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宦妻,本座跪了 > 092 花下调情,霸王餐后
    ,最快更新宦妻,本座跪了最新章节!

    “姑娘有所求,我虽不大愿意,但好赖看在桃花缘的份上,勉强委身与你,你可要温柔一些哦……至于我姓谁名谁,我若不想说,胡诌一个,你能分辨的出?当真……蠢丫头”

    三字入耳,姜檀心变了脸色,她猛地从地上扎起身来!

    迅速扯上桃花妖孽的脸皮,还不忘抠一抠他眼下的泪痣——触手细腻如瓷的皮肤,像是抹了皂角似得,只捏起一点,遂即就从指尖滑了回去。

    妖孽哼唧一声,这声靡音缭绕,九曲八折,竟带了一丝*的喑哑!

    姜檀心彻底败了,她已经打消了这只妖孽是戚无邪的任何猜测,甚至为有这样的猜测,觉得对不起督公大人。

    这货说不准就是男倌,又或者是哪家贵太太包养的小白脸,搔首弄姿,桃色潋滟,简直酥麻得人汗毛倒立,天怒人怨!

    哼完,桃花妖不忘抬起玉手,勾住了她的脖颈,呵气如芬:“果真是媚药,心头都开始烧了……”

    姜檀心冷笑一声,撤了他四处不安分的手,轻悠悠道:“是么……啧啧,你真信是媚药?不如再猜一猜,一定比媚药更精彩。”

    桃花眼轻咬水唇,支着脑袋斜睇了她一眼:“不是媚惑之物,那就是毒物了?你莫不是艳羡我貌美无俦,想毁了我的容吧……呵,不管是什么,你喂了我,我欣然接受”

    尾音一挑,靡音高扬,妖孽半阖着脸,一副你奈我何的欠样儿。

    姜檀心惋惜一声叹,狡黠攀上眼眸,阴测测道:“什么毒也不是,只是我咯吱窝下搓出来的泥丸子,哎,一直躲在煤窑里不见天日,当真许久不曾沐浴了,味道可好?是不是有些咸渍渍的?”

    言罢,抬起咯吱窝又要去搓一番。

    妖孽唰得脸色煞白,他架不住侧躺在地上的*姿势,不自觉往后缩了两下,拢起半敞的衣襟,对她退避三舍。

    姜檀心余光扫去,不由勾起了唇角,拿捏着一副:哎哟,真痒啊,挠着真舒服的惬怀神情。

    搓了一会儿,她拿出黑黢黢的一颗小小的泥丸子来,自若无人的塞进了嘴巴里,吧唧两声,咽了下去。

    姜檀心自是心安,不过是一粒补亏气血的药丸,只不过长得确实丑了一点。

    看到这里,桃花妖朱唇半张,脸色僵硬,他迅速手指往嘴里掏去,干呕一声,除了清水外吐不出任何东西。

    扶着洞壁狼狈站起,他服了,真的服了,不知是哪根脑筋搭错了,荒郊野外来调戏这么个女人!

    姜檀心跟着站了起来,她扎撒着冷眼看着妖孽的颀长背影,清冷的声音悠然飘来:

    “听好,我不管你是你,商人也好,官宦子弟也罢,桃花林这块地必是土司衙门的,凉州地界的各行生意我也会染指三分,你若想分羹,只凭本事,那小偷小摸的伎俩,上不了台面哦”

    妖孽收起媚态烟波,苍白着脸色扭过了身,他看着女子目色清冷,成竹在胸,不由扬起三分笑意:“现在……轮到我好奇了,你是谁?”

    长眉一挑:“明知故问”

    “叶姜,土司衙门的大小姐,我怎么就不那么相信呢?”

    “无论你信不信,反正这个名字一定会和那颗污垢泥丸一样,让你后半生都很难忘”

    桃花妖不可置否的烟波一挑,四目相对。

    敌也好,友也罢,至少再这桃花纷落的泥坑大洞之中,有人目色灼灼,有人媚眼潋滟,冥冥天意之下,几乎一语成谶。

    *

    从洞里爬出来,已是翌日清晨。

    两人又累有又饿,口舌之争的力气也没有,姜檀心心中明了,叶空若寻不见她必定会找遍凉州城的大小客栈,此刻只需寻得一家客栈,柜台上必有联系他的方法。

    桃花妖孽并不急着走,反倒是跟着姜檀心一块儿走进客栈大堂,撩袍坐到了八仙桌边,点了一桌子的珍馐美味。

    姜檀心从掌柜处问来叶空住在鸿运客栈,打算吃个饭洗个澡便去寻他。

    从筷子筒拔出筷箸,姜檀心用陈醋泡了泡,引得妖孽笑意上眸,勾唇问道:“连澡都不洗的女子,竟还注意这个?”

    “大事糊涂,小事精明,为商之道不是么?”

    “哈哈,诡道,不过我喜欢,这顿我做东,叶姑娘不用客气”

    姜檀心也不跟他客气,点了店里最贵的菜色来吃,饿了一晚她也顾不得什么女子形象,一手撩着面纱,一手执着筷子将饭菜往嘴里送。

    桃花妖静静打量着她嘴角边上的猩红疤痕,颇为惋惜道:“卿本佳人,甚是可惜”

    姜檀心抬眸扫了他一眼,并不理睬,未有悲苦愁绪,或者是自卑羞恨的神色表露出来。

    她筷子不缀,埋头一顿风卷残云,他却吃得慢条斯理,细嚼慢咽,勾着兰花指一点一点送进檀口之中。

    细品滋味,正是惬怀自得的时候,一声“酒哥哥”甜腻腻地传来,妖孽手一顿,一根筷子掉到了地上。

    来人芙蓉面柳叶眉,琼鼻小巧,朱唇一点,婀娜身姿陶然可人,她穿着一身桃粉烟罗绮云裙,绣鞋面上也嵌着桃花,整个人便像是翩跹桃精,跃入尘世间。

    腰际一根粉色绸带,她周身似乎没有哪里不是粉色的,她撅着嘴,眼眸含水,可怜巴巴地从门外向妖孽冲了过来。

    乍一见另有女子,桃花妹妹一叉腰,几分任性立即充盈眼眸,素手一指,不带好气相问:

    “她是谁!红楼坊的还是醉软楼的?酒哥哥为什么一来凉州不是先来寻夭夭?酒哥哥老毛病又犯了!”

    妖孽水眸流转,眼波斜睇,暗叹一声后,他便迎着姜檀心促狭看好戏的眼神,坦然一笑道:

    “声若黄鹂,面如桃花,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衣袂翻飞娇花香,悄入凉州朱门画……”

    女子闻言羞赧面颊,她臊意跺脚:“莫要哄我,快说这个女人是谁?”

    妖孽叹声:“夭夭,你美则美矣,可脾气还得改一改,这是土司衙门的叶家小姐,太没礼貌”

    陶夭夭,凉州府首富千金,养成了一贯闺阁大小姐的骄纵任性,但比起一般的纨绔千金,陶夭夭还是有些天生的经商本事,陶三金家产雄厚,多做些木材药材兽皮山参的生意,近几年南下寻写茶叶丝绸的生意,便把凉州一带留给了小闺女操持。

    在生意场上,女子多能占一些便宜,谈生意也好说许多,借着老爹的名声, 凭着自个儿漂亮的脸蛋还有那种讨巧的小嘴,陶夭夭年纪小小,一点也输给粗老爷们。

    可她有个致命的软肋,喜欢美男,喜欢妖孽形的美男,从小到大,她觉得再没有人长得比她的酒哥哥还好看的了,所以她成了他的小尾巴,他爱桃花,她就改名叫了陶夭夭,他爱粉色,她就全身上下全是粉扑扑的。

    他就是一杯醇酒,引她沉醉,送她痴狂。

    但他多情风流,男女情事上更是随心所欲,游刃有余,痴狂的女子那么多,她只有一双手,赶走了这个,那个又来了!

    还有这个叶小姐,正想找她算账呢,没想到她到自己送上门来了!

    陶夭夭提着粉色罗裙小跑两步,挨着妖孽坐了下来,她挽着他的手臂宣示主权,遂即扬了扬纤眉,巧笑倩兮:

    “叶姐姐,久闻大名哦,听说骄阳伯伯去世不过半月,叶姐姐就正了名,好是一番大动作呢,土司衙门是蒸蒸日上,聚宝盆似得往兜里进钱,可是叶姐姐,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土司虽然势大,可也别伸手太长,捞过界了!”

    姜檀心嗤笑一声,已知来人身份。

    就地取材才是行商要领,凉州产松木药珍,陶三金已此发家是在情理之中,姜檀心以土司辖地的资源强入凉州市场,在道义上确实说不过去。

    但素来商场如战场,兵法诡道,商战如何能讲仁义二字?

    姜檀心既不是三岁孩童,也不是初出茅庐的小豆丁,自然不会让陶夭夭一番不冷不冷的嘲讽警告吓住了前进的步子。

    搁下筷箸,轻悠悠提起桌案上的茶壶,径自斟了杯茶,送到鼻下轻嗅笑道:

    “满路皆商贾,穷愁独缙绅,土司为国君尽忠,只拿朝廷一些微薄俸禄,如何强龙?凉州地界,陶家已不复当年翘楚一家,如何地蛇?”

    陶夭夭面色沉了三分,冷笑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资源亏缺,如何能怪我陶家?”

    喔了一声,姜檀心颇为惋惜的勾唇道:“是了是了,坐山吃山,靠水吃水,祖辈挥霍太甚,到了陶小姐手中已不剩什么了……陶家无错,岂非是叶家的错?凉州一块地,陶家站不住脚,还不许别人帮忙填一填土?”

    对着眼前这个冷嘲热讽的女人实在无有一点好感,她同酒哥哥一块儿吃饭,她就已是愠色上眸,一番口舌较量也未曾上心,竟被她讨得了这样的便宜,恨得牙痒痒,一拍桌子:

    “叶姜,你别得意!你想在凉州立足,先从我陶夭夭的尸体上踩过去!”

    女子气呼呼的杏眸圆睁,姜檀心倒是气定神闲,悠悠抬起茶杯,向她挑眉示意,嘴角上扬:

    “既然如此,恭敬不如从命……”

    恨恨一跺脚,陶夭夭死盯着那蒙面的女人,气恼道:“酒哥哥,送我回家!不许和这个女人呆在一起!”

    妖孽松垮垮托着指尖上的筷子,半垂着眼帘,由睫毛投下媚态阴影,泪痣妖娆,烟波潋滟。

    他满脸为难之色,好像方才那两家争锋相对,抢得并不是凉州的生意地盘,而是他这个人,此时,终于轮到他来执行选择的权力了。

    抬起筷子尖,朝着姜檀心轻轻一戳,飞起一记桃色媚眼,他轻声笑道:“我选她”

    陶夭夭委屈地下一刻便要落下泪来,恶毒爬上她的瞳孔,冷冰冰的扬起精致的脸蛋,她冷冷丢下战书:“叶姜,你给我等着”

    嘴唇一瘪,再不看她的酒哥哥一眼,旋身散开裙裾衣角,掠起一阵清风桃花香,朝着外头跑了出去。

    姜檀心暗叹一声,柔荑轻抬支在下颚上,促狭笑意未曾散去,她螓首一偏,唇齿无声夸张:酒哥哥。

    桃花妖向来是一个无风也起浪的人,见姜檀心有意挑逗,自是乐意奉陪,他手肘一支,与其目色交缠,也用唇语回应道:如何,小姜儿?

    鼻下嘲讽一声,姜檀心瞧了他半饷,冷冷吐出两个字:“付钱”

    不可置否挑了挑眉,桃花妖懒懒一伸手,往腰际掏去,末了半饷他眉头颦蹙,媚笑尴尬在唇边,一点冷汗攀着背脊之上。

    姜檀心将其窘迫收入眼中,也是皱起了眉,该不会这位爷出门不带银子吧?

    桃花妖心中暗骂,银袋子一定是方才落在土渣洞里了!

    抬起眸子,盯了姜檀心片刻,妖孽复而挑起嘴角,魅色一笑:“不如,今天让给你了?”

    姜檀心嘴角一抽,摊了摊手,苦笑道:“我的银子昨日尽数输在赌桌上了,你又把我行走的钱袋给支走了,这会儿还不知流落哪里呢,这顿霸王餐你我要如何解决?”

    妖孽垂着眸子,寻思要不要写下赊账欠条?

    他娘的,敢不敢再丢脸一点,他日后如何在凉州立足!

    正是纠结时分,姜檀心却友善的给他出谋划策,奸诈道:“我有法子!”

    闻声他抬眼看去,但见女子眸色狡黠,正为她的馊主意沾沾自喜。

    为何是馊主意?因为下一刻他就万分确定,这是一个馊到不能再馊的主意了!

    “一二三!酒爷快跑!”

    她蹭得从座位上弹了起来,抄起他的手,拽着就往外头跑,一路撞翻了不少桌椅,碟盘碎地,埋怨声顿起!

    “跑了跑了,吃完了不给钱,掌柜的,有人吃霸王餐啦!是个叫酒爷的!”

    跑堂的一瞅这架势,顿时拔高了奸细的嗓子,这一吼,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桃花妖连死的心都有了,她好歹还用纱绸蒙脸,可他什么都没有!

    酒爷……酒爷,她丫的就是故意的吧!

    门后奴仆闻声凶神恶煞的冲了进来,姜檀心丝毫不客气,她狡黠一下、笑,手腕一甩,牵着手把桃花妖抡了个大圈,撞上迎面而来的恶徒。

    倒了七七八八,姜檀心重新将他拉了回来,伸腿就冲着他裆下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