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宦妻,本座跪了 > 063 码头相送,淮州买缺
    ,最快更新宦妻,本座跪了最新章节!

    姜檀心顺着他的手看去,只见夷则从他身后蹒跚走来,他大包小包挂满了一身,手里握着佩剑,腰际还别着一把伞,更夸张的是他嘴里咬着一袋油纸包裹的春饼,走起路来一动三晃,叮叮咚咚十分热闹。

    姜檀心不由好笑道:“夷则?他不是回家探亲去了么?”

    “本座不曾说过么?夷则的老家在淮州,恰好与你一路,如此便叫他与你共行吧”戚无邪言罢,扫了一眼她身上的东西,除了一个包袱并无他物。

    他薄唇一抿,心下一叹,想来那包袱里除了有两件换洗的衣物外,也没别的什么东西了。

    “可有出过远门?别以为钱能买到所有的东西,蠢丫头,这般出门让人拐一拐倒是挺方便的。”

    姜檀心好笑地指了指夷则:“那么这些东西都是您为我准备的?”

    戚无邪轻笑一声:“自作多情,这是夷则的准备的,你沾光罢了,走吧,本座还有事,实在没工夫陪你扯闲篇”

    姜檀心正欲开口反击,忽闻一阵哼哧哼哧的声音打后头传来。

    她挪眼往戚无邪的背后看去,只见冯钏捧着自个儿肚前的肉,迈着粗壮的小短腿,一边摇着手,一边不停步的朝她跑来。

    小五跟在冯钏的后头,小胳膊小腿的甩得倒也比他师傅快了不少,小五用力推着冯钏,小豆丁的个头像一只小尾巴,几乎挂在了他的身后。

    视线挪动三分,东方宪也跟着来了,他似乎寻回了往日狐狸的奸诈,三分笑意挂在嘴角边,不紧不慢的阔步徐行。

    “檀心,檀心呐……等一等!”

    “师傅,你们怎么来了?”

    姜檀心绕过戚无邪,上前扶住了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冯钏,将疑惑的神情投给东方宪。

    那狐狸本是笑意满盈,见着戚无邪也在后,散了几分,只顾着一耸肩,悠然开口:“师傅他老人家知道你要出远门,不来给你送一点东西他就不安心。”

    姜檀心脑后冷汗,扫了一眼他们三个空空如也的手,送什么东西,东西在何处?

    等冯钏喘匀了气,他从怀里颤颤巍巍掏出一叠银票来,满目肉疼,添了添自己的大拇指,他一张一张又数了一遍,一边数还不忘告诫她:

    “出门在外,什么都可以不带,钱一定要带够,缺什么买就是了!你个女孩子,从没有出过远门,这次跑那么远,也不知道干什么去,师傅这里有些体己银子,你一定要收好,如果用了有剩,回京记得还给师傅,那可是……”

    “棺材本!”

    师兄妹从没有如此齐心的时候,只是这话听了几百遍,再说耳朵都要长茧了!

    戚无邪闻言,不由愠色上眸,心中不爽,这冯胖子太过猖狂,当着他的面说起了这等话,再挪眼看了看浑身挂满东西的夷则,孰人土豪孰人土渣,一见分明,他本来脾气不大好,让人这么一刺激,就更不高兴了。

    你以为……本座没钱么?

    嗦,他从怀里掏出一张生宣白纸,上头有一枚“情花主人”的印章,因为贴身放着,还有戚无邪身上的那股若有若无的冷香——这张纸姜檀心认识,前不久广金园赌局之时,他就是拿得这个做得卖身凭契。

    指节修长,肤色如玉,戚无邪两指夹着那一张宣纸,在姜檀心的眼前一晃,懒懒道:“拿好,崇云昌票号,认据不认人,情花主人四个字,你要多少取多少”

    姜檀心讪讪接过,不禁想笑,这张纸兜兜转转还是落在了她的手里,不同于赌博赌注,这个可是他心甘情愿给的。

    冯钏投来恶毒的眼神,他鼓了鼓腮帮子,只觉得手里几张银票太过单薄,风一吹就哗啦啦的响,也不想再数了,数来数去也就这么两张,他一把塞进姜檀心的怀里,搓了搓肉肥肥的手:

    “都给你都给你,揣好咯,别丢了,快走吧快走吧”

    推搡着她的肩膀,冯钏催促着她快点上船,不给戚无邪多余说话的机会,好赖一声“再见”也没听着。

    姜檀心惊呼一声,险些被他推下水,她步履踉跄,跌进船舱甲板之上。

    后头的夷则见状紧接着跟上,也上了甲板,并将她扶了起来。

    岸上的冯钏完全忽视了面色不佳的戚无邪,他挤着肚上肥肉蹲下了身,一脚踹上船身木板,将它推离了码头……

    插着腰,看着水纹荡开,船身悠悠离岸,他抹了一把脑门沁出的汗,朝着姜檀心挥了挥手,笑意融融。

    戚无邪冷眼旁观,他半抱着手臂,任由衣袍风中张扬,瞧见东方宪和那个小豆丁趁着那蠢丫头不留意,早已经猫进了船舱之中,他眸色深深——小豆丁也就罢了,只是那东方宪……生着一脸讨嫌的奸诈样儿。

    真是一点也不喜欢……

    船扬起了帆,渐行渐远,她还立在船头,衣衫共青水一色,她面色模糊,五官难辨,只是那流连复杂的视线一瞬不动,牢牢锁住了岸头的另一端,戚无邪坦然接受着这样目光的注视。

    可渐渐得,他心中便泛起一丝莫名情愫,眉头一蹙,暗沉如潭的眼眸化开浓重黑色,像是一张无形的网,紧紧勒住了他的心。

    人未行远,相思已生。

    *

    姜檀心一直立在船头,她盯着那抹艳色的红,直到眼睛泛出酸涩的泪水,才阖目作罢,再睁眼,红色被渐起的水平面淹没,一如她空荡荡的心。

    抬起指尖,逝去一滴清泪,泪渍在指甲上经晶莹璀璨,河风一吹,消散空中。

    扭身抬眸,望向身边的夷则,她不由苦笑一声:“此行你我作伴,你且不要将一些奇奇怪怪的笑话说与我听,你生得一副正经脸孔,一本正经说起笑话来,只会觉得浑身泛着一股冷劲儿”

    夷则无奈一笑,想开口说些什么,无奈嘴里还叼着那包油纸春饼,一张嘴,东西便要掉了。

    瞧他滑稽的模样,姜檀心噗嗤一笑,嘴角高扬,伸手接过他嘴里的东西,好让他说话:“亏得你买了这么些东西,暗卫一年俸禄不是挺多的么,还要你这样一路节省,事事悉心准备,果真是好……男人。”

    夷则喘了一口气,嘴里都是葱花味:

    “属下无妨,怕姑娘是北边的人,吃不惯南边的东西,船上没啥好吃的,所以买了一些,属下瞧着这舱蓬也不甚牢靠,万一途中遇上大雨,我还带有伞,可遮挡一二……”

    见他絮絮叨叨没完没了了,姜檀心赶紧比划了一个停得手势,无奈扶额:“这一路跟你大眼瞪小眼,我一定会疯得!”

    “那倒不会,若姑娘想打骨牌,四个人也是凑得齐。”

    姜檀心方想嘲笑他,把划船得船夫叫来玩牌,那船要飘到海里去了,后一数,不对,怎么也不够四个人啊!

    她这厢正疑惑,床舱里响起一阵欢快的脚步声,小五迈着萝卜腿冲了出来,朝她奶声奶气一阵叫唤:

    “师姐,你怎么还在外头,二师哥在里头煮了一锅子鱼头汤,你再不来,小五要统统喝光了!到时候师兄又打我屁股,小五就怪师姐!”

    看见小五的刹那,姜檀心脑子一白,她迅速扭头盯住了身边的夷则,阴测测问道:“他们什么时候偷偷上来的?”

    努了努嘴,夷则暗叹一声:“就在主上递票据给你的时候,他们就大摇大摆的进去了,属下以为他们本就与你同行,原来……竟是偷偷?”

    恨恨一磨牙,阴谋!

    他们以为她是去吃喝玩乐,游行江南遍访古迹的么?

    她是去查案的,盐商各个狡猾奸诈,左右逢源,唯利是图,至于那正顶戴的官员,更是柳条串王八,一条枝上的货。她既无上差的身份,也无替天子查案的权力,她只能靠自己一点一点从边隙中撬开缺口,肃清内乱。

    这事儿不但不简单,更是危险,周转斡旋,跟老狐狸玩心计,这么赶着来,真不晓得他们两个是怎么想的!

    姜檀心一把推开夷则,踩着沉重的步子,一矮身,钻进了船舱内。

    她一把揪起小五的后衣领,半提着丢了进去,遂即坐上桌案边的椅凳上,咚一声拍手在上,愠色满眸:“谁给我解释解释,你们怎么上了船?”

    小五缩着脖子,睁着水灵灵无辜的眼睛,蹲在地上低着脑袋:“小五不想师姐一个人去,小五想陪着师姐,师姐去哪,小五就去哪!”

    小豆丁说完都自己感动了,他蹭得从地上站起,扑上了姜檀心的膝盖,牢牢地抱住,大有一副你赶我回去,我就跳河的架势。

    “还不是怕你旅途寂寞嘛,那位小兄弟看起来愣头愣脑的,你可吃得住?瞧你的脸色,至于这么严重么?”

    说话的是东方宪,他袖口高高挽起,手里端着一盆正扑腾着热气的鱼头汤,香味四溢,诱人津液。

    他摆出三只碗,三双筷子,很显然跟夷则不对付,将他挤在了外头,完了还佯装一副失礼的样子:“哎哟,忘记准备小兄弟的那份了……不过您东厂伙食赛御膳,想必是瞧不上咱们平头老板姓的一点口腹之食的”

    贵紫衣袍风流华贵,一阵浪花打来,他腰际上的金算盘与桌案磕磕碰碰,声儿清响好听。

    夷则置若罔闻,他从姜檀心手里抽过方才街摊上买得春饼,一人走到角落,寻了一处座儿,卸下满身东西,自顾自的吃了起来,不辨味道,似乎能果腹就成。

    面对狐狸的狡诈贱嘴,除非是老实到没边儿的,一般没什么人能一言不发,生生吞下郁闷之气,可这夷则不愧是东厂里出来的人,任尔口蜜腹剑,毒舌侮言,他自气定神闲,坦然对之,自我意识和脸皮厚度,堪比戚无邪。

    姜檀心深深出了一口气,她端起小瓷碗,舀了一勺鱼头汤递给小五,后又自顾自的打了两碗——东方宪本以为小师妹妥协了,正举着手笑呵呵要去接,不料被她打开了手。

    “你不许喝,下一个埠头是通州,你带着小五回去”

    “不走”

    “我是去查案的,你跟着去做什么,还带着小五……”

    “你一个人,你认为我会放心么?”

    狐狸换了一种口吻,从小到大,只要他用这样的口气说话,她就不会在由着着性子再继续同他呛口。

    他信誓旦旦的关心,她无法佯装冷漠的拒绝,别开眼睛,她长叹一声:“随你就是……”

    表情转变只是刹那,狐狸朝小五眨了眨眼睛,胜利之意不言而喻,他眉梢染着笑意,一边伸手去接鱼汤,一边顾着口中呢喃:“这就对了嘛,你破你的案,我带着小五吃一吃风味小吃,游一游名胜古迹,再逛一逛花街柳巷……诶诶,我的汤”

    姜檀心一把夺过他手里的鱼汤,扯着嘴角冷冷一笑:“抱歉,没有鱼汤,你留着肚子去花街柳巷吃吧!”

    一手一个碗,她走到了夷则跟前,顺势递给他一碗,遂即挨着他身边坐下——那夷则也丝毫不拿自己当外人,施施然接过汤碗,倒了声谢,头也不抬,径自喝了起来。

    实在把东方宪气得够呛,他本就是抠门到钱眼子里的人,这般吃了亏,简直比捅他一刀还难受!

    小五把脸埋在汤碗里,嗖嗖喝得正带劲,他偷偷抬眼,瞄了一眼二师兄,那憋成猪肝色的臭脸,小五眨巴眨巴眼睛,瞬间就乐了:师姐帮东厂坏人,那小五就要帮师兄再把师姐抢回来!

    二对二,势均力敌!

    *

    过了通州码头,船停泊半日,由得船上之人下去办置些吃食物件。

    通过连日的接触,东方宪已对夷则佩服的五体投地,无语凝噎了。船上一切从简,可偏偏他就能活得十分得心应手,恰如在岸上。

    洗脸,他从包袱里掏出一条脸巾,甚至他还可以掏出一只铜盆来;漱口,他从包袱里找出一只漱口杯盂,擦牙的青盐也绝不落下;饿得时候,烧饼馒头花糕春卷,嘴馋的时候,瓜子花生核桃杏仁……

    还有一次天落大雨,船舱漏水,东方宪眼疾手快的抢了他的脸盆顶在脑袋上接水,得意洋洋,且挑衅着看着他,但见夷则气度优雅,淡定得从包袱里掏出一把竹骨伞来,一顶一撑,十分从容。

    东方宪疯了,所以到了通州码头,他第一个冲上岸,他要去买,什么需要他买什么,否则不用道淮州,他就已经被气死在船上了。

    看着狐狸拉着小五,火急火燎的上岸,姜檀心挨着夷则,坐在船甲板上,两腿晃悠,神色怡然:“夷则,你猜他会买些什么?”

    摇了摇头,他轻笑一声:“不知道,东方兄脾性孩子气,这也要攀比”

    噗嗤一笑,她拐了他一记手肘,偏首暗问:“你哪来的先见之明,本以为东厂的暗卫皆是杀伐果断,冷酷无情,赤条条来去无甚牵挂,哪有你这般细碎悉心的?”

    夷则沉默了,他只是个暗卫,思维一根筋,除了贴身守护,危险时全力相救,将戚无邪的任务看得比性命都重要外,他也并不会再干点别的些什么了。

    可自打上一次丢了过姜檀心后,这次他变得十分紧张,护着她一路南下,除了当作暗卫保护她,他还想像一个哥哥一般照顾她。

    照顾,那要出门那总该将东西准备齐全吧,可他又不知道该准备些什么,那就索性全带了,把他能想到的都带上。

    不过他并没有告诉她的打算,所以只是随意答了一句:

    “习惯了,主上也常出门,只是不出远门而已,这些东西必定要带着,若要用了没有,主上会生气”

    想起戚无邪,姜檀心笑意凝在嘴角,阖眸涩然一笑,喃喃道:“也是,该是迁就他迁就出来的习惯”

    夷则转眸看向她,正欲说些什么,忽闻一声重重的鸣锣之声,从左侧的河面传来,他顺声儿望去,见一艘大船破风而来,它载重不多,可在如今泥床高台的当下,已经是吃水极深了。

    “是盐商的官船”

    夷则轻声道,而后皱了皱眉:“只有一艘,想必上头的盐也不会超过两百石,比起往日的官盐北上的十来只的船队,这些盐太杯水车薪了,不用多久,京城米价高昂,连盐市也得跟着水涨船高。”

    “运得官盐少,缴纳的盐税就少,平日里盐商就不大爱走官途,这大河淤堵,想来只是个借口,惟利是图罢了”

    “那到了淮州,你打算怎么查?”

    姜檀心沉吟片刻,摇了摇头:“我有大致的方向,可还不能确定,到了那儿先观察两日再说。”

    日落西沉,霞光满天,河道的尽头波光金闪,水纹粼粼,等了东方宪办置东西回来,姜檀心便重新启程了。

    *

    船影点点,他们避开了水流湍急的冲堤河道,取道东洲小河道,一路南下,正是春意至末的时节,两岸繁花锦簇,丹荣吐绿,盎然一片锦绣繁华。

    江南便是如此,两岸花堤全依水,一路楼台直到山,河道处杨柳垂河,花船绣舫,两岸布满了小摊小贩,街市热闹。淮州素有“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在淮州”的茭色月夜,还有“春风十里淮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的繁华街道景。

    姜檀心旅途困劳,让小舟摇晃得头昏脑涨,终于到了淮州境内,她站上船板,眺望这与京畿朱色截然不同的江南繁华,一扫疲困,兴致勃勃。

    前头就是淮州的埠阳县,码头所在之地,离淮州府只有两个时辰的脚程,也是两淮之地油水最多的县,因为码头在此县辖区,所以盐商、盐帮也大多驻扎此县,比起淮州知府来说,这埠阳县的县令更是吃香一点。

    一进码头,边上花船林立,笙箫管弦之声不绝如缕。

    东方宪闻声也钻出了船舱,不晓得他从哪里变出了一把折扇,有模有样的在手心里把玩,兴致之处,还在掌心里敲上一敲,配上通身炫目的贵气紫袍,富家公子哥准是没跑儿的。

    “淮州一枝花,四海无同类,淮州一盏灯,江天无阻行,赏花,赏花,赏花”

    他刷得一声抖开了折扇,春风笑意,骚包得摇着手里的折扇。

    三句赏花,赏得却不是一样的东西,这三样东西是淮州城的特产——琼花、灯花、妓花

    夷则似懂非懂,一脸正经之色,他收拾了装得鼓鼓的行囊,一言不发的站在了姜檀心的身后。

    她看了一眼夷则,好笑相问道:“你真是淮州人?一方水土生养一方人,你跟淮州一点都不像呀,倒是那只狐狸装的像点”

    “哪儿装了,或许我本就是这风流之地的人呢?”东方宪小眼神一抛,笑意未露,奸诈腹黑到先显三分。

    “咯噔”一声,船头磕到了码头岸边的石墙,船家抬了抬头上的蓑笠,笑得淳朴:“各位老爷公子,淮州到啦!”

    姜檀心瞅了瞅码头上“淮州”那大如斗的两个字,深出一口胸腹的浊气,她如数交了船钱,率先踏上了坚实的土地。

    脚踏实地的感觉真踏实!

    如此风光如此良辰,姜檀心本还有吟诗一首的高昂兴致,不料,叫迎面铺头而来的盐尘呛了一嘴巴。

    她咳了两声,嘴里尽是苦咸之味,掩着唇鼻往后退了一步——给*着上身,背负盐袋的壮汉让出了一条路。

    码头的两一边停着两艘装货的大船,几十个人正往上头装运盐袋,猖狂至极,视若无人之地。

    不是官家盐船,更不是盐帮的旗号,这摆明了是盐商自行装运私盐,青天白日,朗朗乾坤,太过猖獗!

    夷则若没了戚无邪的邪路引导,其实骨子里还是个挺耿直的人,他一瞅着有人干坏事,比东厂还来得光明正大,不畏人言,这心里就有点小小的不舒适,他冷着脸,正欲上前说理,却被姜檀心一把扯住。

    一个“不要打草惊蛇的”警告眼神,夷则停在了当下。

    他心里的气不消,可嘴里的话却另有人帮他说出来。

    “你们、你们竟敢如此走贩私盐!”

    一个矮小精瘦的小老头从远处一路蹿上了码头,他一身灰簇簇的鸳鸯补服,素金顶戴是歪着的人,五蟒四爪半新不旧的官袍罩在小身板上,一只马蹄袖还翻着,随着他一路小跑,甩来甩去,倒想是个唱戏的。

    站在船头的公头盐商见有官儿来了,不害怕也慌张,反而直起了腰板,挺着油水满腹的大肚子,背手在后,悠悠下了船刚好在姜檀心前头止了步,他漫不尽心的打了个千儿:

    “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江南道监察御史魏大人,失敬失敬,您这急匆匆的,是打算上哪儿去啊?”

    一个挪揄打岔,一个却杀气腾腾,毫不松口。

    “少装,今天终于让本官逮了个正着!这两船是什么东西!待我一封登诸白简,直抵天听,叫你们盐商家财尽散,你们这群势利小人”

    魏一很忧伤,真的很忧伤。

    他两榜进士出生,官授翰林院编修,本是仕途光明,无奈死在了他的性格之上,他是出了名的倔巴头,不通圆滑便也罢了,他还常常诘难长官,掀同僚的短,嫉恶如仇,眼里揉不等一粒沙子。

    人缘虽然混倒了,可拓跋烈却十分欣赏他。

    皇帝将他安插在淮州这个深水处,没指望他能起得了作用。就这么一颗尖头钉子,是希望让他恶心恶心这帮子人,叫他们的漏税的生活,也没有那么安逸。

    不负众望,魏一干得很努力也很拼命,可能真的是智商有限,实在是掀不出什么风浪来。最后没法子了,他老大人就一卷铺盖睡在了码头边,日夜守候,他就不信猫不偷腥!哈哈,这下总算让他逮住了!

    盐商闻言一愣,遂即哈哈大笑起来,他摸了摸自己圆滚的肚子,挤眉弄眼:“魏大人,你方才说什么?私盐?这可是要坐牢的罪名,你可不要胡乱给我安啊,瞧好咯!”

    言罢,他嗖得一声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来,上头蝇头小字,还有一个四四方方的大红印。

    “盐道衙门开出的关防盐引,上头写着一共五百石,恰好两船的盐,往西送去安庆府,今日出货,明天开船,这一道道都写得清清楚楚,您说还是私盐么?”

    一声轻问,遂即哈哈大笑起来。

    魏一呆愣着脸,哑口无言,他竟有盐道衙门的盐引!

    这、这摆明了是官商勾结啊!

    他不聪明,可也不蠢,江南道监察御史,这官儿说大不大,说小还真小。特别是在淮州地界,比他大的官随便哪一个都能压得死人。

    两江总督、江苏巡抚、盐道巡盐使,淮州知府,这些官儿的府邸,他娘的还都凑在了一起!在淮州地界,隐权力远比官职要大,连个小小的埠阳县县令,都比他来得有分量。

    虽说江南地界上的风闻皆由他说辖,可这事儿要是牵扯到官商勾结的话,就凭他这个小小御史,还真他娘的只有吃瘪的份!

    脸一黑,气一叹,魏一扭头欲走,垂头叹气间,不想有人跟上了他,瞧模样打扮似是外来人,刚刚上的码头,就着盐商的事,就那么三言两语便攀谈上了。

    “这位大人,您方才是来抓私盐的么?素闻淮州盐商自律,怎么会有私盐买卖的事?”

    姜檀心扯了笑脸,毕恭毕敬的跟着他的身后。

    魏一扫了“他”一眼,听口音像是北边儿的官腔,外乡人,他有搭没搭的回了一声:“你懂什么,哪有不偷腥的猫,这两船是私盐没跑!”

    “可……官方盐引是什么?”

    “哎,这么说吧,盐是国家垄断的,不准自私买卖,走官盐这路,盐商是要缴盐税的,他们先要到盐道衙门拜码头,办了手续,批下关防盐引,然后你这船货才是明货,不再是私盐了,出航过一个一个关卡,都需要出示这个。除了盐引,盐商还得找盐帮的官盐船来运盐,这才正规”

    姜檀心听明白了八成,她沉吟片刻道:“照着这么说,他还真是走官盐了?”

    “官盐个屁,现在运河堵了,除非陆运上京,除非一船只运一百石,这大大增加了成本,本来运官盐还得缴盐税,这么算下来不赚钱还得亏,现在的盐商没一个想走官盐的,至于这关防盐引嘛……哎”

    意味深藏,心知肚明罢了。

    “这码头谁做主,可是县太爷,他不管么?再不济上头还有个淮州知府啊”

    魏一摆了摆手:“甭提了,淮州知府就是个虚伪的奸险小人,埠阳知县算是为官清廉,只是人微言轻,到任不过三个月,便让上头寻错革职查办了,现在这个知县出缺,不知多少眼睛盯着,哎”

    出缺?姜檀心眼睛一亮,心中有了个主意,她朝魏一捧了捧手,笑道:

    “多谢大人提点,小的其实也是盐商,新来乍到,多有规矩不懂,听您这一番指教,心里可算是明朗了”

    魏一眸眼一瞪:“盐商!?好好好,由得你来套本官的话,你若敢走私盐,本官照抓不误!”他恨恨一挥袖子,滑稽的快步离开码头。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姜檀心两指摸着下巴,一副小狐狸奸诈的模样,身边的大狐狸瞅见了,目视前方,脖子不动,由着肩膀微倾,他奸险一笑:“有主意啦?”

    嘿嘿两下,姜檀心打了个响指,眸色霍霍:“我方才说了我是盐商,可我忘了说我还是攥着吏部官籍凭证的淮州候补道!走,上衙门去,埠阳县的县令,我要定了!”

    *

    东方宪带着小五去找客栈住下,姜檀心带着夷则一路不停得朝着淮州知府衙门赶去。

    门庭威严,两头石狮子龇牙裂目,张牙舞爪,十分凶横。

    与想象中大相径庭,姜檀心实在吃了一惊,除了石头狮子还有些知府衙门的派头,其余的压根就是破烂啊。

    多年没有上过彩的照壁碎了一个角,黑黢黢的一片瞧不清上头的花纹,整个衙口大门灰簇簇的,辕门都倒在了一边,随着风吹一边摆动。

    门房的小吏穿得堪比乞丐,他浑身打着补丁,瘦瘦小小的营养不良,见姜檀心木愣愣的立在门口,迅速跑下阶梯道:

    “知府衙门门口,闲人莫要久留”

    照例说,堂堂正四品的知府老爷,又是淮州这种放屁都油裤裆的地儿,这门房应该是簇新锦袍,大气大声的二老爷才是,他们光是门包费就收的手软,整年整的吃喝不愁。

    再看眼前这位仁兄,姜檀心咽了咽口水,和夷则面面相觑,她慢悠悠从靴掖里抽出一封信函,递上名刺道:“我乃江宁人士,世家经商贩盐,因上京花钱捐纳了一个候补道,所以到了淮州侯职,今日特来递上名刺,求拜见知府老爷”

    言罢,她从袖口里掏出一粒银镙子塞了过去:“劳烦小哥跑一趟,替在捎带个话”

    谁料门房手挡,梗着脖子道:

    “咱们大人素来清廉,两袖清风,最恶这门包递送,主子有话,小的的只当遵守。你说是候补道,我且同你说一句话,在淮州有三花,可也有三多,婊子多,奸商多,候补道多,像你这样捐纳来的官儿,想来候缺,除了塞银子你还能做什么?走走走,不要污了我们家老爷的官声,他是不可能见你的,有缺了自然会找你,快走吧!”

    姜檀心吃了一记闷棍,不等她诶诶两声,门房一扭身,拍拍屁股就走了人。她眨巴眨巴眼,扭过头看了同样一头雾水的夷则,两人相觑无声。

    真是奇了怪了!

    *

    寻了一处街摊,蒸了一屉包子,烙了两只萝卜酥饼,姜檀心和夷则一人一碗大凉茶,坐在马扎上,大眼瞪着小眼,谁都没有说话,末了都是鼻下一声长叹,好不忧伤。

    本想着淮州办案,放眼都是大贪官,只要你贪,敢贪,肯贪,她就不信扔包子引不来狗!   实在是没想到,这满身铜臭的官场,竟然有这么个“清廉”的知府老爷,油米不进,金银不收,连话都说得贼敞亮——为了埠阳县令的缺来的吧,您歇了吧,乘早回,没戏!

    婆娑着手里的茶碗,粗糙的茶碗壁膈应着手,不渴不饿,却口干舌燥,肠腹空空。

    “夷则,你瞧着是真是假?”

    “假的”

    夷则眼皮不抬,淡淡说了一句,十分肯定。

    “何以见得?”

    “跟东厂正好相反,东厂广受贿银,却从不办事,而这个知府面上一副清廉之臣的样子,私底下如果他和盐商没有猫腻,何曾坐得稳知府的位置?早和埠阳县令一样,引咎革职了”

    姜檀心抚掌赞道:“有见解,果真是东厂出来的人,看人就是比较透彻的,收钱不办事,想来是比这种虚伪的小人好太多了”

    夷则忽略了她口里讥讽的挪揄,暗叹一声:“你总是要拿东厂说事,主上不在由得你嘴皮子利索”

    提及戚无邪,姜檀心面色有恙,拿手扇了扇风,呵了一声:“他在我也这么说,嘴皮子上的事他还赢过我”

    言罢,执起手里的大海碗,咕咚咕咚灌入喉中,感受凉意在胃腹漾开,她沉吟后道:

    “你说他装,那我便当他是装,他要面子,却也得顾着里子,他一定有私底下的受贿之路,只是你我没有发现罢了”

    见她伸手要去抓热包子吃,夷则抬手,将蒸屉挪开了一尺,叫她够不着,十分正经:“喝了凉茶,别急着吃热包子,你先说,你打算怎么办?”

    讪讪收回手,越发觉得夷则有管事儿妈的潜质,她抿了抿唇,丁舌一舔,漾开一圈水色光泽:“先回客栈同狐狸接头,他在地下受贿,我就给他炸到上头来,他要是还喜欢银子,就绝对拒绝不了我。”

    这话说得含糊,夷则并没有弄明白,他疑惑抬眸,却见姜檀心已经站起了身——她黛眉一挑,染上几分狡黠的笑意,眸色霍然,是势在必得的信心满满。

    “猫儿要吃肉,你不妨多透一点腥出来”

    “……”

    *

    翌日清晨,知府衙门口外有一条街市,来往商贩,好不热闹。

    姜檀心一身水色男装,风流俊秀,仪表堂堂,腰际挂着一只琉璃珠金算盘,拇指上还财大气粗的套了一只玉扳指,通身富贵,即是土气的金银挂饰,让她的气度一衬,一点土渣子味都没有,反而是皇族贵气,门庭煊赫的商贾公子。

    只是此时她眉头紧锁,面色焦虑,似是被烦心之事困扰,脚步沉重,一步一拖,漫无目的的走着。

    不知道走了多少路,听得人在耳边喊她:“这位客官心事重重,必有遇难之事,不如来算一卦,算不准不给钱,算准了再多也不嫌”

    这话儿是算命先生的套路词儿,没错,可语调就不怎么像了,一水的狡诈腹黑,一听就不是什么好人,一听就是江湖骗子,充作算命先生骗金骗银。

    姜檀心心中暗叹一声,抬起眸一看,见东方宪下巴粘了个假胡子,稀稀疏疏的山羊胡,虽然添了个把年岁,可他依旧俊容美艳,桃花眸含水四睇,狡性显而易见。

    他正襟端坐在一副卦摊前,骚包得摇着手里的扇子。

    “算命啦,算命啦”

    小五带着一副西洋舶来的黑眼睛,一身青布小长褂,抱着一根套有算命招牌布的竹棍,一动不动的站在旁边。

    见到姜檀心,东方宪十分兴奋,他抖开折扇,向她招了招手:“快来快来,测字、摇卦、抽签、解梦、还是看面相、手相,骨相,臀相,什么相都能瞧,再论四柱、八字、六壬,十方风水、姓名字号皆可一一算来啦”

    姜檀心脸一黑,还臀相,这是要脱了裤子让你看么,她挪着步子走了过去,一屁股坐上卦摊前的位上。

    “这位兄台要测什么,是问姻缘子嗣,还是官途财运,还是避灾避险,还是……”

    他话未说完,就出了事。

    有个身材臃肿,长相可怖的风骚老女人,一扭一摆得朝他跑了,手里香帕子一甩,媚眼狂抛:“哎哟,这位小兄弟,这个算命先生算得可准了,老娘前阵子让他测了一卦,问得是啥时候可成亲生子,你看我现在,那都是有身孕的人了!”

    东方宪嘴角一抽,这托儿哪儿来的?

    姜檀心呵呵一声干笑,有些毛骨悚然的拂掉了她搭在肩膀上的手,皮笑肉不笑道:“那么这位大姐今天是来酬谢的?”

    “自然不是,还是来求他算上一卦,问一问老娘什么时候才能找着丈夫啊”

    “……”

    “……”

    ------题外话------

    下面几章是小心心四人帮,在淮州地头和奸商贪官斗智斗勇的搞笑故事,看惯了宅斗宫斗,不如看看官斗吧,汤圆会写的诙谐轻松一点的~为感情戏添一点不一样的料~

    最后做个调查,你们能接受的虐是在神马程度呢虐身虐心?虐男虐女?别扭小虐,生死大虐?只是做个调查,千万不要以为作者又神马企图,丢砖者罚款!

    【多谢tangxiuwen、猪猪侠007、猪猪侠007的票票,还有城主大人一如既往的钻钻支持!chenqing2008亲的花花、臭蛋哈哈、小紫、风灵无味、小孔孔的处女花!arielh256的花花~鞠躬,多谢各位一如既往的支持!汤圆很幸福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