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宦妻,本座跪了 > 085 绝情养花,奔赴期约
    ,最快更新宦妻,本座跪了最新章节!

    东厂炼狱

    离恨天已毁,残垣碎壁,满地狼藉,情花残肢与血水纠缠浮沉,久久褪不去那浓重的血腥味。

    但戚无邪并没有放弃情花的豢养,相反他养得更加极致,也更加有目的,他没有再砌池灌血,而是直接将人开膛破肚,将情花养在了血肉之中。

    往往这些给养之人并未真得死去,他们苟延残喘,看着胸腹上的毒花魅惑妖冶,一点一点吞噬着血肉骨髓,吸食着血脉鲜红,直至心凉体空,成了真真正正的一具皮囊。

    他们被锁在七星廊柱上,这柱子插在离恨天里,让情花簇拥了一列北斗璇玑。

    这些人并不光光是妙龄少女,也有男子、他们不再是倾心戚无邪的痴情花肥,反而他们有着自己的心头爱人,而戚无邪,恰恰已知道了情花之果的秘密,自然,也知道他们也和用处。

    一阵纱幔之下,七星石柱刺破石顶,女子面色苍白奄奄一息,她的手被禁锢了,屈着身子看着妖冶魅毒的情花从腹腔中破体而出,艳色殷红,招摇夺目。

    她挣扎着仰着头,有些畏惧地看着一袭红袍朝她越走越近——

    他薄唇血染,面上廖白,像是涂了一层厚厚的粉,无俦的五官毫无半点生气,他仿若地渊悬崖的彼岸花,这种美,并不属于人间。

    他的眼角处用眉笔挑勾上扬,将凤眸勾画得狭长,脂粉眼影,将尘世奢华尽数勾芡其中,本已是姿容绝代,此番极致的妆点,更是叫其摄了所有人的眼,入魔的戚无邪,已放下手中慈悲,将血色魅惑挥霍到极致。

    他拿捏着十足的媚态,已胜往日妖媚邪气,勾着唇角,徐步走到了女子的跟前。

    “她们都死了,就你还挺着,是在等一个人么?”

    女子缩了缩自己的身子,别过了脸。

    是,她有丈夫,几年前入伍去疆场当了兵卒,那个春天她亲手折下一段柳枝,好比绵绵情意,剪不断情丝,折不断韧枝,它会带着她的缱绻四年,唤起远在戍戎边疆丈夫的相思。

    亦是一段君不来,妾不还的空许欢期,每一个春天就会有人离开,折不尽一树一树的柳枝,四季流转,从春意繁盛,到颓败枯槁,下一个春回大地,那些离开的人儿,未必全回的的来。

    她一直在等他,等到迟暮,等到容颜颓败,耄耋老矣,这是她的一场扩日持久之战,她还没死,她便绝不认输。

    戚无邪从怀里掏出一张薄纸,其上潦草地写了些字,它们以极致地嘲讽钻进了女子的眼中,这是一封休书,莫须有的休书,称其无后,故作休离。女子瞪大了眼睛,她坚决地摇了摇头,尖声道:

    “怎么可能?新婚三日他便走了,从未回来过,他怎回用这样的理由休离我?不可能,我们有白首之约,我们有归期之定,他不会这样做!”

    “本座许了他前尘锦绣,黄金百两,也送了他绝色女子,试问,糟糠之妻又有多重?”

    戚无邪寻了一处残垣石块,袖口一掸,扫下了其上的灰尘,施施然撩袍坐下。

    他歪着身子轻依,凤眸勾起诡异的邪气,夸张的长眉飞入云鬓,他的发丝不再张扬逆风飘散,而是服服帖帖收在了脑后,带起了司礼监督公的乌纱圆帽。

    “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妾身贫家妇人,不知哪里得罪了督公,要您……”

    她催泪难忍,话未说完,便被一阵咯咯如枭鸣鬼嗥的笑声打断了!

    她惊讶抬眼,看着督公恣意狂笑,这笑冷如冰霜,厉入刀刃,刺戾地抓挠着耳膜,令人刻骨恐惧。

    “真是……好笑,许久不曾听见这般的笑话了,拆庙,毁婚?你当真以为毁了这一切的是本座么?”

    “我……”女子犹豫沉默,她还在固执的饱餐兽血,念着一份空洞的许诺,不敢求证,更不敢否决,自我欺骗,向来是女子最擅长之事。

    “嘘,你听”戚无邪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放在唇边,他眼眸半阖,似乎沉浸在这种虚伪的欺骗之中,他即将听见真心碎成渣的声音,一如不久前他的一般。

    寂静的离恨天传来男子粗喘之气,还有女子宣淫的娇嗔,这隐秘的声儿像游走的一道浮光,裹着一存倒刺,以轻悠悠的立场滑过女子的心,遂即,被倒刺勾得血肉模糊。

    戚无邪看着她越发惨白的面色,打了个响指,魅惑着缓缓抬眼,投去一个极为怜悯的眼神,随着纱帐慢慢被撩去,女子看见了她早已猜测的事实,心在尖叫中死去,瞬间化为齑粉!

    指腹一松,休书轻飘飘的落下,没有一丝重量的落在了她的脚边,她的眸中空洞无物,支持着脊椎被狠狠折断,她再没了求生的念头。

    “想死么?”

    女子阖上狼狈的眼,腹部丛生的情花指节瞬间红艳,点了点头,颓然垂下了手。

    绝望的泪水隐忍许久,一行清泪划过脸庞,低落了在情花之上,像是滚烫的水珠,情花开始颤抖萎靡,蜷缩成了一团,终了从根茎中吐出一颗艳红的果实,尽数枯萎。

    戚无邪冰凉的手攀上了她的脖颈,低叹一声:“真情假意皆是虚妄,你赢不过心,我斗不过天,一样……”

    手下用力,只听喀嚓一声,她已被果断的拧碎了脖子,一口怨气从口中吐出,盘旋凝涩,终将消散成烟。

    松开了手,戚无邪手心捏着那一颗情花果,他掏出娟帕细致擦拭手掌每一处,每一道掌纹,他并不厌恶血腥的罪恶,反而喜欢滚烫的触感,只是他刚捏碎一个为爱绝望之人的咽喉,这让他感觉脊背窜上凉意,一如自己扼着自己一般。

    抛下女子尸身,戚无邪宽袖逶迤,行止如风,他徐步走出七星盘柱,刚迈了几步,衣袍便被那一响贪欢的男人抱了住。

    “督公饶命,您已经得到您想要的了,可不可以放了我?黄金女人我什么都不要,求求你饶过我这一条小命!”

    他的手掌汗津津,触手之下,是督公的繁复蟒袍下摆,那精细绣工在他掌中绕出了生死纹路,甚至没有一丝侥幸的,他的头颅像是被利器洞穿,有一股力道扣入头皮,提着他站了起来。

    冰冷眸子如弱水深潭,喜怒不辨,可戚无邪望向他的眼中,仍有十分鄙夷,万分厌恶,他凉薄一笑,薄唇轻启:“本座已杀了你的下堂妻,杀了你,她在地底下也觉得恶心,你不配死,背叛的下场,是永世的生不如死”

    手指一松,男人颓然倒地,他气息依在,可瞳孔涣散,俨然成了一副只会呼吸的臭皮囊。

    这句话不单单只是说给他听,也说给了躬身立在一边的暗卫们,夷则眸色一深,不自觉得低下了头。

    戚无邪扫了他一眼,淡淡道:“炼狱不负其名,情花池毁于一旦竟无人有防,这是姜禅意的法子,可谁又是帮手?”

    夷则心咯噔一声,指节青白用劲儿,背主的内疚让他几乎要跪倒在地上,他生他死向来只是戚无邪一家之言,从前他并不在乎,可如今,他心里有个人,如果没有命,他怎么知道她好不好,是否身体无恙?

    所以,不想死了,也不能死……

    暗卫一列垂手而立,太簇余光向夷则撇去,心中已有疑虑,但他不会说,或许这十二个人里头,除了夷则,就是太簇最不该成为这只有服从,自无主张的冷血杀手。

    他很心软,他救了当日被戚无邪折磨地奄奄一息的习冰,药食照顾,几不离身,他帮着传递炼狱小紫的消息,甚至他还有将小紫救出来的打算!习冰尚且是怜悯作祟,那夷则更是实打实的兄弟,他如何肯眼睁睁瞧他送死?

    小紫不见了,而那日东厂一路畅行无阻的,都是夷则的腰牌,他虽不知当日夷则如何计划,目的为何,但他已经很好处理了认证物证,赶在戚无邪下手之前。

    所以,主上今日一番诱言,只是猜测,千万不要认!不能认!

    太簇这厢急得满目焦躁,夷则那儿隐忍之极,一丝情绪的泄露,都能叫戚无邪心生怀疑,顺着一列人缓缓看去,戚无邪刚好将视线落在了夷则的身上,他眸色一沉,遂即勾唇笑道:

    “夷则……?”

    猛地抬眼,一股寒意攀着他的脊背不断蹿上!

    他很清楚知道姜檀心的死对主上的打击,人间阎王变得更加纯粹,他醉心唇脂香粉,眉黛勾画,甚至还涂起了漆黑的指甲,紫檀佛珠已经碾成齑粉,他已一头扎入魔道,誓要违天改命,活出一个极致的戚无邪。

    这样的改变让夷则心生畏惧,甚至感到陌生,主上他已然关闭了人性,一如那面上厚重的胭粉,盖住了本该铅华无俦的绝色姿容,此刻的他廖白似鬼,邪魅骇人。

    戚无邪缓缓向他走近,夷则死死垂着视线,不敢与其对视,千钧一发间,戚无邪瞬间驻了步,他瞳孔一缩,重新扫了这一列人,冷声道:“无射呢?”

    太簇连忙扭头四顾,口齿有些打结,实在是为夷则捏上一把冷汗:“刚还在,属下去找!”

    “不用了”

    戚无邪冷冷打断了他,下一刻似鬼影一般掠过众人,转眼到了离恨天后的内居,众人还在惊叹他的速度,可下一刻浓厚的杀意便腾空而起,叫他们目不能视。

    戚无邪还未进门,就有一道蓝影闪过,直面扑着他而去,是带了困兽拼死一搏的决绝!

    遭逢此变,暗卫无不大吃一惊,纷纷飞身上前,想去替戚无邪挡开迎面一击,可等他们跑进一看,又傻眼了,这行凶之人分明是无射啊!

    无射,十二暗卫排行十一,也是年纪最小的一个,他姿容清秀,身轻如燕,轻功身手更是其一绝,平日里若是接了窃取证物,探听消息的任务,大多都是他来完成。他是陇西人,只不过十年前便来了帝都,山河变色,国柄易主,他都没能再回去。

    他已是使上了十分速度,如影掠去,却还是没有绕过戚无邪闯出包围圈,只见戚无邪冷笑勾起,下一刻,一抹殷红便消失无踪,直至后背窜起入骨寒意,他才幡然醒悟,任凭自己身手再好,也决翻不出主上的五指山。

    翻天覆地一摔,后背撞在墙上,他只觉五脏六腑尽数颠了个儿,一口血呕出了喉头,凭着一股倔劲儿,在紧咬的牙关阻挡之下,他又重新把血咽了回去!

    随后,他从地上跌跌撞撞的爬起,但胸口那檀木小盒已裂成两截,艳红的情花果无处藏身,掉落地上,滚得老远……

    “本座知道戚保在东厂安插了眼线,可却没想到是你”

    抬起拇指抹去嘴角渗出的血丝,无射苦涩一笑:“属下呆在东厂十年,比主上来得更早一些,只有这次我动了手,平日里何曾带过一丝消息给陇西,主上自然便不知道”

    戚无邪缓步上前,他一脚踩上无射的胸口,逼着他呕出一口黑血来,软弱无力的人缓缓滑下墙根,倒在了他的脚下喘着粗气,窒息的感觉萦绕在胸,耳边是无尽的嗡嗡作响之声。

    “你要情花果,为何要炸了情花池?”

    麒麟靴不动寸缕,可千钧力道压在胸口,无射几乎要把自己的心肺全吐了出来,他涨红着脸,抱上戚无邪的脚跟,断断续续勉强道:

    “属下、下……一切都是主上您心中所想那样,我都认下,只求一死,望、主上看在……求、一个、一个痛快!”

    无射并不知道谁炸了情花池,但他不笨,出入东厂炼狱如入无人之境,很显然也是暗卫中的一个动得手脚!

    可他既已视死如归,那么所有的罪名他一人担去便是,不必出生入死的兄弟陪着自己一块儿死。他交出了一张空白的认罪书,上面的罪名是一种,还是两种,皆有独裁阎王自行添与,他既已口述起因,那么过程究竟是如何,会改变结局么?

    如果不会,他何必费心解释,一切交由戚无邪裁定,什么时候死,怎么死?

    听他这般说,戚无邪眸色一沉,思绪两分。

    姜禅意曾与马渊献连手给戚无邪下过血煞之阵,此番又冲着情花果而来,炸了情花池,偷走情花果,看起来两件事十分切合,因果也说得通。

    只是姜檀心的粉身碎骨,带给他太大的伤痛,他并不心疼那一池子情花,只是悔恨让她一人冰凉的躺在白玉矶,至死也没有拢她入怀!

    戚无邪不需要再有谁的口供,也不需要出示什么证物,他的心里已经给无射定下了罪名,无罪亦是有罪!

    也许,他只是想找一个人背负这一些,亲手杀了他,填补心中空落落的缺口,也许,他只是给自己一个结束的理由,杀人,偿命,然后,蠢丫头才能重聚魂魄,再建浮屠。

    杀意凌然而起,戚无邪瞳孔一缩,只听骨裂声响起,紧接着就是无射呜咽痛呼之声!锁骨几乎被踩裂,横生枝节,戳破了肺叶,让他每一口呼吸都觉得备受折磨。

    并没有给他太多喘息的机会,戚无邪缓缓抬脚,慢慢踩上了他的咽喉处——

    “主上!”

    太簇沉痛难忍,不自觉上前一步,胆大包天得劝住了戚无邪:“无射跟了您三年,只这一次背主,兴许还有隐情,即便不是,也可饶他一命,以敌间反间之,为主上所用啊!情花果既然珍贵,防了一个或许还有两一个,除根除害,一劳永逸!”

    戚无邪闻言,松了松脚下的力道,而罢勾唇一声冷笑,一脚提上无射侧肋骨,迎着力道,从口里喷出血沫子,无射几乎痛得昏厥过去。

    “为何背主,本座最后问你一遍”

    “我、我娘还……还在陇西”

    “呵、本座给你一颗情花果,你此去陇西,要给本座带回两样东西,一样是你娘,第二样,是戚保手中虎头指环,如果你不愿,下一脚,就会踩断你的喉骨”

    捂着胸口碎骨,无射满手是血,扶着墙根一点一点爬起,夷则看不过去,上前扶了他一把,搀着他重新跪倒在戚无邪跟前,无射目色水光,叩首碰地说:“蒙主上不弃,无射万死领命!”

    他并不知情花果究竟何用,也不知道虎头指环又为何物,他一如从前接受命令,然后拼着这一条命,执行它,完成它,不辱使命。

    这一条命是借来的,他无射从不欠人情债,主上还敢信他,还能用他,当真万死不辞!

    戚无邪手一挥,夷则点了点头,便扛着无射退了出去,一时内室里退了个干净,红烛摇曳之光,照出了他背影地孤寂……

    抿了抿唇,舔去薄唇上泛着血腥之气的口脂,露出本就苍白无色的唇,伪装可卸,有的时候,他还是想做从前的戚无邪,至少是在他思念之时。

    寻了一处软榻歪身侧卧,枕着手臂实难入眠,他半阖着眸,所以的颦笑狡黠,愠色怒目,嬉笑挪揄,恸哭奔溃齐齐闯入他的脑中。

    一张张脸,一副副画,他的思绪走至天涯,他的相思行到边际,天无涯,思无际。

    就让今夜任由相思绵长,因为明日还有新得征途。

    *

    皇陵竣工,只历时两月,便初成规模。

    自然,比起依山傍水,亦或是藏山吐水的风水龙陵,拓跋烈的墓葬实在是算不得什么,不过毕竟是一代开国皇帝的陵寝,日夜兼工,终是成了样子,石像生、大碑楼、大小石桥、龙凤门、小碑亭、东西配殿、隆恩享殿无有甚缺。

    这一日,满朝文武皆要服丧素白,跟在梓宫棺椁之后,哭着送大行皇帝入葬皇陵,钦元皇后是追封,升袝太庙,本该与大行皇帝合葬,谁料戚无邪大手一挥,一个理由没有,很简单两个字:“不行”

    姜檀心已粉身碎骨,此处陵碑刻得也是她的名字,即便是衣冠冢,他也不许她与另一个男人同穴安寝。

    一女二嫁,这样的辛秘之事,大臣心知肚明,好赖从前是戚无邪的宦妻对食儿,虽然不合礼法,但是死去的终究是死了,活着的那一个手中握的才是真正大殷朝的权柄,无人敢忤逆,更没有一个人会说一声不字。

    大家心照不宣,这是男人的耻辱之痛,甭管戚大督公是不是无根阉人,总之谁也不敢去戳他头上那顶绿帽子!

    不葬一块儿就不葬一块儿,您说了算!

    丧服白顶凉帽,腰际更是系着白绸布,官员们徒步而行,跟在戚无邪那三十二台大轿子后,齐齐往帝君山而去,他们要过晨阳门,那个给他们心里留下过不可磨灭创伤的地方。

    死战者数以千计,尤记此处冤魂不算,怨气冲天,风比别处急上几分,寒意潜伏在地上,从脚底心一路攀上了后脊背,大臣们缩着脖子,目不斜视,脚下的步子不自觉的加快,踩在土上,像是踏在尸体上一般。

    瞅着至末的官员们也过了晨阳门,隶卒一人一边,用肩膀顶着高大的朱红门扉,一步一个深脚印,将门重重关了起来。

    吱呀声中,逆风有女子狂奔而来,衣衫单薄,发丝凌乱,她的唇在寒风中冻成了青紫,面上猩红的伤疤渗下几丝血,被寒风凝结成了血痕,触目惊心的横在白皙的脸颊上。

    姜檀心扑在了闭合得严丝合缝的门上,她喘着粗气,胸膛是一阵阵翻滚的气血,拳头紧握,她不停敲着门,可惜她力道太轻,手腕软弱无力,两人高的厚实木门只有闷声之响,转瞬便被呼啸的冷风盖过,再没有一丝痕迹。

    “走走走,哪里来的疯婆子,门外是大行皇帝的晏驾出殡队,你是什么身份,跟着做什么?”

    一边守门的隶卒推搡了一把面前的女人,像赶苍蝇一般赶她离开,可对上她的眸子之后,他竟一时愣住在原地——

    透骨冰冷,迫人寒意,凌冽北风冻不着他,反而叫一个女子的眼生冰在了原地!她有着最不屑的鄙夷,有着气势迫人的威慑,还有砍伐决断的杀意……

    ------题外话------

    再次看见小月子好开心~城主随手就是长评,佩服

    【感谢nini2766和月月的月票,还有哈哈的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