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宦妻,本座跪了 > 081 救治之法,花藤相约
    ,最快更新宦妻,本座跪了最新章节!

    手指在空中一顿,有股冷香无孔不入的钻进她的心里,肆虐起一阵绞心之痛,那些情愫一直静静蛰伏,一等着稍有松懈的机会,它们便齐齐涌动。

    从前戚无邪并不常来,但却不妨碍她准备甜品糖浆,一日两日,半月一月,习惯一旦养成便变得很可怕,放手之后的寂寞时日,如果没有这些摆设用的甜食,她甚至不能安寝入梦。

    拿出一碟金丝蜜饯,她旋身回来,摆在了姜禅意面前,浅笑道:“小丫头,吃吧,吃完了姐姐帮你梳小辫,再给你讲一个……不是太长的故事”

    瓷娃娃扬起小脸,纤细的睫毛在窗牖外初升的朝阳光下,留下一层阴影,盖住了她瞳孔流动的一丝眸光。

    捡起瓷盘里的蜜饯送入空中,暖洋洋的斑驳光影,流连在她瓷实的肌肤上,跳跃在精致的五官间,口里泛起甜腻,和着甜丝丝的津液一齐钻进了喉咙里。

    “真甜!”

    瓷娃娃从床上跳下,她趿拉着鞋子,脚步轻快的走到了梳妆镜前,抚了抚并蒂莲刻铜镜,抽出其下的绣墩,挪着身子坐了上去。

    姜檀心走到她的身后,执起妆奁镜前的桃木梳,抚上其细腻温润的质地,轻轻沿着禅意的发线一点一点往下梳理。

    她梳得很认真,寻着彼此沉默的当口,朱唇轻启:

    “那时候你还在娘亲的肚子里,每日晨起,娘亲便为我梳头,小辫发鬏,有时还为我戴上几朵时下的绒花,有一天我问她:要是娘亲生了一个妹妹,岂不是要梳两个人的辫子了?娘亲却说,等到妹妹要梳发鬏了,我便已经及笄了,不可以再赖着她,要学会为妹妹梳头”

    禅意睁着水汪汪的眼睛,一动不动看着镜面上的自己,以及游走在发间,姐姐那苍白没有一丝血色的手指甲。

    “所以我学了,我偷偷躲在屋子里,披头散发,然后照着镜子,学着娘亲的动作,将自己的扎了满脑袋的小辫子,不许别人碰,不许别人拆,成天就是一个小疯子,可是禅意,姐姐丢了你,错过了你,直到今日才能替你梳头,我很感激也很珍惜,所以不要再想着报仇,你还那么小,你不应该要这样的生活”

    瓷娃娃缄默不言,她只是听着姜檀心温声细语,将戚无邪的故事娓娓道来。

    “通敌卖国,谋取和谈金的人并不是他的父亲,是一个不知来处的人,且说他不是真得戚保,即便是真的,那戚无邪又有什么过错?十年前,他也是个十来岁孩子,他承受母亲万马军前慷慨赴死的决绝,可转身之后,又要担起戚保卖国投敌的锥心背叛,从小敬仰的父亲,是一个阴险虚伪的小人,他背负的痛楚,又何人能知?”

    瓷娃娃咬着嘴唇,淡去了眼里的恨意,她甚至委屈开口道:“那日他什么都没有说,我把匕首捅进他的胸口,他也没有告诉我,姐姐,他为什么不说?”

    姜檀心的手一顿,遂即眼眸半垂,苦涩一笑:

    “因为他自以为是,他是一个笨蛋,他在用这种荒唐的理由讨好你,你杀了他,他便高兴,他便不必被我诘问,甚至我根本恨不了他……”

    与其是回答禅意的问题,不如是喃喃自言,长长出了一口气,姜檀心摇了摇头,她知道自己所答非问,甚是有些语无伦次,禅意一定听不懂,但她不准备解释的更清楚一些。

    “禅意,无论是戚保或者马渊献,交给姐姐,姐姐会惩罚他们,你只要看着就好,必要的时候给姐姐一点掌声,可好?”

    纤细柔荑,葱段指尖,她挽发结辫,盘起了两个包子头似得小发鬏,末了拾起桌案上的篦子,轻轻替禅意篦头,抚平她调皮斜出的碎发梢。

    打了个响指,姜檀心勾起满意笑容,扶着她的肩膀笑盈盈道:“怎么样,手艺好不好?多可爱啊,等明日姐姐带你上街买漂亮的丝带,给你的发鬏绕起来,宫里金银簪花太老气,我都不喜欢,何况给你用”

    姜檀心沉浸在自己的欣喜之中,她的亲人失而复得,她想把期盼多年的愿望一朝实现,帮妹妹梳头,带着她吃街好吃的东西,带她去裁做最漂亮的新衣服,小五虽然可爱,却不及女孩子贴心。

    况且,那份浓浓的愧疚之意,填满了姜檀心的心壑,她不知自己的身体还能支撑多久,她只是不想再留下遗憾。

    瓷娃娃审视自己的发鬏,泛着水泽的唇喃喃开启,她伸手反握住了姜檀心的手心,正色道:“姐姐,让禅意也给你篦头吧,禅意会的!”

    姜檀心略有惊讶,而罢心中淌过暖意之水,她宠溺笑道:

    “好,自然好”

    禅意兴奋的从绣墩上跳了起来,她按着姜檀心的肩膀,让她坐了下,抬手拆开了她用一根素银簪挽起的发髻,撇了撇嘴道:

    “这银簪子好素,样式也不好看,姐姐不要带了,禅意选个好看一点的给你,或者用桃木枝做一支,还能辟邪呢”

    将银簪子拢在掌心,一如当日温度,它在掌纹上横亘着距离,膈出了一道红印子,苦涩开口应下:“好……不带它了”

    把它锁入妆奁的木抽屉里,咔哒一声,落了小铜锁——这声音很轻,却依旧抓挠在她的鼓膜之上,刺戾拉出一道嗡嗡回响。

    禅意放下了她满头青丝,发梢漆黑如墨,云鬓如漆,其光可鉴,她伸着小手一点一点打理,本是笑意盈盈,可渐渐的,笑意隐去,只有担忧之色在眸中流转。

    掩在青丝之下的是一簇簇暗白的头发,发根银白,像是月落清霜,或是月影斑驳,散下并不均匀的银色,它潜藏在表面之下,蛰伏已久,只是它的主人还没有发现。

    头发和容貌都是女子最为看重的东西,姐姐并不知道自己的头发渐渐染霜,她也并不知道方才其实她早已经清醒,将白蜀与她的一席话尽数记在了心里。

    她不知道姐姐得了什么病,可她清楚,只有自己的血才能救得了她。姐姐和白蜀清楚,戚无邪也知道,所以他才掳走了自己,宁愿让自己杀了他,也想叫她留下一腔热血来。

    一瞬,瓷娃娃就掩起了面上的惊诧,她自若的指着篦梳,一点一点顺着青丝而下,看着铜镜里姐姐的芙蓉花靥,她抿起了释然的笑意,巧笑道:

    “姐姐,篦好了!我能去太医院找白叔叔玩么,他的药太苦,我要逼他换一换”

    “你一个人去?”

    “这又什么,我可是百越巫觋!我有嘴,我可以问路啊”

    “傻丫头,不是巫觋也有嘴,也能问路,好吧,我让小鱼带你过去,若身体不适便不要勉强,宫里头的人问起来,便说是凤藻宫的客人,还有……”

    “好啦姐姐我知道,见到东厂的人就快点跑对不对?其实你才不是担心戚无邪要害我,你是担心我伤他,别不承认”

    瓷娃娃将手背在身后,翘了翘脚尖,朝她吐了吐舌头,言罢娇笑着跑出了凤藻殿暖阁。

    *

    瓷娃娃牵着小鱼的手,到了太医院门外,她扬起小脑袋朝她一笑:

    “小鱼姐姐在这里等我吧,我去去就来!”

    “诶,白院判在这边,你跑错地方啦!”小鱼捞不及她,眼瞅着小丫头甩着脚丫子,一溜烟不见了人影。

    “我去出恭,小鱼姐姐不要跟着!我马上就回来!”

    钻过跨院的拐角,闪身进了月门,瓷娃娃慢慢缓下了步子,褪去嘴角天真烂漫的笑容,眸色泛起凉薄空乏的冷意,从后头绕到了白蜀当值的值班房,她隐身在窗外便的紫竹丛边,双手扳着竹杆,一步一步往后退——

    等韧竹几乎偃到了地上,她果断松手,由着竹子擦着窗边弹起,洒下纷乱的竹叶子,撩起一阵冷风灌入值班房内屋。

    屋内白蜀正专心致志的研究医籍,忽有冷风,又是劈头盖脸的竹叶子,他疑惑的走到窗边,探首一看。

    不看不要紧,一看要人命,只觉脖颈瞬间抵上冰凉,一道寒光映着阳光,明晃晃耀了他的眼,他还来不及挣扎,便被人揪住了衣襟,从窗台上栽了下去,双脚还粘在墙上,一口啃在泥土之上。

    他脖子扭了,艰难的转动眼珠子,见禅意冷笑蹲在他的身边,正把玩着手里薄若蝉翼的匕首,在他脖颈间比划来比划去,似乎正思考着从哪里下手更妥帖一些。

    惊出了一个身冷汗,腰身一扭,咚一声,五体投地。

    他迅速从地上爬了起来,只奈何脖子上有匕首横着,不敢轻举妄动,他由心吐槽:

    这姜家都是什么血脉啊,姐姐奇奇怪怪,妹妹更是诡异可怖,一点儿不像十来岁的女娃娃,倒像是个心思老道,手段阴狠的女魔头!

    “你……你冷静一点,这不是好玩的东西,要不给白叔叔?”

    性命攸关之时,当一把叔叔如果能震的住她,那白蜀欣然接受。

    听了他哄小孩的话,瓷娃娃冷声一笑,她咯咯之声恰如鬼魅,不带一丝感情的摩擦咽喉,笑得人头皮发麻,背脊发凉。

    “白叔叔?呵呵,和我做一个交易吧,你会喜欢的”

    白蜀咕咚一声咽下口水,狐疑的望着她看似天真无害的眼睛。

    ……

    小鱼在门外等了半饷,才见小鱼奔奔跳跳从茅厕回来,她看见小鱼揉了揉肚子,叹气一声:“姐姐那的蜜饯一定放了好久了,还得人家拉肚子,小鱼姐姐该全部给她丢掉才行”

    小鱼双手撑膝,笑着刮了刮她的鼻头:“我可不敢,那些都是你姐姐的宝贝,不是用来吃,甚至也不用来看,它就放在那里,若不在了,她便心生不安,睡也睡不好。”

    瓷娃娃螓首微偏,试探着甜甜一笑:“因为……督公爱食?”

    小鱼惊讶抬眸,嘴角涩然一抿,摸了摸她头顶两个可爱的小包子,后道:“很好看的发鬏,快走吧,完了白院判该出宫了”

    “小鱼姑娘!”

    刚牵着禅意的手欲要步上白石台阶,那白蜀已经自行拎着抓好的药包捆向她走来,喊住了她的名字,白蜀搓了搓僵在冷风中的手,笑道:

    “卖金的赶上买金的,就是那么寸,来得正好,这是我新开得一个方子,每天晚上用热水泡个药水澡,那副苦苦的药不喝也罢,这天冷每日沐浴虽然麻烦,但去病根好得快一些,来,拿去罢”

    小鱼抬手接过,而罢朝身边的禅意笑道:“看,省了一趟事儿,你的白叔叔自己便把药方改了,泡澡,这法子比喝药好多了,可是?”

    勾着可人天真的笑意,瓷娃娃甜甜喊了一声:“多谢白叔叔”

    白蜀嘴角一抽,面上还是如和煦春风拂过般,慈祥着点点头,实在背脊法寒,心中发悸:这女娃娃该不是千年童姥,哪里修炼成精的妖怪吧?长着一副娃娃脸,肚里全是大人都比不上的九曲心思!

    饶是这般腹诽吐槽,白蜀还是鼻下释然一叹,好在姐妹情深,小丫头能豁得出勇气将自己的命交给他,那么他这个所谓的“白叔叔”也该努力努力,不叫他们失望才对。

    他深出一口气,仰头望了望春寒料峭中难得的好日头,这般阳光跃动,映射希望,比起往日为了锦绣仕途,官阶品衔的想方设法,无所不用其极,此刻为了一对姐妹之谊,一场生死之情而努力,这样的交托更有分量,也更令他心生动力。

    伸了个懒腰,他唤来不远处庭院正晒着草药的小桑,吩咐道:“师傅已跟太医院请了几日假,师傅要闭关几日,除了一日三餐谁也不要打扰,凤藻殿有人来请,便说我回乡探亲去了,记住咯”

    小桑八卦的小脑子又开始转动,他闷声应下,心里腹诽道:该不是太后和师傅的奸情败露,师傅要跑路了吧!

    白蜀瞅见小徒儿青白不辨的脸色,心知又不思什么好东西,抬手给了他一个脑栗子,抖了抖袖摆,径自往闭关之所走去。

    *

    夜幕深重,北风呼呼,带着雪霰子砸在了凤藻殿的窗牖木栏之上。

    暖阁里四方摆着火炭银盆,地龙也烧得旺旺的,洗浴的大木盆立在中央,进出宫娥手里提着木桶,不断将刚烧出的热水冲到了木桶里,升腾起白雾水汽,蒸着人脸儿泛起点点红潮。

    姜檀心只着一层淡薄的亵衣,她的袖口高高挽起,拆开了白蜀配下的药包,将细碎研磨的十几种药材尽数倒在了水里,看着药材缓缓沉入水中下,水中泛起白灰之色,将清水搅得白浊。

    抱着全身光溜溜的禅意进澡盆子,姜檀心温声一笑:“洗澡,又是第一次”

    言罢,她捞起水面上的葫芦瓢,举着一抔热水,往禅意的脖颈上倒下,浑浊的水滑过她瓷实的肩脊,不着一缕的尽数流下,皮肤上像是抹了一层油脂般光滑,只有单独的水滴粘在上头可爱晃动。

    禅意掬起一抔水,使坏似得从姜檀心的头上淋下,咯咯一笑:“姐姐陪我一块洗,也是第一次”

    姜檀心捋了一把脸上的水渍,药香之气萦绕鼻下,她伸手点了点禅意的额头道:“这是给你配合的药,我怎么洗?”

    “哎呀不管,白叔叔说这药有病治病,没病也可调理气血啊,姐姐近来脸色苍白,怕是气血不足,泡一泡总没有坏事的”

    说得一派天真,眼神也无害之极,翕动着祈盼的目光,姜檀心又怎能拒绝。

    解开腰际盘扣,剥下身上多余的束缚,姜檀心脚一迈,像条鱼,钻进了热水之中,滚烫的水让她舒服一哼,尽消疲乏之感,似是注了一道热流洗涤四肢百骸淤堵的血块,让周身血脉流得畅快,心头悸动暂消,舒服极了。

    她扬起眉梢,朝禅意竖起大拇哥,两姐妹相视一笑,对白叔叔的本事自有一番钦佩。

    将发丝高高挽起,在头顶上用桃木簪固定——这是禅意送给她的礼物,取代那早已锁进妆奁的素银簪子。

    浇下一抔水,搓着禅意手臂上的污垢,她心疼发现小丫头特别瘦,她的骨架子不小,穿着衣服看起来倒罢了,实则上手捏去,只是骨头上包着一层皮囊,没有几分多出来的肉。

    “太瘦了,真不知道三师兄是怎么照料你的,郝无能,真是好无能”

    禅意噙着温暖笑意,沉浸在姐姐絮叨地呢喃之中,这是她从未认知过的温暖,师傅虽然疼她,可他是一个偏执的人,一碰上自己喜欢的或是解决不要的五行之术,他便不喝不食,不管自己死活,更别提她了。

    跟着师傅,常常是要饿肚子的,渴了便喝山上的雪水,饿了就出去寻果子吃,有时候还会用奇门遁甲之术,设下困死猎物的阵法,然后她便蹲在角落,看在雪鹿一点一点饿死,等到它死了,自己才有东西吃。

    她习惯了一个人,习惯了独立,也很早懂得你死我活的道理。

    狡诈、腹黑是她拿捏的武器,但像是冥冥中注定的,遇上姜檀心,她的防备独立统统化成坍圮,她贪恋姐姐的照顾和宠溺,愿意永远扮作一个十岁的女娃娃,牵着她的手,永不离弃。

    哼唧一声,禅意淌过水,把小手圈上了姜檀心的脖子,正想撒娇的靠去,却见她脖子上有青紫斑块,已经很淡了,但因皮肤白皙胜雪,所以还是隐约可见。

    她虽只有十岁,可心识并不算小孩,曾在勾栏花船呆过一阵,她知道这代表什么意思。

    扬唇一笑,瓷娃娃抢过她手里的水瓢,灵活地钻进水里,绕到了她的身后,按着她的肩,笑盈盈道:“姐姐,我帮你搓背!”

    她小手贴去,只见姜檀心碎发沾水,黏在了脖颈之上,从蝴蝶骨一路往下看去,啃噬印记已消散的特别淡,可隐约还有当日情潮痕迹,瓷娃娃小手一路沿着脊椎线抚下,眸色沉沉……

    姜檀心有些疑怪地扭过头去:“怎么了禅意?”

    瓷娃娃攀上了她的背,从后头紧紧抱着她,将脸埋在她的肩窝子里,小声道:“姐姐……”

    “……恩?”

    “姐姐你说的对,我自小眼里只看得见仇恨,可姐姐你不知道,我记事以来,我就从一家人卖给另一家人,有的卖去做童养媳,没钱交田租,又将我卖给地主家当奴婢,我没有父母,甚至不知道我是谁,不想活着,一点都不想”

    听着禅意将小时候的事儿,姜檀心的心都揪了起来,她抬起手,握着禅意绕在脖间的手臂,缄默不语,只顾着自己心疼。

    “后来,我发现了铜锁里的东西,我才想活下去,因为禅意有了爹娘,还有姐姐,这辈子也有了事情可做,这样我就不会想着去死了,仇恨是我的魂我的骨,我并没有姐姐那般好运,有娘亲父亲呵护的童年,还有广金园师公师叔的照顾……如果我的仇报了,姐姐又不在了,我又会想着去死的”

    “禅意!”

    姜檀心轻斥,秀眉紧蹙,扭过身来,她紧紧攥着她的手,将清冷的目光望进她的眼里,却不想小丫头泪浸睫毛,扑扇晶莹的泪珠掉落水面。

    “不听不听,我就自私,我就要自私,我死前有姐姐宠我,死了还有你为我伤心,可我不要为姐姐伤心,我发誓,姐姐你要是死了,我一定会跟着来!”

    “啪”

    姜檀心气得浑身发抖,她抬手狠狠给了禅意一个巴掌,打完才后悔,指尖颤抖,嘴唇翕动却吐不出一个字来。

    她将小丫头拢入怀中,哽咽无助道:“禅意,你说姐姐该怎么办……真的没法子,我没法子了……”

    扬起笑意,禅意回抱她,眸色坚定:

    “姐姐,试一试吧,如果成功了,命就是我们赚来了,如果失败了,有禅意陪着姐姐呢,黄泉路上还能看见娘亲和爹,到时候姐姐一定要说我是你妹妹哦,大家都说你和娘长得好像,可我一定不像爹,一会儿说我是捡来的,那我可要伤心难过的”

    “是白蜀告诉你的?”

    摇了摇头,禅意正色道:“是我自己听来,是我自己看来的,你苍白的手指甲,你时不时的心悸,还有你变白的头发,姐姐,我还知道你为了谁,你躲着他,可更想着他!去见他吧,如果失败了的话,你就见不到他了!”

    垂下眼帘,姜檀心看着浊色池水,水色流溢,情丝缱绻,她漠然开口,轻声问道:“白蜀什么时候动手,这浴池药沐也是为我准备的吧?”

    “为我们两个,白叔叔说他闭关三日,叫我们先调理下身子,盈补血亏,哦,他还叫我这几日把自己养得肥一些,吃红枣喝鸡汤,让我把在东厂流得血尽数补回来,三日后便试一试,共换一半血,若他有法子叫我们各自一半的血并不相斥,那么我们就能活下去了”

    “我们是姐妹,怎么会……”

    “不,一母同胞的血也不尽相同,会排异,就看白叔叔能否配得出药剂,寻得到药引子了”

    瓷娃娃似是不大在意,她缩了缩肩膀,将自己重新埋入温水之下,调皮地吹着水面上泡泡,嘟哝发出好笑的声音,她得意朝姜檀心扬了扬眉毛,顾盼俏皮,笑声如铃。

    姜檀心柔光似水,无奈一叹,她败下阵来。

    罢了,将一切交给天意吧,尽人事,听天命,她安然阖起眼睛,将满腔不甘痛楚沉浸水中,让药性沁入心脾,治疗心伤……

    *

    浮屠园花藤架下,春寒料峭,春意稍起,便被扼杀在萌芽之中。

    藤架枯藤绕枝,枯黄冬叶经不住风吹雨落,悠悠飘落而下,碾做藤下花泥,待春意盎然之时,滋养根系,奉献残躯……

    这花藤是从淮州行宫移植过来的,它在浮屠园种下之时,已是过了花期,枯藤黄叶,再无当日藤下花香。

    如今,它更是半死不活,不见一丝生机。

    饶是这般寒意冻人,可花架下仍然设有一张睡榻,貂绒獭皮,蟒枕绣堆,火盆烧炭,三足炭盆静静立在榻边,炭已烧成清白一片,余起一抔培烟静静升腾。

    戚无邪歪躺在上头,塌下散着一地折本,司礼监的大印随意丢在其上,朱砂泥印那边朝着天,由着风吹沥干,让红泥结成了硬巴巴的一块。

    他红袍扎眼,宽袖逶迤及地,俊美五官上摊着一本明黄题本——是内阁王孟请求定址大行皇帝皇陵风水穴地,这一本题本絮叨繁赘,波澜老成,其实就一个意思,硬是要辞藻堆砌,写了密密麻麻的,像是欺负戚无邪不通文墨似得。

    看着看着便困乏了,这几日太累,实在太累……

    阎王太累,是因为心情不好,他若心情不佳,遭殃的总是人间的凡夫俗子。

    内阁受起刁难,十本折本上去只有两本被盖了批准执行的大印,哦,值得一提的是,有一本还是戚无邪无心之过,他只是想试看看,看这大印红泥还有没有用。

    政场一片腥风血雨,鲜卑贵族纷纷获罪,管你皇亲国戚,驸马公主,抄家入狱怕是轻的,流放苦寒地才真正震慑了众人!

    官员调动更是三日京兆,往往大印还没在手心里捂热,从前的烂账不知道怎么就被翻了出来,下一刻便革职免冠,趁早回家种地,再无起复之日了。

    寒风冻骨,心里更是拔凉的,这督公什么刺激了,这什么套路出牌啊?

    这官员们嚷嚷两声便算了,锒铛入狱的可就惨到姥姥家了,本来花点银子疏通疏通,三餐小米粥,偶尔来只大鸡腿,皮痒痒那也是没洗澡的关系。

    可不知道怎么了,督公大手一挥,派东厂暗卫到各大监狱言传身教,当起了传播东厂十大酷刑的课令教席。

    这下好了,皮痒的就用钢梳给你拉下几条血肉来,闲得慌的开膛破肚,让你自个儿把自个儿肠子吞进去,在胃里一通搅和,完了下头没肠子接应,齐齐从和着血砸在地上。

    疯了疯了,大家都说,督公这是要疯得前奏,可他从前不疯么?好吧,他就是一个疯子!

    折磨别人,听着撕心裂肺的痛呼,听着哭天抢地的求饶之声,他冷眼旁观,一丝一毫的兴奋之意都没有,越冷静,他就越狠心,不搅得天崩地裂,山河变色,他似乎就停不下手!

    三天三夜无止尽的血腥染手,他终是累了,沉沉倒在睡榻上,得以入眠……

    脚步声响起,一如当年淮州畔,梅山麓,有人踩着满地花瓣,裙裾翻飞,戚无邪眼皮沉重,他苍白的嘴唇不着血腥,显得沾着一层病气,翕动一声,并未清醒过来。

    姜檀心只站在他三步意外,她痴缠目光,放肆着心中多日的相思缠绵,再见他无俦姿容,不复往日惊艳妖魅,沉睡中的他安详平和,侧脸的轮廓也变得柔和起来。

    不知梦到了什么,他的长眉微微皱起,并不卷翘的睫毛,投下疏淡的阴影。

    梦到了谁,会让你眉头紧蹙?

    裙裾翩跹,她轻声走上前,敛裙在他身边蹲了下来,轻抬手指,想要抹平他眉间恼意,可微凉的风吹得指尖,她讪然,进退畏葸,僵在空中,怎么也落不下去。

    他就在她面前,如何放手,如何抛却?

    她忘不了帝君携手,忘不了淮水烛游,忘不了五色黏土俏泥人,忘不了套环素银钗环扣,花藤下冷香依旧,曾许诺共枕陇土常伴左右,终是千万个忘不了,尽数付东流。

    他侧耳倾听,有人走得悄无声息,却在他心上留下斑驳的脚印,寒风彻骨,花香却起,它顺着一阵衣袂翻飞,洋溢起悠淡的悲伤,阖着眼睛,他不愿清醒,睁开眼或许又只是枯藤枝蔓,毫无生机。

    姜檀心静静凝视他许久,她深吸一口气,让冷风灌注心口,冻结麻痹了暂时的悲伤,殚精竭虑的爱过,以后才能不遗余力的去遗忘,这是他说的,痛,至少证明自己还活着。

    伸手握上了他宽袖里的手,姜檀心勾起一抹淡笑:“督公好睡,夕阳斜下,此处风景不佳,灰蒙蒙的似已近夜”

    戚无邪缓缓睁开眼睛,他手指一动,冰凉处融进了她手心的温暖。

    抬起眼皮,略有诧异得看向面前之人,他仿佛有虚梦的错觉,长眉微一蹙,倒像是昏天暗地睡醒后一时不辨尘世的迷惘错觉。

    姜檀心笑意暖暖,她直起身子,径自拉起了他来,螓首微偏,芙蓉笑靥,将这寂冷寒冬并成了一个春:“随我来!”

    ------题外话------

    30号我见到月票大潮流,出现了一个问题就是…后台刷不出名字,首页又只有六个人的名字,我无奈了,不知道上哪里找名字,嘤嘤,所以这里就不写粗来了,我收到了,月票是一种认可,给汤圆前进的动力,有时候早上被订阅所干扰,一张月票又原地满血啦,哈哈哈

    谢谢毛毛团,肉肉团各位这一月的支持,12月汤圆会再接再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