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宦妻,本座跪了 > 071 纸后一吻,梅山相枕
    ,最快更新宦妻,本座跪了最新章节!

    言词干涩,远不如身体来得诚实。

    戚无邪从榻上站了起来,青丝不似往日张扬,它们安静的贴服在他的红袍周侧,青丝如墨般散开,发梢一丝一缕的潜藏入袍上的褶皱之内,恰如此刻他的隐忍情愫。

    很久之后,戚无邪再回想今日的情景,他不禁心有所叹:若不是眼前的这个女人三番两次的逼近他的底线,他也未必就肯踏出这一步。

    戚无邪周身的妖魅气息一扫而无,鼻下只有一股愈加浓烈的冷香,似是被心头热潮煮沸的水汽,透着淡薄的袍衫,四溢而出。

    他手一抬,苍白修长的手指攀上了她的眼睑,阖上了她的眼眸,凉薄的指尖在她的眼皮上留下战栗的暖意,他轻声道:

    “本座嫌恶你夜半梦语、睡姿不佳,不喜你食葱食蒜,牛嚼牡丹,本座知道你经常犯蠢,入敌圈套,厌烦为你忧心、为你涉局……”

    “……我知道”

    姜檀心听着他轻柔蛊惑的声音,嗅着他独有的幽谷冷香,他的指尖一动,世界便是他赋予的漆黑一片。

    “可一百零八颗佛珠,手里少一颗,心里多一个你,你根本不是渡劫人,寂寂人世,你是拉我滚入红尘的阎浮劫,我一直知道,我不该和你在一起,但是……我忍不住”

    没有本座,不是阎王,满手血腥,寡情无义的戚无邪,此刻的他像一个委屈的孩子,他无奈的指责,丢盔卸甲的投降,只因为她的倔强,她的莽撞,她狡黠又善良的心肠,成了他为自己种下的蛊毒,情深一分,他的毒就重一分。

    曾几何时,他已中了一种叫“姜檀心”的情毒,比情花更刻骨、更*。

    姜檀心嘴唇翕动,欲言又止,她抬起手,覆在了他的指骨之上,两重阴影让她的眼晴愈加漆黑,可她的心却如白昼晨曦。

    如果,她是他的情毒,那么他就是她的鸩药,哪怕穿肠破肚,耗费一生光阴,才能填补心口上的落寞,她也甘之如饴,欣而赴死。

    拿下了蒙住眼睛的手,姜檀心目色晶莹,眸光清亮,她攥着他的指尖,把手指一根一根扣入他的手掌,将纠缠的掌纹印在了一起。

    “忍不住,那就不要忍,你说我懒,说我笨,说我莽撞,我统统的接受,只因为我把你放在了心上,只要你说你喜欢我,便抵得过一切浮花”

    言罢,她抬起眼睛望戚无邪的眼底——那是她从未见过的复杂眼神,像是被人逼入绝地的孤狼,决绝、隐忍、不甘、挣扎、一触即发……

    姜檀心愣怔在这样的目光里,陪他一起摈弃纷杂的牵绊,从云端坠入七情六欲的深渊,从此,为爱生,为爱死。

    戚无邪胸口凝着一股气,他半阖着眼眸,藏起了所有的情绪,他的隐忍只剩最后一分,我的防线只剩最后一寸,沉默良久,他方启唇哑声道:

    “本座是阉人,一辈子无儿无女,无情无欲……”

    “我知道!”

    她决绝打断了他的话,这是曾经她逃离情花孽海的原因,可如今她已然抛弃!

    他的坏他的狠,他毒舌傲娇,他寡情薄意,他被官员所惧,被苍生所弃,他是阉人是太监,这些她知道,但她统统不管!让世俗成见,让嘲笑鄙夷都见过鬼去吧!

    戚无邪惊讶的抬起的眼睛,隐忍已消,他看着眼前人,那憋得通红的俏丽小脸,咬出一丝血的薄唇,还有那双倔劲儿上眸的霍霍眸子,他不由缓缓勾起了唇角——

    清风朗笑,声溢喉头,当邪魅化为一腔温柔春水,溺毙了一双跳动的心。

    他抬手扣上了她的腰肢,往怀中一带,低头将唇贴上了她的,轻轻摩擦,将她唇上伤口上的血涂染均匀,为苍白的唇瓣添上一抹暧昧的唇脂。

    姜檀心僵硬着后脊,屏住了呼吸,她的世界一片苍莽,只有唇上鼻尖滚烫的气息,暂时寄托了她全部的灵魂。

    戚无邪稍稍离开了一点,他满意的审视着自己的作品,只是隔着这么一层水光的距离,薄唇微启。

    喃喃吐出的字,像是贴着彼此的唇说出来的,他笑意魅惑勾人,气音流转道:“要继续么?”

    这是不经过脑子的意识,浑身僵硬的姜檀心,却还有力气控制自己的脖子,她偏首迎上,莽撞地磕上了他的唇,撞到了牙齿,蹭破了皮,一主动,便是血腥弥漫的开场。

    他和她之间,本来就没有疏星朗月,花鸟清风的惬怀悠适,或许滔天张扬的血腥之气,更适合他们的情愫羁绊。

    和着血的亲吻,并不餍足彼此凉薄的唇瓣,他火热的进犯,她生涩的回应,纠缠吞吐,舌尖摩擦。

    她的投入,让他的呼吸骤然紊乱,松垮扩圈在她腰际的手,一点一点攀着脊背游走而上,按着了她的后颈,拢进了自己的怀中。

    戚无邪第一次知道,原来地狱之火,也能在尘世烧得如此热烈如荼。

    唇瓣两分,额头却仍然抵着,他细致得吻干了她嘴角边四溢的津液,呼吸交缠,他渐渐平复了起伏急促的气息。

    “呼气,再忍就憋死了”

    戚无邪笑意满眸,他抬起修长的手指,调皮得捏上了她的鼻子,逼着她张大嘴巴,大口大口的将活命的空气吸进肺腑之中。

    姜檀心花了好长的功夫,才把自己的三魂七魄都找齐了,重新塞进皮囊之中,她咳了一声,面上的桃花霞粉蔓延直至耳根,手指绞着身侧的裙边,像那颗噗通噗通的心,无处安放。

    脑子晕乎乎的,她打定主意要做缩头乌龟,任他讽刺任他激将,就是不抬眼,面上实在热得难受,她后撤一步,支吾道:

    “我、我背疼……我回去了”

    头也不回的背了身,她的脚步乱得简直像逃,冷风吹过脸颊,丝毫带不走一丝热意,反而愈显红彤欲滴。

    戚无邪长身玉立,红袍似情花,因刚刚汲取了一份至美的情愫,变得殷红张扬。

    感情不分美丑,只有是不是自己最想要的那一种,曾以为紫予斐的敬献是最纯粹的爱意,却不想这是他心底苛求的名字,因为这个名字,所以弥足珍贵。

    他眸色迷离,唇角邪魅,一丝一缕化开的温柔,此后只为一人所执。

    *

    这样便算确定关系了?

    姜檀心将自己扔在床上,把脸埋进了枕头里,枕头微凉碰触消退着她面上的红潮,她的心思游走,可每次走不了多远,又重新被自己拉了回来,回到了那个唇舌交缠的吻中,心中一悸,又是劈头盖脸的羞赧之意。

    来来回回,往往复复,她冷静不了自己的沸腾的心,索性便由它去了,至少这一个屋子没有人,她放肆的扬起笑意,将温柔的笑意捂在了手心之中。

    人海茫茫,红尘滚滚,她恰好遇见了戚无邪,并将他奉上了心间,感情之所以美丽唯一,是因为她也得到他的心意回馈,生死契阔不再一场自作主张的痴心妄想,它有回应,有和音,一个人寂寥,一双人恰好。

    姜檀心仰身躺在床上,她一把掀过了被褥,将自己捂了个严实。

    ……

    突然,一双手按上了被子,姜檀心惊叫一声,猛然掀了开,看着面前被她的尖叫声吓得呆呆的小五,她才晃过了神。

    小五睁着圆圆的眼睛,看着此刻十分不正常的师姐,弱弱的喊了一声:“师姐……你怎么啦?脸这么红……”

    “我……”

    “呀!是不是伤口又疼啦,我去喊夷则哥哥来,他正在给你煎药呢”小五一惊一乍,迈着小胳膊便要往外冲去,还未到门边,便被姜檀心叫了住:

    “小五,不用叫他,我没事也不疼,你过来,我有很多事情要问你”她静了静浮躁的心,长出了一口气,吐出体内的一股浊气。

    “哦,好”

    小五圆嘟嘟的脸白皙带粉,看来这几日也是好吃好睡的养回了身体,竟比之前还要胖上几分,他点了点头,撑着肉肘肘的小胳膊,蹬掉鞋子,爬到了床上。

    两腿一盘,像一尊小罗汉,正经的点点头道:“我准备好啦,师姐睡了三天不知道什么,小五统统都知道,你问吧”

    “那个十来岁的小姑娘你可见过,方才我醒后去找了一圈,并未看见她”

    “小姑娘?师姐是说禅意么?她说她不和东厂坏人住在一起,只呆了一天,就和三师哥一起先回京城了,说在广金园等着你,叫你养好身子”

    “禅意”这两个字那么熟悉又那么陌生,她将它们放在嘴里喃喃,竟忍不住要落下泪来,她知道她和这个妹妹还有一道鸿沟要跨,一双姐妹,一个男人,有人喜欢他,有人却想杀他。

    “哦还有!夷则哥哥和一个叫太簇的哥哥,把那些贪污的官员全给抓起来了,东厂坏人准备三天以后就回京城,到时候要把他们一起带走,交给刑部审理”

    小五不等她询问,把自己知道的事儿一股脑的像倒豆子一般全给倒了出来。

    三日后回京……姜檀心眉头一颦,她不着痕迹道:“小五,马渊献……死了么?”

    小五听闻这个名字,攥起了小拳头,小火焰燃在眼睛里,他不高兴道:“没死,丢了一只眼睛,那日师姐昏过去之后,便叫人给救走了!东厂坏人只顾着抱着师姐给你治伤,都没顾上给坏人一刀子!叫别人跑啦”

    拍了拍小五的脑袋,姜檀心眼中寒光闪过,马渊献欺人太甚,生死局困她,码头火药炸她,最可恶的是三番四次的利用她。这次他不死也好,到了京城,她要和他算了算总账了!

    感受到姜檀心的杀意,小五缩了缩脖子,攥上了她的手,小声道:“师姐,有东厂坏人在,马渊献一定跑不掉的,你不要费心,一定要把身体养好先”

    温笑一声,姜檀心眸色含水:“好,小五说的话,我都听……哦对了,你方才说贪渎的官员们怎么了?”

    小五将戚无邪的无赖手段一一道来,虽然说得不清不楚,但她倒也听明白了:淮州一环已破,盐商这阵子会偃旗息鼓,收敛私盐,但不会除根,她当日的打算此刻方是大好的时机。

    姜檀心俯了俯身道:“小五,去帮师姐偷一件男装来,师姐还有一件事儿没有办,要再出去一趟”

    小五闻言,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般,他坚定道:“不成,东厂坏人说你哪里都不许去,每次跑走都给他惹祸,夷则哥哥也不会同意的,小五去哪里偷……”

    啧了一声,姜檀心狡黠一笑:“笨蛋,这次是去立功,怎么叫惹祸,我在淮州辛辛苦苦这么个把月,又是陪赌又是陪吃,差点还让风尘女吃去了豆腐,好不容易弄上了账簿,却还不如戚无邪他一招制服,当然不甘心了”

    摸了摸自己脑后的毛,小五睁着迷茫的眼睛,思路被姜檀心带得拐了好几个弯,听着好像是那么回事哦。

    “所以呢,坏人让他抓了,但是盐税还没追回来,这个功劳,就由师姐去拿,你说对不对?”

    小五点了点头,从一开始的坚决不同意,到现在上了“逃离行宫”的贼船,他转变得非常之快。

    他捏着小拳头,咚得从床板上窜起,眸色霍霍道:“好!为了师姐,小五豁出去了,晚上我们乘着夷则哥哥洗澡的时候,去偷他的衣服他的腰牌吧!”

    姜檀心愣怔在原地,遂即笑意融融,伸出手,跟小五的小手掌击在了一起。

    *

    行宫守卫森严,外头是戚无邪从京城前锋营带来的兵,层层封锁,里头是东厂的暗卫,贴身护卫,这么样的守卫,别说里头的关押的贪渎刑犯,便是一只苍蝇也飞不出去。

    除了一身男装,姜檀心还得把出入后门的腰牌给拿到手。

    她不敢去偷戚无邪的,也不能去打扰太簇他们,她跟夷则熟一点,即便他不帮她,也不会第一时间去把她抓回来,而且知道夷则有傍晚洗澡的习惯,多种理由之下,落地咋坑,就是他了!

    和小五猫进了夷则住的院落,门窗紧闭,屋中烛火摇曳,水汽蒸腾,一桶桶水声哗哗倒入木桶的声音潜在傍晚的夜色里,显得十分清晰。

    姜檀心探着脖子看去,见夷则身影颀长,由烛光拉出了一个影子,投在了窗纸之上。她和小五对视一眼,抄起地上的小石子,挥臂一丢,准确的砸在了窗牖上。

    里头的人影身形一顿,从浴桶里跨走了出来,他站在窗边伸手推开了窗,赤着身,未来得及擦干的水滴从精壮的胳膊上流下,湿漉漉的头发黏在脸上,眸色冷峻,他警惕的眼风扫过。

    默默低下了头,姜檀心举起手里的树枝,把自己挡得严严实实。

    小五探了探头,待夷则重新关上窗后,他才压低了声儿道:“师姐,我瞧见了,搁在浴桶边上了!”

    点点头,姜檀心朝他比了一个准备的手势,小五遂即猫着身,一点一点挪到了夷则房门边上的树丛里。

    见他已然躲好,姜檀心清了清嗓子,站了起来,她掐着喉咙尖声一叫,在寂静的院落里十分突兀。

    下一刻,夷则便开了门冲了出来,他来不及拢好衣衫,只是将宝蓝长袍披在身上,下身一条底裤,一阵风似得到了姜檀心面前。

    胸膛起伏,敞着*的胸膛,凉风一吹,水珠十分应景的滑下一道水痕。

    姜檀心有些尴尬,夷则更是愣怔。

    见她完好无损的立在当下,他足足半饷才回过神来,臊红着脸,迅速拢起了敞开的衣襟,不曾带了腰带出来,就只能用手捏着僵在腰际,指节青白。

    姜檀心余光之处,见小五甩着小腿溜进屋中,她眼神躲闪,反而激起了夷则的疑问。他眉头一皱,欲扭头往后看去——

    “夷则!”

    姜檀心应口一叫,喊住了他的动作,夷则有些吃惊的看着她,多日不见,她已恢复了从前的狡黠灵动,眼珠一溜一溜的转动,腹生主意,仿佛狐狸毛茸茸的尾巴在身后探头,一瞬便消失的干干净净。

    他缄默不语,等着她的开口。

    这几日她受伤医治,除了火炉边煎药,他不知自己还能做些什么,更有甚者,他尝过滚烫的药汁,只为确定是不是太苦,若是苦涩,他便奔赴淮河边的金陵楼,去买她曾赞不绝口的蜜饯樱桃。

    回忆只有那么一点,他能做仅限于此。

    如果说方才姜檀心只是为了引着夷则的注意力,现在她是实实在在,觉察到了他周身复杂隐忍的气息。

    隐隐觉得,她不该再来招惹他,那样的隐忍对他是一折磨,对她何曾是一件惬怀坦然的事?夷则的心思很纯粹,他从未说过,但她明白,可仍然装着糊涂。

    但她心里很清楚,如果他说出了口,她会决绝,会毫不拖泥带水,甚至再回到从前也做不到了。

    就这么面对相持,心思各异,谁也没有开口。

    待小五成功后传来一声猫叫声,姜檀心才别过了脸去,她不着痕迹道:“原来是猫,是我看错了,没事了”

    夷则垂下目光,他抿着唇,只是僵硬的点了点头,从喉头里闷了一声:“恩”

    “那我走了……”

    “……好”

    姜檀心背过身,月影婆娑,浮下的清光勾勒她的身姿,裙裾逶迤,发梢逆风而动,直到她一个转身,完全消失在月门边的紫竹丛里,风过萧瑟,有人的目色中才毫无忌惮的泛出悲伤。

    *

    小五兴奋的举着夷则的衣服和出入腰牌,渴望得到姜檀心的称赞和表扬。可惜,姜檀心似乎神游在外,心情不佳,她牵着他的手一起往行宫后跨院的偏门走去,有一搭没一搭的应着他的话。

    此处名为皇帝下江南时驻跸行宫,实则是依照着一处私人园林改建的。

    庭院森森,没了皇宫的红墙琉璃瓦,中轴线上的四合殿阁,这里格局悠散,松乔疏竹,十分曲径通幽。

    穿过九曲长亭,姜檀心在一处假山后换上了夷则的衣袍,她往腰际别上出入随意的腰牌后,蹲下身摸了摸小五的脑袋,轻声道:“好了,师姐出去了,明日回来给你带些好吃的”

    小五巴巴得点了点头,小手攥着她的衣袍不松手,可怜巴巴的仰着小脑袋:“师姐,要城北的椰子糕,还有杏仁果酥饼,还有还有鸭血粉丝汤!”

    嗤笑一声,姜檀心无奈应下:“好!知道了,小祖宗”

    姜檀心站起了身,理了理褶皱的袍摆,好整以暇,往后门守卫处走去。

    正在此时,身后的小五突然一声惊叫!

    她急忙回头看去,但见小五抱着一个人的腿,正朝她大喊道:“师姐快跑!小五帮你抓着东厂坏人!”

    “……”

    戚无邪面色不佳,却也不会与一个孩子为难,只见他单手拎起小五的后衣领,就那么提在了半空中——小五缀着重力,脖子缩进了衣领中,他瘪着嘴,可怜兮兮的望着姜檀心。

    眸色深浅不辨,戚无邪朝着姜檀心徐步走去,直到停在一步之外,他薄唇开合:

    “又想跑……后悔了?”

    心中咯噔一声,姜檀心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再面对他,什么心理建设都没有,脑子一锅粥,平日里伶牙俐齿的争锋相对都不管用,想必此番定要输下阵来了。

    不着痕迹地往后退了一步,她眸色躲闪,看天看地,就是不看他,尴尬一笑:“如此良辰如此月,清风拂面,月色朗照,我赏月出去走走。”

    勾起一抹笑意,戚无邪抬起,两根手指捏上了她腰际写有夷则名字的出入腰牌,不着痕迹一扯,绑绳自解。

    名字入眼,戚无邪嗤笑一声:“赏月?夷则不懂风情,与他同赏,不若和本座一起。”

    他袖袍一挥,腰牌飞掷而出,牢牢嵌进进了廊下木柱之上,“夷则”两个字也遂即隐入阴影之中。

    丢下手里的小五,戚无邪上前一步,恰若无人般攥起了她的手,牵着人迈过后门门槛,坦然得走了出去。

    门外守卫低垂着头,后背紧贴墙壁,装聋作哑视若无睹。

    行宫外是一条幽深的山道,山道不过几十丈,两侧林阴遮蔽,幽谷清香,月光清辉流连于石板路上,夜色露水沾染草叶之中,一如那个他与她执手相奔的夜晚。

    宽大的袍袖下,十指相扣,她感受着他骨节的分明,也摸到了他掌中的一道伤口。

    由他着牵手在身旁,姜檀心投去了疑问的目光。

    戚无邪偏首回眸,迎上她的目光,不在乎的一抹凉薄笑意凝在嘴角,风轻云淡道:“你妹妹划得,小丫头,心真狠”

    指尖有些发凉,她渐渐温热不了他的手,口中有些干涩:“她……为何要伤你?”

    他缄默片刻,后是自嘲一笑,变了几分口气,似是无奈:“那便要问她了”

    人间阎王,他需要狠心毒辣,薄情寡义,不需要优柔寡断,菩萨心肠,更不需要太好的脾气。他明白有些事,比如姜禅意为何步步杀机。

    但他却并不畏惧,即便有人说:人可以承受世人谩骂的千刀万剐,却接受不了情人的怫然一指。

    可戚无邪终究是戚无邪,他能在一时的无措之后,用骨子里的骄傲和不屑说服了自己,何者无辜,他不慌,也不怕,更不会尝试着去解释,因为没有必要,也没有足够的好的脾气。

    相握的手紧了一紧,他懒懒抬眸,扫了一眼今时半边阴的天际明月,幽幽道:“年年今夜,月华如练,长是人千里”

    姜檀心沉浸在一厢的猜测之中,听闻词句,感触已深,她已父母俱亡,双亲相距何止千里,阴阳相隔,才是最遥远的距离。

    “你从不曾提及父母”她浅声道。

    戚无邪沉默良久,才抖了抖衣袍,抚去其上被夜色沾染的露水,似是漫不尽心道:“她死了,十年前就死了,死在了穆水关战场。”

    不辨男女,但是姜檀心知道他说的是他的母亲,当初在离恨天叩拜高堂之时,有一块盖着布的灵位牌,想必就是她的。

    可那个人呢?

    姜檀心一言不发,“戚保”的名字已在口舌之中,却怎么也问不来。

    她曾想过,这是怎样的一位父亲,叛国弑君,同袍屠戮,喋难百姓,他被万民所唾弃,又被新主子所忌惮,本已是众叛亲离的孤家寡人,却还要将亲生儿子推向断子绝孙的万丈深渊。

    他赫赫威名,行为却像一个疯子。

    戚无邪眸色深深,他见其哽咽难语,颇为大方得替她说出了接下了来的话:

    “本座从不认他为父亲,他不可能是,也不配是”

    姜檀心默然已对,只有感受着他指尖的凉意,一丝一丝汲取他心里的苦意。

    *

    行宫建在淮州城外的梅山之麓,他们并没有沿着下山道下了山,而是寻了另一条小径上了山巅。

    梅山以腊月冬梅透山红为名,山并不高,风情秀致,在月色之下也有自己独到的一番味道。山巅是一处梅林,此刻枝桠交缠,叶片凋零,该是百花繁盛的时节,它却显得落寞,于尘世那么格格不入。

    山崖边有一方巨石,其上坑洼点点,粗糙不平。

    戚无邪径自蹬石而上,伸手,把姜檀心也拉了上去,他四目寻着一块干净的地方,却失望得皱起了长眉,啧啧两声:“真脏……”

    姜檀心鼻下一声浅叹,径自解了衣袍,唰得一声扬风而去,让它轻悠悠的落在石面之上,随后坦然的抱膝而坐,仰望远处夜幕星空。

    戚无邪瞥了她一眼,好笑地随之坐下,看她一身单薄,眸色流转,便拿捏着一分上扬的语调,不紧不慢道:“你是在暗示本座?”

    嗅着微凉的空气,繁星点点,心下自然而然的安静了下来,她感受着肩膀挨在一起的温度,也不怕同他斗舌,偏首睇了他一眼,学着他的口吻道:“是,你懂了么?”

    不可置否嗤笑一声,戚无邪抬起手,揽过她的肩头拢进了怀里,他指尖虽然凉意,但一触上她的手臂,不自觉升起一股薄暖,为她挡开了冷风透体:

    “你可是这个意思?”

    “督公智慧卓荦,聪颖无双,做什么便是什么”

    “呵,你也不差,明明想着再回盐帮,却用赏月这等借口糊弄,偷衣偷令,处心积虑”

    “你!跟踪我?”

    姜檀心迅速扭过头,牢牢盯住了面前之人,见他邪魅唇角泛着了然的弧度,心下不服输的劲儿头又冒了出来,他、他既一直跟着她,那方才夷则……

    “你当你的一声尖叫,只有夷则有耳朵听得见么?呵,夷则……”

    心下感动,却也不免为夷则生出几分担忧来,她狐疑的望进戚无邪的眼底,试图想找一分自己读得懂的情绪,无奈伪装得太好,一丝不漏。

    她有些泄气,如今已确定了心意,也尝过他坠入凡尘的热情,但之后,他又是一副寡情无义的冷魅样儿,仿佛那些剖白之语,那定情之吻像是她一厢情愿的南柯一梦。

    恐怕在当时,也是自己太过逼急了他,方能从他的眸色里品出不一样的情愫宣泄。

    她别过眸子,叹了一声方道:“两淮盐案本事皇上交予我的差事,辛苦一大遭,让人捡了漏,我怎甘心,再者说清官难寻,贪官还不好找么?杀得了这一批,紧接着又是一批,敲骨吸髓且不会比前面的人差”

    眼光悠悠飘来,戚无邪靡音上扬:“说来听听”

    小狐狸眸光一闪,抱紧了膝盖,她偏首嗳了一声,而后道:“你说,以海运替代航运能否可行?”

    盐帮星火相传百年,从前朝伊始,走得便是这一条淮水连通京城的运河,若从海上行,不仅路途更久,且海船的维护和使用更为费银,大海不比河道,一望无际,诡谲不测,隐含的风险和成本都非常高。

    这是原先,如今一个套路延续了百年,漏弊陈规,也使得出一趟盐船的开销大大增加了。这么说吧,一艘船从淮州出发,虽有关防盐引在手,但各个关卡一番盘问,想要顺利出卡,红包银子是少不了的。

    这才是淮州地界,若出了这地,衙蠹仓胥恣意敲诈,小人奸棍恶意包揽,势豪勾结官吏勒索刁难,每一道卡没有银子疏通关卡,就没有吹帆的风。

    如此一来,一趟河运的成本甚至比海运要高出了几倍之余。

    戚无邪听了她的话,沉吟后道:“墨守成规,祖宗之法不可变,这个是有年头的大弊端,盐帮现在没有一言堂,谁来破这个规矩,敲这个板?”

    姜檀心思之慎之,摇了摇头:“码头一事,盐帮重创,他们已无资本固守祖宗之法,若不寻变通,必定衰竭而亡,我想我得去找一个人谈一谈,不试又怎么知道?”

    顿了顿,她似乎记起了一件事,海运除了成本投入,第一次下海,恐怕还需要有人护航,镖局开道会有人先行亮镖威,敲山震虎,告诫山贼,那么海运亦然。

    本还得思虑从哪里借兵护航,这一想起戚无邪下淮州,可是带了一支士兵船队过来的,有了这一谈判的筹码,姜檀心信心倍增。

    手一撑,她挪了挪位置,往戚无邪那挨得更紧些,笑得狡黠,眸色清亮,她试探着开口:“督公,问你借个东西……”

    戚无邪偏首看了她一眼,心下已经了然,可嘴里依旧装着糊涂,不紧不慢泄出一丝暧昧之语,他拖长了尾音轻笑道:“这话,可又是暗示?”

    姜檀心本来一愣,随后才意识过来,也不知自己心里想得可是他的意思,总之羞赧臊人,她才不会诉诸于口。

    崖下风过松林,崖上风景独到,一袭月光清辉无限,一双并肩衣袂飘决。

    我若问你借臂膀枕之入眠,可愿?

    *

    晨曦微露,细雨绵绵,翌日清晨从梅山上下来之后,天便落起了淅沥小雨。

    戚无邪只送了她至山脚,便哈欠连天说要回去补觉,姜檀心看他眼下青黛一片,心知昨晚他当了她的靠枕,又在这样的山崖石上,细皮嫩肉的督公大人受得了这样的“苦”极为难得。

    一颗心是饱满欲滴的欣悦,饥肠辘辘可用食来果腹,可心空缺了洞,填补不易,好在,她感激上苍让她充溢,让她感怀这一份不可思议的感情。

    一路进了淮州城,到了盐帮的堂口茶馆,怀着和当日心里急切小五,闷头独闯时不一样的心情,姜檀心重新迈进了茶馆大堂。

    经过码头风波,老大董老虎因接了马渊献的十船生意,连累入狱,正严刑拷问着与前朝余孽的关系,老大这一派因此倒了。

    老二呢?又因为戚无邪端空了整个淮州,导致人人自危,别说走私盐批盐引,就是平日里的酒宴酬酢也不敢去了。盐商更是怕得要命,怕是这一两年都不会再干只要银子不要脑袋的事儿了。如此,老二的私盐算盘落空,他这一帮也就散了一半的人心了。

    只有易名扬,当时在码头有条不紊的指挥,勇敢的扛起了这个肩头担子,他救落水的官员盐商,又赔上上了一份份厚实银子,堪堪挽回了盐帮百年的基业。

    他这一些举动,赢得了盐帮上下一片叫好声,倒戈的堂主,随风而偃的无名小卒,总之,盐帮已默认了他才是接任帮主,名副其实,心服口服。

    大堂已几天没有来外客了,姜檀心这乍一走进,十分惹眼。大家还是一眼便认出了他,心中的感觉怪怪的,既有气愤又有畏惧。

    气,气他是事端的导火索,惧,惧他是东厂阎王的入幕之宾。

    不管如何,没有人会像从前一般小觑她,端茶送水,笑颜已待。

    易名扬在后堂翻着这几日盐帮进出的账目,窟窿越来越大,这么多人等着吃饭,可形势太差,没有人肯在当下走官盐,正在烦扰着挠头的时候,有人说姜檀心来了,他脑子里浮了那个小个子,目中惊讶之色,忙搁下账簿,出了后堂。

    “姜兄!别来无恙,那日看你受了伤,如今可有大好了?”易名扬一面出了后堂,一面扬起了自己招牌笑容,小虎牙还是露着,但眉眼间的三分痞气却收敛了不少。

    捧了捧手,姜檀心笑脸迎人开门见山道:“多谢兄弟记挂,伤无大碍,我今日主要是来看看当日赠予兄长的那尊龙头像,不知是否还在?”

    易名扬心下困惑,这礼送了难不成还得要回去?不过面上他还是笑笑道:“贵礼自然珍藏与室,不知姜兄是要……”

    “哦,你误会了,我只是想拿回去重新雕饰一番,河中无龙,怎能雕出那样小的浪花,苍龙出深水,溪涧岂能留得住,终归大海做波涛,这尊龙头是小弟的心意,怎么能不尽心,不苛求完美?”

    易名扬眸色一深,他是一个聪明的人,首先,他听出了姜檀心的话中有话,一番暗自揣摩,他心下一惊:莫不是再说海运?

    这个法子他并不是没有想过,往年也会有人尝试,但一来风险成本太高,二来走海运得经过夹湾子海,那边海盗丛生,专挑这种运货的船只打劫,算了一船盐并不入他们的眼,可杀人夺金,扣押船只,比勒索金银更加要命!

    但见他信心满满,眸色霍霍,想必有自己的一番考虑,不若坐下来两人商讨,或许是一个转机。

    一瞬间,易名扬心思流转,腹中草稿,他笑着应了声道:“原来如此,姜兄如此尽心臻美,我又怎能驳你所愿,随我来,我取来与你!”

    易名扬侧身让路,有板有眼的摆了一个请势,姜檀心点了点头,率先走进了后堂。

    屏退外人,只剩下了他们两个,姜檀心摸上龙头触手生凉的龙脊,眸色清亮,她笑意狡黠的扭过身,伸出了两个两根手指,笑道:

    “你曾救我一命,我便保你海运畅通无阻,但从此盐帮利润,我要抽走两成,我救大厦与将倾,便算我入股,你若信我,我便将我的身份告知与你,你我皆有所图,各有所利,盐帮不会亏,只会比以后更好”

    ------题外话------

    作者把一叠钱甩着桌上:放你们三天假,小两口度蜜月去吧,豪华五星游艇环海一周游,哦,对了,小心冰山,小心海盗,小心……

    作者顿了顿,眨巴眨巴善良的眼睛:小心戚无邪……

    言罢,一道寒光闪过,作者惨叫一声,留下一滩血迹

    【感谢时刻啦!谢谢lin7120亲的评价票,lin7120、zxy727220775、xxsy678923的月票~llq1101、哈哈、城主、风灵、太后的花花~╭(╯3╰)╮~还有每日一带的陛下、亲家公~小葵同学,你是压轴的~】

    最后吼叫一声,城主,小月子!我想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