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宦妻,本座跪了 > 097 魔头督公,御门立鼎
    ,最快更新宦妻,本座跪了最新章节!

    京城

    四月的京城花开即败,牡丹不再是最为富贵艳丽之花,随处可见的殷色血花才是这个春日的点缀之笔。

    鲜血黏稠之气弥漫在巷口街道,衙门口大门紧锁,升堂办案的老大爷一身品级官服,却没了威风的顶戴花翎,上了枷,锁了链,他坐在明镜高悬的匾额之下,囚犯审囚犯,审完这个案子,他就要奔赴刑场,将自己的身躯交由侩子手,一刀下去,阴阳两分,魂断人前。

    这是一场对鲜卑人近乎灭绝的大清理。

    一开始,当官的要被革职问斩,总有一桩桩一件件的劣迹斑斑,刑法条例,让你心服口服,无从抵赖。可到了后来,根本无需罪状。鲜卑人?杀!

    这是大殷的朝廷,庙堂为宰当官之人,十有*是鲜卑血脉,这一记大清洗下去,朝廷基本就不剩下什么嫡统正系的官儿了。

    不用和戚督公说资历论功劳,也不会有人求情,更没有一个例外。他像是要屠灭了这一个种族似的,陷入了疯狂的嗜血杀戮之中。

    办妥了官员,便轮到贵族皇亲,接下来,鲜卑子弟,平民士卒,士农工商,死法各异。

    鲜卑人的尸身一摞摞,不允下葬,只丢进护城河,渐渐的积成了堆。尸身浸在水里久了,发出一阵一阵令人作呕的恶臭味,待尸体泡了鼓鼓胀胀的,他又下令将尸身堆在土坑里,用火没日没夜地烫着尸油,说是从此后,皇宫只许用人脂尸油来点油灯。

    只轻描淡写一句:这种灯火,风吹不灭,水淋不熄,象征着大殷朝世代延绵,皇祚万年。

    大伙都要吓哭了,这种方式的屠杀,还大殷朝皇祚万年?不用万年,再折腾个几年基本得完蛋!

    高人一等的鲜卑人如今低贱如蚁,那饱受欺压的汉人该笑了吧?

    别高兴早了,阎王心思不定,汉人一样不误事儿。

    鲜卑朝廷里的汉官被奴役的久了,早已忘却了自个儿祖宗是汉籍的大周。他们中大多是十年寒窗两榜进士的读书人,家境贫苦,好不容易一苇渡江成了正途科举的天子门生,在锦绣仕途之前,只有一门心思的燃烧自己,建设国家的鸿鹄之志,大周大殷,有关系么?

    这帮子人数目还很庞大,他们替上了鲜卑人的位子,为这个朝廷鞍前马后,渐渐得,当家做主的感觉来了,他们已不再窃窃自喜,反而同情起鲜卑人来。

    他们言之凿凿,笃定箴言,认为戚无邪这种做法有违天道,反而给了边疆三王举旗自立的很好借口。

    这般那样,你来我往,说破天,也不过是委婉的指责戚无邪,杀几个打压打压鲜卑人的气焰就得了,这么样子杀下去了,朝廷就杀没了,我们汉人官儿也都没法活啦!

    奏折、谏言像雪花一般飘到了戚无邪的桌案上,人督公只是冷笑一声,大笔一勾,只写了两个字:撤藩。

    疯了疯了,督公是疯了么?

    谁都知道九王逃去了南疆,废太子和割据西陇,薛羽虽然为争嫡一人扛上了梁,让戚无邪撕成了千万碎条喂了海东青,可百越依旧是薛家后人的地盘,薛羽有儿子,完全可以继承王位。

    三方本就都就有不甘为臣之心,京城这厢屠戮鲜卑族裔,给了三王清君侧的绝佳理由,不知道收敛还要去撤销藩属,收缴兵权,这不是逼着他们彻底的造反了么?!

    皇上年幼,国力日贫,军士十年未曾操戈,怎么打得过陇西南疆这帮子蛮人?

    大臣们有点脑子的都知道这是一条作死的路,他们脑袋晃得和拨浪鼓一般,绝不同意,誓死不能同意!

    对于大臣们的众志成城,戚无邪倒是颇为淡定,他只是勾唇凉薄一笑:不同意?不需要你们同意,要么听话,要么尸体一具,自己选吧。

    法不责众,本以为戚无邪至多杀个一两个带头闹事的,只要大伙心齐,一定能逼他松口,可他们错了,戚无邪根本不介意杀光所有的人,他很寂寞,也多得是时间。

    再说了,杀人,一向是他的拿手好戏。

    *

    晨曦拂晓,天阴沉沉的,又到了一日点卯的时辰。

    各个官署府邸外进宫早朝的青色小轿已准备完毕,可轿夫们还不紧不慢的咬着捂着胸口里的大饼油条,他们知道得等,那官儿老爷还得在屋子里跟妻儿诀别呢。

    这是戚无邪当权以来,上朝前必定要做的事。

    院子里摆着一口薄木棺材,老爷向穿着一身白麻孝服的妻儿含泪挥手,然后他们整理顶戴,决绝掀起轿子前的门帘,怀着必死之心摸上了怀中的死谏题本。

    今日,他们戎装在身,刀剑在手,一颗绝不退让的心,一定要逼着戚无邪收回“撤番”的旨意!

    面色铁青,满目峥嵘,几十来个人再紫禁门前落了轿,他们不像往日一般寒暄捧手,恭维客套,只是各自扎撒着手,置身春意暖风中,却心如三尺寒冰,脸色苍白。

    互相传递了决绝的眼神,他们肩并着肩,绷着张脸,齐齐涌进了御门听政的议政大殿。

    乌云天蔽,清冷雾霾从狮头石柱上延续出去,在歇山大殿上一路绵延,在碌灰简塑龙脊的屋檐首位相衔。

    敛着官袍下摆,官员们登上九十九阶白玉石阶,身侧的九龙丹墀不复往日威仪,那石雕刻龙像是被人踩在了脚底下,铩羽侘傺,萎靡顿首。

    鼻下嗅到了一阵奇怪的味道,众人心下疑惑,抬首望去——只见露台上空翻腾着浓厚的黑烟,热气蒸腾,还时不时爆出柴火燃烧的劈啪声。

    面面相觑,心中纳罕:这督公又玩哪一套?

    迅速登上露台后,大臣们立即傻眼,只能愣在了原地……

    抬眼望去,这四角俱方的宽敞露台上,此刻立起了一口一丈多高的大铁鼎,鼎上铭文阳刻,大多是些扭曲的远古图纹,最惹眼的还是刻在上头的妖冶情花,毒花触手招摇,让人立刻辨认了出。

    那大鼎之下是大块的硬木材燃烧起熊熊火焰,鼎内热气蒸腾,沸水翻滚。

    大鼎四周三层侍卫围成了一个马蹄形阵式,只有一面对着议政大殿的六扇排门敞着,殿内黑黢黢的不辨光亮,殿外的廊柱下倒是站满了身着麒麟飞鱼服的东厂暗卫。

    大臣见此架势,腿肚子不自觉的发软,咕咚咽下一口唾沫,拢在袖口里的死谏题本不由往里头缩了缩。畏死是人之天性,它走得步伐要远比理智更快一些。

    谁也不敢再上前一步,他们从稀稀拉拉地站着,到你挨着我,我挤着你,挤成了大大的一个人肉团,都想将自己藏进人堆之中,好似这般便能够汲取那为数不多的一丝心里慰藉。

    露台上缄默无声,暗卫站如暗松,士卒立如铁俑,除了烈火焚烧的声音,再无其他窃窃私言。

    过了很久,就在大臣们的惧意被冷风吹得麻木时,一声空洞鬼魅的轻笑声从黑寂地大殿中传来。

    两侧垂手侍立的小太监们迅速搬来一座紫檀雕花罗汉床,放在了大鼎之前,其上锦绣蟒堆,金丝垫枕,极尽奢华舒适。

    咯噔一声,罗汉床四角落地,从缕空的雕格花纹缝隙中望去,可以看见一袭红袍从殿中施施然踱步而出。

    他麒麟蟒靴,宽袖逶迤,袖边襟口海崖金龙为饰,细磨烫金勾芡在每一处暗纹之中,整件红衣蟒袍点金奢靡,不见一丝金银俗气,反而更具权柄威仪,迫人眼目。

    乌纱圆帽正中上,一颗墨绿翡玉金边镶嵌,像是地狱深渊的冥间鬼眼,能一瞬时看透世间各色虚伪,轻蔑笑意蕴在光泽之下,令人窥不透,看不穿。

    发丝服帖束与脑后,戚无邪从前的张扬早已尽数深藏,他的轻蔑藐视、随心所欲,如今已被包裹在一层阴晴不定的绝美皮囊之下,血肉冰冷,真正像一个死人。

    漆黑无物的瞳孔扫过露台上的人,他袖摆一挥,掀起身后青色大氅,遂即屈腿架在罗汉床沿,径自慵懒地斜卧下来。

    拢着拳头支在鬓角,嘴角一抹凉薄笑意,修长的手指点着殷红鲜血,一如往常的勾勒唇线,风姿无双,姿容魅绝。

    “各位同僚……今儿来得真早,可都用过早膳了?”

    戚无邪悠悠开口,慵懒之意无可遁形,靡音邈邈,邪气顿生。

    王孟、徐器是辅政大臣,位阶虽高戚无邪一等,可这气势权柄上差得太多了,论以前的督公还未给他们几分薄面,可如今这魔头阴阳怪气,心思难猜,纵使他们两个也是心寒畏惧,活得战战兢兢。

    徐器是两朝元老,有定鼎之功,深孚众望之下,由不得他躲藏畏葸。

    所以,他即便心中寒意,眉头深蹙,却无法推脱众人的视线,只得抬起袖口点了点额头上沁出的冷汗,上前一步道:

    “有劳督公挂心了,今日乃御门听政之日,我等身为朝臣,来此觐见皇上实属应当,谈不上用不用早膳的话,只是不知皇上现身在何处?时辰不早,我等还有要事启奏,见不到皇上,是绝不会离开的。”

    戚无邪眼角眉笔勾画,长眉斜飞入鬓,脸上厚着一层白粉,形如鬼魅。

    他闻徐器之言后,未免鼻下嗤笑一声,遂即不紧不慢道:

    “徐阁老真是为国操劳,一心忠主,你说不食饭乃臣子本分,可难道皇上也要同着你们一起饿肚子?圣上还在用膳,各位大人再等等吧,天家赐食,不如也陪着本座一块用用?”

    这等大不敬的话从戚无邪的口里说出,众人虽深怪他僭越无礼,却又拿他没有办法。毕竟天子只是一个未曾断奶的乳娃娃,真正操持权柄的,是这位杀伐随性的人间阎王。

    窃窃语声顿起,徐器有些沉不住气道:“御门听政之地,为何有如此大鼎,莫不是督公将御膳房的锅灶也端到了此处不成?”

    阴鸷如枭的笑声顿起,戚无邪嘴角噙着冰冷笑意,眸中泛着冥光,渗人骨髓的笑声褪去,他方轻声倾吐:“徐阁老当真是本座的忘年知己,这厢心中正想着,却被你一语道破。”

    言罢,戚无邪拊掌一声,身后有一名美貌的宫娥翩跹而出,她温笑,勾起唇线美丽的唇角,静静地跪在戚无邪的脚边,等候督公的侍令。

    戚无邪不顾外人再场,伸手捏上了女子的下颚,审视着她的俏丽五官,目光流连之下,他的指尖抚上了她的红唇,摩挲的触感之下,他像是想起什么,于是目色温柔,浅言道:

    “各位大人可还记得,我大殷当初,是如何定鼎中原,一路攻克大周城防的?”

    徐器皱眉,冷声道:“自然知道,先帝用兵如神,大周士兵疲软羸弱,我主为天下黎民除昏君佞臣,民心所向,自然所向披靡!”

    “哦,是么?鲜卑游牧一边抢一边打,这一路从旧都杀进中原,从未有粮草押后的说法,饿了便烹煮人肉,士卒俘虏,陷落城池中的百姓都是大殷百万雄兵口中之粮,这等聪慧的办法都能想得出来,我大殷自然无往不胜。”

    戚无邪凉薄勾唇一笑,眸中是不加掩饰的讥讽嘲笑。

    徐器年纪大了,他经不起回忆这等血腥残暴的画面,面色有些苍白,支吾得说不出一句话来。

    不用等他开口,戚无邪又言:“先帝留下祖训,要后代子孙不忘鲜卑旧俗,不忘马背得来的天下,今日各位同僚庙堂谋事,不如也尝尝这祖宗留下的烹煮秘方?不是……都没用早膳?”

    尾音拖得很长,眼眸轻抬,看着众人面色廖白,唇齿颤抖,戚无邪似乎心情颇好,他松开了手中女人的下颚,轻轻拍了拍她的脸,妖冶笑道:

    “去吧,红唇甚美,记得留给本座”

    宫女猛然抬首,目露惊恐,颤不能支!

    她一介卑微之身,虽为鲜卑人,但因为面容俏丽故能免去被屠杀的噩运。她知道督公喜欢她的嘴唇,常常夜深时分,目色迷离深有所思的抚弄她的唇瓣,她以为自己可以逃过生死一劫,却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竟会是被以这种烹煮的方式结束生命!

    猛然摇着头,她尚存一丝奢念,抖抖嗦嗦起身欲逃,可两边的侍卫已早早扑了上来,拿着麻绳捆上了她的手脚。有人搬来一块打着密密麻麻小洞的木板,将她盘腿按了上去,紧接着,便用骨钉将她的四肢生生钉在木板上!

    一根绞刑用的麻绳从大鼎边儿上的木架上吊垂而下,套住了痛得几乎昏厥的宫女的脖颈,滚轮缓缓转动。那大鼎之中,何曾只是沸腾滚袍的热水,分明是足以叫人片刻间化为灰飞的炼狱!

    撕心裂肺的叫声穿破耳膜,眼睁睁目睹眼前景象的朝野重臣们,各个面如死灰!

    他们冷汗直下,心颤不已。

    不得不承认,戚无邪说的句句不假。鲜卑人古来喜食人肉,不仅有着一整套烹煮的法子,甚至,还有七七四十九件成套的进食工具!

    当年入关之时确实没有一点辎重米粮,只是分拨小部人马于陷落之处四下劫掠妙龄女子亦或是细皮嫩肉的娃娃。据说这样被封为“羊羔”的,是最为难得。实在不行,还有皮糙肉厚的士卒汉子,最差一等的是瘦如骨材的老头老妪,又柴又干。

    只是在拓跋烈定鼎中原之后,建立皇权之后,鲜卑人上下,逐渐受制礼教,与汉同化,食肉之举早已不泛存在了。

    惟有极个别那些居功自傲又野性未驯的鲜卑将军,尝遍汉席传承千百年的珍馐美味之后,依然怀念撕扯鲜血的美妙滋味。他们会纳上几房美妾,喂饱淫欲之后再喂饱肚子。依旧桀骜麻木,依旧残酷不仁。这在鲜卑贵族中一直心照不宣,从没有受刑法律例惩处一说。

    时至今日,烹煮的惨剧重现眼前,这一帮汉家之臣却感受不到一点羞耻忿恨之感,他们有的只是畏惧,惶恐和害怕。这样的神色落在戚无邪的眼中,除了深深的嘲讽鄙视,再没有其他生门。

    痛呼呻吟之声已逐渐消失,面前的大鼎,好似恢复了先前的“平静”,依旧只有沸水翻腾与鼎下焚烧不熄的烈火。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侍卫重新向下拉动绳索……

    戚无邪侧卧罗汉床上,手指不紧不慢地落在床沿上,这样慵懒魅邪的态度,每落一下便如一把钢针扎在了殿前朝臣们的心上。

    “督、督公,这……这太过残忍了,怎么、怎么……”

    有人被迫接过侍卫递过来的盘碟,指尖不住发抖,颤颤巍巍地跪下身来,俯首叩地。

    “怎么,诸位大人,这是要违背祖训么?王大人,本座记得,你是最喜欢拿祖训说事儿的,眼前这些,不若你带头……祖训有言,三王功勋卓著,与国有功,后代子孙不可自行撤番,本座那你的折子可有满满一摞,如此劳苦功高,为朝廷不遗余力,恪尽己任,一份,怕是不够填饱?”

    邪魅一眼,凉薄杀意萦绕与舌尖之上,他指尖轻轻落在沿木上,不清不重划出一道木痕来,细微声响落在别人的耳里,成了摧枯拉朽的覆灭。

    众人明白过来,这是借着由头开撤藩的场啊!

    戚无邪毫不理会眼前众人的犹疑与惴惴。只轻描淡写的一眼,扫过身边盘中,眸色一黯,袖袍一挥,冷声道:“自己看看,熟了么?”

    侍卫噗通跪倒在地,沉默不言,只等阎王开口。

    戚无邪慢慢从罗汉床上直起了身子,后背一仰,靠在了雕花椅背之上,架着脚,大氅鼓风张扬,他不辨喜怒的眸子扫过众人,凉薄笑道:

    “未熟之肉如何下咽?不如回锅……”

    只他话音方落,站在一边的侍卫手执大铁钩,一钩子将站在最前头的徐器勾起,让铁钩穿透他的肩膀,将他扔进了沸水之中!

    这等突变谁人料想得到!绝望横生,此时情绪也惟有这四字足够形容,一个个日日与书文礼教作伴惯了的能臣们,毫无支撑力气,个赛个儿瘫软到地上去。

    求情告饶声中,大殷朝历史上绝无仅有的杀戮开始了……

    一名侍卫站在大鼎边,他左手持一张羊皮纸名单,右手挥动令旗,喊出一个,力士们便向沸腾翻滚的大鼎发力抛进一个……

    片刻之间,便连续抛进了九个官员,有鲜卑人,也有汉人,有一品封疆大吏,也有清水衙门的小官小吏。

    没人知道戚无邪到底杀人的凭据是什么,更不知道下一个是不是就轮到了自己!

    焦臭腥味儿在鼻息间弥漫,大臣们呕吐不止,屎尿横流。

    可目睹杀戮,双手送上屠戮之刀的始作俑者却颇为悠闲地坐在一边,低首审视着自己修剪整齐的指甲,听见有一人叫的太过凄惨,扰了他的兴致,他也会微微蹙眉,斥声道:

    “好吵……”

    侍卫贴心,自然懂戚无邪的意思,可是他细细读了手里的名单,不免为难道:“督公,可上头没有他的名字。”

    戚无邪嗤笑一声,眉梢挑起,冷声:“照样扔。”

    哭嚎不止的大臣愣住了,这种生死一线,九曲八折的上下起伏彻底将他揉成了齑粉,还来不及懊悔亦或是绝望,他的胸膛已被铁钩穿透,天地互换了个儿,撞进了大鼎之中。

    ……

    不知时过几许,侍卫的手中的名单也终于只剩了最后一个名字。

    所有尚且幸存之人无不悬着一颗心,伸长了脖子,等着最后的特设令。可他们害怕,害怕会像方才一样,太过出头反倒引起了戚无邪的注意,于是又赶紧顾着往回索。这一伸一缩活像王八丑物的举止他们已经不再在意了,心中只剩一念,只要那名册上最后一个不是自己……只要不是自己的名字!

    逃得过这一劫,就辞官回家种地,管它撤不撤藩,即便是打仗又如何?又不需要自己举着矛尖冲上战场!反到是待在朝廷之中,那才是时刻徘徊于地府门外,连具全尸也乞不到!

    焦臭味弥漫鼻下,侍卫终于报出了最后一个名字。

    “最后一个,礼部,乔雍!”

    被报道名字的白脸官儿吓得瘫软到地上,他满脸惨白,却绝不甘心就此认命,所以他躲过了迎胸而来的铁钩,冲着戚无邪膝前穷奔了过去,咚一声跪在地上,保住了他的腿脚,哭喊道:

    “督公,放我一条生路吧,我支持撤藩,我支持撤藩!”

    一脚踢开了乔雍,戚无邪抖了抖袍摆,一副无所谓的神色:“支持?你再去问问他们,可还有谁反对?”

    最后两字稍稍拨高了声音,渗入骨髓的凉意穿透乔雍,朝着大鼎前跪伏的官员们迎面而去。

    “支持!我等绝无二话,撤,必须撤!”众人的嗥声响彻露台。

    戚无邪嗤声一笑,甚是为难倍感抱歉地看向乔雍,薄唇轻启,用唇语描出最后的诀别:抱歉,你,非死不可。

    面如死灰,乔雍自顾摇着头,大男儿涕泗横流,畏惧之意充斥周身,眼瞅着铁钩愈来愈近,他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下意识,这或许,这可能,就是唯一能救下自己的救命稻草了,他忙不迭高声大叫道:

    “等一下!等一下!我有个秘密要说,我有个秘密要说!杀了我,这世上,就谁也不知道了!北祁山!北祁山!大周亡国皇帝的陵寝建在北祁山!当年秘密承办的工程官儿,是姜彻!”

    戚无邪瞳孔一缩,一扫慵懒的神色,眸色黯淡如深渊,透着令人窒息的黑色。

    ------题外话------

    着急赶动车呀,屡试不过,好拙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