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宦妻,本座跪了 > 064 屁股挨揍,鱼儿上钩
    ,最快更新宦妻,本座跪了最新章节!

    姜檀心单手扶着额,实在无法应对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很显然,东方宪也是黑线满目,只得忍下心来应付她。

    费了一番口舌才打发,送走了这尊女菩萨后,姜檀心长叹一声,她重新提起笔,在纸上写了一个大大的“官”字,拔高了声调:

    “我要测官运,你且说来,我何时能补上缺?”

    东方宪装模作样的拾起桌案上的纸,不忘吹了吹上头半干的墨渍,他余光一扫,瞥见角落处鬼鬼祟祟、探头探脑的人,不由快速轻声道:

    “鱼上钩了”

    姜檀心定下了心神,这场戏有了观众,那么唱起来就更带劲儿了!

    东方宪啧啧两声,背手一点,故作深沉道:

    “客官您看这个字,这个‘官’帽子太大,显然是个大官,即便不大,也是个分量极重的,您这个帽子写的很周成,想必心中一定有了目标,您在看官儿边上的这一竖,您勾画的太淡,中间还断了一截,下面的口字再大,也通不上天唷”

    这絮絮叨叨一番废话,说得到有几分水平,精通不敢当,依着葫芦画瓢的本事还是有的。

    她继而追问道:“可有解法?”

    狐狸笑意深长:“自然有”

    她捧了捧手:“求先生指点,再多的银子我也肯付”

    “心诚则灵”

    摇了摇胸前的扇面,东方宪故布疑云,说了一句云里雾里的话,可姜檀心明白,真正的好戏开演了!

    “这么说,先生你能帮我弄到缺了?你可是知府大人的暗处门包?瞧你将摊位摆在这里,拐个街角就到知府衙门了,多少门包我都给,你一定是他卖缺的眼线对不对?我正愁着买不到埠阳县的缺呢!先生乃真人,快为在下引荐引荐吧!”

    姜檀心这话几乎就是吼出来的,且不说有心窥听的人一定听得一字不落,就是过路之人也都上了心。

    哪儿来的混小子,这种话也敢当街嚷嚷?活腻味了吧!

    东方宪哎哟一声叫,连忙从卦摊上蹿起,嚷得可比姜檀心大声多了:

    “你倒是小声一点啊,你可不要胡乱诬陷我啊,知府大人清廉,就算是私底下受贿卖缺,怎么会找我当眼线呢,你是想买缺买疯了吧你!”

    越嚷越带劲,姜檀心干脆一脚踹翻了他的卦摊,揪住了他的衣领,忍着笑恶狠狠道:

    “你方才不是说只要我交钱就帮我弄缺么!怎么嫌我给得银子少啊,我告诉你,我是江宁富商的公子,家里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只要让我弄到埠阳县的缺,银子不是问题”

    “呀呀,救命啊,这人疯啦”

    东方宪吓得俊容失措,脑袋左一晃,右一摇,不把人喊来围观誓不罢休。

    “喊什么喊啊,你以为我为了埠阳县的缺是为了这顶破乌纱帽么?告诉你,我家是做盐生意的,此番想来淮州立足,叫我来当保驾官儿的,我当了官儿,还不是为盐商们挣得一片天啊,难不成让朝廷派来的倔巴头任缺,管这个管那个,不恶心死你们”

    姜檀心这一通喊,看似毫无章法,破口粗言,其实隐晦深深,意寓深长。

    她的口水不会白费,这一通话会一字不漏的传到知府徐晋介的耳朵里,一如姜檀心所希望的那样。

    两人纠纠缠缠,搂搂抱抱,东方宪以为她要揍他,极为配合的一把楼了上来,胸膛贴着紧,还不忘嚷声呼救:“救命啊,当街打人啦!”

    姜檀心脸色一黑,一面还得做样子,一面咬着牙迸出字儿来:“搞什么你,还不放手!”

    东方宪笑意满眸,温热的气息尽数喷在她的脖颈间,掀起一阵暧昧的酥麻,温香软玉在怀,他怎想放手,轻声道:

    “师妹你就配合一下,别忘了昨天是谁求着我来一起做戏的,我投入其中,你可不能半路撂担子”

    姜檀心决心不跟他废话,一手腾出,朝着他腋下的痒痒肉捏去……

    东方宪呵得一笑,从小到大就这一招,就没有新鲜一点的?

    他胳膊一夹,便牢牢的钳住了她的手,姜檀心此番更是愈加不能动弹了,只能任其为所欲为,被吃了一脖子的豆腐。

    “喂喂喂,你们两个干什么,大男人的有碍观瞻,到底是打架还是狎欢?”

    不远处男人的粗声传来,他话音方落,姜檀心便听见了铁链哗哗的摩擦声,不等她和东方宪分开,一条大铁链哗得一声,将他们两个人套在了一起,官差打扮的人瞬间将他们团团围了住。

    官差头冷着脸道:“嚷着什么?整个淮州府都知道你要买缺了,如此败坏知府老爷的声誉,连巡抚大人也给惊动了,对不起了,你们两个跟我去一趟衙门,带走!”

    ……

    *

    三通鼓响之后,知府衙门的衙役上堂站好了队列,巡抚戴伟刚、知府徐晋介一前一后摆着官铺走进大堂。

    姜檀心跟东方宪捆在一起,肉贴肉,骨戳骨,好不难受,可死狐狸还一副挺享受的嘴脸,他甚至温声宽解:“这位客官别乱磨,既来之则安之”

    “我哪里乱摸了,死狐狸没瞅见我的手都捆得不能动了么?”

    “是磨,不是摸,我皮糙肉厚的无甚关系,你看看自己的手腕,还磨?”

    “全是你害得!”

    “诶,话摆上明面上,谁害得谁,谁出的主意?”

    “我……”

    “啪”一声响,惊堂木狠狠砸在了公案上,戴伟刚是巡抚,自然气势凌然的坐上了主审之位,这虽然是知府衙门,徐晋介的地盘,可他却要退居次坐,陪审一边。

    姜檀心让惊堂木一震,匆匆抬起了眼睛,好嘛,这一眼,把她吓得够呛。

    大堂上明镜高悬的匾额损了边角料,字儿也不似簇新时候那般烫金笔挺,反而灰蒙蒙落着一层灰,看得很是破旧。

    再看堂上的这两位大老爷。一个衣衫褴褛,穿得灰不溜秋,马脸短须,眉毛疏淡,一副阳春白雪的清高样,他正坐高堂,想必就是江苏巡抚戴伟刚了。

    而他旁边的徐晋介更夸张,那顶官帽不知从哪里捡来的,破了几十个洞,像是被老鼠啃过的。官袍袖上叉开一道大缝,漏出了内衣的颜色,衣袍下是一片一片的布料落下,飘飘荡荡,实在好笑。

    一省大员竟穿得如此破烂,还丝毫不引以为耻,觉着这是清廉公明的象征,大有一副嫌它不够破不够旧的意头。

    戴伟刚伸手一指,言之凿凿:“堂下可是姜辛?”

    姜辛是拓跋烈给她开具的假身份,包括吏部开出的候补道官籍凭证,更有甚,往江宁人口簿上查一查,确有这一号人,还是个商号公子哥。

    姜檀心不卑不亢的应道:“回大人话,是小人”

    摸了摸稀疏的山羊胡子,戴伟刚眯了眯眼,将老道的心思藏在了深处,他端持着一副封疆大吏的官威,拖延着开口,似乎这样跪在底下的人能够畏惧他三分。

    沉吟后道:“好,姜辛,你满世界嚷嚷着要买埠阳县的缺,意欲贿赂长官,你可知按照大殷律例,这是什么罪么?”

    佯装无辜,姜檀心抬眼一笑:“小人知道,可普天下不是都是这么做的么?马首辅还不是为了筹粮开放实缺,买卖官爵,小人瞧着埠阳县衙门,跟盐商挨着近,要是没点本事,如何压得住,倒是还不得丢了朝廷的颜面?”

    这话戳得戴伟刚心口疼,他是马嵩党人,其实本事不大,只是凭着一副清廉的名声,京城的路子才混到了这江苏巡抚的位置。两淮是肥地,放这么个油烟不进的官,拓跋烈出发点还是好的。

    可惜马嵩倒了台,虽说还有马公子接盘,可毕竟是伤了元气的,戴伟刚少了这么跟参天大树倚背,本就有些不高兴了,现在轮到这么个小子暗讽明刺,他彻底黑了脸,手下惊堂木一敲,呵斥道:

    “胡闹!朝廷之事也是你一届捐纳候补道可以评头论足的么?埠阳出缺,本官自会按着履历资质、官声考级来安排出缺,这首要的第一点,就是要清正廉明,要节俭朴实,一丝一缕,恒念物力维艰,你看看你,还没当上官,就一身簇新锦袍,金银满身,如此奢侈浪费,如何堪为一县的表率?”

    徐晋介在一边附和,连连点头:“抚台大人说得极是,有您这样的清廉官吏坐镇两淮,廉勤率属,抚恤民艰,下官们真是如沐春风,感怀在心啊,两淮廉洁官风,丝毫没有酬酢周旋的奢靡风气,奢华衣服,酒肉应酬,也一应俱消,这才是实心为君,一心为国的为官之道啊!”

    知府老徐自我陶醉到了极致,他出口成章,将一篇恶心肉麻到极致的阿谀奉承当成情诗来念,押韵平仄,锦绣繁簇。

    戴伟刚很受用,得意地捋了一把山羊胡子,他点点头重现看向堂下的姜檀心,平缓了口气:“徐大人有这般觉悟,才是本抚所愿啊,姜辛,本抚念在你尚有捐纳功名在身,且只是口舌不忌,并未真正贿赂上官,就不拿你问罪了”

    徐晋介立刻接口,恶狠狠的道:“巡抚大人宽容慈悲,小惩大诫,打你三十堂棍,回家去吧!”

    姜檀心眉头一皱,心中不禁道:好一记杀威棒,又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这一顿棍子下去,全城只会赞他公正廉洁,要想走他路子的门外汉,恐怕还真不敢把不三不四的银子送去他那,他瞧不上碎银子,真正能引他出来的,还得是条大鱼!

    “来人啊,把锁链解开了,上马扎,给我打!”

    徐晋介从位上站了起来,唾沫星子乱飞,似乎十分气愤。

    皂隶捧手应了一声,上前接锁,缺发现锁眼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掰扯了好几下都没有成功。

    他用力一扯,东方宪就大声一叫:“草民是无辜的啊,差爷您到是轻一点啊,链子太近,都卡在草民的皮肉上了”

    皂隶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朝徐晋介道:“大、大人,可能这个锁眼坏了,链条打不开”

    徐晋介两眼一突,气恼了三分,他咧着嘴,满口黄牙,手一指:“那就两个一起打!装神弄鬼的是算命的,本官瞧着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一起打!”

    “是!”

    姜檀心瞪了东方宪一眼,用唇语暗示:“你搞什么,打一个是打,打两个也是打,从来不做吃亏的买卖,你今天脑子进水了?”

    东方宪长眉一挑,极为无赖得轻声念了一句:“因为我……皮痒”

    她无语得盯着他,一句话也出不口。

    马扎转眼就到,两条并成了一条,姜檀心被一只大手一拎,丢在了马扎面上,东方宪长腿一拐,顺势压在她的身上,精壮的身体分量不轻,她只觉喘不过气来。

    “一、二、三、四……”

    “啪、啪……”

    一边有皂隶念着数,两边是两根手腕粗的大木棍子左右开打。

    姜檀心入耳得是木棍打在皮肉上的声响,还有脖颈间东方宪时而急促,时而梗咽的呼吸声,热气烧得她浑身僵硬,这木棍比打在她身上的还难受。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打谁啊?”

    徐晋介瞧着不对,手一指,又嚷嚷了开。

    皂隶很无辜,他停下手里的木棍,用手挠了挠头,迟疑道:“是、是老爷说的要两个一起打啊”

    “混账,这叫两个一块打么,把马扎去了,扔在地上打!”

    “是……”

    腹下一空,姜檀心咚得砸在了地上,她背上的东方宪也是闷哼一声,额头碰地。

    他不由苦笑一声,嘶声轻道:“小师妹,这此师哥为了你,可是豁上了一层皮了,回头金银孝敬是少不了的,猪蹄汤一日一碗,端茶递水,鞍前马……”

    他这“后”字还没有说出口,一记棍子落下,只得和着嘴里的那口气,往肚子里咽去。

    大棍子左右开弓,虽然由东方宪护着,可她免不了挨上几下,自个儿实实在在的受了,才能明白其中滋味,那真当要碎牙龈,疼在了骨子里。

    咬着紧握拳头的虎口,痛往肚中咽,挨了一顿棍子,好歹让贪官记得了这个人,她敢打赌,这只是杀威棍,并不是拒绝的意思,反而其中意味深长,大有欲擒故纵的道理在,如果姜檀心脸皮够厚,换一种低调一点的方式接头,得到实缺的机会,会大大的多了一些。

    三十棍噼啪一阵落,待一边的皂隶数完了数,她满头是汗,虎口处也咬出了一派渗着血红牙齿印,扭过头看向一边的东方宪——他有底子防身,脸皮那么厚,想来屁股上的也不差,即使脸色青白,汗溢额上,却仍不忘向她飞上一记邪气的小眼神。

    戴伟刚叹声摆了摆手:“送回去吧,退堂”

    言罢,他眼含深意得看了一眼地上的姜辛,一手背在身后,一手捋了捋胡子,迈着步子徐徐走进后堂。

    人一时退了个赶紧,东方宪双指一弹,锁链应声落下,他有些变扭的站起身,单手托着腰,怎么也不敢碰臀部,另手一抄,把地上的姜檀心扶了起来。

    “师……呜”小五一直站在堂外,让皂隶的棍子挡着,他满眼泪哗哗的,鼻涕眼泪糊了一脸,睁着红肿的眼睛,一等退了堂,猛地冲了进来。

    堂外门槛很高,抬起小萝卜腿,他费力跨了过去牢牢地抱住了姜檀心的腿,又是一顿干嚎。

    东方宪摸了摸小五的脑袋,不争气道:“白疼个小娃娃,眼里只有师姐,且也不看看这里谁伤得最重”

    吸了吸鼻子,小五抬起泪眼,小手往他屁股上一按:“师兄也被打了么”

    嘶得倒吸一口气,东方宪再也无妨佯装风流、保持形象,他腰一软,扶上了一边的廊柱子。匆匆别过了脸,免得太过愁苦狰狞的表情,让姜檀心给瞧见,毁了他俊美无双的五官。

    “小五别碰他,他挨得多,走,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回去再说,夷则呢?”

    “夷则哥哥……在客栈”

    “客栈?他怎么没和你们一起来,昨天不是说好了他演托么?”

    小五虚心的低下脑袋,拨弄着自己的手指,瓮声瓮气道:“他吃坏肚子了……”

    姜檀心秀美一蹙,眸光一转,便心里敞亮,她不轻不重的拎起了小五的耳朵,板着脸冷冷道:“是不是又欺负他了?”

    抱着姜檀心的腿,小五高高仰着脖子,无辜的眨巴眨巴眼,像一只无害的小兔子:“是二师哥叫我干得,小五是被逼得……”

    抽抽嗒嗒,一水的委屈。

    可怜东方宪一阵痛楚还没忍过去,乍一闻小五反水卖了他,立即扭身朝他一瞪:“三串糖葫芦,两个肉馅大宝,一碗鸭血粉丝汤,你统统给我吐出来!”

    小五闻言,委屈的一瘪嘴,把脸埋入姜檀心的衣服里,沾着水气呜呜道:“师姐你听,小五是被贿赂的,是被逼得,呜呜”

    姜檀心护着他,沉着脸朝着东方宪一瞪:“回去再收拾你!”

    她牵上小五的手,一拐一拐得往衙门外走去。

    东方宪面色铁青,一手扶着腰,一手不忘抽出腰际的折扇,唰一声抖开,故作风流的扇了扇,夹着腿,扭捏着步子一点一点往外挪去,挪两步后,他借着看风景的由头停下来休息一会儿,嘴里还不住的称赞:

    “啧啧,淮州真是个‘好’地方,甚美,甚美”

    *

    淮水居,天字房

    除了一个小豆丁,一屋子的伤兵。

    姜檀心待遇最好,她趴在床上,枕着柔软的枕头,闻着熏香过后的淡淡香气;东方宪也不差,寻了一处软榻躺了上去,他脱下了算命先生的青灰长马褂,只着一身雪白亵衣,衣襟大敞,要不是碍着姜檀心在场,恐怕连裤子都要掀了。

    夷则昨日不防,被小五灌了半斤巴豆,此刻已是拉得脸色发白,腿脚发虚,他坐不能坐,躺没处趟,只得一手撑着圆桌边沿,半依着,半靠着,勉强站着,释放浑身冷气。

    小五坐在门边的地上,他手里拿着小蒲扇,正卖力得挥动着小胳膊,守着小泥炉给夷则炖着止泻药,扇了一会儿,他又拿起一边捣药锤,在石臼里咚咚砸着五味子、赤石脂配下止血的药剂,让后捣成膏泥,用油纸一沾,好给姜檀心和东方宪上药。

    姜檀心不由一叹:“刚来淮州一天,什么进展都没有,自投罗网,自相残杀,沦落至斯啊”

    夷则别过脸,拳头攥得老紧,无奈他现在虚脱得没有一丝力气,否则定要去扒那狗知府一层皮来。

    “话也不能这么说,至少你见着徐晋介了不是,还连带送你一个巡抚戴伟刚,这不是赚了么?他们要真是偷腥的鱼,就绝不可能放过你,我且不信,你这么一闹,他们就会怕了收手不干,我是他,反倒会用你”

    “这说怎么说?”

    “你想啊,你这种要脑子没有,为财舍命的勇气倒是十足,浑身穿金戴银土豪之气,心思单纯,真是为了谋财而来,这种人好控制,再者你已经告诉了他们,你是江宁盐商的公子,求官的目的也说了,为了给家里做生意铺了条路,这种合口味的候补道,凭什么不用你?”

    “呵,你倒有做贪官的资质”

    姜檀心嗤笑一声,将手肘垫在面颊之下,笑意满眸得瞥了他一眼。

    东方宪眉梢一挑,立即蹬鼻子上脸:“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要对付奸佞贪官,你得比他更奸,现在以正治反已不起作用了,人面儿上的清廉样毫无破绽,你得反着来,以邪克邪,方得其法,这个东厂的最有经验了”

    他话头一抛,直至夷则。

    夷则冷冷回敬,一丝不肯退让,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东方宪跟他不对付,性格也是尿不到一个壶里的人,三句话两句得捎上东厂,十句话八句得暗讽一下主上,他若再忍,便不算个男人!

    “是东厂,就绝不会叫人打了屁股”

    耿耿于怀,心中之刺,早下了决心护着姜檀心,不让她再入险境,这才几天,又把人搞丢了,还带了一身伤回来!他自己跟自己生着气,更气东方宪没有护好她。

    “那你便拿出你东厂的腰牌来,报出戚无邪的大名来,叫衙门堂上的狗官好好跪一把,现在义正言辞,今日挨打的时候,怎么没见你忠心护住?”

    东方宪不咸不淡,拿捏着一声怪腔调,眸色冷冷道。

    “我为何没到,你,你还敢提?”

    夷则怒了,东厂纵横多年,见过嘴硬猖狂,见过腿软求饶的,这么不要脸的他还是第一次见。

    明明是他下了巴豆,到如今还敢倒打一耙?撑了一把软面条似得身子,他迎上逼上几步,眸色霍霍。

    “哟,这是想进一步交涉的架势?要不先把药喝了再打,不怕丢了东厂的面子?”

    东方宪嗤笑一声,单手托腮,侧起了身子,他汲取夷则的恼怒,似乎他越生气,他便越称心。

    姜檀心抄起枕头,向他丢去:“窝里斗,你才出息”

    东方宪接过枕头,奸诈笑意满上眸子,他把枕头垫在了自己的身下,半阖眼眸躺了上去,偏首嗅了一下,而后无视夷则蹭蹭冒火的眼睛,自顾自勾起嘴角,颇为有些陶醉道:

    “真香……”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夷则下一刻就要上前挥拳。

    逼无可逼,终于火了,东方眸色一眯,早已经准备好了反击。

    你小子虚脱至此,逼你先动手,瞧我打不死你,这是狐狸的奸诈心思,姜檀心瞅得明白,无奈她现在瘫在床上无力制止,由得夷则先动起手来,承他心意。

    夷则霍然上前,关键时刻,却被小豆丁挡住了脚步!

    小五笑得无害,手里捧着刚煎好的黑乎乎的药汁,仰着脑袋看着他:“夷则哥哥,喝药啦”

    姜是老得辣,腹是小的黑,他小五扮猪吃老虎,嘿嘿,谁都不怕!

    噗嗤一声,姜檀心笑开了声,她别过头去,实在不忍看夷则和东方宪此刻的脸色,恰似两根紫巴巴的茄子,这感觉好像……

    往俗里说,就是好不容易一声响屁呼之欲出,此时有人拿了木塞子给你轻轻一塞,四两拨千斤,让你顿时腹中散气,臭得只有自己。

    笑意牵动伤口,哎哟唤了两声,姜檀心平下气息来,摆了摆手无奈道:

    “不要闹了,计划下一步的走法,师傅给的盘缠有限,成天扮阔住在淮州最好的客栈,又是最好的天字间,花钱如流水,并非长久之计”

    东方宪轻笑一声,眉眼瞥来,瓮声瓮气道:“你不是有戚无邪给的一张崇云昌的票据么,任由所取,东厂付钱,你还怕没钱?”

    姜檀心丢了一记白眼给他,不带好声气道:“我若能借东厂之势大杀四方,那倒不如让皇上点我为南下钦差,大摇大摆的来办案,驻跸的是行宫,吃得是御膳,要抓要杀,一句话的事,至于这么委曲求全,抹黑求索么?”

    耸肩道:“那是您姜公公的事,我一介草民,不谙官场诸事,人微言轻,人人可欺,东厂的也就算了,便是从小一块长得的小师妹也这般嫌弃……”

    黑了脸,姜檀心实在是无奈了,自从她同戚无邪对食之后,这死狐狸的本性是一天不一天张扬,毒舌腹黑,阴险狡诈,越来越贱,有时候恨不得上去一口咬碎他,叫他一副阴阳怪气的模样。

    “对,嫌弃你,我不需要赖在这里白吃白喝的,夷则能保护我,小五能……”

    顿了顿,看向小五炯炯期盼夸奖的目光,姜檀心心中浅叹,搜肠刮肚了一番,只得勉强道:“小五能陪我吃东西,看他吃着我胃口就特好,可你能干什么,留下浪费粮食,不如明早上收拾东西回广金园儿去,当你铁公鸡金算盘,一把手的账房东方先生!”

    脸色变了,东方宪褪去嬉闹的神情,眼眸黯淡,微微别过脸:“果真不需要我?定要赶我走?”

    见他这副神情,姜檀心长眉一颦,心下已经软了,嘴巴还是硬着:“果真,不假”

    不顾伤痛之处,他踉踉跄跄的站起身,一袭落幕背影,格外寂寥,他垂着首,走了几步道并不回头,声音清冷,平铺直叙,却蕴含了饱满欲滴的情愫:

    “你已见过知府,今日一顿杀威棒显然已众所皆知,接下来,你得去找盐商下功夫,他们一定对你更感兴趣,因为你身上有他们想要的东西,我明日便走,你照顾好小五,好自珍重”

    “狐狸!”着了魔,姜檀心脱口而出。

    “……”

    “算了,等你伤好了再走吧……”

    话入耳,东方宪依旧没有回身,只是嘴角那抹得逞的笑意却怎么也褪不去,他朝一边的小五飞了一记媚眼,眸色得瑟,不由心中暗叹:我看你成,伴你长,你这幅心肠一辈子也休想过得了我的五指山。

    姜檀心留下了东方宪后,心思不在,她静静思考狐狸方才的话,盐商?

    没错,她身上却有盐商渴望的东西,因为她的双重身份,她即是朝廷正规道儿上下来的淮州候补道,有着做官的资格,她又是盐商之后,一心为着生意铺路,这样的人当了官儿,盐商们还不乐翻了天?

    官商勾结的桥梁是银子,我给你银子,你与我方便,可毕竟还是有不那么方便的时候。有时官员狮子大开口,要价过高,损了商人的利益,无利可图,这买卖自然不在了;有时上头风声紧了,官员为了自保,更不讲仁义,收钱不办事的大有人在。

    所以,找一个同自己一条绳上随刻会飞的蚂蚱,不如找个同舟共济,一块儿在海里飘的同行人。

    都是盐商,都为利来,那么他的明出法令,行事做派,哪样不得为盐商考虑?

    至为重要的事,这人已下水,势必与他们共存亡。

    姜檀心暗自捶了捶手,敲定了下一步棋,她得融于盐商的圈子,借他们的一臂助力,先拿了县令,再顺藤摸瓜,找出官商猫腻,如此证物到手,认证俱在,不愁此案不破。

    勾起自信的嘴角,她眸色霍然,缓声拖了个长音:“你们说——淮州最阔绰最有名的酒楼是哪一家?”

    夷则闻声望来,心知她已有了主意。

    *

    五日后

    淮州繁华富贵地,枕梦温柔乡,一条淮水之上酒家林立,最出名的莫过于朱瓦雕甍,红漆玉柱的“金陵楼”。它既有北方皇家建筑的高阁长脊,气派威仪,又有特属南方的雅致精细,水乡韵味。

    一到晚些时候,这里万骑齐发,百轿相连,往来门客,络绎不绝。

    夜幕伊始,灯火灿然,明晃晃的将门外大道照如白昼。

    姜檀心一身短打对襟马甲,金线滚边,暗纹锦绣,蜀缎为袍,苏绣在袖,腰际一块色泽通透的羊脂白玉挂坠,簇新的华贵衣袍,新办置的虎头黑靴,一款富商公子哥的打扮。

    她身后的夷则一身宝蓝常服,身形颀长,眉目俊朗,虽是被扮作了小厮护卫,可这小厮气场太过凌厉,相貌堂堂,身材又好,也着实让姜檀心犯了难——本想随意花银子找一个猥琐一些的来衬托一下自己的伟岸俊秀,谁料夷则这次是打死不松开,不管扮什么,小厮跟班,男人女人,他一定要来!

    她打发了东方宪再客栈,三令五申,绝不可偷跑出去给她寻麻烦。

    下了雇来的马车,姜檀心站在金陵楼的四扇錾金雕格大敞门前,她仰了仰头,瞅了一眼正廊上的招牌,朱红销金大字牌上笔走龙神,气势如腾,笔力十分遒劲,像是府有沟壑的男子所书,并非一般酒家随意请人执写的门面招牌,一应为了好看或是招财进宝。

    对此楼好感深了几分,姜檀心唰得一声,斗开从东方宪那抢来的折扇,也是一摆一摇得进了金陵楼。

    楼下一共是三间全打通了的,南边东边是十六扇玻璃大窗,可以眺望临河的景色,更有花船缓缓行在河上,荡开观景之人心头的一丝丝心痒难耐,春风拂面,浮华正盛。

    迈进大堂,跑堂的小俊哥就快步迎上,毕恭毕敬道:“客人瞧着眼生,可是外乡人?”

    姜檀心扇面一摇,呵呵笑问:“何以见得,眼生就一定是外乡人?”

    小厮展臂摆了一个请势,躬身道:“本是八分猜测,听口音已是十分确定,公子是京城的客人,淮州本地人,或是已住上十天半月的,不可能没来过咱们金陵楼,小的平日里没别的本事,见过一面儿的客人,都能有印象”

    这话一出,姜檀心不由皱了眉,口音确实是一个问题,身份可以造假,可这京城的官话说得太顺溜,难保那些人精们不会对她的身份起疑。

    打了个哈哈:“你还是猜错了,我是江宁人,前阵子北上办了点事儿,学了点官腔回来,不过的确不是淮州的”

    小厮嘿嘿一笑:“客人坐窗边?风景独好,这一溜的酒家,没有一家能瞧见淮河的全景,只此一楼,包揽纸醉金迷,富贵尘世,古有金陵一称”

    姜檀心四顾周遭,抬眼间,瞅见二楼隔间里人头攒动,有不少富商打扮的进了堂门也是直奔二楼去的,她点了点头,似是不着痕迹一问:

    “楼上叫人包了场?我喜静,窗边风景虽佳,可大堂太吵,人多口杂”

    小厮顺着她的视线瞥了一眼道:“二楼是盐商会的专场,每月十五都会有人包下,一包就是一个月,所以上二楼的都是盐商会的商人,平日里的客人一般不上二楼”

    “如此,那便算了,我不要窗边的位置,那桌给我,另将你们酒楼最好最贵的佳肴醇酒拿来,不嫌多,只怕不够好,可听懂?”

    小厮微微有些惊讶,但瞧着周身贵气的打扮又不像是来寻开心的,于是应承道:“是,小的这就去,客人稍坐片刻,酒菜一会儿就来。”

    那个位子并不好,没有河边景色,还挨着楼梯口,人来人往,嘈杂非常,可有一点好,它直对着二楼的隔间,说话大声一点,上头能听得见,也瞧得见。

    姜檀心撩袍坐下,拿着扇骨敲了敲桌案,轻声对夷则道:“坐下,你杵着我怪怪的?”

    “不是扮作跟班么?主子吃饭,哪有跟班上桌吃得?”

    夷则一本正紧,站得还挺直。

    她暗叹一声:“你这身段相貌,哪里像跟班了,即便是戚无邪的跟班,也没有混到吃不上饭吧?坐下坐下,一会儿演戏,我还得你配合呢。”

    这话一出,夷则眉眼含笑,别扭的点了点头,还是乖乖坐了下来。

    不一会儿,酒菜上桌了,都是淮州少见得名菜:松桂黄鱼、红烧鲍脯,芙蓉干贝、蓑衣丸子等等,外待一坛十五年的沉酿茅台酒。

    神色自若,将别桌投来的打量眼神尽收余光之处,姜檀心头一偏,轻声道:“出门带够银子了么?”

    夷则无奈一垂首,点了点,心中不免腹诽:现在才问,在干嘛去了?

    听闻腰包充足,姜檀心豪气的一拍桌:“好,今儿晚上不醉不归!”

    原先是小盏小盏的喝,再后来是大海碗蒙头灌,夷则陪着她,就跟喝白开水一样从容自若,大概三分醉意,酒意上头,姜檀心扬手摔碗,耍起了十足的酒疯。

    她蹭得从座位上站起,夸张得站到了桌子上,成功得吸引了全楼之人的主意,自然也包括二楼的盐商聚会。

    夷则被她这一番动作唬了一跳,事先没打过招呼就出招,有点应接不暇,他匆匆忙忙站起,带翻了座下椅子,他伸手去扯姜檀心的袖子,试图将她拉起来。

    “别拉我!我没醉!不过是一坛子十五年的茅台,那又怎样,五十年都我家当白水喝,怎么可能醉?”

    袖袍一扬,甩掉了夷则的手,她阖着眼眸,霞染两颊,拿住了十成的精湛演技大声念道:“金银怀中寂,叩阍应无门,孔方眼里觑天下,试问孰人不识君?”

    瞎编乱遭的一通诗,果然喝了酒,文思如泉涌,摆明了是一副有钱还讨不到条正路的郁闷心情。

    最后总结发言,她振臂一呼,高声道:“我,姜辛!势要埠阳缺!”

    言罢,打了一个酒嗝,往后倒去,不知是真是假。

    夷则眼疾手快,飞身至她身后,伸手一揽牢牢把她接在怀里,见她桃花蘸水的酒意脸庞,细密卷曲的睫毛含水,夷则觉得触手有些生烫,堪堪别过眼,将她从桌上拉了回来,由着她坐上椅子,趴在桌上。

    “小二,来杯醒酒茶”

    说话的是一位身穿锦袍的年轻公子,他背手在后,一袭长袍并无金银粉饰,十分干净,他长相清秀,眉宇间流动着一股精明之气,算计多疑从笔挺的鼻梁而下,浅浅落在他的薄唇之上,这样的唇比起戚无邪的薄情,他更多了几分寡义。

    夷则闻声抬头,不知姜檀心是真醉还是装醉,贸然应答怕是毁了一桩好戏,他只得硬着头皮上前推了她一把,生硬得喊一声:“公子?”

    那人出言制止:“这位小兄弟且别叫他,金陵的醇酒后劲十足,是叫不醒的,勉强醒酒反而伤身,索性这里有特制的解酒汤剂,喝一碗便没事了,明日也不会宿醉头疼”

    “来啦!靳公子,解酒茶”

    “我来……”

    夷则接过杯盏,坐到姜檀心身边,长臂搭上她的肩,巧劲儿让人靠在自己的肩膀,小心端起茶碗,凑到了她的嘴边——

    姜檀心眼眸半抬,趁着那人不注意,飞快得朝夷则眨了眨眼睛,后者起先一愣怔,遂即后胸膛一记闷笑,彼此算是通过气了。

    一盏醒酒茶后,某人幽幽转醒,晃着不甚清楚的脑袋,三分酒意已经是十分清醒,她睁着茫然的:“你是……”

    那人捧了捧手,温柔的笑了笑:“失礼失礼,再下靳三恭,淮州商会会长,世代盐商,听闻方才自称名讳‘姜辛’可是淮州新晋候补道姜大人?”

    这一声大人着实是客气之言,姜檀心见着自己钓上了一条大鱼,心下喜悦之余,不忘谨慎措辞,不漏一丝马脚:

    “不敢当,没有上衙门交接官凭,不是拿着大印的实授官,实在不敢当这一声‘大人’靳兄,多谢醒酒汤,我该走了”

    装模作样的摸了摸头,她手一摊,夷则意领神会的从怀里摸出一大摞银票,抽了一张拿小酒杯压在桌角上。

    “诶,姜兄既然称在下一声靳兄,相逢初见何谈要走?”

    “实不相瞒,今日饮酒过多,实在头疼,前几日堂上棍在身,一沾酒就疼,聊不得什么”

    靳三恭心里有数,五日前棒打买缺者的戏整个淮州城传得沸沸扬扬,方才他在二楼吃酒,听楼下这醉鬼自称姜辛,便留下了神,后听他那首直抒胸臆的短脚诗,便下定决心要去会一会他了。

    “棍伤养养便好,可姜兄心里头的事儿如何筹办?”

    姜檀心眉宇一皱,若有所思的看了看他:“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拍了拍她的肩膀,靳三恭笑意温婉,意欲深长:“买缺没有人像你这么横冲直撞的,除了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到头来还是一个铜板子也花不出去”

    姜檀心一听有门,立即两眼精光,霍然上前一步,捧手道:“失敬失敬,不知是局内真人,敢问靳兄可有门道?”

    颔了颔,却避而不答:“哈哈,先同我上去见一见盐商会的各位商僚,听闻你是江宁盐商出身,都是靠盐吃饭的,想来也熟络”

    尴尬一笑,顺势笑道:“不敢,江宁小生意,怎比的上淮州盐商富贵阔绰,那才叫真的是白盐里淘金砂,一手的肥油”

    靳三恭恰似正经道:“那便更要上去见一见了,说不准……将来我们还有仰仗姜兄之时”

    “不敢不敢”

    姜檀心捧了个手,朝夷则一挤眼,蹬蹬蹬蹿上了二楼雅间。

    到了二楼,免不了又是一番觥筹交错,推杯换盏,姜檀心自问酒量不错,也架不住这般哄灌。

    酒过三巡,酒酣耳热,盐商们开始寻根问底,问门第、问家世,连一年收入几何也想知道。

    姜檀心三句答一句,该糊弄的糊弄,该让他们知道的她也绝不吝啬。

    末了,散了席,只剩下靳三恭留了下,他扶着半醉的姜檀心出了雅间。

    不依不饶,她依旧不死心的问道:“我说靳兄,说了半天你可有买缺的办法?多少钱我都出,方才你也听见了,我豁出一身皮为了这个缺,还不是为了咱们吃盐饭的生意人嘛”

    拍了拍她的肩,靳三恭安抚道:

    “姜兄莫急,明日我再来寻你,先将这淮州城的景色看遍,佳人在怀,美味在腹,咱们再说这买缺不迟,只要姜兄真有这个心,这世上没有什么是银子砸不出来的道理”

    “好,我听你一言,这事你一定要记在心里”

    她口里这般说,心里打起了自己的算盘,这靳三恭显然是局中之人,他已经放了饵料勾引自己上钩,想来是想确认些什么,且看着他有如何打算,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他既然叫她付金银鸿门宴,那她便用十足的金银晃花他的眼,叫他不辨真假,俯首陈臣。

    ……

    送走了姜檀心,靳三恭一个人立于雅间的窗口,眺望这寂寂繁华的淮河景色,夜风携着凉意而来,染湿了他鬓角一缕散落青丝。

    不一会儿,他身后走来一个黑影,虎背熊腰,大腹便便,嘿嘿一笑道:“有意思,这嘎嘣豆子愣头青,看来还真是个想买缺的……”

    “呵,不急,我再看看,近来京城风声很紧,我怕是朝廷的眼线”

    靳三恭转着拇指上的玉扳指,气质如华,眸色深深。

    “不能吧,瞅着那小子也不像啊,那你打算怎么办?试探他?”

    “你知道,一个人的本性会在什么地方显露么?一个是饭桌,还有一个……就是赌桌”

    “哈哈,这个法子好,那小子自称家财万贯,那怎么就试试水深,一个晚上就让他输得裤衩底儿掉,他若家底真是厚实,看他能撑几日”

    靳三恭勾唇一笑,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题外话------

    好忐忑,怕亲们不喜欢看木有男猪脚的戏……所以,尽量一次多放一点,呜呜呜呜

    汤圆发现…汤圆有点渐渐的喜欢夷则了肿么办…。~(^_^)~

    下一章女赌神要再次出场了,昂哈哈,敬请期待吧~还有小夷则逛窑子,被逼要开荤的戏,我真是太爱他了哎哟喂。

    【感谢时刻到啦,鲤鱼摆摆、城主、nini2766的月票,谢谢!还有水水妹子的好多钻石,>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