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宦妻,本座跪了 > 074 阴兵复仇,“青乔”弑君
    ,最快更新宦妻,本座跪了最新章节!

    万寿节,皇宫内院

    这一天京城各部院用红绸封了大印,暂不接受公办。紫禁门外百轿连结,官员们身穿簇新衣袍,脚踏新制官靴,满眼洋溢着喜气,僚佐之间互相捧手寒暄,一路点头哈腰,恭维应承进了皇宫。

    太极殿外,拓跋烈一身团龙明黄龙袍,十二冕旒端垂额前,端持着皇帝威孚四海的架子,他登上九龙丹墀,敛袍黄帷升座,接受百官朝拜。

    待司礼官唱念四海升平、海晏河清的寿辰祝词,编钟乐鼓、中和韶乐开始演奏隆平之章的曲目,而后鞭响三声,丹陛大乐又奏万寿之章,文武百官行三跪九叩大礼,礼毕,跟着拓跋烈浩浩荡荡前往万寿席宴。

    帝后先行入座,而后文武贵胄在右,嫔妃公主在左,坐北朝南,面对着歌舞乐人的彩棚。

    位前博山炉燃着沁人的薄香,案上是群仙炙、天花饼、太平毕罗、干饭、缕肉羹,每过一盏茶的时间,便有鸿胪寺服侍,上来撤换菜肴,像那流水宴席一般伺候至宴席结束。

    姜檀心随着戚无邪入座,她四下环顾,太子幽居东宫,并没有出席,而万皇后则是一脸威仪,似乎并不太高兴,她协领后宫佳丽坐在了女眷首位之上。

    三王的紫檀案桌只在皇帝之后,戚保将领之风,坐着直直得,而那鬼王屠维则佝偻着背,即便周身华贵,也不能盖去他的猥琐神秘,龙王薛羽年纪尚轻,为人恣意,竟架起了二郎腿,神色惬怀。

    扫了一圈,她心中尤记东方宪当日之言,故将视线挪至一边向拓跋湛看了去。

    见其一身暗绣四爪蟒龙的白袍亲王袍服,坐身轮椅之上,他目光投向彩棚里的扭腰舞姬,神色淡淡,依旧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淡薄样。

    螓首一偏,姜檀心压低了声儿道:“九王爷身残多年,为何如今才想起医治来?还折腾出这么大的动静,督公,你怎么看?”

    “脚上多肉,腿却无力……”

    “你也觉得有怪?”

    “……不过,腰倒还算细”

    戚无邪并非再言拓跋湛,他只对台上蛇腰摆动,彩绸缠臂的舞姬稍作评价,似乎一点儿也没把姜檀心的话放入耳中。

    姜檀心长出一口气,闻着这薄香之味,她不禁有些困乏晕乎。

    抬手揉了揉眉心,入耳是箜篌羯鼓、笙箫琴弦的悠悠丝竹声,入眼是花团锦簇,妖娆魅惑的腰肢柔摆,直到一曲舞毕,拓跋烈才抚掌叫好,大声嚷嚷着要赏!

    舞艺、杂技、戏本老三样,姜檀心实在是兴致不高。

    但等杂技的队伍入了场后,她不由得觉着周身打了个寒颤,隐约觉着事态有怪。

    那些杂役表演的人,面戴着戏谱面具,且清一色都是奸险的白脸油滑,但又不是完全绘好的脸皮,远远白素素的瞧去,竟十分像一个诡异的死人脸孔。

    大概几十个人,都为男子,他们上竿、跳索、倒立、折腰、弄碗注、踢瓶、筋斗、擎戴,折腾得眼花缭乱,光怪陆离,迫着人人鼓掌称好。

    待到了最后跳板之时,有两人相拥抱,重重跳下翘板一边,将另一头的人高高弹起——观者屏气凝神,生怕这不要命的杂耍表演当真给皇上的寿辰触出点霉头来。

    咚得一声响,两人已跳下,将另一端的小个子瞬间弹起!

    竟不知何时木板翘起的方向已变,小个子在空中翻腾一周,直接朝着宴台扑来!

    侍卫们大吼一声护驾,只听嗖嗖几声,刀光出鞘,侍卫们拔出了腰际的寒光冷刀,迅速跑至拓跋烈的跟前,里三层外三层的将他围了起来。

    可令人惊讶的是,那小个子的目标并不是朝着拓跋烈而去,他在空中之时,便已经抽出了靴掖里的匕首,牢牢攥在手心,直径朝着拓跋湛扑了过去!

    九王爷身残脚疾,困在木轮椅中哪儿都去不了,他面色一惊,本能的抬起手腕一挡,匕首在他的胳膊上划下一刀深深的伤口,虽偏离心脏的位置,但还是带着决绝的杀意,捅进了他的胸口。

    口中呕出鲜血,像白袍中开出的一朵妖冶之花,张狂了他一身淡薄的白,浓烈的殷红从嘴角流下,他痛苦得皱起了长眉。

    护卫转身营救,一把踢开了行刺的刺客,一手托着轮椅往回后撤,一边大声喊道:“九王爷!九王爷!”

    拓跋烈火了,他蹭得从龙座上站起,袍袖一挥,手一指,口气隐着狂躁的暴怒道:“给寡人统统拿下,要活口!”

    “是!”

    侍卫们统统跳下了高台,步下疾风,朝着那群带着脸谱面具的刺客冲去,一时间刀光血影,血肉横飞。

    随后,万木辛僵着脸,也从凤位上缓缓站起,她眸色深深,不着痕迹地向戚保看去,目露疑问——但出乎她的意料,戚保竟铁青着脸色,摇了摇头,示意这批人并不是自己安排的。

    一声声惨叫声叠浪而起,越来越多的护卫从别处调派而来,他们已经把整个宴台围得好似铁桶一般,看着杀场局势,紧接着一波一波的冲下杀场,前仆后继,毫无胆怯之意。

    可渐渐的,他们发现了诡异之处,这些人刀砍不入体,拳打如击石,而且,这一帮人浑身透着冰凉的气息,比数九寒天的坚冰还要冻骨三分!

    侍卫们已是层层选拔上来的顶好身手,可到了这几个刺客身边,却显得十分无用,还未等近其身侧,就已叫人一刀划破了喉咙!

    此时,有个侍卫脚下生风,身手矫健,他借着死去的血肉为屏,近了刺客的身,一把攥住他的手腕,想要用一招顶膝过肩摔,让他过过看家本领的瘾……

    谁料想触手一阵冰凉湿黏,脉搏全无,让他犹如雷击,颤不能已,哆哆嗦嗦道:“死人!他们是死人啊!”

    言出,喉头一道猩热,暴突着眼珠子,倒在了地上。

    像是为了应景,这帮死士摘下了脸孔上的面具,铁青灰白的脸上,毫无一丝活人的血色,他们每个人的左脸上都受了黥刑,刺有歪歪扭扭的字,疤痕狰狞,可依稀可辨,那是一个“穆”字。

    这代表了什么?

    姜檀心四下望去,她见戚无邪皱起了眉头,见戚保瞪大了眼珠子,见万木辛薄唇翕动,见冯钏面露惊恐,不好的预感从心头升起,她记起了师傅曾经和他说的一件事。

    九州烽火次第燃,男丁为兵,妇女下田,只要有力气统统去战场,可逃兵难以抑制,除了斩杀为首之人,不可能杀光余众,于是便有了一招“面上刺字”的羞辱方式,行伍贱隶,在逃枉然。

    师傅说,当年押送和谈金的人选,便是启用了这么一批行伍贱隶,他们随着姜彻失金后便凭空消失了,比起冷冰冰的金块,活生生的人顿无影踪,尸首也无,怕是更令人胆颤测度。

    难道今日这批浑身透着死亡气息的阴兵,正是当日押送和谈金的士卒?

    子不语怪力乱神,她一向不信邪,可自打碰上了情花嗜血,操纵皮囊的塔布巫蛊之术后,也由不得她不信自己的亲眼所见。

    倏然,不知谁带翻了座下椅子,激动的高喊:“是姜彻!是姜彻!”

    姜檀心不可思议抬眸望去,她不信,一个字都不信!

    远处尸体横陈,四肢离体,像是从地狱腾起的迷烟白雾,一点一点勾勒出他们盔甲上的纹缕,他们前一刻还一身杂技粗布衣,此刻俨然是寒光铁衣的浴血士卒!

    从他们中间走来一个伟岸男子,背手在后,面色青灰,他悠悠抬起身,点着宴台上的戚保,吐字清晰:

    “戚将军,和谈金在你那还安好?”

    那声音空悠逼仄,像是让人掐着喉咙挤出来的靡靡死亡之音,它来自地狱,来自深渊,带着铺天盖地的杀意,卷成一把利刃,朝着戚保的心窝子上狠狠扎去!

    所有人都震惊了,他们眼睁睁看着地狱烟雾攀上脚踝,一丝一缕的游走周身,直至最后扼上了咽喉,感受窒息。

    此时,疾风一阵,瞬间风沙走石,那风吹得编钟自鸣, 叮当交响、清脆激越的响声,打破了死寂的亡魂之气,呼号一阵,吹得阴兵们开始颤抖……

    姜檀心颤不能自抑,父亲明明被斩杀与菜市口,尸体还悬在城楼上曝晒三日,如何死而复生?难道这一些真是阴魂还阳,世间当真有亡灵不成?

    心颤不已,直到一双微凉的手阖上了她的眼眸。

    戚无邪凉薄的气息在她耳边炸开,他轻声道:“屏气,这些是幻觉,香炉有问题”

    心下明朗,姜檀心迅速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也闭上了眼睛,感受着面上他的手心凉意,这让她无比安心。

    不过一会儿,周身诡异的气息消失了,编钟也不再鸣响,她握上戚无邪的指尖,拿下了他的手,重新睁开了眼睛。

    当下的血腥之气愈加浓重,地上仍是侍卫的尸体血迹,一滩滩水渍冲着血液汇成了血水,肆虐开来,可那些阴兵和“姜彻”却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她扭头看向周边的其他人,他们还置身在幻觉之中:拓跋烈气得肩膀颤动,他似乎听见了什么,将怀疑的目光投向了戚保;万木辛目色浑浊,好像中魇很深,她不断揪扯着手里的绢帕,狠绝之意张狂。

    扫了一周,似乎无一例……

    等一等!他?

    和拓跋湛视线对上的一瞬,姜檀心清楚得看见了他眼里得一抹惊诧,遂即便是墨色如潮的黑,他胸口的殷红还不断往外洇晕着,像有着红丝触手的血花,在白袍上恣意张狂。

    为何,他未中幻觉?

    正当姜檀心怀疑之际,突得一声响指声起,她立即寻声望去,只知声是从龙座边传来的

    声儿一起,众人皆是呼出了一口浊气,从隐隐阴鸷可怖的幻觉之中清醒过来,再看案上博山炉,也是恰好在此时燃尽了香料,断了缕缕升腾的烟。

    拓跋烈怒不可遏,他见四下鲜血一片,阴兵姜彻又消失不见,他很想大吼一句:彻查!把人给寡人抓来,和谈金到底在哪儿,可是戚保独吞了金子,将他蒙在鼓里是整整十年?!

    可活人好逮,魂灵怎求?

    只见他铁青着一张脸,气得发紫的嘴唇翕动两下,末了还是吐不出一个字来,他鼻下冷哼,狠狠甩了袖袍,径自离了场,留下了这呆若木鸡,心有余悸的文武臣工面面相觑。

    若说方才不知出了何事,可当魂灵“姜彻”说出和谈金之后,所有人都懂了,他们抬起马蹄袖,点了点额头上沁出的冷汗,抖了抖周身细密的寒颤,偷偷的将目光全投在戚保的身上……

    随后,龙王薛羽第一个站起来,他像是看了一场好戏,颇为惬怀得打了个哈欠,抖了抖宽大的袖袍,冷笑一声离了场子。

    接下来是鬼王屠维,他佝偻着背,浑浊的眼珠子一转动,枯槁的手交叠在一起,阴测测的望天一笑,遂即也走了,只剩下戚保一人全身紧绷,怒火中烧。

    谁在玩儿他?是谁!

    沙场浴血的武王,左眼骷髅,右眼繁花,他享尽人世尊爵,受尽战火磨砺,枪下之魂何止千万,如此把戏竟敢在他的眼前上演,诛心,嫁祸,猜忌,诘难,他从未拿过姜彻的黄金,这不是*裸的挑拨这是什么!

    他第一个想到的人是戚无邪,只有他如此诡异行事,自诩人间阎王,驭百鬼,开狱门,那这些“魂鬼”的把戏,岂不是他的最爱?

    可这兔崽子一向张狂叛逆,辱玷名声,至多也只是同自己背道而驰,这么些年,未做过什么真正损害他的事,毕竟在这小子的心里,他被天下唾骂也好,万人鄙视也罢,永远抹不掉的是父子人伦,是骨血一脉相承。

    ……或者,那日坤宁宫偷听之人,会是戚无邪?他已经知道了?!

    戚保心思万结,疑惑重重,他手骨紧攥,余光凌厉之风藏入冷风之中,一刀一刀剜向戚无邪,想将他那副冷魅寡情的骄傲嘴脸,尽数切下!

    才不管戚保怎么想,戚无邪我自妖娆的懒懒站了起身,他掸了掸殷红袖袍上那不知所谓的尘土,勾起唇角妖冶笑意,一步一步下了宴台,走到了横尸四下的血块小山中。

    翘着兰花指,有人装模作样的掩了掩鼻子,遂即,将修长的指骨挡在下颔,薄唇倾吐,悠悠盘旋:“咦,这刀怎么这么切,粘皮带筋太不干脆了,啧啧,泡了水都肿成了这样,杀得毫无美感……”

    言罢,他躬身,将手指探进了血水之中,待指尖染上一层血腥之气,方缓缓直起了身,抬起指尖鼻下轻嗅,似是不够,他舌尖轻吐,卷起那血水吞咽下肚,腥靡之气,令观者胆战心惊!

    台上文武之众,虽早闻戚大督公嗜血变态,但始终百闻不如一见!

    在那样的尸堆血水之中,他一番动作,荒诞至极,荒唐至甚,没有一个心态良好,活在人世的凡人可以理解他,认同他,将自己同他归于一类。

    这已不是正邪不两立,这是人魔之分!

    倏地,一声鹰唳拔地而起,穿破云霄而来,阿海振翅盘旋上空,它的翅膀打下了太极殿歇山顶端的兽吻,随着一声石坠砸地之声,它停在了戚无邪的手臂之上。

    阿海极通人性,戚无邪只手臂一抬,它便飞至尸块之上,一口吊起了半截手臂来,半吞半吐啄烂了臂上血肉,撕扯肌理,一点一点吞噬下肚。

    戚无邪极为宠溺的看了它一眼,而后抚掌三声,霎时从殿宇之后翻身出八个暗卫来,他们身形鬼魅,如一阵疾风便掠来,跪在了他的面前。

    戚无邪狭长的凤眸半阖,懒懒一抬,轻悠悠的抛掷:“跟着它走,本座猜人在地下冰窖”

    暗卫们纷纷低首应下:“是,属下遵命!”

    不用拓跋烈开口,此案已自动归于东厂辖下,刑部巴不得扔了这个烫手山芋,查鬼?如何去差?戚无邪肯自揽包袱,还有比这个更激动人心的消息么?

    至此,圣上的万寿节便如此在一片腥风血雨,鬼怪横生的畏惧胆颤中结束了。

    谣言四起,一张嘴便能说尽今日状况,又何况这几百张几千张嘴?

    一时间姜彻亡灵、阴兵复仇之说,在京畿之中传得沸沸扬扬,将矛头直指戚保!他当日藏金嫁祸,而后又叛国倒戈,本已是臭名昭著的大奸佞,这么不痛不痒的顶上另一个黑锅,想来那位将军也是不介意的。

    文有姜彻,武有戚保,大街上各种版本的“当年故事”脍炙人口,流传甚广,甚是孩童开始编起了童谣——姜彻从失金叛国的奸臣,转眼获得了许多人的同情,背负十载的冤屈,一朝洗尽,虽没有帝王为其正名,可老百姓的心里,已然重新审视。

    从此,叛国罪极的魔头,只有一人矣。

    *

    九王府,落梅堂

    拓跋湛喜梅,白梅尤甚,他庭院有梅林,屋室多以梅花为名,且摆设瓷身也以梅为案,十足清霜风骨,百花寂杀。

    轮椅的骨碌声由远及近,他双手撑住木轮子,缓缓行至窗口,春雨淅淅沥沥,叮咚打在屋檐之上,漏下水珠玉帘,百花开败。

    连日不知春去,一雨方知夏深,他换下了一身血污锦袍,重新换上一件雪色白袍,好像夏天的一场荒唐的大雪,将曾经的污垢血泥掩埋素白冤屈之下,不见端倪。

    入夏,梅花光枝,毫无生气,这并不是它的张扬傲骨的季节,只有为它细细修剪突兀的枝桠,方能等来隆冬的沁人梅香。

    不等拓跋湛借景抒情,吟诵一首咏梅得诗句,身后便有人开了口。

    那人佝偻着背,干哑着声音,咯咯一笑:“九王爷真肯对自己下狠手,这一刀若是偏了一寸,您可就一命呜呼了啊,还谈什么蛰伏隐忍,一搏夺嫡?”

    屠维盘腿坐在罗汉床上,两手拢着搁在膝头,老僧坐定,气定神闲。

    拓跋湛闻言扭过头来,他面如冠玉,清秀隽永,清风道骨萦绕眸间,这样的人,似乎永远都只该当闲散宗亲,风流词臣,在他的梅林之中九曲流觞,与他的门客写诗论画,煮酒赏梅。

    可惜他如今轻悠悠的抛掷,话中已是三分狠绝,七分坚定,恶狠狠永远不是武器,风轻云淡才是剜肉刻骨的利器。

    “我本不急着动手,是有人比我心急了……”他转上拇指上的玉扳指,触手的凉意。

    “你爹不是吃素得,这么一点障眼法,能骗过他么?”屠维露齿狰狞一笑,参差不齐的牙齿生得十分丑陋。

    屠维说的不错,那阴兵还魂就是一出障眼法。

    博山炉里烧得是南疆特有的摄魂香,会让人的思维跟着感觉走,阴兵砍杀是实打实的,面上的刺青也并不虚幻,他们藏身皇宫的冰窖之中,将周身冻得冰冷,他们穿着铁片鳞甲,刀枪不入,所以士卒才会有碰上死人阴兵的错觉。

    至于地狱鬼烟、姜彻的身影,那边是摄魂之后自己的幻觉——最害怕什么就出现什么,恐惧之源来自本心,谁若当年害过他,心有芥蒂,那么幻觉也就更真实一些,若从未见过姜彻,那又如何能够幻梦到?

    毕竟南疆鬼王不是真正冥界之王,他修改不了人世间的法则。

    拓跋湛轻叹一声,甚是无谓的摇了摇头:“我不需要他相信,我只要他怀疑,帝王猜忌之心,永远要比千军万马更为有用,他若忌惮防备,掣肘戚保,你我就能作壁上观,腾出手摆下自己的*阵。”

    屠维冷声一笑,哑着干涩难听的嗓子眼道:“你下一步准备如何行事?”

    拓跋湛手一撑,极为自然的从轮椅上站了起来,长身玉立,身姿颀长,他走了一步站在了屠维的跟前,笑问:“你可会塔布之术?”

    屠维抬起混沌的眼珠子,龇牙一笑:“会,可我没有灵骨,不可咒起风来,咒停雨去,我需要灵媒、还要知道一些东西。”

    “你需要什么?”

    “我要九九八十人鲜血为引,夜色为屏,月色为祭,还有那人生辰八字,缺一不可”

    拓跋湛笑了笑:“都不是什么难事,我会为你准备,只是太子的生辰八字稍有麻烦,明日一并给你”

    生辰八字并不好取,宫里历来有定例,皇子出生便将生辰八字封存入库,除了亲生母亲、接生乳娘外嫌少人知,一来未免孩童命格泄露,克了自己,二来也怕鬼祟之人咒以巫蛊之术,所以直问八字是很忌讳的事。

    未免太子生疑,拓跋湛唤了近身心腹荒落进屋,吩咐道:“去内务府记档处查问,只说借太子婚书一用,上有蝇头小字附在至后一页,你抄来便是”

    心腹荒落点点头,捧手道:“是,属下这就是去办”

    *

    浮屠园,花藤庭下

    “给我一颗情花丹”姜檀心思虑甚久,沉吟开口。

    戚无邪抬眸扫了她一眼,依身靠在美人榻上,挪揄一笑:“本座活得好好得,你学什么拓跋烈”

    “自然不是给我吃的,既然已经有人吹了口东风,我为何不能借我娘的口,再添上一把火呢?”

    姜檀心狡黠一笑,敛袍坐上了榻边,她巧笑扭头看向榻上之人的深眸,似在询问他的意见。

    不可置否一挑眉,妖冶的笑意始终噙在嘴角,戚无邪不紧不慢的开口道:“掣肘与人,滋味不爽,你既要添一把火,不如先砍一棵树”

    眨巴眼,她疑惑道:“什么意思?”

    戚无邪狞笑一声,三分邪魅褪去,转而补上了七分狡诈心计,他从怀里掏出一张人皮面具,轻悠悠托在手心之上,语气刻骨凉薄,生死皆在舌尖:“弑君,可会?”

    姜檀心吃了一惊,她抬起诧异的眸子,虽想到戚无邪狠绝手段,万难之时或许会走上这一步棋,可没想到这个当口,一切都不显山不显水的当下,敌人还在蛰伏,还在蓄养力量,他便已经要动手了?

    他小心的扯着人皮面具的边沿,细致的抚平褶皱,端在手心细细审视,轻声细语:“哄他写下遗诏,然后……你只要看着他死就行了”

    言罢,他自顾笑了起来,像是想起一个好听的笑话:“刘红玉腹有身孕,为了肚中的孩子,她怕是解不了毒了,陛下就这般死去,也当为即将出世的儿子积份德了”

    “遗诏,他怕还不知道这孩子的存在,我得先另想几个名字叫他选着写,哦,对了,到了如今,已是序位几何了?”

    “殇不序齿,自打大殷建朝之后,拓跋烈生一个,万木辛杀一个,从未有活过周岁的,刘红玉这胎,还能排到老十,十皇子,拓跋某”

    姜檀心噗嗤一笑:“你怎么知道一定就是儿子了,若是女儿怎么办?算了,督公金口玉言,一语成谶,拓跋某……那便叫拓跋谋!谋略之子,将军之卒,这个娃娃也陪得上这个字”

    戚无邪邪魅半阖着眼睛,语出轻佻,意味深长:“若是女儿就当成儿子养,有没有把儿,且不是本座一句话的事,至于名字……呵,你说什么,便是什么吧,给自己儿子取名字,怕也没你这个合乎心意”

    当他瞎诌,姜檀心斜睇了人一眼,轻斥道:“说什么呢……”

    眉梢一挑,戚无邪枕臂在脑后,略有些阴阳怪气丢下一句:“没什么”

    转了话头,姜檀心稍一扬唇,伸出手指轻轻勾起人皮,并未有一丝扭捏胆怯,她坦然道:“这人皮面具谁戴,谁来替我善后?”

    “南吕……养他那么久,便是为姜公公效劳的”

    修长的手指抵在唇上,戚无邪懒懒打了个哈欠,困乏之意在入夏的傍晚显得十分浓郁。

    狡黠蔓延于鼻息之下,两人抬眸,不禁相视一笑,魅惑丛生,她和他心照不宣,他是魔头,她不算是个好人,弑君,也在笑谈中。

    *

    内务府记档处

    这里供职的小太监,十个里头有九个是生得呆呆木木的,一来记档除了誊抄归类,取件翻阅外,平日里便没了其他的事。这种不动脑子的事做多了,再聪明的人也变得痴傻起来。二来,这里清水衙门,根本没有油水可捞,真是八面玲珑,聪明狡黠的小太监,本根不会来记档处。

    荒落奉九王拓跋湛之命,来记档处取太子大婚时纳吉礼的婚书,他乔装一身太监宫服,阔步走近记档司大堂,敲了敲桌上伏案而眠的,正稀里哗啦流着哈喇子的小太监。

    被人吵醒,小太监吸了吸口水,睁着睡眼惺忪的眼睛,他呆头呆脑的尖声细语:“有事么?”

    “是我太子宫的,奉太子之名取当日大婚时的纳吉婚书”荒落说得很坦然,似乎没有一丝谎言的躲闪。

    “太子宫?要这个做什么,太子不是被幽居起来了么”不等小太监查及失言,荒落已出言呵斥,气势上绝对的压倒。

    “大胆,太子之事也是你能嚼舌根的,皇上尚且对外宣称太子有疾,静养时日,你个小太监好大的胆子,竟给太子按上幽禁之名,你好大的权柄啊”

    小太监被吓得跪到了地上,这上哪儿来得凶神恶煞啊,赶紧送走赶紧送走,他木愣愣的磕了几个头,求饶道:

    “我一时失言一失言,绝没有这个意思,我马上找,马上找,可只能誊抄,不能拿走,这是规矩,您见谅,我现在就取给您,差爷稍等!”

    东宫大婚,东宫大婚,那应该是最近的一次皇室大婚才对,最近的……那就是这个抽屉了!榆木脑袋自说自话,他端来竹梯子,架在了满是抽屉的档案柜前,哼哧哼哧爬了上去,腾手一拉,拧开了漆红抽屉——

    刚捞上婚书,无奈手一抖,咣当一声砸在了地上!

    荒落不等小太监从梯子上下来,他便已经弯腰拾起了婚书,径自翻至最后一页,眼睛一扫一个“男”字,他口念心记,将写于其上的生辰八字全默诵在了心里。

    阖上婚书,丢在了桌案上,道了一声谢便举步离开。

    小太监心中存疑,他一点儿一点儿从梯子上爬下来,看着方才之人一溜烟蹿离,他莫名其妙的偏了偏头,心中直囔:真是怪人……

    随后抬手执起婚书,翻看了一眼,才惊了他一大跳!

    竟然拿错了!这是督公和姜公公的婚书啊!

    完了完了,莫要出什么乌龙才好,那人说他是太子宫的人,他得及早去太子宫认个错,把正经的婚书带过去,小命一条,可经不起什么折腾!

    重新拿了太子的纳吉,往腋下一夹,小太监甩开小腿一阵风得往东宫跑去……

    *

    乾清宫,暖阁

    屏退众人,拓跋湛喝下了姜檀心为他准备的淮州米酿酒,送来的时候小丫头笑意狡黠,言之凿凿:说是淮州家家要喝,户户必备的米酿珍醴,比起皇宫里的琼汁玉浆更有几分家的味道。

    家,这个字蕴在酒中,而后又从舌尖滑下,在喉头烧出一番醉意,一点一点攀上心头,心上像是被一双手捂着,很温暖,很轻柔,幸福安然得想要滴出水来一般。

    酒劲上头,目有晕眩,可他只饮了一杯而已,久违的熟悉之感涌上心间,他摸索着桌沿长案,踉踉跄跄,好像走在云端之上,眼前的奢华金银,转瞬变成一片荒芜,他好像置身一片金戈铁马之中,看着一身白衣戎装的女子,向他冷冷挥出了马鞭……

    心头一阵绞痛,拓跋烈从马上坠下,扑进了女子的怀抱,嗅着她身上的清香,场景突变,变成了良田美舍,灶台方桌,他的青乔朝他缓步走来,她洋溢着初为人母的幸福喜悦,高高隆起的肚皮上是她纤细的手骨,苍白消瘦,他心疼的上前拥住了她,喃喃道:

    “青乔,我不能让你受苦,寡人要给你一个名分,给咱们的孩子一个名分,跟我回宫好不好,我要立我们的孩子做太子,将我打下的锦绣江山传给他,没关系,我会把一切安排好,文臣武将,谋士心腹,我会统统留给他……”

    “哦对了,我还要教他帝王心术,叫他骑马射箭,叫他摔跤武术,我们的孩子他一定会成为一代盛世君主!海晏河清,安澜无虞,到时候就再也不会打仗了,我知道,你最恨战争……我知道……”

    拓跋烈阖着眼睛喃喃自语,他将头抵在女人的肩窝子里,贪恋这样清冷的温度,他昏沉迷茫,却不愿清醒,霎然,他方记起什么,抬起眸子定定的望进女人的眼底:“我们的孩子有名字么?取名字了么?”

    女人抬起手抚上了他的面颊,温柔声音似清泉激越,潺潺流入心田,她道:

    “有,他叫拓跋谋,我想他继承你的雄才伟略,肩挑这一兆黎民无辜,脚踏这一国锦绣山河,祖宗荫庇,天佑大殷,万世国祚,代代相传”

    拓跋烈激动的浑身颤抖,他猛地抬起头,无声自语:“拓跋谋,拓跋谋!好个拓跋谋,寡人要写传位诏书,寡人这就册封他为太子!”

    他正要寻纸墨笔砚,却不想让女子拉住了袖口,她温婉相劝:“陛下春秋正盛,早立太子怕宠坏了孩子,也怕权臣惑幼主,祸乱朝纲,听我一言,您只写一纸传位遗诏,待我与你百年之后,立辅弼之臣当众宣读,拥立你我之子登极皇帝位”

    “好……好!”

    拓跋烈当即应下,他立即奔到桌前,竟没发觉梦中的方桌怎么变成了龙案,他只顾着取出密匣中的空白题本,研磨执笔,抬起袖子便要书写——

    “陛下!”

    女人高声唤住了他,等他视线回望来,方持着一副垂泪欲滴的模样,凄婉言道:“我自知卑贱,已是二嫁人妇,不奢求名分,更不想委屈了孩子,陛下择一温娴的宫嫔将孩子记在她的玉牒之下吧”

    拓跋烈晃了晃昏沉的脑袋,只觉迷糊更胜,让他几乎看不清青乔的脸庞,时光错乱,记忆有差,他恍然记起沈青乔是姜彻之妻,原是姜彻之妻!

    “不,宫里有谁配得上!万木辛么?寡人不同意,不同意!”

    “陛下,您的刘贵妃与我有几分相似,为人性情和善,娴熟持重,孩子即便跟着她,想来也不会忘记我的容貌,不如放在她的名下收养吧”

    拓跋烈沉默了,他在思考,却怎么也想不明白,青乔的声音这般蛊惑人心,一字一句敲打在心头,他像是中了蛊术一般,不由自主地抬腕,抖着手用朱笔写下了一行字:

    朕之十子拓跋谋,系宫嫔贵妃刘氏所出,天资聪颖,皇天贵胄,着恪承大统,继皇帝位,威孚四海,布告天下,咸使闻之。

    窗外隆隆一声隐雷作响,一道白光闪过,暖阁中骇如白昼,拓跋烈浑身一颤,手中笔滚落,他从梦中清醒,却仍睁着迷茫的眸子,但至少认,他清了站在跟前的姜檀心。

    储位遗诏已经到手,姜檀心手一捞,把垫在肚子里的枕头掏了出来,随手一丢,然后朝着拓跋烈走近一步——

    只见他的眼睛已让*烧得通红,漆黑弥漫瞳孔,不辨清明之光。

    这种感觉拓跋烈很熟悉也很了解,下一步该寻些什么,做些什么,他只是将自己的理智交予放肆,交予曾经的记忆,他不加考虑,跌撞着朝面前之人而去。

    拓跋烈这么扑来,姜檀心不由秀眉一皱,她心知情花之毒已到了心口,这会儿子也是他*最强的时候,怕是要寻欢乐!

    她扶着拓跋烈的手肘,勉强支撑着他沉重的身躯,他身上浓重的男子之气,还有鼻下粗重的呼吸,这些让她螓首微偏,别过头去。

    打定主意叫他就这么死在自己的迷幻之中,姜檀心慢慢抬手,摸索着拓跋烈的耳后,用东方宪教她的那一招探寻穴位,用指腹丈量,拿捏三分巧劲儿,狠了狠心便要按下手去……

    倏然!一阵心悸传来,姜檀心脑子一片空白,腰肢发软,下一刻便要栽倒下去!

    ------题外话------

    拓跋烈:太坑爹了,寡人好歹堂堂开国皇帝,为什么把我写成这种变态……为什么!

    作者:你想怎样?

    拓跋烈:我要甩了沈青乔!

    沈青乔悠悠飘过……

    某人头一扭,两眼红心追随而去:青乔……等等伦家嘛

    【感谢时刻!chenxi1211的评价票~三头凤、464879419、chenxi1211、小紫的票票、还有太后和风灵的花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