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宦妻,本座跪了 > 060 她若有恙,本座诛天
    ,最快更新宦妻,本座跪了最新章节!

    他站起身,纵使早已心中建设,却还是控制不住得脊背弯曲,险些就要跪拜下去。

    酉苏牵起练习已久的坦然笑意,他颔首笑道:“多年不见,主上依旧风姿绰约,姿容无双,酉苏已备下薄酒,待此处赌局一完,邀君同饮”

    勾起凉薄一笑,阎王扫过人群,风流卓荦的撩起身下袍摆,倚身坐入座中,他目不斜视,口气寡淡:

    “酉苏公子不必客气,本座略坐坐便走,你我心照不宣,她人在哪里?”

    酉苏神色微变,语调慢下三分,也冷了不少:“客随主便,主上既然赴了约,为何急着要走?赌局还未开始,我既请了你过来看,你若丝毫不感兴趣,岂不显得我蠢笨?”

    眸色冷暗交织,不复方才初见他时心不由己,此刻的他已然收起了那份心底的执念,固执得要赠予他一场心碎神伤,似乎这样才能令自己感觉到痛快,令自己不再卑微低贱,乞讨永不可及的回馈。

    这一场从无回应的痴心,他不甘心,即便是戚无邪厌恶憎恨的回音,他也想要,不管是偏执的祈望还是不择手段的掠夺!

    四目相对,眸色胶着,纷乱复杂的情绪被一声清脆的锣声惊碎,嗡嗡颤抖着余音,意味深长。

    嵘白捧了捧手,满面和气开了腔:“既已迎来贵客,那么今晚的这场赌局也要开始了”

    他抚掌拍了三声,自有服从行动的人几个高跳蹿上了戏台子,他们把角落的那几个“赌筹”带到场子中央,一人递送了一把火铳,且将他们安排好了位置。

    掌心沁出冷汗,姜檀心接过那样一件杀人利器,沉甸甸的重量得几乎让她拿握不住。

    粗糙的皮革生硬得膈手,它碾压在掌心纹上,像一把高高举起的闸刀,摇摇欲坠的挂在手纹生命线之上,死,也只是轻轻一扳扣罢了。

    心里一阵战栗,她猛地扭过头,牢牢盯着几丈外的戚无邪,呼救的话卡在喉咙间却怎么也吐不出来。

    戚无邪长眉一皱,他显然捉到了这一道胶着且矛盾的视线,他抬眸,顺着它一路寻去,等看到台上之人时,他不由瞳孔一缩,从眼底泛出浓郁窒息的墨黑来。

    酉苏余光瞥去,无奈苦涩一笑,他轻言道:“比起当年的生死之局,这便如何?当年我是局中人,如今我已冷眼旁观,主上从未入局,想来今日心情也会一如既往的薄情寡义,冷情无咎吧?”

    嗤笑一声,戚无邪执起桌上的那只五彩釉瓷小盖钟,他轻叩茶盏,吹了吹茶末,呷了一口酽酽的糖水香茗,漫不尽心的抬眸道:

    “你说的不对,你早已经困死在局中,而本座,不屑入局”

    糖水虽甜,可苦涩之味却从舌尖蔓延,戚无邪长眉一蹙,不着痕迹得搁下了杯盏,骨手一挡,用手背将它推离一尺开外,轻视得挪开看向酉苏的目光。

    这杯茶他不想再饮,只因他的糖放得太苦……

    酉苏的目光久久停留在小盖钟上,干涩滚了滚喉结,话终于还是说了出来:

    “如果不在乎,何必娶她?”

    “本座行事,何曾拘泥过因果?有果未必要有因,即便有,你也永远不会知道”

    “我不信”

    “呵,那你大可试试”

    藏在扇面之下的唇齿难以抑制得打颤,他握紧了手中的扇骨,连关节也变得青白。

    “生死天意,她若死了,你当如何,杀了我为她报仇么?”

    戚无邪眼风轻轻,似有若无的瞥了他一眼,吊足了他的迫切想知道答案的心,良久后才缓声开口,带着不容置喙的绝情:

    “记得本座当年的话么?你若过了生死局,从此自由来去身,只一条,不可让本座再看见你,否则……”

    “生无门!”

    酉苏木讷得接过话,这三个字透支着他的心力,一点一点撕裂着他的伪装的面具。

    “记得便好,说什么生死天意?”

    戚无邪狰狞一笑,眸色只是一片阴鸷寒冷,他稍一偏身,对着酉苏声音极轻,它挟着地狱迎面而来的鬼气,抽丝剥茧的蚕食着恐惧:“你且听好,她若活着,你可自行了断,她若死了,本座杀你,诛天。”

    面具应声而裂,酉苏眸色森寒,悲从心头肆虐而起,燃烧了一切端持着的伪装,他几乎下一刻就要破声而出,质问满腹心事,乞求那几乎疯狂的执着回馈!

    戚无邪抬手,按住了他的手臂,他倾下身,抬了抬完美无俦的下巴,示意酉苏往台上看去,皮笑肉不笑道:“赌局要开始了,你若有什么安排大可现在补上,晚了,会不会来不及?”

    声音很轻,可气势渗人。

    酉苏拳头一握,别过眼,唰得一声收起扇子,这是表明自己不会再言的态度!他有些力竭的往椅背上一靠,深深出了一口气。

    *

    姜檀心失望得收回视线,他……真得没有认出来。

    肩膀由着身后之人一推搡,她才醒过闷儿来,后头粗哑得声音如同刀据:“我会杀了你,最后的时间,你竟然还能走神?”

    姜檀心的脑后清楚得传来冰冷的触感,让她浑身一震。

    僵硬的铳口在他的粗喘之下,被他幻想成了一把刀,他用劲了力气顶着姜檀心的后脑勺,杀气漫天,嗜血蔓延,他现在就想杀了这个人。

    力道灌于铁臂之上,杀意染红了眼,他不断向前逼迫,想要把眼前的脑袋顶出一个窟窿!

    姜檀心吃力不起,还顾不上钝痛上扬,已被他逼着向前冲了一步,不等她回身反击,一条粗长的马鞭啪得打在那人臂上,台下有人冷冷呵斥道:“陆号,站回去!”

    鞭子抽醒了狂躁的陆号,他颤不能抑。

    这样压迫绝望的境地,每一个人都将自己逼得无路可退,神经紧绷,真正的生死一线怕说的就是心中的那一念,念头断了,活着也等于死了。

    谁都有渴望生存的念头,但死亡又是如此的迫近,简直就是冰火两重天里的游走徘徊。这样的赌局太过折磨人,再残酷的血肉之刑,也绝比不上心灵意念上的摧毁。

    第一声锣声响起,抬铳准备。

    双手捧着尚且觉得重,颤抖着的单臂,如何举得起来?

    姜檀心有些浑噩,她不知自己怎么站到了这个台上,又自问怎么就没有逃走,她再过慌张畏惧,却还没有到了绝望的地步,只因那人也在底下,破土而出的信任占据了所有理智无法做到的事。

    有他在,一切都会没事。她深出一口气,这样的自信来源何处她不想深究,只是存着一分希望深埋心坎,不至于让她在这里彻底奔溃。

    她举起手臂,将火铳顶上了前面之人的脑后。

    *

    茶盏伫在桌案,晃出了一片茶渍,酉苏指尖覆着一层薄薄的香粉,伸出手指蘸了蘸茶渍,一勾一抬,一颗混沌的水珠停留指尖,隐藏在于袖口之下。

    戚无邪斜斜一扫,自若勾起了唇角:骨子里不曾狠绝的人,单凭着一张脸谱,换了一个名字,就能有所作为么?他到底不敢。

    台上一共七个人,面色狰狞冷汗直流,闭着眼等着听锣声的有,睁着眼即便是死也不瞑目的也有,只有姜檀心一人垂着首,不辨畏惧。

    台下赌客屏气凝神,大气不敢喘一下,揪着手里的筹码票据,生怕一声锣声响就全打了水漂……

    不同情绪不同渴望,扑腾出千种万般的气息,汇成一张铺天盖地的巨网,把所有人的耳朵都拴在了一起!

    姜檀心耳廓一动,一阵细细携风之声飘然入耳,是落槌掀起的风声!

    快人一步,她猛地闭气眼睛,在锣声未响得前一隙,扣动了扳机!

    “咔哒”一声,意料之中的后座冲力并没有到来,火铳却传来一声无弹空响,姜檀心当即愣在了原地!

    “咣!”锣声遂即响起,嗡嗡之声,震耳欲聋!

    火星爆出之声炸响在耳边,也正在此时,一颗沾染剧毒的水滴从月华白袍的袖口破空而来,就着姜檀心后头陆号的口鼻,肆无忌惮的撞去——毒入口即融,迅速腐蚀开来。

    酉苏出手了,戚无邪也绝不会冷眼看着。

    他说过一百零八颗佛珠,皆是为她所掷,这一颗,他也不会吝啬。

    一如往常那般拨紫檀持珠,待锣声响起的那一瞬,他指下一动,佛珠追着水滴飞掷,只是在空中相交之后,便偏离了方向,直接奔着陆号身后之人而去!

    啪得一声,佛珠打在那人指上,力道已到,扳机扣下,陆号脑门爆出了一朵血花,双眼爆突而出,软软倒在了地上。

    他像是被打死的,又像是被毒死的,可笑得是三个人想杀他,且方法各异。

    局面已定,柒号打了空枪,七个里头死了三个,而陆号连扣下扳机的机会都没有,就已经被身后的人一下爆了头。

    赌客哗然声一片,小部分高举手臂不停得抗议,他们认为分明是因为柒号放了空枪所以导致现在的局面,如果当时膛中有货,死得就绝不会是他们赌押的人,所以这钱他们输得不服!

    逢此变故,姜檀心后背已被冷汗湿透了,她同活下来的人一样,左摇右晃地瘫坐在地上,不停着喘着气来平复颤抖的心。她抬起眼皮,瞥了一眼她前头那捡回一条命的男人,心中不免嗤笑一声:

    不服?赌局可以重开,钱可以再赚,人命呢,一句不服,死掉的人可以活过来了么?

    嵘白见此争议,也难免皱了皱眉头,他站往高处抬起了双手,向下压了压试图安抚赌客狂躁的心情。

    “各位老板!各位老板……听我一言,生死赌局没有重来的道理,人命交代了,也没有作废的规矩,火铳出了问题,赌庄虽然有责任,但换一种角度不正是上天的意思?天要留下他,各位一定要逆天而行么?”

    “废话少说,杀了他,我等就认下着天命!”

    “没错,敢来赴这里的生死局,咱们都是喜欢逆天改命的人,少拿天意来敷衍,杀了他!让他多活这么一会儿已经是便宜他了!”

    本已苟延残喘,从阎王爷那捡回一条命,想不到阎王不收,人世间也再无容他之地,他站在阴间阳世的渡桥之上,彷徨到进退无措,绝望到心如死灰。

    另一头,争执愈演愈烈,各为利益的赌客大有要大打出手的架势。

    嵘白面露难色,却也想不出更好的法子,他把视线投向了酉苏,似是在征询东家的意见。

    酉苏鼻下轻出一口气,将方才胸中抑郁着的污浊尽数呼了出来,他目不斜视,并不看戚无邪,可说出来的话,却字字如刀,叫人听着难受。

    “外人不涉局,换一把,让柒号再来一次”

    话无甚力道,狠绝之气第一次酣畅淋漓,如此痛快——戚无邪,你想救她,可至多保得了她的命,可我要她受的,是活生生得葬送一条性命,死,永远不是折磨人的首选。

    ……

    姜檀心愣在当下,如果说方才赌局中的扣下扳机是无可奈何,是为了自保的被逼无奈,那么,现在再让她一个人表演无情的刽子手,她的心里、眼里、手里,就只剩下了“杀人”二字!

    马鞭啪一声打在台面上,鞭之所及,皆是浓稠的血腥之气,台下监督的人冷冷执行命令,他手一指,厉声命令道:“柒号,捡起枪,杀了他”

    赌客之人哄然围了上去,他们丝毫不嫌弃血臭入鼻,只是烧红了眼角,要为自己打了水漂的金银讨回一个公道:“杀了他,快杀他,快!”

    姜檀心诧异得看着这群赤心麻木的衣冠禽兽,她纳罕世间怎么会有这样的人,他们还能称之为人么?

    倏然,她的腿被一个人猛得抱了住,那人嘶声力竭,泪水嚎啕,显然已经彻底奔溃了。

    “求求你,不要……不要,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来这里,我只是在地主家打杂工的,我娘病了,没有钱治,我又从他们那偷偷听来这个日赚斗金的地方,所以我偷走了号码牌,我以为很简单的……我以为很简单的!”

    他恸哭悲嗥,颤抖不已。

    姜檀心的腿似乎成了溺水之人唯一的浮木,他没有办法了,已是死过一次的人,除了发泄一切心底的恐惧,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

    不知所措的除了他,还有她——后面有人逼她,前面有人求她,她不知道自己何时竟变成了判官手里的笔,一勾一画就能断人生死,判其寿数。

    姜檀心匆匆抬起眸子,望向不远处的戚无邪,想从他严丝合缝的表情里,寻出一丝暗示的情绪,可望去才知,他根本没有认出她,又怎会有别的?

    对不上的视线如同一盆浇下的凉水,摧枯拉朽将期望揉为齑粉!眸中之色瞬间黯淡了下来……可就在心头之火将要熄灭的前一瞬,她竟然得到了回应!

    戚无邪的目光越过千万之众,破开尘世纷扰的浮尘,清透着一丝不漏的望进她的眼中。好似墨漾水中,化开浓重的一汪漆黑。

    姜檀心熟悉这样的眼神,浓稠的黑让她静下了心,这种源源不断的信任不问出处,不问因由,只为一个眼神足矣。

    她的身体里叫嚣得是情花孽海的情花血,他亦自称是情花之主,她是他的根,他是她的果,比起心有灵犀一点通,这样的羁绊更为贴切。

    阎王从不只是说说,更不会用眼神佯作宽慰,他的行动一直不晚。

    不等姜檀心反应过来,台上另一个幸存的男人已然举起了手里的火铳,他迅速扣下扳机,将那个嚎哭不止的男人送进了地狱。

    手指一松,火铳脱手,“凶手”沉出一口气,抬眸看了姜檀心一眼,他眼神一如既往冷静,那绝对服从的执行力也是她十分熟悉的。

    夷则……么?

    她的眼神从疑惑变为清明,他从厉色到染上笑意,两人心照不宣,彼此确定了身份。

    *

    台下的酉苏冷笑一声,他斜眼投去一个苍凉无物的眼神,心中掀起忿恨的叛逆——你越要护她,我又不会轻易放手,你自以为天下无敌,弑神诛天,可我偏偏要你在这儿留下一口心头之血!

    他手中扇骨往桌案上一敲,高处的嵘白立即会意,清了清嗓子高声道:

    “好了,如各位所愿,这场赌局算是清了了,晚一些功夫还会加上一场,是两人对决的,为显公平,还请各位上家都后头抽个签”

    话音落,赌客们熙熙攘攘,推搡着往后堂走去,一时间退了个干净,只有台上一地尸身和这真正涉局的几个人。

    “主上雷厉风行,诡异的行事之风果然一点都没有变,这位……怕是东厂的暗卫吧?兴许是曾经的弟兄,主上倒也舍得放他趟这趟浑水。”

    酉苏眼风一扫,自顾自得勾起一道凉薄笑意。

    “夷则……”戚无邪浅声开口。

    闻声后,酉苏犹如电击,他猛得抬头,不可思议得看向面前之人,这个名字……他竟叫了这个名字?

    戚无邪怜悯一眼,一瞬不动的回望着他,汲取着他眼里的意外、惊喜、和那有若无的祈盼,回馈的却是一记无情利刃,斩断了本就可怜的执念情丝,话轻悠悠的抛掷:

    “你去后头抽签,顺带着帮酉苏公子的也给代劳了”

    “是,属下遵命”

    夷则看了姜檀心一眼,迅速摘掉了面具,他单手一撑,跳下了戏台,阔步往后堂走去。

    ……

    气氛安静的诡异,心碎似沙砾,不单单是破碎的痛。

    本以为多年伤痛已硌起了厚茧,可以承受他的忽视嘲讽,谁知他的刀那么深,无甚力道,却扎在了最痛之处!

    比不爱更怨得是什么,是无视!是毫无地位的被替代!是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

    *

    没有悬念,或者说没有人会认为事情到此结束了。

    夷则意料之中的抽中了那个写有“柒”的红头签,他和姜檀心,只能活一个。

    离赌局开始还有一个时辰,所有的“赌筹”还是被赶进了地下房间,无力休息也好,畏惧嚎哭也罢,反正铁门一锁,他们只等生死宣判,外面的恩恩怨怨也就和他们没有了任何关系。

    比起上一次的无措绝望,这一次有了夷则作陪,让姜檀心竟有些哭笑不得。

    悲喜的两股气在肚子里打架,还不等她抉择,便已经撞上了肚子,她疼得冷汗直冒,捂着肚子蹲在了当下。

    夷则大手一捞,把人扶了起来:“怎么了?吃坏了?”

    “嘶……这种环境下,也、也只有你们东厂的才吃得下东西,应该是痉挛了,坐一会儿就好”

    她摆了摆手,将一半的身体重量尽数压在他的身上,一步一皱眉的摸着椅子而去。

    夷则眉头紧皱,啧了一声,轻声快速地道了一声:“得罪了”

    说完,他便打横将人抱起,迈过地上半倒着的椅子,绕过碎了一地的瓷杯碎片,寻了一处还算干净的软榻,才将她放了下来。

    他挠了挠头,四顾房间,抄手从一侧桌案下拽出一根毛毯来,掖被掖角地将姜檀心包了个严实,郑重其事的道:“应该是受凉了,你且别动,躺一会儿再看”

    姜檀心沉出一口气,把手从毯子里伸出,半抱手臂,螓首微偏:

    “你怎么来了,马渊献他们可有为了马嵩之死来为难你?还有这个酉苏究竟是谁?不会是你们东厂的花肥吧?”

    夷则摇了摇头:“没有,一声不吭的就装殓入殡了,确实奇怪”

    疑惑地沉吟一声,他继续道:“花肥?何出此言?我只知他是前一个夷则,善于用毒,东厂督主一直很喜欢他,直到主上接管了东厂,这人似乎就有些变了,不知什么原因主上也给他摆了一个生死局,让他脱离暗卫的身份,还他自由之身,此番估计是来寻仇的。”

    夷则说了姜檀心猜不到的那一部分,可她却没有把剩下的隐情告诉他,无声一叹:不过一个执念难消的可怜人。

    “檀心姑娘……”挺严肃的开口,他垂着眼眸,掩盖不住自己的愧疚之情,坦声道:“对不起,是我没有第一时间护你。”

    “……”

    姜檀心没有答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思量着该如何开口,沉吟许久方道:“那日之后,你一直跟着我么?”

    夷则抬起眼皮瞅了一眼,又迅速的垂下,他点了点头:“是,这也是主上的命令,是我把你跟丢了”

    “所以因为愧疚,你就义无反顾得来做了生死局的赌筹,连性命都不要了么?你可知火铳无眼,方才你只有一半生得机会!只因你砸了督公交予你的任务,就非以死谢罪不可么?东厂暗卫又如何,为何不能为自己而活?”

    手肘一拄,她撑起上身,认真地望进他的眼底——他是一个能力卓荦、服从极强的暗卫,却不是一个有血有肉的尘世俗人。相处这么些日子,姜檀心很希望他能从暗处探身出来,自由得支配自己的心、甚至是自由。

    像他这样的人,为了果决利落的完成任务,他的思维直接,只有行动、然后获得战果,如此的高强度的执行力,必定需要牺牲所有会导致心中旁骛的牵绊,七情六欲首当其冲。

    他是一把直指敌人的锋利之剑,利虽利,但却被打磨得很单薄,两面皆是银光锃亮,倒映的永远都是主人的影子。

    夷则心下吃惊,从未有人对他说过如此之言,他自以为忠心为主,实心任事,才对得起这一身武艺,值了这人世间碌碌一遭,可今日,竟有人谈及他从未想过的“自由”二字。

    上一个夷则固然可悲可怜,可他至少敢跃出方圆,甚至还想染指雷池,他用一场生死局换了半生自由,如今的他是被自己的执念束缚,与人无尤。

    但他还是有了只属于自己的名字,他不再叫夷则,而叫酉苏。

    “夷则,一会儿的生死局,你若觉得牺牲自己才可赎罪,才能让戚无邪满意,那我姜檀心一定会瞧不起你,一串纸钱也不会烧给你,一滴眼泪也不会为你流,逢年过节,清明忌日,我还会到你坟头狠狠蔑视你,叫你死得休想解脱!”

    夷则惊诧地看着她,目色复杂,眸光流溢,像是蒙尘的璞玉破开顽石,一丝一点的清亮之光藏无可藏,避无可避,它剖白眼前,焕然一新。

    “檀心姑娘,你不会有事的,属下也不会将命送在这里,你若信不过我,难道还不信过主上么?”

    他单膝点地,半蹲在睡榻边,笑意满眸。

    姜檀心狐疑地看了他一眼,自顾耸肩一笑:“督公本领通天,且也是官场上的事,他身手再好,等他飞身台上相救,你我早被打成筛子了”

    某人暗叹一声:“到时候再想法子应对,你先睡一会儿,我在这里守着,时辰到了再喊你”

    姜檀心侧了个身还想与他说上几句,可就在他话音落下后,困意便十分应景得跑了出来,在她的眼皮之上桀骜叫嚣,撕扯打滚。

    她眼眸半阖半睁,只觉夷则一下出现,一下消失,最终抵不过浓重的乏意,沉沉睡去……

    梦境纷乱,似还有戚无邪穿着一身黑袍,正狰狞地朝她笑着,他的背后是飞溅而出的血花,比情花更加妖冶奔放,如火如荼的逶迤遍地,他手里紫檀佛珠瞬间变成了一把火铳,黑黢黢的枪管对准了自己,她还来不及尖叫,咚得一声已然在耳边炸了开!

    一声惊醒!

    ------题外话------

    小花肥的心被虐成了渣渣渣渣渣渣……哎

    现在是11。10号的下午一点~因为晚上又断网,没时间上传,所以传的早了一点,感谢总结明天中午来补上,吼吼,作者想说的是,下一章……会有些欢脱,小两口大闹生死局,手拉手虐渣渣,如有崩坏,尽请谅解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