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宦妻,本座跪了 > 065 赌场散金,花舫秘密
    ,最快更新宦妻,本座跪了最新章节!

    是夜,淮州河边上的一处赌场,灯火辉煌。

    赌场一进门,并不大,和北方以宽敞明亮、装饰辉豪充好的标准来说,南边的赌场不仅仅求门盈四方客,人声掀鼎沸,还要讲究一个“雅”字——连赌博都能雅致的起来,这才是江南的风道骨。

    赌场并不大,但布置雅致用心,墙上名人字画,家具古色古香,甚至还有些青瓷器玩摆在多宝阁上,俨然一处幽雅清谈的茶室。

    屋中摆了几张桌子,有人打麻将,有人摇骰子,十分热闹。

    姜檀心同靳三恭、还有另外两个盐商围桌打着麻将,他们每个人身后都坐着一个姑娘伺候,端茶送水,递送热毛巾,姜檀心也不例外。

    她俨然一副风流公子的猥琐样,不紧不慢得甩出一张六条,遂即向后头的女子抛去一个媚眼,接过她递来的热毛巾,顺道摸了一把光滑白皙的玉手,吃足了豆腐。

    坐她对桌的盐商肥头大耳,横肉纵生,他将姜檀心的小动作收入眼底,不由油嘴挪揄:“姜老弟,美人坐怀心不在焉,可是要输大钱的!”

    他右边的高瘦麦杆子打得挺专注,闻言也是猥琐一笑:“你快别说了,姜老弟这么几圈都擦了两把汗了,虽说赌场无父子,可这么输下去,怕是要输红眼啦”

    面面相视,两人皆是哈哈大笑,倒是靳三恭不为所动,眼风斜扫,看了看姜檀心。

    赌场对于姜檀心来说,就是鱼游濠水,惬怀自得,赢钱本已是手一挥的事,佯装输钱还不是闭着眼睛的轻松活?既然想探探她的家底,那她绝不会吝啬。

    才不过四圈,她已经不着痕迹得输出去了八百多两银子,气定神闲,不为所动,听见有人打趣,方陪同着一块儿笑笑:

    “能结识三位哥哥,已是姜某的荣幸,不过几百两小钱,就当弟弟做东,做了这场局儿,可劲造腾,尽兴而归!”

    言罢,素手一抬,扔出去一张“五条”

    一如其所料,下家麦杆子立即接过,兴奋道:“不好意思了老弟,碰胡!”

    姜檀心一探头,故作懊恼叹气道:“怎么又输了?自上来还没赢过一把呢”

    麦杆子且不理她,只顾着催促她掏银子,嘴角咧到了后脑勺:“哈哈,快掏银子掏银子,二十两为底,庄家四归一加一暗杠,八番一共一百六十两银子!”

    靳三恭淡定的掏出银子丢给麦杆子,丝毫不肉疼,姜檀心看在眼里,心里也明白,这就是典型的三吃一,三家赢一家输,先榨干了一家,其余的再三个人平分,通常是熟人合起伙来欺负外乡人。

    姜檀心面上无碍的给了银子,心中开始盘算起身上的银子来,此番下淮州,拓跋烈给了她三千两银子充作路费,师傅又捎带手给了两千两,不算戚无邪的那张逆天票据,其实她满打满算,也只有五千两银子。

    可到了淮州,一应食宿衣料,花销靡费,周全打点,光是住在淮水居天子房一天就要二十两银子,一来二去,所剩不过三千五百两银。

    方才几圈已输出去将近一千两,这才刚开始,再开几圈怕是要露穷了。

    “哎,水喝多了,我去出个恭,小月,你来替我一会儿,这五百两给你,银了全给你,少了算我的,恩?”

    大大方方掏出一张五百两银票,姜檀心颔了颔首,让她身后陪侍的小月姑娘替上赌桌陪着他们玩,而她借着尿遁暂时出了赌坊的雅间。

    *

    漆黑一片的巷道,她双手相握,吹了一声响,不消得片刻,嗖嗖嗖,冒出三个人来。

    “各位兄弟,我要捉襟见肘了,这一千两银子你们拿着,赶紧去大堂赢些钱回来,狐狸,你多年浸淫赌术,今日才是你大显身手的时刻!一千两,你起码得给我翻两番!小五,夷则,你们两个打配合,摸鼻子揉眼睛,扣牙缝挖鼻孔,反正对家什么牌,统统给狐狸报过去,听明白没有?”

    “哈,凭我的赌技,需要出千儿么”

    黑暗中的东方宪依旧不忘自个儿的风流姿态,拼命摇着扇子,扇出的风还不如过堂风呼呼作响,一来一往,险些吹得他扇面破洞。

    姜檀心冷笑一声,不紧不慢道:“需要我把你的糗事一一道来么?当年是谁为了一只猪蹄输得只剩下一条裤衩?又是谁……”

    “好了好了!”东方宪满脸黑线,霍然上前捂住了她的嘴,他压低了声音讪讪一笑:

    “小师妹记性不赖,那些陈谷子烂芝麻的往事便不用再提了,再者说了,见过师兄的裤衩,也不是什么光荣的事吧?”

    “呜……恩……呜”

    嘴让东方宪捂着,姜檀心支支吾吾憋不出一句话来,逼急了她张嘴就是一口,丝毫不留情。

    狐狸倒吸一口气,猛地松开了手,他甩了两下委屈至极:“拼着裤衩不要的帮你去赚银子,好凶的丫头,下了死口!”

    吸了口气,姜檀心又道:“好了,话不多说,我是借着尿遁出来的,再不回去他们该生疑了,半个时辰为约,还在这里见!”

    话毕,猫了个身,她挪着墙跟,从后门掀了帘布重新进了赌场大堂,一股溜儿迈进了雅间。

    进了门,但见小月一脸郁色,她心叹道:看来五百两也保不住了,不由鼻下叹气,可面上还是一副放过黄汤之后的神清气爽。

    “哈哈,姜老弟回来啦,看来你今天运气不佳啊,美人玉手摸牌,还是风吹下家,打一张要一张,太背太背了!”

    小月嘴一撅,腰身款摆,似无力道的从位上站起,方才一圈,赢得她便自己拿下了,输得统统用拿那冤大头的钱,可惜这座儿今天运气不佳,五百两银子顷刻便见底了。

    “小月牌技不精,让公子输钱了,公子可会怪我?”

    她睇眸含水,委屈三分,撅起的红唇一点,似樱桃沾水,格外惹人垂怜。

    姜檀心头发一阵麻,尴尬一笑,无奈那么多双眼睛瞅着,她只得把戏做足。

    上前挑起女人的下巴,她眯眼贼兮兮的一笑,语露秽言:“输了爷的钱,可是要肉偿的。”

    小月面染桃红,欲拒还迎,风月场上的事随心拿捏,这点挑衅的话她若圆不过去,怕早已经让人拆了入腹了。

    只见她长睫一眨,水眸微阖,声如莺啼婉转,绕指情柔:

    “公子,奴家可是解语舫的姑娘,五百两只是一夜的底价,况且奴家是清倌儿,不见肉白,恐要叫公子您失望了”

    这话本无甚意思,可靳三恭听后,愠色上眸,他清了清嗓子,投去了带有警告意味的眼神,小月娇身一颤,噤声垂首,退至一边面色尽是惶恐。

    姜檀心疑虑渐生,她不动声色的扫了小月一眼,扭过脖子打了个哈哈:“说这玩儿说着玩儿的,来来,继续打牌,这次我非赢回老本来不可!”

    撸了撸袖口,她笑着投身只为送钱的赌局之中,玩得煞是郁闷。

    *

    半个时辰后,这次,姜檀心用的是屎遁。

    到了约定的地方,她照例吹响了“集结号”,可出人意料的是,老半天没瞅见人过来,她四顾张望,心下有些担心:这狐狸该不是赢疯了,忘记约定的时辰了吧?

    探头左右看了看,走出几步,却叫一个胸膛顶了回来!

    捂着脑门,她本以为自己露了馅,叫人抓了个正着,正欲脱裤子佯装蹲坑之举,谁料那“铁板”竟好心的将她扶了起来。

    凑进一瞧,分辨五官,她才松了一口气,恼怒得捶了他一拳,恨恨道:“躲在这里不出声,由我好找!怎么样,东方宪和小五呢,可有赢得钱来,怎么只有你一个人,我这兜里可已经见底了呀!”

    夷则憋红着一张脸,漆黑中虽难以分辨,可他死死垂着头,眉毛拧在了一起,话在口里吐不出咽不下,简直快把自己给憋死了。从未如此挫败,也未这般迁就,若果此时给他一把铲子,他会自掘地缝,然后毫不犹豫的把头塞进去!

    “呵,别问他了,再问他恐怕就会撞死在当场了。”

    东方宪拿捏着一声阴阳怪气的语调,从姜檀心的身后如鬼魅一般的出现,他牵着小五的手,后者已经红了眼眶,鼻子酸酸得,顷刻间就能下一场漫延的暴雨。

    心中咯噔一下,她咽了咽口水,小声问:“没赢来钱?”

    “岂止是没有,简直是赔光了老本,一个铜板子都没剩下”东方宪一副坦荡荡的口气,一丝愧疚也曾生出,似乎理所当然的模样。

    姜檀心蹭得回过身,逼近了东方宪身前,她素手一抬,手指一戳,点着他的胸口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东方宪!你不是说你是赌中圣人么!京城都能大杀四方,怎么小小淮州你就输成那样了?”

    东方宪显然心情不佳,长这么大还没如此丢过人,他一把拂开了她的手,冷声道:

    “赌圣不惧敌手,可也架不住猪一样的队友,你且问问你那位东厂小兄弟,他帮戚无邪执行命令的时候,上头说要‘砍人右手’他是不是会直接砍那人左手下来!”

    言罢,夷则的头低得更低了……

    原来,夷则一紧张,他会左右不分。

    当初说好了,玩麻将进钱太慢,推牌九靠谱一点,左眼右眼,左耳右耳,各个代表着对家手里的牌数,小五个头矮,瞧不见人手里的牌,末了最后还是得靠夷则。

    可天杀的东厂暗卫,平日里杀惯了人,本应该赤心麻木,谁料从未玩过牌九的他,一时过于紧张,导致左右不分,生生害的东方宪手脚大乱,几个来回就输光了银子!

    姜檀心哭笑不得,抚着额实在不知该说些什么了……

    夷则以为她已气得奔溃,抬手按上了她的肩头,突是想起了什么,急忙从靴掖里掏出一张叠得方方正正的银票,塞进了姜檀心的手里。

    这是他攒了多年的积蓄,准备孝敬宅居母亲的养老费,虽说东厂贪渎,可暗卫只凭着一些俸禄和打赏,比起三年刀口舔血,行于暗处的影子生活,这点收入确实微薄。

    姜檀心暗自叹了一口,上前一步,重新将银票塞进了他衣襟里,拍了拍笑道:“收好吧,我可不惦记你这点家私,我还有主意,交给你去办,你可不能再搞砸了”

    眸色一亮,夷则坚决的点了点头:

    “你说,我一定办好”

    姜檀心与其相识一笑,娓娓道来:“听好,拿出你最快的速度,去巡防营请兵过来抓赌,软磨硬泡,威逼利诱,我不管你用什么法子,半个时辰内一定要来人,到时候师兄会和你配合,你到门口,他会来后门知会靳三恭逃跑”

    言罢,她扭身一眼,笑意狡黠:“二师兄,你可要学得像一点哦”

    勾起唇角,东方宪斜斜一眼:“自然,演什么像什么”

    小五举了手,瓮声瓮气道:“那小五要干什么?”

    姜檀心摸了摸他的头,笑意温婉:“你呀,你只要混在人堆中,亮出你的尖嗓子,大声的叫就成了。”

    *

    一次挫折之后,顺途总会到来。

    在姜檀心甩出身上最后的银票的时候,门外一阵“趵趵”脚步声渐渐响起,紧接着就是熙熙攘攘的叫喊声。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了?”姜檀心明知故问。

    “抓赌啦!大家快跑啊!”霎时,窗外东方宪又如鬼魅一般飘过,抛下一句不轻不重的干涩之语,便跑了个没影。

    姜檀心额上一滴冷汗,紧接着也紧张起来,她蹭得从位上弹起,惊慌道:“此处还抓赌么?若是进了牢狱,我这功名可就毁啦!”

    胖子一推牌,不屑的冷哼一声,他淡定的站起身来道:“抓赌?我倒要看看谁那么大的胆子!”

    几个人信步出了雅间,恰好碰上一名武官踹门进了大堂,大气武声,横眉怒目:“巡捕营抓赌,来人,都给我绑了!”

    官兵一阵风冲了进来,寒光钢刀,刀刀出鞘,架住了为首头子的脖颈之上。

    胖子气得发抖,甭管是淮州知府还是江苏巡抚,这银子盐商会尽数孝敬,怎么如今赌博也要来抓,巡捕营是哪里冒出来的?越想越气,他大吼一声:“哪个兔崽子敢来抓?吃了豹子胆啦?”

    武官鼻下冷哼:“巡捕营的,怎么了么?不认得衣服上的大字么?”

    “哈哈,小小巡捕营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活腻味了吧你们!”

    武官大眼一瞪,反手就是一耳光,啐了一口:“老子最讨厌别人说老子‘小’!带走!”

    胖子被打得腮肉一颤,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珠子,哆哆嗦嗦的抬起了手指:

    “你敢打我?”

    不等武官反应,他身后的冲上个官儿来,那官儿身材矮小,可手劲儿不弱,他猛地跳了起来,对着那死胖子又是一巴掌:“打你怎么了,本官还要打你一个双响炮呢!”

    魏一气势汹汹的叉腰挺胸,站在了胖子跟前,他手指一戳,得意洋洋道:“哈,果然聚众赌博,还记得当日在码头,我寻不着你贩卖私盐,现在,嘿嘿,这赌博可没有官家凭证了吧?”

    姜檀心在人堆里一抬眸,眼风扫到处瞅见了夷则,她抿着笑唇,暗暗朝他竖起了大拇哥,笑意满眸——找魏一抓赌,这法子绝了!

    胖子捂着脸,经他一提醒幡然醒悟,结结巴巴道:“你、你、是、当日的……”

    “哈,想起来啦?晚了!带走,全部带走,一个不许漏!”

    魏一觉着自己喊声不够威武,特意踩着一把凳子站在了高处,这等扬眉吐气,这等颐指气使,他魏一到了淮州还是破天荒头一遭!

    官兵一麻绳捆上两个,全给带回了巡捕营。

    姜檀心经过夷则身边时,给他递了一个“放心”的眼神,随后,跟着一块被押到了巡捕营。

    *

    巡捕营在城门边上,屁大点的地方,确实很小,这下押来十来个赌徒,也没地方让他们呆着,只能送进了后院的马厩。

    不过半盏茶的时间,就有人拿银子将靳三恭他们仨赎了出去,本还想拉一把姜檀心,不料被她婉拒了,她道:“三个兄弟现走吧,我的跟班已经拿着银子赶来了,就在路上。”

    扫了兴,触了霉头,三个人皆不愿再多留一刻,既然姜辛有自救的法子,无碍他们什么事了,捧过手,各自回家。

    清风朗月,漏光草棚,姜檀心松懈一口气,往草料堆上一坐,从怀里掏出方才从赌坊顺手牵羊的一只骰子罐,她丢进三粒骰子于内,嘴角高扬,抖落起手腕来,得心应手,应接不暇的花样恰如天成。

    这声音犹如天籁,瞬间把垂头丧气、灰头土脸的众人吸引了过来——他们见一华袍公子高坐草垛上,沐浴初华月光,丝毫不显狼狈,他眸色晶然,狡黠之光流溢,嘴角一抹自信的笑意弧度,仿佛天生就是这赌局的主宰者。

    骰子铜内爆着噼噼啪啪的声音,姜檀心扬手一抛,滑出一个完美的弧度,一丝不差的扣在了她的掌心,她一改方才衰神附身的倒霉样,此刻的她未赢已然气势凌人,她笑道:

    “长夜寂寞,可有未尽兴之人?”

    众人面面相觑,不过片刻便掏金挖银,掳起袖口,加入了这漫漫长夜的娱乐活动。

    “我来……”

    “我下注!”

    “我押三百两,开豹子!”

    “……”

    马厩瞬间闹腾了开,末了最后,连巡捕营的兵丁也熬不住内心的寂寞,捂着兜里不多的兵饷,冲进了赌局。

    姜檀心暗笑:女赌神在马厩,照样大杀四方,片甲不留,只一个晚上,捞回了本不说,还额外进账三千两!

    *

    往后接连几日,姜檀心都和靳三恭他们厮混在一起,大把大把往外头撒钱,里外里花了将近一万两雪花白银!

    不过她终于还是等到了摊牌的时候,那一日中午赌桌上,靳三恭亲口邀了姜檀心晚上赴会,说是去淮河上游览花船,那个地名曾经出现过一次,不过那时候被靳三恭岔了开——就是小月口里的“解语舫”

    逛窑子,不比赌坊,这个是姜檀心并不拿手的,为此她特地请教了东方宪和夷则。

    可真到两人听到后,双双愣在了原地。

    一个脸色很臭,干巴巴道:“小师妹,这就是你得不对了,师兄虽然英俊倜傥,风流不羁,可也从不问花柳之巷,你这番咄咄逼人,实在太过分了”

    另一个脸色僵硬,尴尬道:“主上从不去这种地方,我也没有去过,不懂”

    这个时候,是装纯的时候么?姜檀心扶额叹了一声:

    “算了算了,硬着头皮也得上了!”

    “不行,你一个女孩子去什么花舫?穿帮怎么办?”夷则第一个摇头。

    “不然?不然你替我去……诶,我说,当日生死局的时候,你假扮过戚无邪是也不是?你会制人皮面具?”

    姜檀心猛一拍脑后,突然想起这茬来。

    “人皮面具工序极多,主上的那张也是平日里图方便所用,只能粗看,不能细瞧,现在并没有所需的材料,且时间也不够”夷则一本正经道。

    摆了摆手,她无奈一下笑:“罢了,说说而已,还是我自己去吧,你们在外头接应,真到了某个时候,我使不上劲儿了,你们再上!”

    此话一出,两人显然听懂了,于是脸色更黑了……

    *

    夜晚暖风拂面,淮河面波光粼粼,倒映着岸上的灯火通明。

    花舫是淮州的特色,比起一栋楼里全是窑姐,这样一位姑娘一艘船的雅致风情,且是那些青楼勾栏的胭脂俗粉比不上的意境。

    解语舫的船皆有彩绸为饰,船弦船身上绘有海棠花簇——海棠素有解语花之名。舱窗外明灯高挂,若在它的旁边还有一盏粉红的花灯,即是说明这船的姑娘此时有客。

    良宵花解语,静夜救盈樽。

    淮河面上,被其余小船围绕着的最大那只花船,它船舱双阁,百盏红灯壁上悬挂,染得灯下彩绸流光溢彩,光怪陆离,它迷惑世人的迷离眼光,像波澜上轻轻晃动的水波,将寻欢之客漾入花心酒醴中极致。

    长长一块木板接在了码头的岸边,姜檀心随着靳三恭,踩上了通往主船的木夹板。

    “靳兄好兴致,这么好的地方,现在才带小弟来,太不够意思了”

    繁华迷人眼,姜檀心左右观望,确实是被这花绸满目的河面景致给吸引了,一位姑娘一条花船,可真下得了血本。

    靳三恭一手背在身后,信步在前头走,怡然自得,似乎视这寻花问柳之事看得十分坦荡,他头不回径声道:“花船飘在河面上,若没有脚下的木板,如何可达?河上素有水雾,若没有切实得看清姜兄你的锦衣华服,贵胄之相,船上之人又如何会放下这踏船之板来?”

    话中深意,不言而喻。

    摇了摇折扇,送出一缕迎面凉风,这风不及江面之风促急,去结结实实的让姜檀心背脊发凉。

    “靳兄的意思是……”

    “哈哈,尤记当日你我金陵相逢,姜兄问我可以买缺的办法,靳某当日推脱,今日却决不推辞,这上船的甲板已然铺就,姜兄请!”

    靳三恭摆了一个请势,带着姜檀心上了船,他伫立在船舱之外,从怀里掏出一张八千两的银票,回身递给了姜檀心,笑道:“姜兄家财万贯,且也不可如此挥霍,将来做起生意来,再多的家资都不嫌厚,你输给我们一共一万两千两,除了这几日兄弟几个的辛苦费,如数退还。”

    姜檀心推手道:“这不好,输了便是输了,没有再拿钱的道理”

    靳三恭哈哈一笑,掰开了她的手心,将银票拍在了上头,不轻不重的力道却态度坚决:“你且收好,到了里面,有你使得的地方,你不是要买缺么?这银子就是买缺银!”

    言罢,他朗声笑了起来,负手阔步,率先进了花船舱阁。

    迎面而出的丰腴女人,年过半百依旧风韵犹存,她袒胸露乳,浓妆艳抹,脂粉涂得十分厚实,但却并不俗艳,眸色凌厉,有几丝不似青楼老鸨妈的精明世故。

    她见着了客人,并不是挥着香帕扑上而上,也不说一些“哎哟,这不是某某,许久不来,想死人家的”龌龊之言。

    她只是笑容大端,规行矩步的行了个礼,大有一副不卑不亢的架子:“十三娘见过靳公子,您这次又是带了哪位朋友过来,是寻红祸还是清倌儿?”

    靳三恭撩袍寻了一处座儿,像是熟客一般自顾自倒起了茶,他轻叩茶盏,吹了吹浮在茶面上的茶叶末,缓声道:“都要,红祸、清倌儿都一个”

    轮到十三娘吃惊了,她红唇轻掩,拿着眸子凝上了姜檀心,在她身上滴溜溜的转了一圈,方莞尔笑道:“真是小觑了去,奴家明白了,两位公子稍等,容奴家前去安排”

    靳三恭点点头,由着她告了退,待人走了,才对姜檀心道:“姜兄坐,佳人难寻,且再耐心等等,莫要猴急”

    姜檀心讪讪一笑,满肚子疑惑,她也寻了个座,不紧不慢地问了声:“何是红祸?清倌儿我知晓,是卖艺不卖身的姑娘”

    笑着摇了摇头,靳三恭道:“这只是一般客人的叫法,若是我带来的朋友,红祸代表我要买关防盐引,清倌儿代表我要买官缺儿,这么多年来,两个都叫的怕也只有你一人尔”

    姜檀心吃了一惊,原来是这样!

    吃惊不假,心思流转,她急忙问道:“关防盐引如何买?可有价位?”

    点了点头,他搁下了茶盏:“自然有,红祸姑娘是明码标价的,一晚*是一百两白银,可这只是底价,代表你要走一船私盐,船上运多少担的盐,你亦要往上加银,这么说,你此番要走三船,一共九百石,那么你需付一千两,才可以买到盐道衙门开出的关防盐引”

    他瞥了姜檀心一眼,继续道:“至于清倌儿,那细碎的门面更多,底价便是五百两,你若听曲轻弹,观舞赏华,皆要往上累银子,一般缺位的县令大约是五千两,可埠阳县不同,需白银一万两!”

    他伸出了一个手指,在姜檀心眼前一晃,遂即笑颜逐开道:“姜兄可否明白,今天为你点了红清两位姑娘,你可满意?”

    心里大骂国之蠹虫,嘴上还是一片欣喜之词,她离座捧了捧手道:“满意满意,若没有靳兄,这门道我可是一辈子都不知道啊!”

    “不必谢我,我与人方便与己方便,姜兄若得了县令之缺,且莫忘了今日的情分,来日财源广进,你我一同聚宝生财,多多照顾才是”

    “哈哈哈,好说!好说!”

    两人互相一番寒暄提携,那十三娘便已经回来了,她媚笑道:“这位公子可知道了这里的规矩,若知晓了且随奴家后堂一叙”

    靳三恭朝她点点头,示意已交代完毕,后堂交钱便罢。

    交完了钱,轻歌曼舞,温香软玉,末了*一夜,第二天又精神奕奕的领着官凭到衙门报道,这样的一步登堂太过诱人,一万两比之又算得了什么?

    姜檀心随着十三娘走进后居,见她扭开案台上的花瓶,露出了多宝阁后的隐蔽空间,从里头取出一只红匣子来,又从乳沟中捞出一把钥匙,开了匣上的铜锁,其中两部账目,她取出了底下的一本。

    一舔拇指,页页翻开,姜檀心惊讶的发现,其上都是一些在职官员买缺的记录!仓同县令五千两白银,乾治县令六千两白银,人名官位钱银日期,所写不落,这简直就是她梦寐以求的证物!

    按下激动的心情,姜檀心明白,这一把是清倌儿的入账,那还有一本定是盐商贿赂盐道衙门的证物。

    十三娘提笔蘸墨,将埠阳县三个大字写上账本,后抬头问道:“敢问公子大名?”

    “哦,在下姜辛”

    闻其名讳,不由皱了皱眉,她搁下了笔道:“姜公子,你当日买缺太过张扬,此番虽是一万两银子送到,奴家却不敢拍着胸脯保证呐,若是不成,这银子奴家只抽一成跑腿费,其余的尽数归还。”

    姜檀心眸色一深,从怀里掏出那张八千两银票,两外又加了一张五千两的,笑意浅浅:“在下资质愚钝,承蒙知府大人不弃,必定更加努力,这个规矩我明白”

    十三娘媚眼一挑,眸色流转,掩着嘴咯咯咯笑了起来,她妩媚的收起了银票,笑道:“公子如此懂事,想必这官途也是顺溜无碍的,大鹏一夜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姜檀心朗笑捧手:“借十三娘吉言!”

    十三娘俯了身,沟壑深深的*像是要从抹胸之中跳出来,姜檀心被吓了一跳,不由后退了一步,这是这么一步,她便从十三娘的眼里捕捉到了一丝怀疑。

    心下警钟大作,她急中生智的捂住了鼻子,不好意思道:“是我失礼了,只是实在不习惯您身上的粉香,重了一些,京城素有闻香楼的香料闻名天下,改日我取一些给您,也叫换换口味嘛”

    十三娘直起了身子,疑惑似有消散,毕竟是女人,闻香楼的香粉千金难求,有人肯大方相送自然是求之不得的,她掩唇一笑道:“多谢公子厚爱,奴家收下了,两位姑娘已在后屋等候,公子,请!”

    “哦,等一等!十三娘,我寻思起一样东西,你且等一下我,我去去便来!”

    抱歉一笑,顾不上十三娘,她迅速扭身,往船舱外头头跑去。

    到了外头,姜檀心低着头,像是在船板上寻着什么东西,待黑灯瞎火的乱摸一阵,耳朵迎风而动,确定身后监视之人的脚步声已走远,她方沉出一口气。

    迅速趴到船边,她低垂着脑袋向下寻着,轻声喊道:“夷则……狐狸……你们还在么?”

    高船之下,是寂色河水拍打在船弦上的浪花声,此时,一艘小木船悠悠飘来,在漆黑的夜幕中,一点也起眼。

    夷则和东方宪一人一只船桨,一直飘在花船的周遭,等姜檀心出现了,才慢慢靠近,夷则率先站了起来,他压低着嗓音道:“如何了?”

    “有门!不过也有难,你们上来!”姜檀心往后看了一眼,确定没有人后,快速一招手。

    东方宪与夷则相视一眼,皆放下手里的船桨,纵身一跃,单手攀住了大船边侧,遂即腰身一用力,轻松翻了上来,动作干脆,丝毫没有拖泥带水的滞涩感。

    三人猫着身,躲进了暗处,姜檀心小声道:“完了完了,里头有个等着肉白相见的,谁救我?”

    两人闻言皆是脑袋狂摇,一副你自己招来的,自己解决的模样。

    “太不够意思了,好不容易到了现在,我已弄清楚账目所在,只要撑过今晚,立即可以从江北大营出兵围剿,总不能只差一口气就前功尽弃了吧!那十三娘阅人无数,我应该被她怀疑了,找这么两个姑娘想必也是试探试探我……”

    姜檀心一跺脚,大有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恼怒:“怎么样,肯不肯帮我?”

    东方宪无奈一叹:“不是不肯帮,是怎么忙,你该不会狠心让你师兄把清白贞操交待在这吧?再说了,你我样貌相差甚大,如何帮?”

    咬了咬牙,姜檀心缓缓扭过头,把泛着水色的视线锁住了夷则。

    夷则铁青着脸,一副你叫我去,我就去死的决绝表情。

    暗叹一声,狐狸拍了拍姜檀心的肩,煽风点火,一招肤浅的激将法信手捏来:“师妹你是傻了么,东厂不都是太监么,即便夷则有那个本事,恐怕跟着戚无邪跟久了,也不太灵光了,叫他准会出事的”

    刺激男人,这一辈子也就这么一点鸟儿事了。

    明知是陷阱,不跳真不行!夷则咬着牙,眸色霍霍,他决绝一扭头,恨声道:“我去!”

    噗嗤,姜檀心极不给面子的笑场了,她别过脸,尽量不去看夷则阴沉得恐怖的脸,断断续续道:

    “等会儿我先进去,你过道上往后第三间便是,你先在窗口等候,我先打发了那清倌儿,骗得红祸与我蒙眼捉逃的游戏,以窗牖边一声击掌为号,届时你在出来,之后……打昏也好,*也罢,全靠你啦!”

    夷则鼻下冷哼一声,其实心里早就为了方才冲动应下的话,后悔得肠子青紫。

    *

    姜檀心重新回了船舱,甩着手里一方素白纱巾,嘴里念叨:“还好还好,还好还在”

    “公子,方才是寻这个么?”

    屋中两名妙龄俏丽女子已经候等多时,她们一个清丽婉约,怀抱琵琶,眼眸带水,一个蜜色雪肤,藕臂半露,一层薄纱挡不住她玲珑姣好的身段。

    姜檀心咽下口水,有些尴尬的扬了扬手中娟帕:“是了,刚才来得急,掉在门外了,家中执帚所赠,要是丢了,岂不是要被打死了?”

    红祸闻言掩唇咯咯笑了起来,她媚眼如丝,一颦一笑都带着鸩毒,荡漾男人的襟怀:“原是偷腥的猫,如此惧内,倒也敢来这样的风月之所,不怕……夫人寻来么?”

    “哈哈,那你说,到底是男人的不是,还是你们的错呢?若不是你们妖娆妩媚,勾魂摄魄,男人如何沉湎温柔乡?”

    “女*水,男人便也是元凶,若没你们这些花花肠子,奴家这些卖笑得恐怕都要饿死街头了,论起根源,怕还是男人的错喔,说好的一生一世一双人,却免不了寻花问柳,我若是你的夫人呀,且把你阉了,自己得不到,也就像叫外人沾上”

    她笑意满眸,自顾自的畅想道:“寻个太监过一生,若他肯疼我,那也不错”

    姜檀心正喝着一盏茶,闻言险些没有喷出水来,她总算知道戚无邪那些花肥都存着什么心思了,想不到,阉人竟还是个宝贝。

    清倌儿并不发一言,她只是自顾自得弹着曲,清雅不染尘,傲如莲花。

    姜檀心只觉这样的女子太过心酸,明明已坠入风尘,却挣扎着开出自己的一片清雅,生在淮水,死在淮水,不负一生偏执所归,生前要做一道绝美风光,死后亦是要为淮河添一道波纹。

    沉浸在珠落玉盘的弦曲声中,姜檀心相思绵长。

    上言加餐食,下言长相忆。

    那日送别,你只要我衣食无缺,金银不愁,却不知有人的心一直等着你的下言,相思如愁,一袭月光,一曲琴殇,别人的忧愁故事便有琴声娓娓道来,仿佛如此才能天长地久,可我的南国红豆,又孰人可撷?

    ------题外话------

    戚无邪在挠墙:作者…我的正面描写呢!

    汤圆滚来滚去:你媳妇给我塞了银子,说这两天要偷个情,叫你先闪一边去

    “啪”鞭声响起,作者泪奔……又要挨揍了……

    【建了个群~群号233353313!多谢冰伊蓝的评价票~chenqing2008的钻石~还有风灵无味的花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