚的荒唐礼制,姜檀心认命之后,也曾向拓跋烈提出过一件事,为何对外她和戚无邪都是去了根的男人,她凭什么就是嫁,他凭什么就能娶?

    拓跋烈闻言后哈哈大笑,对她说:毕竟你是女儿身,戚无邪身残至斯,好不容易娶一把媳妇,你就让他过一过这个瘾头,不就是脸面上的事儿么,让他又何妨?再说了,你若真是男人,怕也是压不住他的吧?

    姜檀心沉默无言,她手抚过满目刺红的婚袍礼服,虽是男式对襟长袍,但是细节处无不透着精心装点的凤纹刺绣,金花蟒缎,貂皮内衬,细柔的领毛洁白稀疏,呵气似风,轻轻颤动。

    不禁回忆起当日替嫁马雀榕时,她自问的那句话:她已出嫁两次,第一次是拓跋湛,第二次是拓跋骞,那么第三次呢?她不再是替身新娘,而是宦官之妻,戚无邪难道就是曾经许诺的白首良人,他才是与己执手一生之人么?

    *

    那一日,霞满天阙。

    姜檀心端坐与并蒂莲鎏金铜镜之前,手中握着的是一柄黄杨木梳,比起象牙或是牛角梳,她更喜欢木梳细腻的质地,柔润的纹路,在心乱意迷的当下,她可以疏出发线上分明的经纬,梳出隐匿深处的心之所向。

    尤记得小时候,娘亲为她梳头的时候,她曾天真地问过,为何新娘子都要梳头?

    那时娘亲满眸含笑,嗔怪小丫头不害羞,才这豆丁得年纪便寻思着夫婿婚嫁,娘说等她出嫁那日,要为她梳一梳头,这是每个做娘的最欣慰也是最不舍的时候,她会带着由衷的祝福,温柔的在耳边唱念:

    一梳白发齐眉,二梳花开富贵,三梳吉厮守合欢,执手共白头,举案相依守……

    黛眉轻描,朱唇一点,姜檀心身着酱深红色小云龙纹喜袍,领缘织金,色彩繁复又端艳,是江南最好的绣坊手工,金丝穿逢,细密的逢进大红喜袍的艳目夺光。

    门外响起了笃笃得敲门声,百子炮已然点响,噼里啪啦一阵作响,掩盖了宫娥小丫头们的嬉闹尖笑,还有宾客们不断的喧阗杂闹之声。

    不需要头顶鸳鸯红绣的喜幛,姜檀心清清爽爽的就迈出了房门。

    东厂暗卫已然分列两旁,他们换下平日里阴沉诡鸷的麒麟官袍,穿起了暗红锦袍,颇为喜庆,脸上更是卸下了黄金面具,素颜示人,各个风流俊朗,玉璋柄姿。

    地上铺就的,是离恨天猩红的锦纹绒毯,入目情花招摇,妖冶无度,她一脚踏上了红毯之端。

    一如往昔,她红衣着身,下摆逶迤,以宦妻的身份,淌着一腔艳毒的情花之血,再次一步一步,走向那个命定纠葛不清之人——戚无邪

    ……

    姜檀心从住所一路走来,她的面前是御花园的龙渠方池,这方池连通着皇城外的护城河,波光粼粼,鱼游濠水,并不是一般园林里的死水之池。

    此刻但见池水边戳灯已亮,灯火明辉,来往宫娥放飞的红纸孔明灯,发出幽幽明光,那池面儿上从远处不断地涌来盏盏花灯,似繁星满天,又似燎原星火,风过塘池,光点摇曳闪动,简直美极。

    待河灯缓缓飘至脚下,姜檀心才瞧了真切,那并不是平日里所放的莲花灯,而是仿照着情花的模样做成的河灯。

    水竹篾的架子,碧纱纸糊的花瓣罩子,莲花底座上插着描金蜡烛,摇曳着幽幽明光。

    百盏情花灯悠悠飘浮……

    此时,一艘红绸披挂,富丽奢华的花船静静驶来,它破开波粼闪闪的河面,排开荧光盏盏的花灯,一应装饰金银玉砌,骚包之极。

    姜檀心嘴角一抽,她万万低估了戚无邪在力求乖张极致,特立独行,极尽人事这方面铺张造势的能力!

    ------题外话------

    哥哥我坐船头丫丫,妹妹在岸上走~恩恩爱爱,节操掉悠悠~

    报仇恋爱两手都要抓,作者本来还考虑到底谁先动心,谁先开口,但是真的写了之后,就由不得我了,真心的!我感觉我也像个旁观者,一边写一边笑,太暧昧的时候我还会先捂会儿脸再继续写!所以~嘿嘿,我是一个开明的亲妈,感情的路数由他们水到渠成吧~亲们觉得咧?

    【再次感谢墨香119,sofias,城主大人的票票,让我也终于有了一把拿到月票的悸动心情,还有小紫,我爱我喜欢,月月亲们的鲜花!话说小月子酱油了有木有!还有……还有arielh256亲的打赏,数字很吉利!还有斗姐姐,纤纤,城主闪耀的钻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