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宦妻,本座跪了 > 058 狐狸心意,生死赌局
    ,最快更新宦妻,本座跪了最新章节!

    在浮屠园门外的阶梯上坐了一整夜,待黎民拂晓,旭日方升,宫墙瓦舍镀上一层金色的晨曦之光后,姜檀心才揉了揉酸胀困乏的眼,伸了个懒腰从阶梯上站了起来。

    掸了掸后袍上灰尘,她不自觉的后顾一眼——浮屠园内庭院森森,寂寥无人,五月芳菲尽,开败的花儿耷拉着脑袋,恋恋不舍枝头花萼,由着清风一阵,碾作了尘泥。

    迫使自己挪开视线,柔荑轻抬,抚上让夜风吹得冰冷的脸颊,她摸了摸自己小巧的鼻梁,忍不住深出了一口气。

    似是做给自己看,她昂首挺胸,架持着心底的倔意,脚步不顿,阔步走出了巷道。

    ……

    重返熙攘的街市,她一人踽踽独行,周遭喧哗之声如轻烟一阵,丝毫入不了她的耳,神思游走,回忆翻飞:

    那日马车上的嬉闹挪揄,酸甜可口的糖葫芦串儿,馋人食指的千里香大馄饨,她回避得了心中烦乱的纠葛情愫,可如何抹去现实中本有的记忆之源?

    脚步一顿,有些迷茫得抬起眼,那街角处“泥人张”三个大字格外入眼。

    一个身穿粗布蓝衫的小老头,他将手中泥团捏得飞快,眼鼻口耳,衣角辙纹,他把细节拿捏的淋漓尽致,虽是泥巴小人,却是魂骨皆有,神形兼备。

    不自觉得朝他走去,姜檀心掏出怀里断成两截的泥人,轻轻放在了他的跟前:“师傅,这个能修么?”

    张老头只顾着自己手里的活计,并没有抬眼瞧她,只是憨厚一笑,朗声道来:

    “能做就能补叻,坏了再捏上可比原先的要牢不少,因为你懂得轻拿轻放了,坏过一次才知道珍惜,哈哈,来拿我瞅瞅”

    拾起桌案上的断首,泥人张脸色一变,叹了口气道:

    “摔得真狠心,这是乔老头捏的吧?前几日他到我这儿来,跪了半宿求我教给他,说是生家性命都在这泥娃娃之上。哎,可怜他日以继夜的捏,废了一个又一个,熬得眼睛都快瞎了,终于出了这一个精粹,就这么给摔了……哎”

    “师傅我出双倍的银子,您能修补么?”

    “摔得是人心,你说能修么?”张老头有些生气。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姜檀心不由愣怔原地。

    想起昨日戚无邪离去的背影,其实他或许只是不想让自己涉险,他那样的人,能指望说出什么温柔劝慰的话么?犹记得儿时她偷跑出府玩,姜彻也总是一本正紧说:“走,滚出去,出去让人骗走了才好,谁也没有闲力气来救人”

    一如戚无邪所言。

    或许是真的,男人表达的方式总会不同,他用刻薄无情的语言来掩盖流露出的关心,如果你同他较真,那么顶尖麦芒,两头针,伤了他也痛着你!

    泥人已修,人心难补,姜檀心知晓自己是在乎的,在乎和他这一桩莫名的牵连。

    所以,她已下定了决心,先回一趟广金园看一看师傅和东方宪,傍晚便回浮屠园!利诱哄骗,抱腿撒娇,无赖手段,她都会腆着脸面上的,不磨得他脾气尽消她绝不罢手!

    这般想着,心境就和来时不一样了。

    她等着张老头修好了泥人,还特地寻了一只锦绣香囊将泥人装了起来,一条红络绳小心挂在腰际之上,她抛下一锭银子,朝人莞尔一笑:“谢谢你师傅,泥人你修,人心我补”

    噙着释然的笑意,姜檀心脚步轻快,朝着广金园方向小跑而去,到了拐角街口的一家街摊,倏然停下了脚步,她闻了到了一股熟悉的老汤味!

    心道:狐狸平日算然抠到了姥姥家,可关键时候还是能为小师妹舍得一身剐,不知他在宫里受了什么苦楚,反正总不会好受的,该买一只他最爱的老汤猪蹄聊表谢意,否则欠他这么大的一个人情,不知会由他叨念几辈子“

    ”伙计,四碗猪蹄汤,加葱加蒜,什么都加!“

    ”好嘞……四碗猪蹄汤!“

    小伙计把手里的白布毛巾往肩头一甩,单手启开大灶锅的木罩盖子,浓郁的高汤香味飘溢,光是用闻得,就令人食指大动,口水泛滥。

    啪啪啪,桌上摆上了四只碗,小伙计手下动作如风,大口汤勺舀起酱坛里的味料,从空中划过一道弧度,一点不落得飞进碗中,轮到放葱花时候,姜檀心突然心中一突,下意识脱口而出:

    ”一碗不要香菜!“

    这话口气特冲,乍一听还有些憋屈,小伙计抬眼奇怪得打量了她一眼,心中纳罕:不要就不要,怎么搞得要和人拼命似得架势?怪哉……

    姜檀心暗恨自己不争气,香菜香菜,都说是香得了,怎么是闻着有怪味呢?

    暗声一叹,近来有许多无可奈何,还有不少不知根由的奇怪举动,她已然见怪不怪了。

    捧着盛了四碗老汤猪蹄儿的漆红食案,姜檀心一脚迈进了广金园的大门,令她有些疑怪的是,外头门庭冷清,门可罗雀,里头居然也桌桌空位,人头屈指可数,虽然现在时辰尚早,可也不至于冷清至此啊?

    大堂无人,香气一飘即远,霎时吸引了不少饥肠辘辘的赌徒的注意。

    ”师姐!“

    一声稚嫩的童声在耳边炸响,然后是噼里啪啦的一阵踩踏楼梯的声音。

    小五小胳膊小腿,圆滚滚的几乎是从二楼滚下来的,他好不容易走完楼梯,飞身一扑,朝着姜檀心迎面撞来。

    捧着食案一躲身,好不容易躲掉了着人肉弹丸,保住了这四碗老汤猪蹄,姜檀心连忙将食案放到桌上,遂即扭身抱起了小五,她嘿嘿露齿一笑:

    ”小家伙又重了不少,过不了几年师姐可就抱不动啦“

    小手挽在她的脖间,小五把整张脸都贴了上去:”呜呜,小五都快被二师哥骂死了,他说是小五把师姐弄丢了,害得、害得师姐还是给太监当了新娘子!“

    伸手刮了他的鼻尖,姜檀心笑了笑:”你狐狸师哥呢?“

    泪眼水汪汪的,小五小食指一戳,有些惧怕道:”在里面,好几天都不理人的“

    将人放下,拍去他衣服上的褶皱,姜檀心探头往里头看了一眼,轻叹道:”师姐进去看一看,你先在这里吃东西,刚从锅子里捞得,快趁热吃,小吃货“

    恩了一声,小五乖巧得点了点头。

    搓了搓手,她将掌心滚烫的温度搓染至指尖,方才烫碗脱手,此刻风凉空落,这样不着边的感觉并不好。

    姜檀心挑开后堂帐房的錾金钩帘,探身先行一瞧,见紫袍身影埋头在桌案前劈啪打着算盘珠子,半饷才抬头松一松指骨关节,他的后背透着一股谢绝靠近的冰凉寒意,不知因由的人一般都不会上去触这个霉头。

    背手在后,她一个阔步迈进后堂。

    姜檀心倾了倾身子,笑意满眸,像平日一般挪揄道:”师兄可是手指乏了?赶巧师妹买了你最爱吃的老汤猪蹄,吃啥补啥,要不来上一碗?“

    闻她声音,东方宪身形一顿,却并未回头,更是不加理睬。

    他只是抽过厚厚一叠账本中的一本,啪一声砸在桌面上,将算盘猛一摇拨回空盘,磨砺光滑的珠子顺着沿着细杆上下滑动,漂珠上下不靠,一如东方宪此时的心情。

    撇了撇嘴,姜檀心暗叹一声,心下却是存着几分愧疚,她蹑手上前坐到了他的身边,在桌角支着下颚一瞬不动的看着他——比往日瘦了几分,眼角还有些青肿,嘴角也裂开了一道口子。

    ”二师哥,你……“

    姜檀心扶上了他的臂腕,力道之下,算盘应声一抖,已然废了全盘的计数。

    东方宪阴沉着一张脸,再无一丝狐狸的阴险狡诈,风流不羁,他侧脸线条刚硬,鼻下是紧抿着的唇,有些话吐不出咽不下,薄唇翕动无声,末了最后汇成百转千回的一叹,他到底还是认了。

    ”小师妹,你喜欢戚无邪么?别跟我说你有无可奈何,你有悉心打算,这种事不是别人逼你就能做的,问问你自己,多少次你明明可以拒绝,也可以逃走,为什么还要留下?“

    姜檀心慌了神,她不明白东方宪为什么会问得如此直接,这么不留一丝余地?

    她别过脸,手指揪着了衣袖繁复花纹,秀眉紧蹙,眸色躲闪:

    ”你怎么这么问,那日你将我送出宫,确实是赶得巧,又叫东厂的人抓了去,并不是……“

    ”那后来呢?你能送小五回广金园,为何自己不回来?“东方宪目色忍痛,咄咄逼问。

    ”我……“

    ”你喜欢他,喜欢戚无邪,喜欢那个阉人“

    ”我没有!“

    ”你有!“

    四目相对,东方宪的声音如雷般击打中了她!

    不知觉中两人早已离开了椅座,一个厉声逼问,誓不罢休,一个仰头竖脑,哑声相驳。他那么笃定,她如此心虚,胜负已经分出,姜檀心仓惶得别开眼,委屈的泪水盈眶,倔劲儿从脊背一路攀上,她不能自抑得浑身发抖:

    ”没有,没有,没有!就是没有!“

    发狠似得捶拳砸在了东方宪的胸膛,她一把揪过他贵紫炫目的衣襟,咬牙切齿:”我不许你胡说,没有就是没有!“

    苍凉的泪划过白皙的脸庞,是她输了么?不,认输得是他东方宪。

    自嘲一声,垂下眼帘,他伸手一捞将胸前的人锢在了怀里,同小时候一样,抚上她的发顶,顺着她如墨发丝,一遍又一遍的安抚,东方宪哑然轻声道:

    ”别哭,好丑“

    都说喜欢只是一个人的故事,我喜欢你与你无关,但感情必须两个人才有意义,少了一个人的陪伴,再美丽的景致,其实都是碧绿妆成的一片荒芜。

    她错付一生,他痛心疾首,曾经青梅竹马,携手春意的草长莺飞,此刻已一雨成秋,风卷残叶,他的心寸草不生,除了纵一把火燎烧心塬,已再无别得法子……

    留下期冀的秋草,只会让它*成灰,末了剩下一片不毛之地。

    埋首在东方宪的怀里,姜檀心双眸紧闭,银牙紧咬,她在和自己作对,在和自己的心叫嚣,不管不顾,不清不楚,似乎闭上眼睛她就看不见了,捂着耳朵她便听不到了,可心要怎么办,要怎么办?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她和他此刻都是无措之人,都在渴望时间的停留。

    一直到冯钏撩开帘布走了进来,东方宪才不着痕迹地松开了她。

    ”师傅“

    东方宪喊了一声,眸色一片坦然,只是胸膛口的泪渍滚烫,灼着心口,像小火慢炖,一点一点煎熬着他的心。

    暗叹一声,冯钏背手再后,走到了姜檀心跟前,拍了拍她的肩膀后,坐上了一边的暖炕,他圆滚滚的身子一落座,把一侧的炕桌也给挤到了一边,上头茶杯倾倒,一时响声一片。

    ”檀心,师傅有话要跟你说,这些早在你要决定进宫的时候,本该说出口,由着为师自己说,总管叫你从外头自己听来得好,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辈子,那些事情为师不能带进棺材里去。“

    他又是重重一叹:”总想着自私留你在身边,当真是师傅做错了,你理应知道那些,之后才是你自己的选择“

    指尖一抬,逝去脸上残存的泪渍,姜檀心低着头,手里胃里都是空荡荡的。

    冯钏闭着眼,从纷乱的记忆中,他绕过那段铁蹄黄沙,人心惶惶的岁月。

    犹记那还是一个岁末隆冬,几乎和大周朝一样,万物肃杀了无生机,俨然到了几百年江山将倾,苟延残喘的至末日子……

    当时的冯钏还在御用监,掌管皇家日用器具。他爱财,又会敛财,更有一手天下无双的数算本事,大到几千万两的进出,小到一分一厘得添头零碎,他不用算盘珠子,光在心中掐算片刻,就能准确得报出数字,一分不差。

    因为他的这个本事,所以他结交了姜彻。

    姜彻虽是户部尚书,掌天下之地政税赋、粮饷军俸,但他有一个私人的爱好,那就是研究奇门遁甲,八方偃术。所以,他对精通算理的冯钏甚有相见恨晚之感,对于触类旁通的事也多有请教,一来二去两人关系匪浅。

    但终究官宦有别,冯钏贪渎并不受姜彻所喜,而且冯钏总觉得,姜彻再做一件特别神秘的事情,他口风特别严,无论冯钏怎么打听,皆是一无所获。

    不用多久,大周朝最后的太平年岁结束了。

    鲜卑铁蹄踏长城关防,一路高歌猛进,杀抢截掳,一时江山贼手,生灵涂炭。

    拓跋王要求大周贡上五百万两的和谈金,并且指名道姓,非要姜彻押送不可。临行前那天大雪纷飞,寒风冻骨,姜彻一身棉厚大氅敲,冻紫着唇,敲响了冯钏宫外居所的大门。

    很显然,他是来借钱的。

    姜彻为人傲骨,又是出了名的倔巴头的脾气,他身居一品尚书已属不易,出淤泥而自清,从不与蝇营狗苟同流合污,是难浊之流。所以在这乱世至末,朝廷连大臣的俸禄都发放不起,并无敛私的姜彻穷此末路,也是无可奈何之事。

    他深知此行凶险万分,走投无路之下他开口问冯钏借银三千两,充作两个女儿逃亡百越部的路资和到那里的安身之费,孩子还小,这银子只会少不会多。

    冯钏虽然爱财,却并非泯没良知的人,他当即一口答应,捧出白花花的银子,还从自己家仆中抽出得力的两个,要他们一路将人护送往百越部。

    盛世古董,乱世黄金。

    姜彻集齐这五百万两黄金几乎是倾尽举国之财,一打仗,民间黄金就藏得多,自然而来以银换金的价格就特别高昂,他端空户部国库所有资银,也没有凑齐五百万两黄金。

    这时候马嵩找上了冯钏,给他出了一个主意。

    叫他私自从御用监里低价抛售皇宫内院的古玩器具,珍贵字画,再把御用的金碗金筷,娘娘们的金钗金镯统统炼化成和谈金,即便是龙椅上的那层金粉也叫人用刀一点一点刮下来。

    冯钏胆小,这种大逆不道之事他本不敢做,但马嵩开出了一个极为诱惑的价码,为金钱所驱使,冯钏还是咬着牙那么做了。

    直到传回姜彻丢金之事,鲜卑人一怒围攻穆水关,大周最后的门户关卡岌岌可危,冯钏这才意识到事态的危机!

    不等他弄清楚这背后的阴谋,马嵩已经自行找上门来,逼问他姜彻两个女儿的下落。坦白道他本意在谋图和谈金,此番姜彻所行路途他皆有设计,不想只那么一夜功夫,押送黄金的将士和那批黄金凭空消失了!只有姜彻一人回京领罪,问什么都不说,只求一死!

    马嵩笃定是姜彻藏起了和谈金,而他的两个女儿在他押送之前便已不见踪迹,更是蹊跷得很。他已查明当晚姜彻只来找过冯钏,所以这两个女儿去往何处,问冯钏总是没错的。

    一句话一生愧痛,午夜梦回时,冯钏总能梦见姜彻雪中独行的背影,他的手里还攥着那三千两银子的借据,昔日的好友却连认错的机会也没有留给他。

    本以为马嵩至多找回姜彻的女儿,只是为了逼问谈金所在而已,谁料想他竟然丧心病的用姜檀心来胁迫沈青乔进宫,让她”自愿“委身给鲜卑王拓跋烈!

    冯钏无法再默不作声,他主动找到了马嵩,要求要收养姜檀心为徒,照顾她保护她,如果马嵩不愿,他就将沈青乔收其要挟进宫的事告诉拓跋烈。

    权衡利弊之下,便有了姜檀心后来的双重身份,她既是马府的四等官婢,也是广金园的四师妹。

    一个故事凉了一盏茶,虽然剖白过往的愧事他说得断断续续,衔接之处不甚明了,但终于说出口了,这让他大松一口气,抬起眼看着姜檀心,他俨如慈父:

    ”檀心,这就是我所知道的故事,不完整,可已经是全部,我有我的错事,但我愿意用一生护你来补偿你,可你若还是恨我,就一刀把我杀了,师傅不想你周全谋划,像对付马嵩那样来对付我,师傅会心疼,疼到了骨子里“

    目露悲愁,苍老泪水湿了谁眉?半生呵护可否赎罪?行云荏苒,光阴谁付,错错对对,怨结愁罪……浅笑一声,不如泪眼释笑泯恩仇。

    师傅,父亲不会怪您,苦难的磨砺让我成长、让我坚强。檀花娇贵,需依附它树才能存活,师傅多年对我的这份真情我感怀在心,檀心檀心,如我其名。

    她并无多言,只是上前轻轻拥住了冯钏,枕在师傅宽厚平坦的肩膀,感受软软的肥肉,姜檀心笑意浅扬,拍了拍他的后背:”师傅,出去吃猪蹄吧,徒弟方才买的,若去晚了,可都要进小五的肚子了“

    破涕为笑,冯钏多年心中的伤口终将愈合,它还是会留下一道浅淡的疤痕,只不过隆冬雪天不会再隐隐作痛了……

    *

    吃着中饭,姜檀心搁下筷子,探头看了看外头大堂里惨淡的生意,不由发问:”近来是怎么了,都从良改行,再没人赌博寻乐了?“

    小五仰着小脑袋,嘴角边还粘着一粒大米饭:”师姐,你还不知道吧,咱们对门新开了一家赌坊,将咱们的生意全抢走了“

    一边说还不忘吧唧嘴,一口咬在一只大鸡腿上。

    ”广金园是京城数一数二的地段,又有师傅的身份应做后台,论说单单是新来的商贾,不至于抢了这么多的生意吧?“

    ”他们玩儿的不一样“

    狐狸沉默很久,这会儿终于像模像样的接了姜檀心的一句话。

    ”他们什么都赌,还翻新了几种新花样,好奇着去看看得占了大多数,我曾去过,也并无太大的花头,在他们赌坊里玩得都是没头没脸的小痞子,真正阔绰的大赌客就跟凭空消失了一样,不见踪迹“

    ”凭空消失?莫不是私设了地下赌庄?“

    ”有可能“

    冯钏摆了摆手,叹了口气:”罢了罢了,我年纪也大了,有米糊口就知足了,吃饭吃饭“

    埋头捧起饭碗,姜檀心隐约着升起一阵不好的预感。

    用过午饭,独自一人走出广金园,她在门口雇了一辆马车,直往闻香楼而去。

    习惯了戚无邪宽敞豪华的大马车,现在却只有这逼仄简陋的破篷子,姜檀心只得一边受着颠簸之苦,一边从怀里掏出那条和谈黄金,还有匣子里的一封信。她曾拆开过那个信封,信纸上写有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天一冲财。

    除了那句话还有一小块薄木牌,木牌的边纹是繁复的青龙猛兽,中央刻有一个”柒“,并不知作何解释。

    不过从黄金上面,她得到了一个有用的线索:这黄金之上有股浅浅的香味,香味她虽然只闻过一次,但非常熟悉,分明是闻香楼的独制熏香,只此一家,别无他处。

    不管这块小木牌代表了什么意思,可和谈金跟闻香楼准是跑不了脱的。

    半个时候后,马车到了目的地,付了车钱她跳下了车辕。

    站稳不过片刻,便生出了事端。

    原是闻香楼外的一名小童端着一只水盆,巧赶着巧的向外倒水,恰好把水泼在姜檀心的脚背之上。

    姜檀心挪脚一跳,闪至一边,却还是被浇了个湿哒哒,她秀美颦蹙,有些不解得望向泼水小厮童。

    其人俊眉朗目,高额圆脸,皮肤白皙嫩滑,不像一般粗使得奴仆下从,泼湿了客人,也不见其慌乱认错,只是笑意清浅,对她道:

    ”水冲脚尘,财源即来,可位姑娘又是打哪来的?“

    心里咯噔一响,不由自己攥紧了袖口的那张薄纸,她温声回道:”我自天一来“

    小童笑了笑,上前一步,盯着姜檀心看了半响,略微叹息一声:”姑娘随我来“

    领着姜檀心绕了大半个胡同过巷,迂回到了闻香楼的后院大门外,那里停着一辆马车,车辙印很深,车轮吃泥,想来车上放有重物,再看其景泰蓝圆帽包头,黑羊皮条绿呢车围,灰暗的颜色遮挡了金丝暗绣的线围子,这车一点也不简陋,只是很低调罢了。

    上了马车,还不等姜檀心坐稳,便听一阵机拓之声响起,心下一突,再想跑已经来不及了,四壁之上铁板猛然放下,将马车之内瞬间罩了个严严实实的!

    姜檀心懊悔不已,方才就应该发现,这是一辆没有车窗且设有机关的马车!

    她半蹲着扑上铁板,向外头猛烈拍打,试图弄出些响声来引起路人的主意——可这铁板十分厚实,任由捶打,只有闷声隆隆,恐怕一丝都传不出去。

    坐回车椅上,这板上钉钉的困境反倒是她冷静了下来,她重新回想这整一件事,发现她的每一步都叫人算计着:不是由人胁迫掳走,还是她自投罗网,喊着暗号送上门来的。

    溯其根本,还是和谈金惹得祸。

    明知她绝不会放过一丝关于它的线索,即便鬼蜮也要闯上一闯,显然是有人利用了她这般心思,故布谜局,引她上钩。

    马嵩当时已经是个半死之人,枯槁之身哪里还有这样玲珑的算计心思,莫不是黑衣人故意放饵,让她沿着和谈金顺藤摸瓜,一直找到闻香楼来?

    可那个黑衣人,又究竟又是谁?

    *

    一路颠簸,马车似是走上了一条偏僻的山林小路,车辙时不时撞上路边并不平整的石子,磕碰颠簸,晃得姜檀心头昏。

    大约行了两个时辰,马车终于绕上山麓,在一处平坦的地方停了下来。

    估算着这么走一定是走到城郊了,不过困在铁箱子里,实在难辨方向,也更别说沿路丢下一些随身物件了。

    ”唰“得一声,铁板上一方小缺口被人用力挪了开,淡淡月光从外头泄了进了,原来已是月上柳梢的时辰了,接着入目的是一样黑黢黢的东西,借着月光姜檀心勉强认出这是一把火铳——外洋的舶来品,是杀人的利器,价值高昂,千金难换。

    ”出来!“执铳之人冷冷说道。

    铁板一点点重新升了上去,一盏灯笼逼进了马车内,姜檀心用手挡了挡刺眼的光,稍一踯躅,便被人大力拖了出去。

    双脚踩在泥地之上,她环顾四周,果真是在一处山麓边,四周漆黑昏暗,树影绰绰,千岩一色,实在辨不出身在何处,不过京郊外的山屈指可数,两个时辰内可到得,除了西山便只有北边的帝君山了。

    ”木牌呢?“

    拿着火铳直指她脑袋的大汉,虎背熊腰,生得好像铁塔一座,大气武声,这般铁汉子看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还要手执火铳,不免让姜檀心冷笑一把。

    从怀里掏出那块刻有”柒“字的木牌,丢到他的手里,眸色清冷,一瞬不动的看着他。

    ”小丫头这么瞅着我做什么?快走快走,别让公子等急了“

    大汉从怀里掏出一根红色的结绳,把那块木牌串到绳上,再把绳子系上了姜檀心的脖子,他催促道:”柒号,这几天这就是你的名字,如果你能活着出来,记得把牌子留下再走“

    闻言,姜檀心吃了一惊,不禁心中纳罕:这究竟是什么地方,处处透着诡异不说,连个接应的大汉说话也这般古怪,活着?要她做什么?

    推搡着她快走,从深野林地绕了九曲十八弯,才勉强看到了前头的一处竹林宅邸。

    这处宅子孤零零立在山林之间,犹如鬼宅,通往外头的石板路上,姜檀心看到了好几处似是拖曳留下的血渍。

    突地,迎面撞上两个人,不,准确的说是一个人,一具尸体——死人的后脑勺由火铳打出了一个血窟窿,正涓涓不断往外喷着血沫子,黑血顺着脖颈流下,染红了他脖子上那块小木牌,木牌上赫然一个”肆“字!

    姜檀心拽紧了裙裾,不由倒了吸了一口气。

    她身边的大汉见状,好心得拍了拍她的肩,惋声道:

    ”虽然不知道你个女孩子,为什么要来玩这样的赌局,但既然来了,就没有中途退出的道理,要不就是他这样的下场,要不就拿着一辈子都用不完的金银离开,可我在这那么久了,让女孩子来当赌码的你才是第一个“

    赌局?赌码?

    她震惊之余,宅邸的大门缓缓敞开,不同于外面看去的阴鸷森冷,里头迎客大堂灯火融融,人声鼎沸,往来皆是一些富商巨贾,皇亲贵戚,好几个姜檀心曾在广金园见过,原来那些大赌客都来了这里!

    即将迈进去的前一刻,那大汉拍了一下自个儿的后脑勺,暗骂一声:”我这个蠢货“他从腰后拽出一只戏曲的脸谱面具,递到了姜檀心跟前:

    ”带上这个,这是这里的规矩“

    捏着面具坚硬得边缘,姜檀心扫了堂内一眼,心中三分底,但仍是雾水连连,那股不好得预感从早晨起便游走周身,像是一种警示,时不时牵扯着她的心:

    ”请问,抓我来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

    ”抓?你不是自愿找上门的?奇了怪了……算了算了,至于做些什么,我带你去看一场你便明白了,跟我来“

    大汉阴测测的笑了一声,笑容诡异可怖,透着死亡的阴鸷冷意。

    戴上面具,大汉走在前头,姜檀心跟在身后,一块迈进了暖意融融的大堂。

    大堂两侧是一席流水宴,上头杯碟碗筷,珍馐佳肴,还有一些姜檀心从未见过的透明的餐盘杯具,比琉璃更透比水晶更清。

    堂中正前方是一座当铺里的挂当的高台,有三个账房先生模样装扮的人踩着抬脚凳,半趴在柜台上,他们指下算盘噼里啪啦拨打着,光听声儿,就知是行中翘楚,各中好手。

    商贾赌徒在他们那用真金白银换来筹码票据,或是已经参比完一场,回来这里兑换银钱。

    总而言之,围在柜台前的人,那是满手金银元宝,万两银票的进出,比起赌坊里的小打小闹,这里简直一把就能让人倾家荡产,或是一夜暴富。

    姜檀心将流转的心思都掩盖在面具之下,她不动声色的将堂中情景纳入眼中,直径穿过正堂,她发现有不少惊异的眼光落在了她的身上,那些人多是惊诧一叹,遂即颇为怜悯得摇了摇头,再看过来,那样的眼神,似乎是在看一个死人……

    剥动指甲,抿了抿有些起皮的嘴唇,半天没有进一滴水的她,此刻对血腥之气,有种近乎执着的敏感,所以老远处,她便嗅到了。

    大汉带她来到了后堂,这里似乎是由一个戏台改建的——台上铺着猩红的地毯,有几个同她一样带着面具的男子紧绷着浑身的肌肉,手指微微颤抖,抑制不住的紧张,气氛十分压力。

    与台上不同,台下却是一篇高涨的兴奋之情。

    除了为首摆了几张紫檀八仙桌,设为雅座,其余的几乎都是空地,空地挤满了人,他们争先恐后得围在戏台下,手里捏着一叠一叠的筹码票据,握着拳头,不停地向上伸举,连贯高声喊着不同的数字:

    ”壹!壹!壹!“

    ”伍!……伍啊!……“

    嘈杂喧天,如同闹市大街。

    直到一声清脆的锣响,鼎沸得人声才渐渐安静,一个身穿长袍马褂的男子走上了戏台之上,他有着俊秀面容,疏淡的眉毛,白皙的面容,生得一副十分和气的样子。

    他举起手,示意下头安静,随即道:

    ”各位老板容在下说一句,来这里玩儿的,只图一个痛快,赢得金银满钵的,嵘白在这儿贺您一声恭喜,输得赤身一条的,也无妨,出去又是鼎鼎有名的商海枭雄,来日再战便是,唯其一条,乘兴而来,尽兴而归!“

    下头掌声一片,不少人已跃跃欲试,手掌鼓得通红。

    那个自称嵘白的男子捧了捧手继续道:”大家都知道这里的规矩,东家是常年洋外飘得,带回来的东西您且用着,却不能买走,这样的东西,要是流入市面上,咱这赌局可就开不成了“

    ”老白你快开始吧,别尽说些有的没的!“

    下头暴脾气的开始催促了,他扬了扬手里的票据继续高喊:”壹号你给老子争点气,老子开始买了你十万两白银的!别两三局就叫人爆了头啦!“

    他话音毕,周围熙攘笑声哄然而起,显得气氛十分轻松,可姜檀心却注意到了台上之人浑身散出的那股绝望恐惧。

    ”好了,即便都是熟客,这场面的规矩,白某还是要啰嗦一句,台上是各位老板的赌筹,都是签过生死契约的,全凭运气,不问本事,一会儿锣声响起,咱们再见真章“

    抵手拍了两下,自有彪形大汉,统一穿着一身黑衣迈上戏台子,他们将一把一把的火铳递给台上的”赌筹“,推搡着命他们排成一个圈儿。

    大概六个人,对着前头人的后脑勺,他们颤抖着双臂,举起了手里的火铳,将黑黢黢冰冷的铳口猛地顶了上去!

    脑后硬邦邦的,森寒从脖颈一路沿着脊椎而下,钻入皮层表面,血肉肌理,像一只无情的巨手,将五脏六腑都拧在了一起……

    那是真正死神在后,这样的赌局才是真正的以命相押!

    它和擂台赌拳不同,谁得本事大、拳脚功夫扎实些,谁赢面儿就广些。最重要的是,输了的人不一定会丧命,并不是非要将你打死在台上才算歇了赌局的。

    可这里不一样,除了生便是死。

    你前头的前头,渴望你一枪打死他后面的,那样他就不用死了。可他首先得祈祷你身后的,被你身后的身后一枪打死,从而来确保你活着,再给予他生存的机会。所有的一切只看天意,生死不由己,这种空落落的未知,比死亡更有恐惧的说服力……

    来这里做赌筹的人,或是亡命之徒,赤条条一个人,留着一条贱命也是饿殍在路,或是贪财之辈,势金银重于性命,再或是罪籍要犯,本就等着秋后问斩,由着富商串通官府买出牢的,死了也不过早死几天,若天不亡我,挺过去了,活生生又是一条命不说,还有吃喝不愁的金银财富!

    这帮人各有各的血腥煞气,脾气秉性,独独一样都是一样,不惧死亡,只为财来。

    姜檀心震惊了,赌局还没开始,她已俨然可以想象锣声响后的满目血色,一地尸身!

    这……这泯灭人性,蔑视生命的赌局,究竟是谁摆的?!

    千方百计,费尽心思引诱自己来这,竟然是为了让她充作其中的一个赌筹,去参加这生死天定的赌命之局?

    ------题外话------

    姜檀心在叫嚣:坑爹的作者,你有没有百度过火铳是什么玩意,小钢炮一样的你叫我当手枪使,你坑爹吧

    大汉抗炮在肩,阴测测笑道:这么个玩意,一枪削平你的脑袋!

    姜檀心蹲墙角哭泣:作者疯了……督公大老公……再也不跟你闹脾气了,快来救人家粗去……(孙爷挥着小手绢,闺女再坚持一下,我这就去东厂堵人!)

    作者正经脸:实在想不出什么可以替代手枪的东西,各位看官请忽略吧!

    【多谢城主的钻钻,╭(╯3╰)╮辥(这个字作者表示不认识)的花花~另类色彩的打赏~胸毛上的小水珠……好吧╭(╯3╰)╮,也谢谢你的花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