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宦妻,本座跪了 > 090 种植鸦片,一方崛起
    ,最快更新宦妻,本座跪了最新章节!

    “你小子敢耍我!”

    算盘老二拔腿就追,举刀便砍,这小子平日里不显山不显水,想不到腹里漆黑,居然跟他玩儿这一招?

    他紧追不舍,但见叶空嘴角勾起一抹狡黠笑意,再刹住步子已是不及——见他猛一拧身,前腿跪地,后腿用劲儿,直刺对方心窝——

    这最后一招便叫“败枪”!

    血肉一声撕裂,血算盘老二暴突了眼睛,他捂着胸口,不可思议的捏上叶骄阳的寒枪,任他野心算计,谋划家产,终是用自己的心头血,擦去了大哥留在银枪上的冤魂困首,随后直愣愣地倒在了地上……

    手腕一振,枪头拔出,溅起滚烫的血,叶空扭过身擦了擦脸上的血斑,深出一口气。

    他看了看身后父亲的棺木,沉下悲恸的眸色,并不理睬身边的姜檀心,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有,他只是垂着眼帘,将银枪重重搁了在推车板上,然后径自把上车扶,推着棺木往土司衙门而去。

    车辙深深,碾过地上的那摊血迹,留下了一道越来越浅的血痕……

    姜檀心拢着手心,眸色沉沉,她看着他的背影,浅声一叹。

    从来只有他信她,此番她却愿意付出自己的信任,笃定他的伤疤终会愈合,行路的方向是土司衙门,而且,他也扛得起这个担子。

    *

    事过半月,新丧已过,土司衙门撤下了挽幛白布,除了祧孝之人,家奴鬟女也脱下了惨白丧服,只是臂上依旧绕着一圈黑布,面无笑颜。

    叶空已继承了土司之位,朝廷也在三天前发来廷寄,正式承认他的宣慰使的官职。

    算盘老二已死,叶空并没有为难他的妻女,本想将叶铮从凉州学堂里接回来,但那小子孔孟之道念得太多,叫杀父之仇蒙蔽了心,且不管事情因为为何,冤冤相报,硬是不肯在回土司衙门。

    叶铮只回来过一趟,他要走了算盘老二的尸身棺木,也接走了娘亲和妹妹。

    一辆马车,只带走了单薄的几件家私,他跨坐车辕冷冷留下背影,还有小花声嘶力竭的哭喊声。

    叶空依旧一身孝服,黑色玄带束腰,勒出腰线,不过半月,他已瘦下一圈。

    站在大门外的高台之上,他发丝高束,垂手在身侧,冷峻的下巴上生出了一圈青色胡渣,眼里有血丝,还是那一张俊朗面廓,但总有一些东西已在他心里悄然改变。

    姜檀心站在他身后,她面蒙薄纱,一身湖绿丝绸罩衣,另围着一件织锦镶毛斗篷,遮挡春寒料峭的冷风。

    时近三月,若是京城,已是春意探首,柳絮纷飞,可凉州仍是黄沙漫漫,灰簇簇的天将整个土司衙门笼罩在阴影之中。

    站了良久,谁也没有出声,叶空扭过身,他一如这半月时光,视若无人的从她肩头擦过——她心下了然,正以为这场缄默无声的见面又会以沉默的方式结束时,他却开了口。

    “我一会儿去妄竹院找你”

    “……为父报仇?”

    叶空霍得扭过身,看眼前的女人偏首玉立,神色淡淡,不轻不重的话在她舌尖一绕,如一柄蝉翼小刀,寻着心头位置刺了下去。

    沉默了半个月,他亲口破冰,她仍要如此步步相逼么?

    “你明知道,我要想报仇,怎么留你半月之久?土司衙门的账目从未有人从你屋中搬离,甚至连银库的钥匙也在你手里,我的态度,你要明知故问么?”

    是,他是气她的隐瞒,气她为了土司家业,牺牲了他父亲的性命!

    那日,他恨不得收回他所有的信任,也将那柄沾血银枪送进她的心口之中!可那又如何,他终是没有那么做……

    她撒下生死谎言,犯下滔天大错,可也保住了整个土司衙门不落旁支!

    试想,即便那日他带着人马杀去了凉州府,结果又会如何?保住了父亲一时性命,却丢了祖宗家业,在这个世道,没有权力,没有地位,等于束手就擒,死无葬地。

    所以他虽恼她,却也感激她。

    情绪复杂,苦味交杂,纠结之下逃避是人之本能:他只能自己跟自己生气,平日避着她走,见面了也是缄默不语,冰冷对待。

    但这并不是他的态度,而是他不知应对的伪装罢了。

    姜檀心心中明白,所以她从不逼他,但她足足给了他半个月的时间愈合伤疤,叶空必须撑起整个土司衙门,处理这一堆内忧外患,而她自己,也没有太多的时间耗费,她的路途还很长。

    投之正色,姜檀心朝他走近一步,望进他血丝满布,疲困交杂的眼睛,鼻下轻抬一声:“去睡半个时辰再来,我有东西给你看”

    “……”

    言罢,提步迈过了大门开,翩跹的裙裾,尽数藏匿在毛斗篷中。

    ……

    等叶空敲起妄竹院的房门,姜檀心已将绘制的牛皮地图架在了屏风之中,她启了门后,便径自走到桌边,掀开了用瓷碗扣住半饷的鸡蛋面,语气淡淡:“坐下吃完,我边说,你边吃”

    叶空有些惊讶,他扫了一眼那一碗糊坨坨的东西,除了荷包蛋和一块红烧肉勉强入眼,底下的东西当真不能称之为……面!

    他摇了摇头,面色不佳地推脱道:“我还在孝期,不能吃肉……”

    姜檀心冷笑一声,阴测测道:“那就把面吃了”

    咕咚一块唾沫,叶空撩袍落座,摸了摸鼻梁,认命地抬起筷箸:“那我还是吃肉吧”

    姜檀心见他咀嚼吞咽,无视他生不如死的样子,柔荑轻抬,点了点牛皮地图上道:

    “我曾说过,叶家想要强大,必抓经济、外交、军训三事,你我暂且不论招兵买马之事,但经济和外交不能再拖了”

    “叶家一夜更主,侘傺失意在所难免,徐丙川本就信誓旦旦,他极有可能趁此机会下手……别用你那种眼神看我,你不如你老爹强,这是事实……好吧,是暂时,咳,我继续说,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官场亦是利益为先,你老爹那一套注定行不通”

    “你……壶叫吴起巴结他?”嘴里嚼着肉,叶空含糊不清道。

    “不是巴结,是建立利益线,你若能画出一张大饼诱住他,他就不会希望朝廷改土归流,反而会站在你的一边,奉承巴结是没有用的,无底洞而已,笑脸收钱转脸刀子的人在官场之中实在太多了”

    咽下口中肉,舔了舔嘴唇上的油渍,多日不食荤腥,竟不知如此美味,他后道:

    “画饼?徐丙川看中红木林场很久了,无论是红松还是油松都是上等的材料,商人争抢着买,只不过林场挡沙,若为了银子大肆砍伐,辖区百姓的田地算是要毁了,爹说他不干这种毁儿孙业的事儿来”

    摇摇头:“并非是林场,这个进项银子太慢了,我可以画一个更油腻的饼给他,你可知苦水乡?”

    “自然知晓,土司辖区七十二乡之一,你问这个做什么?”

    “苦水乡背坡少雨,水质苦涩,土质坚硬,根本不适合种植小麦,我曾看过你二叔的麦收账簿,这苦水乡也是贫瘠之地,连年欠收,为了缴足欠税,农民开始种植梅槐,且大获成功,靠卖这些花儿来赚取金银,但你可知,梅槐存活的地方,也是鸦片盛产之地?”

    叶空吃了一惊道:“你说黑膏子?!”

    笑意攀上瞳眸,姜檀心馈之一笑:“是,北地极寒,无论是西戎人或是老毛子,都喜抽食黑稿子,来缓解冻伤的手脚的抽疼,而且土司名下也有妓院勾栏的生意,只要种的出来,就完全不怕没人买它。陕甘凉州是个大地方,用鸦片套住徐丙川,把他拖下水。”

    黑膏子,叶空没有沾染过,但他知道它的作用。

    浪荡公子,往来客商到了勾栏寻花问柳,总想着尽兴把一夜金银全赚个够本,所以他们会吸食黑稿子,一抽上浑身就像红鬃烈马一样劲头十足,可一旦烟瘾过去,就会像死猪一样再难动弹,伤身很大。

    他不厮混柳巷,但不代表没有去过,男子尚且密谈之物,她、她一个女子如何知道地那么清楚,甚至还断定苦水乡适合种鸦片,她的肚子里到底还有多少东西?

    姜檀心扫过一眼,见叶空愣愣地,嘴角边儿还挂着一根面条,指骨敲了敲桌案笑道:“怎么,曾经玩过儿?这会儿已经进入状态了?”

    恨恨别过眼,一声利落:“没有!”

    她挪揄一笑,继续道:“你派人去南疆购买烟籽,我要去一趟凉州府,先安一处会馆下来,权当你我在凉州府的暂住之地,以后往来的弟兄可也住在会馆里,不用住在龙蛇混杂的客栈,随时都有热饭吃,热水澡洗。”

    点点头,他道:“好,烟籽之事我去安排,只是凉州府我陪你一起去,你一个人太危险,而且……”

    “而且我并没有资格,不是么?”轻笑一声,不辨情绪。

    姜檀心一语道破,叶空面色讪然,略有尴尬。

    她一直作为门客幕僚存在府中,但缺实没有一个实际的身份,背地里出谋划策可以,等到台面上的事她便没了说话办事的资格。叶空嘴唇翕动,见气氛凝滞,想开口说些什么,不料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

    叶夫人在门口听了许久,待到这一句,她推门走进,发了话:

    “有资格,齐姑娘,此番大劫多亏有你相帮,我是遗孀妇人没有主意,空儿历练见识远远不够,你若能进我叶家帮衬与他,我感激不尽!”

    叶空越听越不对,他扭过头,挤眉弄眼用唇语问道:“娘,你搞什么?”

    叶夫人无视得从他身边走过,她捧起姜檀心的手,目色真挚:

    “从前我以为你来历不明,一定也和着从前黏着空儿的女子一般,只图着金银名分而来,但经过此事我方知我错了,天赐你来渡我叶家劫苦,我必正你名”

    叶空听明白了,他抬手摸上脑后,心中叹了声:天……

    垂下脑袋,搔了搔头发,实在坐立难安,没有去看姜檀心的表情,更没有去听他娘嘴里叨出的那句话,他越过了所有东西,直接听见了姜檀心的回答。

    “我愿入叶家”

    ……

    叶夫人眼中含光,叶空惊诧抬眼!

    他脑后还翘着两根毛儿,就这么直愣愣地呆在了当下……

    姜檀心水眸含笑,似是故意挪揄一般,向他轻挑了个眼神,再启薄唇:“但不是以叶空的妻子身份,叶夫人不如认我做个干女儿,从此我便跟了他姓叶,也算正了名”

    叶空险些气绝,他沉沉吐了口气,摸上心口顺了顺,不过未等他庆幸什么,又一颗炸弹丢了下来。

    “你不喜欢空儿?”

    “并未,只不过我已是他人之妻,夫家姓齐,我已冠了夫姓”姜檀心眸色似水温柔,是她难得的情愫流露,至少是叶空从未见过的。

    “果真?那你丈夫现在何处,也一同流放至雍左关了么?不如将他接过来好叫你们夫妻团聚啊”叶夫人一见她谈吐夫君时遮掩柔情,实在大大怜爱,自己已丧了丈夫,对于鸳鸯两地的姜檀心更是怜惜。

    “他在京城,亦是身不由己,相逢终有期,我等他来寻我”姜檀心垂下眼帘,面纱之下的嘴角苦涩轻轻勾起。

    叶夫人点了点头,拍了拍她的手,倒了一声痛快话:

    “好,我别认了你做女儿,不用说什么干女儿,就是我远嫁京城的女儿,父亲死了回来奔丧省亲的,姜是你的名字,我便唤你姜儿,明日我便为你摆一桌酒席,将这消息公之于众,为你正名”

    姜檀心抽出了手,压在腰际福了福身,应道:“多谢娘亲”

    这般细腻甜声,叶夫人心里乐出了一朵花,她笑颜勾起,忙扶着姜檀心起来,顺势捶了一拳叶空,示意他也表示表示。

    说实话,叶空还没醒过闷儿、缓过神来,这……信息量有点大啊!

    他扭捏别过脸,低声道了一句:“什么妹妹,瞎闹”

    姜檀心有意恶心他,攥上了他的衣袍,一改往日清冷淡薄样,甜腻腻地喊了声:“空哥哥……”

    猛地窜起一手臂的鸡皮疙瘩,叶空往后一跳,吸在了门板上,哆嗦着嘴唇啥也不说了,扭头就跑!

    和叶夫人对视一眼,姜檀心噗嗤一笑,她的心头化开一阵暖意,一丝一缕萦绕肺腑:幸好她遇上了叶空,好在她走进了叶家,在她跌入深渊孤苦无依的时候,有人给她一席容身之所,她铭记于心。

    寒冬已过,春意已然悄悄萌芽。

    *

    一桌正名酒席,姜檀心有了自己心的身份,不再是躲在叶空身后的伶仃孤女,她是叶家小姐,由叶夫人宠着,有土司大人护着,外人无论知情与否,不管怎么嚼舌根子,已没有人能否认她在叶家的地位了。

    财务一把抓,她整顿了叶家名下所有的产业,转卖了连年亏损的药铺医馆,将这一笔银子拨到了生意兴隆的妓院赌坊,扩建店铺,增派人手。

    她还引进了林场的树苗,趁着三月春季让人种了下去,种两排伐一排,将珍贵的油松贩卖给南下的商人。

    一时间整个土司衙门热火朝天,挖煤矿、售木料、贩药材、扩建产业、粉饰一新,都是一派欣欣向荣的局面。

    寻常的一日,春风拂面,叶空心情很好,他捏着这月的收支入账,兴奋地闯进妄竹院来寻姜檀心,却见她困乏缩在睡榻上,手里还捞着一本账册。

    发了善心捞过一条毛毯,他蹑手蹑脚上前几步,往她身上盖去,可不等碰到她的衣角,倏地一双寒意冰冷的眸子睁了开,带着不识人盲目的杀意,一柄匕首已抵上了他的脖间!

    “是我!是我!”

    叶空手指一松,毛毯坠地,后头冷意攀上,被她那样眼神唬了一大跳,他举着手瞪着无辜的眼睛大声道。

    杀意敛去,眸色从一片窒息漆黑重归平静,她松了手劲儿,看着锐利刀锋在他脖下划出了一道血痕,半阖眸子道:“抱歉……我不知是你”

    退开一步,叶空心有余悸的抚着胸口道:“我真是看不透你,有时阴险狡诈,满肚子坏水,有时胸有经纬,识得大局,看起来羸弱,无害无毒,狠起来真能要了我的命,你……究竟是谁?”

    姜檀心用手掌托上额头,晃了晃有些晕眩的头,连月操劳忧心,她体力不支,夜晚难眠,一入梦就是无尽的地狱,她奔跑无助,弑杀狞笑的鬼魂,只向着一袭红衣跑去,可明明触手可及,却怎么也够不上。

    叶空见她又要回避,霍然上前挡在了她的面前,质问道:“我待你如亲人,给予你全部的信任,可你连起码的平等也做不到,我知道姜是你的姓,并不是你的名,你是何人,丈夫又是谁,如何流放至雍左关来?”

    他顿了顿,似有些犹豫,但还是开了口:“我查过朝廷流放花名册,上头并没有写你的名字,而且,你懂得那么多,必不是普通官宦门第的女子,你懂官场,也识时局,可朝廷中姓齐之人寥寥无几,也根本没有正四品以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