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宦妻,本座跪了 > 057 马府夺金,对偶泥人
    ,最快更新宦妻,本座跪了最新章节!

    “姜檀心,我爹要见你”

    眸色一凛,姜檀心抬眸看了马雀榕一眼,她由着性子,向前迈了一步。

    夷则一直跟在她的身后,见她有意进去,不由好言相劝道:“此时相见已无甚意义,小心为上”

    思忖片刻后她点了点头,清冷无情,却坚定万分:“我知道,你在门外等我就是,我正好有话要问问他”

    迈了步子走到马上房门前,她素手轻抬,推了开厚重的錾金木格大门,只听吱呀一声,那声儿恰似奄奄一息的老迈呻吟,更有阴冷凉意从门缝中渗来,一寸一寸攀上了她的手臂。

    一盏风烛残灯,一把老槐太师椅,马嵩穿着一身簇新的一品官袍,顶戴朝珠,连朝靴也是新制的,不染一丝尘泥。他瘫坐在椅子上,头无力的仰靠在椅背上,面色如鬼廖白,只有出气没有进气,气若游丝,已是半死之人了。

    他的脚下是一本发黄的账册,一卷明黄的圣旨,还有一瓶小小的红泥瓷瓶。

    一生诡谲心计,半生问鼎权舆,末了,也不过一只小小瓷瓶,马嵩,你可餍足?

    “……厄……呼……厄”

    马嵩已经说不出话来,他半阖着浑浊的眼眸,抬起颤颤巍巍的手指,似想和姜檀心说些什么,越说不清,他心里就越急,喉头像卡了一块浓痰,他大口大口的呼着空气,几乎要将心肺都喘出来。

    “你说不出来么?我可以替你说,你想问我和谈金在哪儿对不对?”

    鼻下浅叹一声,姜檀心上前一步,她说的很缓很慢,像一记诱惑的鸩毒,摆在了他的面前。

    和谈金,马嵩一生的心病,他为它背叛旧廷,为它泯灭良知。

    君臣道义,世俗人心,他统统的舍弃了,起先或许是因为垂涎这一笔财富,可后来的权舆之巅,他已然不缺金银财资,但那和谈金却变成了心头的刺,使他曾经叛国的伤疤久久不能愈合。

    一想起他舍家弃业,背负叛国降臣的恶名,费尽心机的谋划却还是得不到它,这样的心痒发恨,久久牵挂会渐渐变成一种执念,变成一块不能触碰的心病,日以继夜的折磨着他。

    每每在夜凉如水的深夜,有些东西会携着刻骨凉意潜入他的梦境,它在嗤笑,在讥讽,在蔑视……

    “你快死了,我不会骗你,我不知道和谈金藏在哪里,也不知道是不是父亲藏了起来,我只知道万幸它没有落入你们的手里,因为我根本不相信这一批黄金会换来多少大周朝的太平日子,我帮不了你,或许你死了之后可以在地府问问被你们害死的姜彻,哦,顺便替我向父亲问好”

    姜檀心轻笑一声,眸色清冷:

    “不过你大概见不到他了,他已经修满功德,投生来世去了,而你却要受油煎火烧,剔骨剜肉之刑,为你阳世所在的一切付出应有的代价!”

    马嵩喘了几口浊气,眼珠子一动不动,似是下一刻便要厥死过去,他颤抖着手指垂在身侧,费了全身的力气抬起臂腕向座椅之下摸去。

    几声指甲与木料摩擦的尖锐声后,只听“咚”的一声,一只点锡金的漆红木匣子掉在了地上,匣子里头连带着一声闷响,似是有一块狭长的重物。

    姜檀心狐疑暗忖: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他虽然现在不能说话,但总不至于再行加害之事,这个木匣子诡异地藏在座椅之下,如此隐蔽之处想必其中机要,不足外人道。

    可若是他的家私珍宝需要特别交代,为何方才马雀榕进去的时候他不拿出来?反倒要交予一个有着杀身仇怨的外人?

    挪了挪脚,姜檀心蹲下身,拾起了地上的小木匣,她发现木匣并没有上锁。

    抬眸看了一眼马嵩,捧得稍稍远了一些,她扭开木匣上扣锁环,缓缓打开匣口,入眼是一块黄澄澄的黄金!

    她心中咯噔一声,惊异万分,这块莫不是……

    不及她回神,突得身后一阵疾风过耳,堪堪擦着她的面颊而过,一只大手带着千钧力道推打在她的肩凹处,一道寒光紧接着便划落了她鬓角的一缕青丝!

    姜檀心踉跄倒地,肩头火辣辣的钝痛,口重弥漫着血腥之气,她的发丝悠然落地,手中的木匣也早在方才被那人夺了走!

    她迅速抬眼,只见一个身形挺拔,窄腰长腿的劲装男子立在当下,他黑布蒙脸,腋下夹着那只从姜檀心手里抢来的木匣子,眼神冰冷,带着凉薄的杀意。

    情势急转而下,变化得太快,姜檀心扭身看向马嵩,见他睁着泛白的眼睛,不住的摇着头,嘴唇翕动喉头发出的声音像锯口划拉,刺耳难听,勉强只有几个“呜……丝……呃”的发音。

    黑衣男子见马嵩似乎快要暴露了他的身份,不由眉头一锁,从眼里划过一道寒光,狠绝之气大盛。只见他手腕一翻,匕首横握,将刀锋对准了马嵩的喉头!

    他飞身扑去,臂腕戾气挥就,一道血丝凌空而过,在雪白的墙面溅起了一串血滴子。

    “马嵩!”

    姜檀心高声叫起!

    她话音方落,便有人破窗滚身而入,一抹暗色宝蓝立即闯入战局,与那黑衣男人缠斗在了一起!

    夷则的身手很好,没有多余繁复的招数套路,他出手非常利落干脆,且招招冲着别人的命门死穴而去。

    那黑衣人起先还能招架一二,后来便渐渐落了下乘,一来确实是不敌他,二来手里还抱着个匣子,等于单手对敌,叫他如何不败?

    “夷则,留活口,我要那个匣子!”

    姜檀心捂着肩口,后脊抵着墙壁,一点一点吃力的挪起身,她吐掉嘴里的血腥渣子,心里头那股倔劲儿又冒了出来,不让瞧那匣子我偏要看,不想让我知道你是谁,我更要活捉你!

    黑衣男渐渐被逼到了角落,他眼中狡诈一闪,遂即抛起手里的盒子,一矮身,从夷则臂下滚身而过,朝着姜檀心直面扑去!

    夷则心中一慌,抄手接过被其抛至空中的匣子,见姜檀心命在旦夕,危在眼前,他手臂不落,单凭着手腕发力,力道万钧的将手里的木匣子投掷出去!

    木匣恰如嚆矢离弦,朝着姜檀心的方向飞去,与正欲下刺的匕首在空中一撞,咚一声,双双卸了力——匣子砸在地上裂成了两半,黑衣男也被震得虎口发麻,后退了一步。

    他匆匆一眼杀气不在,扭脖盯了夷则一眼,冷笑一声,迅速在空中翻了跟头,扑身飞出窗外,一个跃起便消失在暗沉沉的庭院草木之中。

    夷则并不去追,只是迅速上前扶起受了伤的姜檀心:“姑娘如何?是否严重?”

    摇了摇头,姜檀心努了努下巴,示意夷则先去看看马嵩:

    “怎么样,他死了?”

    搀扶着她上前两步,夷则双指一并,点在了马嵩的脖颈侧,遂即摇了摇头:“没气了”

    秀美颦蹙,姜檀心回过头,看了看地上摔成两半的匣子——黄金横架与木框之上,还有封火漆封缄的信压在了匣子的最底下。

    与夷则对视一眼,心下有了些许担心。

    “姑娘藏着东西先出去,属下随后跟着出来,你看马嵩脖上一刀出手很快,直接断其气管,属于一刀毙命,但这样子对于他来说也算是解脱之举,如若马家人定要拿此做一做文章,属下来担便是”

    “为何不说实情?”

    “为了和谈金”

    夷则执起黄金,反转背面,偌大的“宝景三十六年 府制”几个大字十分刺目,刺得姜檀心几乎要流下泪来,她抚手其上,细细抚摸着微小的纹路,一如抚摸当年父亲宽厚的掌心,和他胸藏江山黎民的慈悲心。

    吸了吸酸涩的鼻子,姜檀心望向夷则,浅声道:“那委屈你一夜,明日我便进宫求皇上赦免你”

    夷则春风一笑:“无妨,纵是要关要罚,刑部是万不敢接手的,锦衣卫也不会与主上为难,末了最后还不是回到自己的炼狱?”

    姜檀心闻言噗嗤一笑,笑意牵动肩膀,她边笑边抽着冷气:“好你个夷则,什么时候也学会了讲这样子的话,趁着我伤了,还逗我发笑”

    “耳濡目染实难抗拒,确实是属下的罪过,姑娘别笑了,我送你出去”

    “你还说!”

    夷则噙着一抹无奈的笑意,低着头替她开了房门后,遂即捡起地上的那封书信揣进怀里,随她一同步出。

    吱呀一声,厚重的门扉重新闭合,挡住门庭外幽幽明光,一切归于寂静昏暗。

    ……

    时间漏隙,月影婆娑,浅淡的月光从洞开的窗牖间斜斜照进,将马嵩的身影拉得纤长。   他的尸体已经冰凉,干涸乌黑的血块凝结在他的脖间,枯槁骨手垂在椅子的一侧,指尖落下的影子随着明月攀升,一点一点缓缓移动,好似他并未气绝,仍想挣扎些什么……

    残躯已去,意图未泯。

    直至月上中天,恰好的月影角度,他手指的影长刚好指向座椅之下,在那里,还有一个黑黢黢的影子。

    风一阵,人影闪过,黑衣人去而复返。

    他背脊笔直,长腿有力,一身黑色劲装更是很好的勾勒出他健硕的体魄,他缓步走到马嵩跟前,咚得一声,膝盖砸地,竟直直跪了下来!

    额头贴地,悲恸无声,他的手指在微微颤抖,汲取着地面阴森寒意,顺着脊背攀爬,瞬间游走了周身脉络,冷,真的很冷。

    门被开了一道小缝,马雀榕双手推着门扉,杏眸含水,眼下通红,她怯懦地轻声唤了一声:

    “哥……”

    “去把东西取来”

    马渊献并不起身,他的手脚冰凉,第一次对了生死有了胆颤的后怕。

    是,他亲手送走了自己的父亲,每当这样的念头划过脑海,他便不住的颤抖。

    他杀过人,并已习以为常,他本以为杀人很简单,却不想比起沙场一抔英雄土,生死一卷马裹尸,这锦绣安澜中的满手鲜血,不是滚烫的,而是冰冷的,是冻入骨髓!

    “哥……爹不会怪你的,你别这样”

    马雀榕哑声上前,半蹲下身子,扶上了他的肩头。

    “我说,去把东西取来”

    马雀榕抬手拭了拭眼角的泪,她缓步走到了马嵩的身后,伸出手,从椅座底下重新掏出了一袋鼓鼓得油皮纸包。

    这才是马嵩想给姜檀心的东西,却让马渊献做了手脚。

    那黑衣人争抢的漆盒是佯装的一场戏,和谈金更是他故意漏给姜檀心的,自然也包括那一封信。

    而真正的东西它本该由马嵩带进棺材,那么,也就没有必要再重现人世了……

    “烧了它”

    “哥,这毕竟是爹……”

    “你想报仇么?想就烧了它,姜檀心永远不知道,我已毁了她一生追寻,她本可以唾手得到的东西,不知道才备受折磨,有希望才永不绝望,她会在谜海中困顿一辈子,至死方休!”

    “哥……你不打算杀了她?”

    “杀了她?杀了她我还拿什么和戚无邪斗?拿什么为爹报仇?妹妹,别光顾着眼前的痛快,想想姜檀心和戚无邪的手段,死,永远不是最痛苦的事。”

    “……”

    马雀榕沉默了,她明白马家已经不是从前煊赫的国丞府邸,她也不是母家门庭昌荣,权柄无双的太子妃,当懦弱的眼泪失去效用,她再也没有退路可以依靠,一场孤立无援的绝地反击已经开始,她必要姜檀心付出血的代价!

    *

    马府外,戚无邪的三十二抬大方轿已然等候,照着对拓跋烈的承诺,成婚之后她和戚无邪需要搬进宫里的浮屠园居住。

    踩着人凳,她猫身钻进轿辇之中,难得戚无邪不是侧卧着小憩,而是仰面曲膝,头枕着自个儿的手臂。

    殷红的血色蟒袍悠悠挂垂而下,他的脸上盖着一卷书册,呼吸平缓节律,像是睡得挺深得。

    姜檀心不自觉的放轻了脚步,寻了一处软垫子敛着袍角坐下,她单手支着下颚,凑上头颇有兴致的打量他露在书脊外的薄唇下颔。她发现他的唇色偏白,若没有掺着血水的唇脂膏润色,这样的薄唇似是有些病气沾染。

    至于下巴嘛,她特意凑近了看,不由撇了撇嘴,果真寻不见一点胡渣,真是个太监不假,怕是阉了之后越发像女人了,不然为何他的下巴如尺量刀裁,刚刚好的弧度,多一分则圆润,少一分则太尖刻,这样不差分毫的精工细作,真当是老天爷的偏心。

    不知……同自己的比起来,哪个尖一些?都说巴掌美人,总不至于还比不上一个男人吧?

    两指摸上自己的小下巴,她故意吸了口气,将两腮的肉囫囵吸贴,再抬了抬脸,似是这样能让下巴更尖小一些。手指不动,比量着一寸不到的距离,她将手指缓缓挪至戚无邪的下巴上方,比量着大小……

    怎么,怎么还大一些呢?该是离得远了吧?

    凑得近些,手指已能感受到戚无邪呼出的鼻息,暖意萦绕指尖上,泛起点点酥痒之意。

    “阿嚏”

    谁!

    姜檀心猛然回神,将手指迅速收回,可惜她到底做贼心虚,导致动作十分僵硬,胳膊用劲儿也偏差得很,手是收回来了,却连带着把戚无邪脸上的书册也给掀飞了。

    她扭脖子一看,险些被自己气死,浑然不觉,原来角落处竟然还杵着一个人——那日在东厂给米商们烙春饼的乔师傅。

    只见他哆哆嗦嗦的躲在一方木雕长案之后,手里捏着两支五彩泥人,他将泥儿人挡在脸前,畏葸躲藏,眼神闪烁,似乎很怕姜檀心瞅见他。

    他跟前的长案上,摆着一根长长的泥条子,已由着快刀切成了好几截,手侧边是几只小碟子,碗里盛的是五色黏土,共有赭黄绛红靛蓝草绿几色。

    这是他为了戚无邪特地学得手艺,原本他只是捏个面儿人,只用些面粉、糯米掺着米浆瞎搅和一通,谁料想这东厂活阎王喜欢小孩的玩具,但又想着东西可以长久保存,所以再一次把他抓了来,让他呆在三十二抬大方轿里,就在搁在他的眼皮底下,命令要捏出两个人儿来,一个姜檀心,一个戚无邪。

    “捏成了?”

    戚无邪慵懒地支了个拦腰,气度散漫得斜靠在卧身榻上,长眉入鬓,刻染倦意。

    “回、回您的话,小的昨天请教了城北泥人张,已用五色土代替了黏土,还有封蜡收油,锤捣成模,只要保管妥当,这一百年也不会朽坏的,哦哦,还有,这红不是颜料,用得是朱砂,这蓝是宝石末,还有这金,都是金粉洒上去的”

    乔老头小心翼翼,谨小慎微,他跪在地上恭敬得捧上两支泥人。

    抢在戚无邪之前,姜檀心就已经伸手接过,她一手一只仔细翻看;一个血红蟒袍骚包贵气,一个深蓝暗锦太监宫装,贴身合体;一个魅邪妖冶,阖眸媚如丝;一个五官俏丽,眨眼意灵动。

    姜檀心不由心下赞叹,怕真是东厂的臭名昭著,让人将脑袋系在裤腰带上,才捏出如此栩栩如生,神形兼备的泥人来。

    咦,怎么似乎哪里有些不对,她眉头一蹙,便让乔老头吓出了一头的冷汗。

    戚无邪袖袍一扬,从姜檀心的手里抽走了捏他的一支,只一眼,他便发现了症结所在,将泥人转了个面儿,他伸出手指点了点小人的脸,语速很慢:

    “乔师傅,你倒是瞧真切没有,本座可是圆脸?你若说你捏不出来,也罢了,为何独她的那一支是瓜子尖脸?”

    噗嗤,姜檀心一个没忍住,哈哈笑了场。

    回想起了方才自己做得蠢事,当时没有得到分明的答案,不料此刻借着别人的手表达了出来,前后呼应,相得益彰,那笑意酝酿已久,挡也挡不住,忍也忍不了,她无视戚无邪阴沉的眼眸,捂着嘴巴扭过了身去……

    泥人不似面儿人,可以随意搓揉,固了形就再也难改了。

    姜檀心捧着她的战利品,生生将戚无邪比了下去,嘴角高高扬起,她张扬着手里的泥人,在戚无邪的眼前左晃晃,右摇摇,淘得像一个垂髫孩童,可乐极生悲的往往也就是这种得意忘形的人。

    手挥得大力了,牵扯了肩头的伤,姜檀心的笑意瞬间僵在了脸上,下一刻她便皱起了眉头。

    嘶得倒吸了一口气,她梗着脖子,左右皆不适,无奈之下她只好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戚无邪戚大督公。

    斜着眸子看着眼前的女人,戚无邪眸色深深,只听嘎嘣一声脆响,他松了松指上关节,单单伸出了一根手指,朝她勾了一勾。

    心中不好得预感隐隐升起,姜檀心有些后怕得缩了缩脖子,小步子挪了过去,谁料她刚走了一步,戚无邪已霍然起身,袖袍一扬,携着疾风劈头盖脸而来!

    她以为他要打下手,不自觉得紧闭眼睛,却不知他已把手覆上了她的肩头,一点适中的力道,揉转挪转,将淤青血块一点一点揉开……

    “谁打得?”

    戚无邪揉得挺认真,垂下得发丝若有若无的触碰姜檀心的脸,撩动一丝令人不安的痒痒。

    姜檀心稍稍别过脸,深出了一口气,浅声道“不知道,一个黑衣人,赶在马嵩咽气之前杀了他,怕暴露了身份。他应该一直藏匿在屋子里,等马嵩暴露了和谈金所在,才现身夺金”

    “马嵩为何会有和谈金?”

    戚无邪半阖着眼睛,心思流转,眸色很深,似是不经心的随口一问,心里却已将事情的起因结果摆了数十种可能,然后筛选剔除,留下最值得怀疑的一点。

    稍一愣怔,姜檀心还是摇了摇头:“我从未听父亲谈过,外人皆道我是姜彻后人,我定知晓黄金所在,可笑的是,有些事我还不如你们知道的多”

    “当局者迷,旁观者执,你们合起来就是执迷不悟,本座且不管你,只是好心提醒,这事透着股怪味,你自当思量,若让人拐了骗了,本座不负责救你”

    睇了他一眼,她也不叫他揉肩膀了,倔意上头,退开了一步:“这事姜家自己的事,我自然心中有底,荆途坎坷也好,鬼魅丛生也罢,总没有第二个人可以为我涉险的,是佛是鬼我一并对付了便是”

    清冷得扫了她一眼,戚无邪鼻下一声凉薄轻笑,不藏讥讽,不避人言,他将手里泥人往长案上一掷,径自转身离开。

    本是憨态可掬的“戚无邪”此时应声摔成了两截,圆滚滚的脑袋从桌案上滚下,一路滚到了她的脚边……

    如鲠在喉,如刺在心,一丝丝不知来处的不适让她秀眉蹙起,抿了抿唇,姜檀心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的泥娃娃,原先那明秀灵动的笑意,在这一瞬,也变得黯淡无光,远不及两个泥娃娃在一起时那么神采逼真,栩栩如生。

    他在里头,她在外头,两人一路沉默无言,直至方轿抬进了紫禁门,到了浮屠园外的朱红巷道。

    前后下了方轿,戚无邪一声不吭,自顾自的往浮屠园走去。

    也不知是哪里来得一股邪火,姜檀心赌气一扭头,往反方向的宫门走去。

    轿夫傻了眼,方才还听见里头有说有笑,又是捏泥人又是按摩肩膀的,怎么一转眼小两口就吵架啦?

    他匆匆上前跪在了姜檀心跟前,好言相劝:“姜公公,如今这个时辰,宫里早就落锁啦,您就算是出宫,也得等到明个儿啊,况且这新婚不过头两天,这……这您就,不好吧?”

    不提还好,一提这尴尴尬尬的对食之婚,更如火上浇油,助长火势!

    本就稀里糊涂的做了他的对食宦妻,可怜她清清白白的女子,就这么葬送了一辈子,以后怕是生儿育女也是不能的,一水的委屈之极,如今他还动不动摆出一副东厂阎王的脸色,给谁看!

    冷笑一声,姜檀心不自觉得大了声,到底是说给轿夫听,还是说给不远处的戚无邪听,只有她自己的心才知道:

    “门锁有开锁的法子,爬墙也有梯子的用途,紫禁门都出得,何必在意小小浮屠园?新婚两天又如何,早知辛苦,何必勉强?”

    这话一半是气话,一半是糊涂话,连轿夫都听得明白。

    他胆战心惊得朝前头戚无邪的背影看去,意料之中,那袭殷红蟒袍在风中驻了步,不回头也不前行,风猎猎鼓噪,从宽大的袖口灌入,吹皱了他的袍摆衣袂。

    他的背脊孤傲清冷,带着不由心的冷意,无情开口,一如从前冷漠疏离,狠辣决绝的九殿阎王:

    “本座从不做勉强之事,浮屠本无门,生死来去皆由人,随意,请便”

    话毕,他径自离去,只留下她心口发凉,眼角生疼,陌生压抑的情绪瞬间冲入心口,酸胀着难受。

    她本以为阎王无情,刻薄寡义,她本以为东厂杀人横绝,行事乖张,她有一万个本以为,可时间久了,那些“本以为”在弥足珍贵、偶尔流露的温馨暖意面前,不堪一击。

    她似乎早忘了从前的认知,当畏惧厌恶变得淡薄,像枯脆的蝴蝶翅膀,稍微一碰,腌臜得粉末,扑簌簌地往下掉……好像只有这样,她骨子里的依赖和在乎才会变得深刻,变得让心去接受、去承认、去信服。

    由不得她不信,其实,她早已在乎他的喜怒,他的看法,甚至……他对她的莫名的情愫。

    月影婆娑,浮光纤华,她深吸一口气,左右环顾这逼仄的漆红巷道。

    从未觉得这条巷道如此幽深冗长,她前进走不出距离,后退撤不出回忆,她只觉自己浮游微小,在一条路的中间彷徨迷失……

    ------题外话------

    呼呼,承诺的一礼拜万更汤圆做到啦,求表扬啊求表扬…我是手残党啊,时速不过一千多,万更简直要了老命了,呜呜呜,今天先送上七千,双休日再万更,握拳,汤圆知道万事开头难,所以不敢偷懒,相信坚持一定会成功的,感谢各位读者的支持,即便从未冒泡,只要你看了汤圆的文文,就是一种支持啦~

    【照理感些城主大人的月票~若水轻殇妹子的大钻石~徐荣三村、纤纤、小月子的花花,哎哟小月子你抚恤金都追讨的那么辛苦,哪来的钱买花,是不是抢银行去了!最后感谢一下lk陛下,您介绍了好多有爱的妹子帅哥啊~小空空以后容我调戏,不要殴打我~】

    最后说声抱歉,糖元昨晚脑残了,把更新时间弄成11。9号的了呜呜呜,早上才发现,抱歉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