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宦妻,本座跪了 > 068 阎王驾到,谁敢怀孕
    ,最快更新宦妻,本座跪了最新章节!

    离恨天,情花孽海。

    有人一袭白衫罗裙,静静立在情花池畔,她的心口一丝一缕的绞痛,她的嘴角充溢着越来越多的鲜血。

    后退是求生的本能,可她不能后退,更不会后退,她已经放弃了自己这条犹如蝼蚁般的性命,只想为小紫挣得一个自由。

    抬眸望去,情花池血色迷眼,习冰心中苦笑:如果亲吻这邪毒嗜血的花儿,可以超度深陷情泥的灵魂,她愿意,且毫不犹豫!

    抬起寒光逼眼的匕首,她在自己的手腕上划下了一刀又一刀的伤口,鲜血如注,渐汇成一道血流,滴滴不绝的坠入血池之中,溅在了情花的花瓣之上。

    她已心如死灰,血极尽干涸,这份湮灭的情愫,情花又如何肯食?

    它们花瓣低垂,花茎萎靡,耷拉着,躲避着,似乎是那苦涩的血流掀起了一阵疾风,将她们尽数吹了偃了腰茎,几乎要将花身埋入这黏稠的血水之中。

    戚无邪冷眼旁观,他一袭猩红宽袖长袍,手骨苍白,拿捏着紫檀佛珠,将怜悯慈悲和刻骨轻蔑发挥到了极致。

    “够了,死在外面,别弄脏本座的情花池。”

    他凉薄的声音轻轻抛掷,凝固了周遭冰凉的气息,凉风滞涩,令女子手腕上的血也干涸了三分。

    “当日敬献,血色殷红,情愫纯粹,督公心念之物却永不可再得,那份敬献之血并非紫予斐的心头所献。”

    开门见山,习冰任由腕上之血点点下落,砸在地上,溅起象征生命消逝的血花。

    戚无邪眸色一深,并未言语,他一步一步向她走去,凉薄的瞳孔里是一望无际的地渊黑潭,它汲取她僵持着的三分勇气,眸中的一分决绝,还有她面色上隐忍的惶恐畏惧。

    他望穿了她的心,却不给予丝毫的回馈。

    黑而无物,猜不透,摸不准,众生对他的畏惧,从不是因为他有多血腥残暴,多寡义无情,而是因为没人知道他的心,他的想法——猜度,才是恐惧之源。

    习冰心下有些慌张,她读不出这个修罗阎王点滴心思,他的姿容举世无双,似乎这样才配的上他寡情无人可猜的心思,因为极端所以众生仰望!

    习冰强忍着后退的冲动,她虽然坚韧,可也不过浮生一粟,嘴唇无声翕动两声,便不由自己违着心意的启开了口:“你已知道是姜……”

    “姜”字一出,她立即看见戚无邪瞳孔一缩,她心下猛地“咯噔”一声,彻底寻回了理智。

    可当她再瞅见戚无邪眼神的时候,就明白事情已经无挽回,只能暗恨自己如此蠢笨——在这尊活阎王面前,再深藏的心思也会被搅乱成了一团浆糊!

    他不知,他明明什么都不知道,恐怕……那姜谭新也是自己骗自己,可恨她竟做了这桩感情的栖身之桥?

    她慌张的水眸圆睁,懊悔从腰际攀上了脊背,嫌弃一片冰凉入骨的寒意,不妨脚跟后挪,踉跄着退了一小步,可便是这么一小步,在戚无邪心里已经验证了某件事。

    只见他霍然上前,如鬼魅一般出现逼近了她,妖冶诡异的瞳孔离着她的只有一寸,她隐约觉着鼻尖几乎碰在了一起!

    唇上是一股幽然决绝的冷香,这样的距离根本不及暧昧之说,她只觉铺天盖地的恐惧迎面而来,他的瞳孔冰凉空洞,似是要吞噬她全部的生命之息。

    戚无邪薄唇轻启,一点一丝的温度蔓延于她面颊之上,但没有驱逐原本凉意,暖气过后,是更为刻骨的寒,他狞笑着缓声道:

    “是你伤了她……?”

    习冰连承认的机会都没有,她的指节已被一点点的折断,就像平日里松快关节时发出的那种“咯咯,咯咯”的声儿,似是奇松平常,只是锥心疼痛。

    十指连心,这样的惩罚不会流血,缓慢且温柔,却远比凌迟剜肉更为煎熬,令人更期盼死亡的解脱。

    “喔……折完了,接下来……是肋骨。”

    两根修长的手指攀上了她的腰身,戚无邪不紧不慢的一点一点游走而上,他指尖落下之处,俱是她骨头碎裂的声音,十二对肋骨,一排皆碎——断裂的刺骨毫无停歇的侵袭了内脏肺部,连呼吸都变成了一种折磨……

    习冰几欲昏厥,可他不许,他不让,戚无邪要她保持清醒,心甘情愿的献出那个名字,那个令他觉得由衷欢欣的名字。

    瘫软在地上,她的身体微微弓着,成了一个屈辱怪异的姿势,骨刺在她的身体里横行,那是戚无邪赐予的一具新的骨架,一具将器官挤压零碎的妖魔之骨。

    痛楚蔓延,痛不欲生!

    她想死,立刻马上,从未如此期盼过死亡的到来,她宁肯魂飞魄散,永不入轮回,也不愿再滞留阳世!受这般折磨!

    末了,后背的脊椎也被拧断,她瘫着,只有交差横行的刺骨勉强支撑着脑袋,喉头是嘎嘎沙哑之音,为求一死,她拼着所有的力气呐喊,这声怪异如鬼,骇人入骨:

    “姜檀新,他是姜檀新!他爱上了你……他爱你……是他……”

    破音拖得很长,在一片寂静声中,突兀刺戾,她的眼睛慢慢开始浊色泛滥,这一句话,俨然耗尽了她所有心头力的积蓄,风吹烛灭,已是濒死之人。

    红袍扬起,气势如狂,艳色决绝在他身后腾起,情花肆虐,情意猖獗,戚无邪眸色霍然,嘴角边是一抹无法抑制的笑意。

    他惊叹,他终于明白了她看似脆弱的纤体柔肠里,冰肌玉骨中,藏了一个令自己都骗过不依不饶的心。

    情花孽海初相逢,魂牵梦绕就此系。他的欢欣由心而起,由心而溢。一滴鲜血,一场情动,为了一个奸佞狂妄的无根阉人,她义无反顾的焚烧寂寂的红尘之心,抛离尘世*,受尽世俗指责,也绝不让他独自在黄土陇中孤独而眠……

    她欲涉入地渊,救不了他,那就陪着他。

    可惜,这一份真情馈赠,他知道得这么迟……迟到要借了他人之口,借着情花妖冶。为何不当面言及?为何有情,又要逃离他的身边?

    相思不请自来,瞬间将心肠颠覆,戚无邪徐步走出了离恨天,他轻声道:“太簇,准备辇舆,本座要进宫。”

    太簇一直躬身侍立在门外,他能听见里头习冰姑娘撕心裂肺的痛喊之声,还有最后那一句竭心竭力的判定之言。他知道,她原以为能用这一个名字为筹,换取妹妹的一场自由,可末了最后,真正在阎王面,它连一个痛快的解脱都得不到。

    他心中暗叹一声,颔首道:“是,属下这就去准备……哦,对了,这是崇云昌票号送来的信件,请主上垂览。”

    戚无邪喃喃念了一句:“崇—云—昌?”复而想起什么,抬手撕开了火漆,抽出其中两张交叠的生宣纸,抖开第一张,上书都密密麻麻的卑谦之语,刍荛之言,蝇头小字都是规规矩矩的内阁体,想来崇云昌为了写这信,还特地寻了一支好笔头。

    戚无邪冷笑一声,大致一扫,无非是有个小屁孩拿着他的票据去淮州分号支取了两百两纹银,事有可疑,特此书信核实,并附上当日兑银之人所掉的药方一张,看是不是东厂有人借生病由头,盗窃了票据。

    生病?她病了?

    将信函丢给太簇,他自顾自抖开底下的那张皱巴巴的药方,其上清秀字迹入眼熟悉,却为姜檀心亲笔所书,果真是病了……她身上没有钱了?怎么为了抓药对银沦落至斯,还让小五去票号,夷则又是他派去吃干饭的么?

    戚无邪腹中疑惑,脾气不佳,微微皱起眉头,一并将药方甩给了太簇,冷声道:“照着抓足份,本座要下淮州。”

    太簇懵懵懂懂的接过,只那么一眼,险些吓出尿来,口不择言道:“檀心姑娘吃保胎药做什么?主、主上……您、您们?这……也不对啊……”

    言罢,又觉得自己说错了,摆明了有至戚无邪于绿油油菜田的嫌疑,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戚无邪惊讶转头,风轻云淡的口吻此刻也不顶用了,他有些干涩的开口:“保胎?”

    “哈哈,这个,这个属下看错也是有可能,或者,或者檀心姑娘帮别人抓的也有可能啊,唉……主上……”

    太簇口舌无措,手忙脚乱,怀里的药方悠悠飘下,落在戚无邪的脚边。

    他身散着一股生人勿近的凉薄气息,气息如狂,似乎下一刻便会风卷而起,带起令人窒息的濒死恐惧,他踏着沉重的步子,一脚踩在了药方之上。

    太簇向来熟识他的脾气,可这一次也只敢远远的跟着,生怕一不小心就被四处飚散寒意伤了个遍体无辜。

    戚无邪红袍张扬,青丝逆风张舞,薄唇狞笑不减。

    阴错阳差,张冠李戴,天意要逼他出手,即使他叛逆愿违天意,可却不想违了自己的心,保胎,他看看谁敢。淮州,他去定了!

    *

    禁宫,议政殿内。

    两本账册由冯钏呈上了龙案,拓跋烈疾首蹙额,一页一页翻看得极为认真,不少他心中暗熟的人名陈列于上,令他怒火愠色,一拳头砸在了案上!

    本以为戴伟刚一代廉洁清吏,却不想他竟比那些明目张胆贪墨渎职的官儿更加无耻。虚伪小人,衣冠禽兽!在他治下,看似廉洁官风,丝毫没有酬酢周旋的奢靡风气,实则暗度陈仓,官商勾结,更有卖官鬻爵,实受贿银的损害国基之举。

    冯钏忧心姜檀心和小五的处境,听东方说起来,这丫头还病着,好坏不知,幸好还有个东厂的小子护着,否则拼着老骨头不要,他就亲自租船下淮州,用钱砸也要将小徒儿砸出来。

    “陛下……戴大人一向借鉴清廉,宵旰忧勤,整个江南皆有口碑,清官难容于世,或许有奸佞小人伪造证物,诬陷与他……”

    一个朝廷里,总有那么几个不懂揣摩上意,只为着自个儿腰包操心的榆木脑袋。说话的这个官儿乃是戴伟刚在朝廷里的线人,上传圣意,下承美言,惯了的爱好。可他毕竟只是局外之人,也未曾见过这账簿内容,当下陈一番生涩的维护之言,只会让拓跋烈愈加憎恨。

    冯钏一听这不知道好歹的话,又扫见了拓跋烈的脸色,他擅作主张尖声呵斥:

    “混账,证物在堂,赫赫罪状,罄竹难书,尔等一同党人,竟无知至此?姜公公是圣上秘密派往江南的坐探,你说的奸佞小人,可是指他?”

    拓跋烈气得胡须颤抖,他龙袖一挥,不甚厌烦:“滚出去……滚出去!待寡人收拾了江南那批食禄禽兽,京城寡人也要好好拔一拔根!”

    那官儿吓得屁滚尿流,冷汗直冒,他额头磕地,肚肠悔成了青色。腿肚子发软,只得爬出了议政大殿。

    拓跋烈托手扶额,原想着没有一丝线索,光派钦差大臣大张旗鼓的下江南查案,只能是水过地皮湿,面子上好看,查不出什么玩意。却没想到檀心此处,竟能掏出这样一份证物,江南两淮官员多有涉及,法不责众,真要一个个清算,这大批缺位吏部一时难以铨选不说,朝纲重创,人人自危,定是一场灾劫。

    他为帝皇,再过凶狠,且也杀不尽一省官员。再者两淮乃税赋重地,一乱,动摇国本,那才是他忧心忡忡的地方。

    “陛下……姜公公还在江南等您的旨意呢,是严刑肃清,以正臣纲;还是怀柔劝导,杀鸡儆猴?此番矛盾激化,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姜公公孤身一人,又没有陛下为其正名,本就强龙不压地头蛇,您可要早些做决定,奴才恐怕……”

    “东厂提督太监戚无邪门外候见……”唱报的小太监尖声高扬,打断了冯钏的下面的话,他不由抬起眼,看着不等传召,便大摇大摆进了殿内的戚无邪,眼皮子一跳。

    “臣……参见……”

    拓跋烈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他最恨戚无邪行礼,好好一个礼能叫他玩出百个花样来。掸袍敛襟,声音拖沓,还一副不情不愿的模样,等戚无邪行一个礼,就够他说好几句话的功夫了。

    所以,每当戚无邪拿捏着一副行礼的空架子,拓跋烈皆会爽快得免了他的礼数,叫他有话快说。

    在行礼方面,戚无邪没有偏执,拓跋烈一挥手,他便直起了身子。

    “陛下,臣存在崇云昌的票据遭窃,臣欲下一趟淮州调查,往陛下恩准。”

    拓跋烈本是心情阴郁,闻了这茬不由好笑,他哈了一声,瞅了一眼站在身侧的冯钏,笑意道:“哪个毛贼胆子滔天,竟来东厂窃你戚无邪的东西?怕是乡野农夫,不曾听过东厂督公的威名。”

    “窃贼是谁,臣也想弄清楚。”

    戚无邪嘴角一抹邪魅笑意,凉薄之气萦与口齿之间,轻而缓得念出这句话,一丝俏皮的暖意深藏其中,谁,他心知,故情起。

    冯钏也心中敞亮,那票据一定是檀心拿去兑的,于是他配起戚无邪的戏——戚无邪想去淮州,他也自然高兴,如此想着,更是拼命迎合道:

    “哈哈,此贼实在太过猖狂!估计还是得了近水楼台的便利,不由督公你恼怒,欲亲往擒拿。”

    拓跋烈正为着两淮盐税吏饬忧着神,戚无邪还来这么一出捉贼记,本想立即打发了他……等一等,方才他说要去哪里?

    淮州?

    无论是否巧合,戚无邪的念头给了拓跋烈一个法子。

    历来朝廷无法出面解决的事,都是交予东厂斡旋。正刀子反耙子,甭管他怎么挥就,坏事罪名皆有戚无邪担着。况且他手段素来狠绝,胆怯的官儿怕他甚过怕朝廷缉捕,兴许,放他去淮州坐镇,是个左右制衡的好主意。

    他与檀心既以成对食夫妻,此番下淮州照料也免不了,似乎种种考量,他都是最为合适的人选。

    想到末了,拓跋烈不自然的咳了一声,不紧不慢的开口道:

    “无邪既食朝廷俸禄,擅离职守实属不该,遭窃该有官府追捕,何有亲往之说。只是寡人在淮州尚有难解之局,你若能悉心任事,协助姜檀心将淮州盐税案破了,去也无妨……”

    戚无邪眼皮子没抬一下,闻言只是一声凉薄轻笑,他颔了颔首道:“魑魅魍魉,臣从不放在心上。”

    拓跋烈点了点,魑魅魍魉,好,戚无邪自有人颂人世阎王之称,阎王收鬼,理所应当:“好,寡人明发谕旨,庭寄江南道府,钦命你为南巡钦差,执皇命令箭彻查淮州官员渎职一案,限时三月,期间进程巨细上报,勿有遗漏。”

    倾了倾身,戚无邪领下了皇命,他不着痕迹扫了冯钏一眼,径自离开了议政殿。

    这一眼,冷风钻骨,冯钏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抖巴抖巴硬生生憋出了一个响屁,他脸一黑,忙扭着肥硕的身体跪了下来:“奴才有罪,奴才有罪,奴才御前失仪,奴才……”

    “好了!你先下去吧,好好安置送来证物的人,寡人事后再赏。”

    本不知戚无邪这一眼含义为何,乍一听皇上提起了东方那个混小子,冯钏不知怎地,心里就有隐隐的预感——戚无邪那剜肉刮骨的一眼,莫不是冲着东方来的?

    *

    京城落地砸坑,敲定了委派钦差的人选,这事儿小道传得比廷寄更快,一个晚上,便飘过了淮河,来到了戴伟刚等人的耳朵里。

    听闻钦差是戚无邪,江南炸开了锅……

    胆小的涉案县官,将官印奉在衙门大堂,然后收拾家当,老婆孩子一大车的跑了。稍微有点理智的,知道跑也跑不过东厂缉补的官儿,集体手牵着手,一块儿痛苦着,三跪九叩的爬上了山中寺庙,将贪渎来的金银全捐作了香火钱,跟菩萨又是哭又是嚎,只求能在阎王手里保住一条小命!

    徐晋介本就是个怂包软蛋,连假装清廉私下贪渎的办法,也是从戴伟刚那照搬照抄的学来的,他甚至连戚无邪的名字都念不顺溜,这特娘的火烧屁股,一听东厂活阎王要来收拾他了,一时想不开,用裤腰带上了房梁,还好发现的早,让他老婆给救了下来。

    戴伟刚也慌,只不过他背后有人顶着,一日三餐照着祖宗伺候着,希望这位手段谋略皆甚于他老爹的马公子,能指明一条苟延残喘的活路。

    月色清辉,明月一轮高照,他靠在水榭长亭里,转动着手里的玉扳指,多年从戎的将军气度,让他脊背很直,脚步很重,背影巍峨沉静,过隙的风吹不动他鬓边的一丝碎发。

    “马公子……这么晚了还不歇么?”

    戴伟刚隐情的捧着一碗*糖梗粥道后院寻他,借机也想问问他的打算。

    马渊献立身不同,只是淡淡扫了他一眼,冷笑一声:“你慌了?”

    跳过毫无必要的寒暄,他一句话直击戴伟刚心窝,刨出了他心中的烦心事,戴伟刚放下了粥碗,绕道了他的跟前,愁眉不展,连日阴郁让他憔悴衰老,眼角熬得通红:

    “马公子,老夫与你父亲相识一场,多年承蒙马相荫蔽福泽,才有这一省巡抚的位置,这一把老骨头可是为了马家熬的。马相虽然去了,可皇上毕竟是看中马家的,还有公子您,还有太子妃啊!”

    叹了咽口水,戴伟刚再接再厉:“皇上自私绵薄,太子年轻不懂事,可东宫之位无虞,圣上万年之后,太子妃重用外戚,且又是水涨船高的权柄门庭呐。此番您就给老夫指一条明路,这,这戚无邪,可怎么对付啊?”

    马渊献冷冷扫了他一眼,转着扳指的手垂了下,他不紧不慢道:“戚无邪,你们道他人间阎王,手段狠绝……可毕竟是血肉铸身,也是一颗寂寂凡心,人无完人,他戚无邪也有自己的弱点。”

    “弱点!”戴伟刚睁大了眼,似乎听见十分惊讶的事。

    “呵,从前没有,不代表现在没有。当日帝君山生死局,他义无反顾赴了酉苏的情邀,即便心里再加厌恶,他还是去了,这不像他往日做派,一切出人意料的改变,才是他真正的弱点。”

    戴伟刚听得云里雾里,一句不明白,不过事到如今他也不想弄明白了,他只求一个答案,迫切的追问道:“戚无邪怕什么?”

    “一个女人。”

    马渊献显然不想多谈,他袍袖一甩,径自转了个身,背向皎洁月光,一抹冰冷的笑意晕开嘴角,正气十足的五官不然一丝邪气,比起戚无邪,他仿佛是阳世里的正道,而另一个只是阴间邪气十足的妖魔魑魅。

    自古邪不压正,这是马渊献的自以为。

    他抬起了手,点了点眉心,沉吟后方道:“我记得,盐帮的继任大典是不是快到了?”

    话锋转得太过,戴伟刚一时间还没意识,醒过闷儿后忙不迭的点头:“是,盐帮那个老不死总算是踹腿西去了,他底下三个徒弟,各领一堂,为了这帮主之位厮杀的是一片腥风血雨,究竟花落谁家,到现在也没拼出个明白答案。”

    “你的赌筹是谁?”

    戴伟纲尴尬一笑,却也不能不认账,盐帮素来以仁义忠君为本,世世代代为国走船运盐,才有了现在的局面,老帮主七老八十,脾气倔得很,运河淤堵,不少盐商花两三倍的价格请盐帮走贩私盐,老头子宁愿一帮都饿着肚子,也绝不走一船私盐。

    可上头的梁毕竟是老了,压不住下头窜起来的赚钱心思,三个徒弟各有主张,老大张狂,聚集着一帮心腹,只想全面接盘,自己管自己的创出一番天地,让盐帮不单单只是搬运的力气奴隶;老二心思诡诈,与盐商勾结,一心想要谋取私利;老三嬉闹不成正形,难堪大任,虽然是老头子的嫡亲儿子,可实力上远不如两个师兄来得雄厚。

    盐帮大清洗,来日当家做主的是谁,涉局的都想分一杯羹,站队投钱,势不可少。

    戴伟刚干笑两声,答得模凌两可:“公子心思,还猜不出我的赌注么?怎么,这盐帮同戚无邪又有什么关系?”

    马渊献笑了笑,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纸,他两手一夹,挪到了戴伟刚的面前:“上面的东西一样一样备齐,我保你性命无虞,乌纱俱在。”

    戴伟刚一听,两眼放光,他兴奋的接过,借着月光凑近了一看,这一看将他吓得够呛,这、这……他抬起惊恐的眼睛望向马渊献,咕咚咽下了一口唾沫。

    *

    清一色走舸鸣锣开道,后头楼船旌旗招展,精饰豪华,戚无邪的船一如既往的骚包,他的排场更是派头十足,堪比帝制。

    水天一线,船帆点点,浪高三尺,波涛起伏,戚无邪所在的艅艎乘风破浪,破开的浪花如千朵万朵的白莲花直向远方蔓去……

    一袭红袍屹立船壳板上,戚无邪背手与后,青丝张狂,两岸青山绿树,败花不缀,远处即使淮州码头,他居高眺望,可见码头迎跪百官多如牛毛,浪花逐浪,映着万点金光,映入深色的眼眸之中。

    船队靠岸,跪迎的官员被这排场吓傻了眼。

    本以为戚无邪奉为上差,至多孤身一人来到淮州,抡起东厂暗卫虽然身手狠辣,却无法以一敌百,他至少是没有兵的……却没想到戚无邪此番带了一支水军舰队而来!

    走舸开道,艨艟随后,楼船上尽是手握钢枪的兵丁,滞后的艅艎威仪无双,带着气势汹汹的霸气,震慑了在场所有官员的心,这次……恐怕是真的要完蛋了!

    士卒一列列下了船,分列码头堤岸的两边,将跪在地上的官儿包了个严实,不少胆小的已开始瑟瑟发抖,举着马蹄袖不断擦着额头上的冷汗。

    艅艎靠岸,厚实的踏板咚得一声砸在了码头的泥地上,扑腾起一阵灰石,官员屏息低垂着头,由戴伟刚为首跪在了最前面。

    戴伟刚一直低着头,不敢抬起来,直至眼帘中出现了一双赤玉履靴,暗绣着龇牙裂目,张牙舞爪的麒麟之兽,他咽了口唾沫,不着痕迹的缩了缩脖子。

    “戴……巡抚”

    轻飘飘的声音从脑袋上传来,凉薄入骨。戴伟刚口齿不清,连声应下:“是、是,见过上差,见过督公,见、见过镇国侯……下官率领江南府道县官员跪迎上差莅临,一共六十八人,两人未到,请上差大人垂训示下!”

    “呵,这里只有本座一个人,戴大人这一口一个的,是在喊谁?”

    “下官……下官……”

    戴伟刚好歹也纵横官场十数载,说不得圆滑通窍,狡诈如狐,总是也是经历过些风浪的,即便是拓跋烈御驾亲至,他也有应对的吉祥话,无奈对着这人间阎王爷,说什么错什么,不说什么少什么,总之在他面前,把自己当成一个笑话,那就对了!

    冷笑一声,戚无邪骨手一抬,屈着指节敲了敲戴伟刚的顶戴,不大不小的笃笃之声,听着叫人心口发凉。

    敲罢,他不执一言,甩了袖袍径自走了。

    戴伟刚一愣怔,这是什么意思?可是顶戴不保的意思?

    便在这是,河上一阵冷风吹来,恰好绕过他的脖颈,钻进了他后领子里,这种感觉无异于让刀架在了脖子上!他不由得打了个寒战,腿软得更站不起来了。

    淮州知府徐晋介一凑头,忙不迭爬身起来,一把搀着他站起,也是惧色满目,胆战心惊:“戚无邪怎么带了兵来?可是圣上的意思,要拿我等了?”

    “嘘,你倒是小声一点,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先看看他的风声!”

    “哎,自从当了这淮州知府,我就没过个一天安稳日子!”

    “满手搂银子,脚底就得踩着刀尖子,没这个胆子,趁早滚蛋,走,随我去驻跸行宫。”

    徐晋介吓了一跳:“行宫,戚、戚无邪要住哪儿?”

    “呵,他僭越仪制的事儿还少么,当年御史们合力参他,多数的罪状就是僭越,人皇上不介意,我等还说什么,照着最好的伺候吧!走走走,快跟上!”

    巡抚提着官袍下摆小跑去追戚无邪的脚步,剩下的小喽啰们面面相觑,晃儿回神,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一阵风的追在戚无邪的屁股后头跑,大部队浩浩荡荡的到了上差驻跸的行宫。

    直至行宫外,太簇出面,拦住了戴伟刚的脚步,正色道:“抚台大人且慢,督公有言,淮州官吏一律不接见,酒宴饭局都也推了,哦,督公还有东西从京城带了,说赠予各位大人,权作见面之仪。”

    这下轮到戴伟刚受宠若惊了,本想着戚无邪可能不受贿赂之礼,却没想到他还带来了礼物?

    太簇话音刚落,一列戈什哈抱着一堆东西跑了出来,他们手一撒,铁当当的东西哗啦啦掉了一地,官员们探头一看,险些吓掉了魂儿——

    什么夹棍脑匝,烙铁、一封书、鼠弹筝,拦马棍,各式各样的刑具,五花八门。刑具上头还不乏有干涸成块的血渍,甚至还沾有碎肉残皮在其上,一阵子臭烘烘的味道扑面袭来。

    太簇将官员的表情收入眼下:“众位大人可喜欢?不必客气,更无须言谢,一人挑一样回去吧。”

    “这、这,望督公大人高抬贵手啊,我等都是圣人道理里读出来的书生进士,哪里,哪里捡得起这样的东西啊!开恩呐,开恩!”

    众官儿带着哭应和声一片。

    太簇冷笑一声,后道:“督公还留有一话,将整个淮州城的大夫找来,药铺的掌柜亦可,用大夫换这些刑具,各位大人好生思量吧!”

    要大夫?督公这是染上恶疾了?

    管它娘个球!反正别让他们看见那恶心的玩意,把家里的小妾带来献出来也绝无二话!众人点头哈腰,个顶个着急慌忙往外头冲去,匆匆上轿去大街上请大夫,生怕脚程落了下风,叫别人抢了先!

    戚无邪到了淮州的第一天,便是一城的鸡飞狗跳。甭管什么知名大夫,致仕退休的老太医,还是走街串巷卖药的赤脚“仙儿”,就连卖狗皮膏药的也都让人抓了去。好大阵仗的一伙人被留在了行宫,好吃好住的养着,只为一件事:

    回忆是否一个诊脉有喜的女子,或者是买保胎药的孩子……

    众人连番叫苦,这算啥子回事啊!

    *

    戚无邪到淮州的消息,姜檀心方才知晓,不等她找上行宫去,又有人送来了小五的消息。

    初五是盐帮改选帮主的即位大典,按着祖宗定下的礼法,需要酬祭河神,往年只是敬献活猪活羊,却没想到今年换成了活人。

    理由很简单,因为运河淤堵,桃花汛泛滥,这是河神之怒,据说盐帮找了一个通神的巫觋卜算过一卦,需要童男一名,以命相祭方可安抚河神,让运河通畅,淮水安澜。

    不用多想,这名男童即是小五。

    姜檀心深知其中有鬼,却不知是否是戴伟刚的主意,如果他的势力已经蔓延盐帮,那姜檀心想力挽狂澜怕是十分困难的。

    不过无论如何,这盐帮她是去定了。

    东方宪的证物想必是带到龙案了,但拓跋烈会派戚无邪为钦差,还是大出她的所料,好在戚无邪“威名”在外,由他正面牵制戴伟刚他们,她便有喘息的余地挪到敌人后头去捅刀,前后夹击,才是退敌之策。

    掏出周身所有银两,姜檀心托付夷则去金店赶制了一尊镀金的龙头铜塑,用一块布蒙着,她决定单枪匹马,去盐帮大堂趟门子。

    所谓趟门子,就是外行人想走盐帮的门路,需要过得门槛。

    依照盐帮的帮规,并不是有钱的商人便可租用盐帮的船,还得要足了“三凭”:凭人缘,凭面子,凭声望。所以,大部分盐商都是一个带一个,有人介绍过得门槛,姜檀心假扮盐商要混进盐帮,必定需要自己挺过这个坎子。

    问她凭什么,凭这脸蛋,这口才,还有这尊镀金龙头。

    提步迈了几级石梯,到了盐帮趟门子的门脸茶馆,门口站着两个赤着胳膊,手挽大刀的硬汉,肌肉横棱棱的一条条,十分凶神恶煞,见姜檀心清秀打扮,也不口软:“干什么的!”

    姜檀心捧了个手,笑意迎人:“两位老大好,淮水借风,特来品茶。”

    这是行里的话,两硬汉冷冷笑了一声:“可有迎风大帆?”

    摇了摇头,姜檀心笑道:“并未,虽孤舟小船,但也有长风破浪之时。”

    摇了摇头,大汉道:“进去吧,春风寒风,小公子自行受着,趟门子不过,怕是下场不好。”

    “多谢提醒,在下定会当心的!”

    颔首迈进茶馆之中,上下两阁,几方八仙桌,围边儿坐的都是赤着胳膊的汉子。他们脖缠白巾,肩膀红通通的,有些甚至退了一层又一层的皮。见那手臂上更是满布青筋,活脱像是一条条突起的蚯蚓,想必是天长日久扛盐袋给扛出来的。

    姜檀心挪着警惕小心的步,待走上了堂下,见盐帮祖宗牌位立与堂前,她二话不说,跪下便磕了个头,遂即站了起来寻了一处座位敛袍落座。

    她目不斜视,可知道周遭多少双眼睛冷冷的瞧着她,那些汉子藏身在廊柱之下,拐墙之侧,总之她要一步踏错,可能就会招来祸事。

    她坦然的翻开茶盘里的小盖钟,将茶盖倒立在桌面上,又将茶杯倒扣与茶盏之上,如此看来倒想一只小小的瓷船,末了,她又从筷子筒里拔出两只筷子,小心翼翼的摆上了倒覆的茶杯底座。

    她这一番动作结束,自有跑堂的提着一只长嘴茶壶小步而来,那人笑似生风,问到:“老板哪里人士?”

    “江宁盐商,来淮州讨碗饭吃,大风大浪,小舟无依,特来借风。”

    “可有扬帆可有舵手?”跑堂又迅速问道。

    姜檀心摇了摇头:“未有。”

    跑堂伸手拿掉了她放在杯底上筷子道:“老板抱歉了,盐帮近日传位在即,不走无帆之船。”

    他话音方落,原本坐在位上大汉蹭蹭蹭,机会全从位子上站了起来,他们各个扎撒着,瞪着恶狠狠的目光,一瞬不动的看着将姜檀心一个人。

    ------题外话------

    戚无邪来啦!

    喇叭一喊,全城人民轰动了,鸡飞狗跳,门窗紧闭,小偷不上街了,强盗不下山了,妓女不接客了,官员不办公了,老奶奶过马路也不敢玩儿碰瓷了。

    阎王来了,女的捂上眼睛,怕爱上他,男的也捂了眼睛,怕嫉妒他,不男不女的更是捂住了眼睛,怕强上了他……

    总而言之,戚公公,你丫就是一祸害一方。

    【鞠躬,谢谢月月、旧时年华、memory1993、searchfairy的评价票,当猫爱上鱼、memory1993、孙爷的票票~小葵花的钻石,城主、风灵、小葵花~小蛋蛋的花花,爱你们,么么~还有陛下,毛毛团的各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