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宦妻,本座跪了 > 073 坤宁春光,无邪故事
    ,最快更新宦妻,本座跪了最新章节!

    怒火中烧,眸色霍霍,姜檀心冷言开口:“天道昭昭,因果有寻,戚大将军不问前世积德,不修来世儿孙,这等潇洒独活一世的态度,让在下着实钦佩。”

    初生牛犊,咯嘣豆子太过猖狂,戚保鹰眸一隼,狠绝的目光紧紧盯住了她,冷意攀上嘴角,他不屑一笑:“来世儿孙……呵,难道姜彻还有百年香火么?”

    姜彻无子,女儿还荒唐得跟了一个太监,真不知姜彻九泉有灵,不知道该哭该笑?!这般想着,戚保喉头一震,诡异的咯咯笑了起来,笑声越来越大,简直到了无法自控的地步。

    他抬起手指,在半空中点点戚无邪,笑声不顿:

    “无邪啊无邪,这十年你违我心意,背我旨意,叛逆猖狂无所不用其极,可本王告诉你,你竟娶了她!这太让本王高兴了,做的好!做的好啊!”

    比起姜檀心银牙紧咬,戚无邪反而显得十分慵懒无畏,他抬眸淡淡扫去,拥着她的手愈发松乏,不甚在意道:“京郊风大,砂石入风,陇西王不觉得嘴里有沙子磨牙么?”

    言罢,他眸色邪魅,螓首微偏,启开薄唇,朝着戚保所在轻啐了一口,后道:“恶心……”

    戚保狂笑渐消,他的笑纹还僵在唇角,眼里已腾起了一簇一簇的怒火,愠火将漆黑燃透,极欲喷火而出。

    鹰眸一眯,他勒转马头,信马由缰的朝着戚无邪而来,在一丈外停下,手里还勒着马缰,戚保单手抄起腰际马鞭,劈头盖脸就朝戚无邪抽了去!

    手一抬,瞬间将马鞭攥在了手里,戚无邪冷笑一声,轻蔑阴狠萦绕周身,他啧啧两声,略带惋惜的口吻,轻悠悠的抛掷,一瞬间就罢戚保的怒火掀至顶峰——

    “陇西王不复当年神勇,且是要为本座挠痒么?小心,别伤了本座的脸”

    一人暴怒,挣扎欲要抽鞭,一人冷笑,手腕归然不动。

    姜檀心秀眉紧蹙,看着这一场口舌不让,一触即发的父子之争她无从插手,她抬眼寻着戚保的鞭子一路看上去,瞬间,尤遭雷击!

    这是?!

    一枚金铜环指,上塑狰狞虎头,獠牙可怖,威风赫赫。

    这应是戚保号令一军的自家虎符,与繁重的铜牌令箭相比,这样的指环更容易贴身携带,也具有极高的识别力。但令姜檀心吃惊的并不是这指环的用途,而是它的样子,有一次契机,她曾牢牢将这个指环的模样印在了脑海里。

    那一副暗嵌深意的山水人物画中,有一个人她迟迟未有认出,只知他锦衣华袍,玉带蟒靴,最重要的是,他手指上套有一枚虎头指环。

    眼下,那东西这一入眼,纷乱记忆刺戾逐突而来,她一时脑子很乱,末了最后,只有禅意对她又气又恨的责问声,她说:“姐姐既然杀得了马嵩,为何不杀戚无邪?”

    为何……不杀戚无邪?

    ……

    为何要杀他!?为何!她也从未要马渊献留下命来,若非他欺人太甚,她何尝不想放他一条生路?

    天不悯她,叫她背负家门的血海深仇,叫她泯灭心中的好恶真情,她用着双亲的血涂抹眼睛,看谁都是红彤彤的杀戮。

    呵,她结交朋友,她心有所属,难道之前还要问上一句:“兄台,你父亲当年可曾谋害过姜彻?”

    父母之仇落在子女的肩头已是不幸,父母之错难道也要子女来还么?

    他和她是生来便带着原罪的叛臣之后,踽踽独行,伶仃飘零,你好不容易遵从了自己的心,却为何要为了上一代的恩仇,扭曲了自己的爱情?是,她喜欢戚无邪,她已不在乎他是不是个阉人,那又何必再想他是不是杀父仇人的儿子?

    这些日子与戚无邪相处,邪魅妖娆她不曾学会几分,可那叛逆、势要违逆天意的性子,倒是学了七分相像。

    这是她自己的心,却不懂他的意,戚保真得是当年一事的参与者,那姜檀心不会姑息,可如果戚无邪介意,他阻止,那她又该怎么办?

    兜兜转转,她还是义无反顾的将心塞到了戚无邪的手上,该怎么下刀,也只有他能做得了这个主。

    心思流转,混沌难堪,她举目望去,前头不辨方向的羊肠小路后,是京城的巍峨城楼,它在沙尘之中微显轮廓,隐隐中,更像是一尊有着狰狞面目、张牙舞爪的怪物,等着一口将他和她吞进腹中。

    京城,暗涌丛生,波涛诡谲。

    *

    回到皇宫已近夜色,拓跋烈回了话叫她早些在浮屠园安置了,明儿一早再过去问话。

    姜檀心一脚踏进皇宫内院,她脚步很快,衣袂逆风飘起,擦在宫巷触手冰凉的红墙之上,带起急匆匆的一阵凉薄冷风。

    她向珑梦园奔去,步履不顿,她并不是不信任自己的眼睛,而是说服不了自己的心。她要亲手抚摸画上指环,嗅着娘亲的笔墨香,然后阖眼闭目,喃喃相问:娘亲,如果你还活着,你会让女儿走上这样一条路么?

    “吱呀”一声,推开了珑梦园沉重紧闭的门,门栓上的铜狮头冰冷狰狞,恫吓着心绪不宁的贸然闯进者。

    庭院一如既往的阴寒,角落花坛里的一盆盆茶花已然开败,花瓣落满了地,无人来葬。

    拓跋烈不再来了,花藤便无人打理,屋内的窗台桌案也染上了薄灰,像一座充满幽怨阴魂的死宅。

    姜檀心穿过庭院,直接进了堂首第一间,正眼望去,写有“天水伊人”的薄匾依旧高悬,瓶炉三事也不曾挪动分毫,但那一副水墨丹青不翼而飞,没有它遮蔽的白墙不染灰纤,空荡荡的十分明显。

    画,去哪儿?

    姜檀心的第一反应,是拓跋烈取走了,或烧了或毁了,他已不需要情花丹的梦中情迷,是否也就不需要了这一纸牵挂?

    不,不会,他既梦醒,便不会再回这里,没有沈青乔的珑梦园,便是死宅一座,葬得是他的一颗真心,回忆扼人脖颈,他会被自卑和情殇勒得喘不过气。

    还有一个人……

    姜檀心沉下了心,虽然她面目可怖,但确实是一个可怜的人。拓跋烈再不来了,茶花败了明年又是一支芬芳傲然,可她又该如何活下去?

    正欲回身,一道寒意从背脊上袭来,她冷不住打了个寒战,堪堪回首,向后望去。

    门已叫宽袖带了上,鬼女一身素白衣袍,蓬头垢面的用头发盖住了她丑陋的脸庞,比起当日她越发的纤瘦,手骨上像是只裹着一层皮囊,锁骨深陷,带起一层层深皱得皮肤,挂在了脖子之下。

    “我听有人来了,心知是你”鬼女哑哑开口,声如夜枭嘶哑。

    “画是你取走的?”

    “是,我在等两个人,但我不能时刻守在这里,所以我取走了画,你们自然会来寻”

    姜檀心腹有疑惑,不紧不慢道:“我们?”

    鬼女不言,她只是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膝盖骨与地砖敲击,发出了骇人的一声响。姜檀心猝不及防,吃了一惊,手不自觉想上前去扶手,而后心思流转,忍住了手。

    她别过眼睛,无奈低笑一声道:“你这是做什么,万皇后身份尊崇,手段狠绝,指望我为你报仇,你不如祝祷神灵来得管用。”

    摇了摇头,鬼女嘴角牵扯,拉出一个凄惨的笑意,只不过她面目尽毁,越笑越可怖:“天道自会相报,我会耐心的等,只是有一件事等不了,所以我求你,求你帮帮我!”

    姜檀心心中试想,她若不是满心仇恨,想要拉着万木辛共入地狱,她还有何所求?她明明知道,拓跋烈不可能再回头,她也是半死之人,如何再逃出生天?

    她的生命和爱情皆已成枯槁,苟延残喘,只求来世,真的无人可帮。

    看着姜檀心为难的神色,鬼女抬起枯木一般的手,抚上了自己的小腹,一滴清泪从狰狞的面目上留下,她啜然而泣:“我怀孕了……”

    声线拖得延长,最后消失在一汪哽咽的声音中,连声调都变得诡异嘶哑。

    一句话四个字,可其中的辛酸惊喜何人能知?孩子,滋润了她干涸的心,重新给了她生得念头,她本已一无所有,只在梦里执念着当别人的替身,终了,她怀上了他的孩子,这是单属于她刘红玉,和沈青乔没有半丝的关系!

    地府游魂有了人间的牵绊,她愿意爬出九重深渊,只求有人帮一帮她……帮一帮她!

    姜檀心愣怔无语,她的心思复杂,一缕缕情绪像一只无形的手从她的心口抽出,她竟无法拒绝这样一个母亲,似乎她的开口言不,会同时扼杀了两条生命,浮屠在心,历劫在己,她沉默了良久才道:

    “你要我如何帮?告诉拓跋烈么?”

    “不!不要告诉他!拓跋烈子嗣稀薄,几乎都是万木辛下得手,那么多门庭贵胄的女子她皆狠心不惧,我这已死之人又该如何护着我的孩子?”

    “你……可你生下了孩子,要让他同你一般,无名无姓,在这里过地域无路,人间无门的日子么?”

    鬼女摇了摇头:“我什么都没有想过,它来得太意外,我每日欣喜惊颤,感怀神明,我什么都不求,只想平安生下他,即便叫我立即死去,我也愿意”

    姜檀心沉出一口气,她上前扶了鬼女起来道:“我明天为你抓几服药,以后我每半月来一次,直到你生产,如果一切能顺利,我会将你的孩子送出宫,寻一处良家养大,这是我唯一能帮你的”

    鬼女滚烫的泪坠到了手腕上,水滴晶莹,滋润了她枯皱的皮肤,万木逢春,竟抽丝剥茧的化去了她满心仇恨的戾气,母亲之所以伟大,是因为拥有有一份世间最纯粹无私的爱,那种爱感染心肺,无欲无求。

    姜檀心并不是古道热肠的好人,她之所以相帮,也是由心而起。

    鬼女的泪水隐射年华,姜檀心目色迷离,也许在很久之前的乱世烽火中,她的娘亲也是这般悉心相护——檀心、禅意,她将慈悲的心肠烙印了孩子们一生,即便是死,也要做佛祖莲下的那一粒尘,面朝人间,笑对孩子。

    心下感叹,惆怅亦然

    拿走了那幅画,姜檀心迎着月色浮光,徐步走出珑梦园。

    *

    坤宁宫灯火早熄,暖阁里幔帐层层薄纱,窗牖缝隙里的丝丝凉风,吹皱了那些帐子锦帘。

    殿中的熏笼燃透着梅花小饼,熏笼里的白烟一丝一缕的腾起,交缠四溢,幽淡的香气弥漫整个暖室,为漆黑一片中的摆致轮廓添上几分暧昧之气。

    月光从廊边气孔中钻来,在殿中猩红地摊上留下一轮青光,清辉浮着,一点一点攀上那双赤玉履靴,麒麟龇牙裂目,在清辉之下像一只腾云驾雾的神兽,愈发诡异神秘。

    戚无邪隐与一片漆黑之中,他靠在美人睡榻上,暗红的袍袖逶迤及地,白皙修长的手骨曲起,支着他颇为慵懒的下颚。

    襟袍对开,锁骨一弯魅惑的弧度,他耳边是令人面红耳赤的喘息呻吟之声,嘴角却是最为刻薄轻蔑的冰凉笑意。

    坤宁宫有一处暗房,宫里鲜有人知,可戚无邪知道,他不仅知道,而且每次万木辛和戚保厮混之时,他都是座上之宾。

    戚保进京的第一天,便马不停蹄得进宫来找万木辛,她是他心里唯一的女人,束缚着他的灵魂,捆绑着他的肉身,金戈铁马,不及爱人娇喘呻吟的耳边轻叹,寒光铁枪亦能化为臂颈交缠的绕指清柔!

    暗房之中,烛火摇曳透出两个交缠的身影,一室春光水靡,蜜色光影。

    粗声粗气,戚保鬓上已染着一丝白霜,他的背上布满刀戟之伤,红黑色的胴肤粗糙不堪,唯有精壮的身体依旧宝刀不老。

    交缠在脖颈上的白皙玉手,肤如釉瓷,纤骨无力,她指尖颤抖,指甲圆浑漂亮,在粗红的皮肤上划拉下了一道又一道*地烙痕。

    凤眸半阖,往日威仪端持的万木辛,此时便如坠落云端的爱之*,她云鬓发乱,面色红潮,也如梦幻一般坠入孽海之中,一响贪欢。

    “汉室大厦将倾,中原之门洞开,戚将军赫赫威名……本宫下一道懿旨与你,命你……啊,命你率领三军,直捣黄龙……嗯”

    伏在她身上的戚保,胸膛闷声而笑,他紧紧扣着她的玉臂,沉溺在这巫山*最美妙山巅,他附身迎合,粗重的鼻息随着笑意炸开,喉头一闷,憋着一股不泄的劲儿:“好!本将军领命!”

    十年战事休,他已经是人人唾弃畏惧的陇西王,可他喜欢别人叫他将军,一如当年气吞山河,万马齐喑、血战山河时的风发意气。床第恰为疆场,他也是一马奔驰的主宰者,这种征服的感觉令他痴狂!

    擂鼓激进,热汗挥洒,待他铁枪猛掷,牢牢钉在在了敌方的纛棋大杆上!

    气息一撤,他软身伏下,把脸埋在身下女人的耳畔,他亲吻那小巧的耳廓,将粗重的呼吸尽数吹进她的耳里。

    女子情迷,向来比男人要晚一些,浪花堆叠的*一浪高过一浪,她还未完全从梦中清醒,她睁着迷离的水墨,抬手抚上了他的脸,透着皮囊,似乎再看另一个人,她喃喃启唇,笑意温柔:

    “将军……”

    戚保浑身一震,他已褪去了情潮,将自己的颓然和愠色抽身而出。

    只听唰得一声,一身锦袍腾风而起,下一刻便披上了身,戚保背过身,腰际结扣一个,走到了小案桌旁边,他单手提壶,倒出一杯热茶来,一扭身,一撩袍,坐在太师椅座上。

    万木辛扶额而起,晃了晃有些迷晕的脑袋,她径自一吐污浊之气,再开口,已然是声线清冷、高高在上的母仪金凰。

    “马家废了,要保太子出来,本宫需要戚无邪表明立场,呵,你若说你支持五皇子拓跋宏,本宫担保,他下一刻便扬声要为太子保驾护航”

    掀开皱巴巴的被褥,万木辛不着一丝一缕,她坦然的光身下榻,站在了戚保跟前。

    “五皇子蠢笨,难成大器,九皇子倒也好些,只是这些年我看他心机深沉,似胸有城府,门客虽然都是一些风流词臣,但是幕僚却各个是不世出的人才,而且……我看他那瘫了的双腿,也未必是真的”

    万木辛有些吃惊,峨眉颦蹙,她道:“若他是装得,那般蛰伏心思,岂不了得?”

    摆了摆手,戚保似乎不愿多谈:“我也只是猜测,我军中有一鬼谋军事,也是坐轮椅的,他一坐十年,这腿枯竭萎缩,一层皮包着骨头,跟十来岁的孩子差不多的大小,可拓跋湛瞧着还腿健有力,所以我才怀疑”

    万木辛坐上了另一侧的位子,她翻开茶案上的杯盏,睫毛垂下阴影,不辨眼神道:“试一试他,我要万无一失”

    戚保看向眼前的女人,她在后宫横行肆虐,斗宠姬,杀子嗣,不是因为她爱拓跋烈这个人,而是天生骨子里的要强,她要的强大,是极致的是不容一丝反对的声音,她要做的事,不许一点不确定的因素。

    马家毁了,她多年经营危在旦夕,拓跋烈逼了她,那么,她的反击便也不远了。

    万木辛轻叹一声,无奈苦笑道:“你行事太过极端刺戾,不给自己留下余地,戚无邪鬼才,我承认,我一直忌惮他,可你偏偏把他逼至如斯,自寻而来的敌人,蠢笨如猪”

    堂堂陇西王,被人骂成猪头,他却也提不起三分脾性,他只是冷冷道:“我既重生,便要抹去他所有的痕迹,他的忠君爱国,他的黎民百姓,他的夫人他的儿子,我恨不得统统杀了!”

    万木辛沉下了声,她冷冷呵斥:“戚卫……”

    龙有逆鳞,触之则死,闻言后的戚保他暴跳如雷,闷吼一声,反手狠狠甩了万木辛一个耳光,他目色充血,表情狰狞,恨不得上前扼住她的脖颈,喉头滚雷,他几乎是从牙缝里蹦出来的声音:“你—在—喊—谁?”

    万木辛愣住了,她捂着脸不可思议的往着他:“你疯了?”

    戚保喘着粗气,他渐渐冷静了下来,将迷茫的目光重新落在了她的脸上,心疼懊悔攀上眼眸,他上前抱住了她:“对不起,对不起……你不该提他,你怎么可以提那个懦夫那个废物?叫我的名字,再叫一遍……”

    万木辛挣扎着脱离了他禁锢的怀抱,她开口欲言,却不料门外突然响起了一阵瓷器碎地之声,她顿时眼眸一暗,花容失色。

    谁?!

    这暗房的墙是她请工匠特地建得,风声不透,为何这瓷碎之声如此清晰,那么方才的声音岂不是外头皆能听闻!

    匆忙穿起了衣服,戚保手执兵刃,风一阵的扑了出去,他不是偷情之人,更不会闻风而逃,除了杀了隔墙之耳,并无他法。

    戚保闯入一阵漆黑,可除了榻上那似有若无的残留温度,还有那地上碎成片儿的青瓷茶杯,人影全无……

    万木辛紧接着跟了出来,她眸色深沉,尖锐的指尖掐入虎口之处:“去查一查内务府工料记案,还有,必须要动手了”

    戚保冷哼一声,背手在后,杀意腾起。

    *

    姜檀心回了浮屠园,她方掩了门,遂即,身后便是一阵凌乱的脚步声。

    惊讶回头,但见戚无邪推门而入,从未看他这般仓惶狼狈过,鼻下是奔跑后的鼻息,他的眸色霍霍,似燃尽着了无穷的地狱幽火,那火烧透了他骨子里深藏的自卑,直到烧起了一阵阵的愉悦之情。

    姜檀心垂手立在当下,她从他毫不掩饰的眼神里,看到了好多,可那些涌动的情绪末了汇成了两个字——解脱

    戚无邪的叙述很简单,他用一种看似平淡的口吻,不加渲染不加措词,甚是连自己的情绪也省去了,在那样国破山河碎的时日,生死尚且一线,再喷涌浓烈的感情,还不如一碗馒头面来得珍贵。

    那日秋寒疾风冲关起,沙砾自飘扬,鲜卑大军围困穆水关已有五日,马疲人乏,久攻不下的女墙垛口上寒光森然,纛旗招展。

    鲜血从墙头留下,将青白的城墙染成了酱红色,一盆清水浇下,殷红的血液蜿蜒而下,汇进了满是尸体的城壕池中。

    鲜卑军又来攻城了,此番他们没有带着攻城投石车,万马军中,最显眼的,也不再是鲜卑大将的指挥辂车,而是那捆绑着一个女人和一个孩子的囚车。

    女子满目峥嵘,脊背挺立,孩子稚气未退,隐忍着胆怯之意,他仰起头问道:“娘,爹会就我们么?”

    “不会”

    “为什么?那我们会死么?”

    “小邪,你爹平日里都和你说了什么?”

    “心存汉室,永为汉臣,食君之禄,誓死报国”

    “那么,如果你爹为了我们俩,违背了他的初衷,放弃了穆水关,让鲜卑人长驱直入危险帝京,让大周的百姓喋血被难,家破流离,用千万人的性命换我们的一朝平安,小邪,你觉得值得么?”

    孩童摇了摇头,他将头靠在了身后的木柱之上,他迎着猎猎冷风,丝毫没有方才的畏惧,他看着父亲站上高台,一身戎装铁枪,赫赫威风。

    千军万马间,他的父亲振臂一挥,粗狂高声,这声掠过疆场,掠过血色天际,比那牛皮战鼓更能擂动人心,震耳发聩!

    “以妻我儿之血为我军祭旗,何愁蛮鲁不破,山河不还?!”

    颤抖着手,满目泪水,杀妻杀子是他唯一的选择,一挽射弓蓄势待发,它射马杀敌,万马军中取敌性命,可如今它被赋予了残忍的命令,一如那腔心口呕出的血,殷红刺目。

    寒光一瞬,带着决绝的温柔,没入了女子的心口,金戈铁马中的巾帼女子有着大漠狂沙般的沧桑笑意,她紧紧拉着孩子的手,无悔阖目。

    即便魂飞魄散,永世不轮回,她也要留下一分魂魄,盘旋在这穆水关的疆场之上,看着丈夫驱逐鲜卑蛮子,收复失落的大好河山!

    一口鲜血喷出,墙头之人痛不能持,他无力的垂下弓箭,几乎昏厥……

    士卒烧了眼角,咬碎了银牙,他们喉头呜咽,举目是如潮涌来的鲜卑敌兵,脚下是将军的一汪英雄之泪,身后是妻儿老母,是良田草屋,是大周的好山好水!

    杀喊之声冲上云霄,他们挥砍寒刀,带着翻天恨意,和誓守城关的决绝之心,冲向了面目狰狞的鲜卑敌军……

    记忆如云散而开,清风一阵,吹走了近在鼻下的疆场血腥气,月下石桌边,戚无邪长身而立,待其言罢,姜檀心跟着站了起来。

    她的手扶上他的手臂,轻声道:“你本就不信对不对?一个杀妻杀子的戚保,如何投诚叛国,成了血染同袍的不赦奸佞,是我,我一定不信”

    戚无邪鼻下冷哼,一抹笑意无奈苦涩:“围城半月后,万木辛曾来军中招降,第二天,他便弃城了”

    姜檀心惊讶地抬眸看着他,心不禁隐隐作痛:这样的误会他竟独自背负了十年,难怪,他曾说女人都是不可信的,感情都是虚伪不值一文的。

    戚夫人的巾帼大义,可悲可泣,可这样的女子用一腔热血换回的信念,竟被另一个女人浅浅的几句话,抹得干干紧紧!

    “那……他究竟是谁?”

    戚无邪摇了摇头,狞笑开口:“不管是谁,他骗了我十年,也骗了所有人整整十年,这笔账,削肉刮骨他都还不了,本座必要他生死无门……”

    这样的欺骗太过剜心,从小精忠报国的谆谆教诲,娘亲为保穆水关的决绝性命,所有他曾自以为骄傲的东西,只在一朝颠覆!他抱着母亲的尸首嚎哭了一夜,绝望横生,他被父母抛弃,被天下厌弃,最痛心的,是他被自己抛弃……

    所学皆是谎言,忠君守国成了滑天下之大稽,让他怎么办?让他怎么接受!是继续恪守儿时谨记的报国之言,还是顺势做了这叛贼之子,将倾覆天下也揽到自己的肩头?

    三载杀戮,满手血腥,颠覆这天下只为摆正自己的倒影。

    何因?

    因为他的父亲,是一个虚伪的小人,这是刻入骨髓十年的自卑,也是他最大的痛。

    举目月色,寒意依然,戚无邪深出了一口气,将五脏六腑的浊气统统呼了出去,一切回到了原点,脚下的路也渐渐清晰。

    姜檀心手掌抵着他的后背,她曾记得那里有着鞭抽狠打的印记,心有疙瘩,不问不快:“这是你父亲打得,还是戚……戚保打得?”

    他无甚所谓笑了笑:“我爹,那时关内少粮,我杀了一匹战马充饥,让他一顿死里打”

    姜檀心噗嗤一笑,他说得轻松,她听得感怀,若是从先,这一顿鞭子怕是耻辱的印记,是戚保虚伪的铁证,可如今,它已被赋予了最初的定义,即便有人已走上了血腥狠绝的阎王之途,却恰如其所言,坏也要坏得纯粹,坏出率性来。

    谁说坏,不能忠君为国,肩负黎民,若没有坏,怎么光复汉室,还我汉家江山?

    想到这,姜檀心心思流转,她沉吟片刻后,抬起了认真的眸子道:“今天有一件事,你可知拢梦园里的刘红玉?”

    戚无邪坦白地点了点头,他贡献情花丹这么久,深知其媚邪之性,若不是珑梦园中有女子为拓跋烈收拾残局,这人又如何活得下来?

    他不紧不慢的开口,不甚在意道:“她怎么了?”

    姜檀心顿了顿后道:“她怀孕了,求我保胎”

    戚无邪惊讶抬眼,复而鼻下轻笑道:“本座向来逆天而行,想不到老天爷以德报怨,对本座还算不错”

    这下轮到姜檀心惊讶了,她心中所想被他的一声笑意证实,脱口而出:“你想夺嫡?”

    戚无邪魅惑一笑,他抬起修长的手指,竖在了唇上,轻轻嘘了声:

    “秘密……”

    *

    东厂暗卫这两日很忙,夷则让戚无邪派了外差,远去戚保家乡差一个叫“戚卫”的人;太簇忙着上街抓保胎药,他心中纳闷,怎么自己就跳不出这个保胎的怪圈了呢?

    一脚迈进药铺子,但见里头柜台空空,不禁心下疑惑:人呢?

    便在此时,一个小童从柜台头探出头来,干巴巴的说:“药方留下,晚上再来取药,我师父不在,你去别的药方也是一样的”

    太簇不明就以,多问了一句:“这是为何?”

    小童瘪了瘪嘴道:“你不知道么,京城里来了一位赤脚游医,医术精湛,用药更是诡异不以常理论知,他言明梦中受神女所托,入京为两位皇子治病,言罢若不治好了五皇子的痴傻疯癫,九皇子的沉疴腿疾,他便自行投了那护城河,魂归神女谢罪”

    太簇不由好笑:“这等江湖术士的哗众取宠之言,竟有人相信?”

    小童认真道:“空穴来风未必无因,反正各大医馆的大夫和药铺掌管都跑去两个皇子府外看热闹去了,你休要多问,把药方给我啊,快走罢”

    太簇心下疑惑,皱了眉头,后想起什么,他从怀里又掏出一张药方,递给了上去。

    小童接过扫了两眼,不免吃惊,先前那张是寻常的安胎之药,他倒也认识,可这张药性猛烈,治什么的不得而知,但光看其上所书,十药九毒,怕是将死之人勉强靠它吊着一口气的。

    小童看了看他,咽了下口水,支吾道:“知道了,你晚点再来取吧”

    太簇眸色深深,捧了捧手道:“多谢了”

    *

    翌日,姜檀心回了一趟广金园,却未寻见禅意和三师兄,师傅言及便道:“小丫头伤得厉害,老三带她上帝君山的老宅子治病去了,说那有他要的草药。”

    言罢,还掏出一只精巧的长命锁来,交到了她的手里道:“小丫头走之前留给你的,用铁丝撬开,里头有张帛书,记着当年发生的事情。”

    双手接过,她心下感怀,不由一叹:父亲用心良苦,可也害得妹妹小小年纪便要承受这样的仇恨。当年逃亡百越,姜檀心七岁,禅意才刚刚出生,论起套话价值来,姜檀心的危险比禅意的要大上许多。

    毕竟没有哪个人,会向一个刚出生的娃娃逼问和谈金的去处。

    一个多年苦苦追寻真相,一个从小浸染在仇恨的阴影里,父亲留下这么一个铜锁,难道真的只是为了诉诸血海深仇,要后人不敢相忘么?

    她指腹下着,是铜锁上繁复且密密麻麻的奇怪花纹,眼里却是一条荆棘遍布,血染砂石的复仇之路。

    帛书上寥寥几个字,甚至连一句留给女儿的话都没有,只有当年谋划夺金阴谋那些人的名字,姜檀心很惊讶,父亲并没有将师傅的名字写上去。

    父亲言及,戚保通敌叛国,将大周中原的要隘通途绘于一张地图之上,甚至标明了驻兵数目,领兵将领。

    当时汉周虽然羸弱,兵营士卒软如面,高门将领怯如鸡,但好歹人数众多,屯粮厚实,不至于叫鲜卑打成这般丢盔卸甲,一败涂地,这很显然是朝廷有人卖国,疆场有人通敌,内外作用之下,大周如何不亡国?

    外有戚保,内贼马嵩,他们皆是被万木辛招降,而万木辛本身却是汉人,她是大周长公主的女儿,当年和亲去往的鲜卑部族,谁也不明白,大周的郡主,为何刀兵相向自己的国家、自己的子民,还是这种卑鄙无耻的手段?!

    父亲带着和谈金前往穆水关,他心知这些金子并不会让鲜卑人撤兵,拓跋烈的心思,他很清楚。而且,他早已经知道戚保同马嵩的密谋,他们会在半途截金杀人,嫁祸他故意遗金,引鲜卑人怒火来犯!

    那么索性,他便称了他们的意,在半途就将和谈金藏了起来,遂即孤身一人前往京城领死。

    父亲的叙述到此为止,他的故事还有许多关键的事没有交代,比如,和谈金藏在了哪里?那批押送和谈金的士兵为何凭空消失了?还有,父亲心系朝廷,故意藏金,除了不让小人如意外,岂不是予人口实,给了鲜卑军明目张胆进犯的理由么?

    一个谜团的解开,紧接着又是一连串的疑惑,父亲的故事里,她也同局外人一般,浮身表面,但她心里明白,这个秘密他并不打算带进棺材里,一定有别的方法留了下来,只是事关重大,连铜锁之芯也不能叫他放心。

    只得以后再做研究,心下一叹,姜檀心手掌一收,将长命锁收了起来,方要扭身出去,却迎面碰上了多日未见的东方宪。

    冯钏见状忙替他解释道:“檀心,东方那日不休不眠奔赴京城,到了以后他那老毛病就犯了,胸闷气喘,话都说不出来,他要急着回去找你,却被我给扣下了,再这么回去,小命休矣,之后戚无邪下淮州寻你,我等才放下心来。”

    “师傅你解释这么多做什么?我跟小师妹的感情,言不能表,话不可述,一个眼神她就知道了,我多疼她,我多在乎她,她能不知道?”东方宪眸色染着三分寒意,唇角勾起,口里尽是酸涩之味。

    他走上方桌边,提起茶壶斟满一杯水,抬手挪在了唇边,叹息道:“恐怕……还真不知道,否则,你这头牵肠挂肚,心忧如焚,她那端流水花灯,嬉笑惬怀,连怎么一个平安的报信鸽都没有,到了京城,也不是第一个回得广金园,嫁出去的师妹泼出去的水,真让人伤心啊”

    姜檀心闻言,有些愧疚,她一头扎进戚无邪的怀里,还真把东方宪给忘记了。不过话说说回来,这只大狐狸,还真能找别扭!

    挨着他坐在方桌前,小狐狸凑近三分,软了口气讨好道:“师兄大人大量,这点事还要同我计较,你这连日的药食费师妹包了,权当向你赔罪可好?”

    东方宪鼻下一哼,抬眸瞥了她,而后颇为辛酸无奈的笑道:“你当我是什么人,用钱打发我?……不过这药食费还是少不了的,多的不问你要,这个数,快掏钱”

    见他伸出五根手指,姜檀心鄙夷一声:“好金贵,天天人参鹿茸的补也不要这个数”

    哈得一声笑,东方宪狡意挑眉,将手支在下巴上,甚是惋惜道:“这也怪不得我,全京畿的药铺医馆的不见人,要抓药都排队等着,你说雇个排队的人,还得管他一日三餐,这些钱得一并算上吧?”

    她下疑惑,狐疑望去:“怎么了?”

    狐狸一努嘴:“九王府治病,领赏”

    ------题外话------

    蹲墙角,好饿,求吃,或被吃

    【感谢时刻,佐为少爷的评价票、1620746500、忆惜丶汐月?、nini2766的月票~感谢城主、陛下、水水、太后的花花~╭(╯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