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宦妻,本座跪了 > 100 皇陵惊魂,玩弄人心
    ,最快更新宦妻,本座跪了最新章节!

    马渊献闻言,蹭得从地上站了起来,诧异不已。

    他快步走到了盗洞前,蹲下身探出手指,刮下沾在青砖上的湿润土壤,这泥土带着浓重的湿气,显然有雪水融化后的痕迹。

    青砖圈围之下,黑黢黢的盗洞延伸开来,在大约一丈深地下坡后,盗洞突然直转而下,像是通往地狱一般,已是视线不能到达之处。

    恨恨扔下手中的泥土,马渊献摈去心中疑惑百结,他握紧拳头,感受到拇指上虎头指环膈在掌心的触觉后,才渐渐按下急躁的心来。

    暗自思忖:戚无邪不可能那么快就上得了山,还抢在他之前寻到了入口所在!再说了,这盗洞虽然很新,可依旧是被落雪掩盖,再晚也要是几日前的事了。

    所以他倒相信这个盗洞是一般的盗墓小贼所为,兴许是为了传说中的龙穴宝藏而来的。

    深出一口气,马渊献手一挥,发号施令道:

    “不用管它,准备准备,我们即可下地!”

    盗洞边上的土夫子叫二毛,生得尖嘴猴腮,长得十分矮小,可他的手掌很大,手心上是厚厚的粗茧,此刻这双手正握着他最擅长的洛阳铲。

    本以为此处是无人染指的处女地,能好好的捞上一笔,却没想到挖出这么一个盗洞来,大失所望之下又听见那队领发了话,他不由阴阳怪气道:

    “爬了半日的雪山,哥儿几个都没能好好吃上一顿热饭,不如等休整完明日再下地吧,说不准还能赶上之前下去的那拨弟兄满载而归回来,咱们索性捡漏儿得了!”

    马渊献冷哼一声,手腕一翻,寒光出鞘,透着森然杀意的匕首抵上了二毛的后背心!

    尖锐的刀锋一点也不跟二毛客气,马渊献手中的匕首让手掌尽数挡了住,除了切身体会到刺痛感的二毛外,一边儿围着火炉休息的人一点也瞅不见他们之间的剑拨弩张。

    二毛干这下地的营生,亡命之徒并非怂包软蛋,他不会吓得软脚求饶,只是铁青着脸色不情不愿地松了口:

    “我只是随便看个玩笑,您是领队……自然您来落地咋坑,板上钉钉”

    马渊献手掌一推,将他推到洞口边,口吻不善:

    “我的队伍里,不需要玩笑,拿出你的本事来”

    二毛冷声笑了笑,一手从靴掖中掏出一把倒钩丛生的特殊匕首,一手挽着圈儿麻绳绑在了自己的腰间,将另一端固定在雪塬上的巨石之上,他顺着绳子,一点点钻爬进盗洞之中。

    马渊献等在盗洞边,缄默不言。

    二毛下地了,不远处的姜檀心正捧着一碗热汤,坐在火炉边。

    她半垂着眼眸,可余光视线一刻都不曾从马渊献身上离开过。

    本就怀疑他队伍的出处,此时她更加肯定,这支探险的队伍根本也是鱼龙混杂,绝对不是一条心的。

    除了马渊献的近身护卫,还有几个陇西的马战士卒,他们的腿很有特点,是长时间马背上导致腿变得有些罗圈儿,这是陇西骑兵特有的,所以姜檀心看到他们第一眼就认了出来。

    这些人是马渊献心腹之人,行止听命,站如松坐如石,有着沙场将士绝对服从军令的自觉性,再看他们的身形下盘,想必也是身手卓荦之辈,定有自己的一番本事。

    而剩下的人就更好认了,他们大多獐头鼠目,要么是二毛这种灵活似猴,要不就是满身硬肉,胳膊上顶着不少肌肉疙瘩的壮汉子。

    这些人为了金钱而来,生死关头最易倒戈相向,且他们与马渊献相互防备,相互利用,这种不信任的弱点,正好被第三方轻易的窥破加以挑拨利用。

    无处不在的机关陷阱,形同魔鬼的守墓恶兽,这些东西无时无刻不挑拨着人们的畏惧之心,可这样一群心思各异的队伍下了地下皇陵,到了生死关头,往往却是因为人与人之间相互猜度,彼此算计,才让地下的命途如此难测,不是你生便是我死……

    真正可怕的永远不会是机关鬼神,而是贪婪猜忌的人心。

    过了一会儿,二毛顺利到达了下头,他甩了甩绳子,示意下头暂时安全。

    众人立刻一块儿围了过去。

    姜檀心抬眼看去,心中有着自己的一番心思,她眸色沉沉,敛着裙裾站起了身,由无射搀扶着走到了盗洞边儿上,探首看了看黑黢黢的盗洞,她装腔哑声道:

    “射儿,要不咱们先下去?”

    此言一出,不仅是马渊献吃了一惊,连无射也愣了一愣。

    皱了眉头,马渊献立即斩钉截铁道:“呵,到了如今你还想跑?李夫人,您得和您的儿子暂时分开一段时间,不如您先下去,他随后就来……无射,你看好上头的食物供给,等我摸透了下面的情况,以拉绳为号,到时候你再下来”

    彼此牵制,用此要挟,在这种步步惊心的地方,那并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

    无射也不恼,他只是惊诧地迅速扭过头去——

    见姜檀心一脸淡定的神色,目光透着他窥不破的阴云浓雾,他霎时就明白过来了:她想撇下他,不,是撇下他们所有人!

    “不……我”

    话未说完,马渊献怀疑的目光瞥来,无射恨恨噤了声,只有眼巴巴地看着她一个人弯下腰身,顺着绳索一点点往下爬去。

    “等一下!下一个换我!”

    花间酒扭着跨,拖着捆在一起的叶空,他迈着小步子踩着兹兹直响的冰渣子窜到了盗洞边上,也不等马渊献说什么,跟在姜檀心的身后,也猫身钻了进去。

    咚一声,脑瓜子磕在地上,叶空黑着脸,咬牙切齿道:“你姥姥的,你钻之前能不能打声招呼,砸到我脑门了!这洞这么小,咱们捆在一起怎么钻啊!”

    花间酒不甩他,他身段很柔软,看似颀长的身形却在狭小逼仄的盗洞里游刃有余,即便是身后还捆着一个大男人,他的动作也丝毫不凝滞。

    他盯着前方灵巧移动的衣角,心中暗骂:“鬼丫头,想一个人开溜,做梦”

    盗洞起先斜着通往底下,可爬过几丈距离之后,突然转变了方向,竟直直地通往地下,花间酒眼瞅着那块裙裾角坠落黑色深渊,心中不免一惊,不等抓住身侧的绳索,也跟着一块儿掉了下去。

    失重的感觉不好受,特别还是这种阴森黑暗的墓穴之中!

    咚一声,脚下一阵发麻,总算是落了地,还好不是落在什么刀尖锐刺的机关上。

    到了地底,花间酒也不知使了什么法子,竟径自挣脱了捆在身上束缚手脚的麻绳,好整以暇,他一把推开了叶空,扭头看去,但见黑夜中那小子流露惊诧疑惑的神色,他不由讪笑一声:

    “身为霍家继承人,我一共被绑架过十三次,次次死里逃生没点小本事怎么混?活结死结蝴蝶结,什么样子的捆法我没见过?”

    “神经,谁管你这个,是她不见了!”

    叶空从怀里掏出火折子,他一巴掌推开了他碍事儿的脸,举着手中火源,望向花间酒身后的空地上——

    盗洞对下的地上依稀还透着几丝光,上头还源源不断爬下人来,可原本就下来的二毛和姜檀心竟凭空消失了!

    “是不是刚才下来的时候还有别的出口洞?”

    “不可能,我一直盯着她的衣服,我确定她先掉了进来……先找了找别的出路看看,死丫头!”

    花间酒将恼意咽下,好整以暇,从系在腰际的行囊袋里掏出一盏防风油灯,用叶空的火折子点了起来,拎在手上,送出一片光明。

    脚下是泥夯地,两侧是墓穴的青砖甬道,那盗洞就开在甬道的正上方,位置精确,手法干脆利落,像是个行家的手笔。

    两边绘着零散的壁画,因为墙体剥落的厉害,已辨认不出上头绘了写什么。

    花间酒心急姜檀心的安危,更没有兴致研究那个,他提步就往前走去,可是没走几步,一条道上便出现了拐角路。

    左边是一处偏门耳室,门外立着两个仕女跪捧的长明灯柱,悠悠燃着冥绿的火焰。右边是一条漆黑的甬道,不知通往何处。

    重新将视线落在左边的耳室上,花间酒见那门破了一个大洞,门缝微敞,从里头透出一点微光来。

    四周很寂静,突然,耳边传来一阵衣料悉索的声音!

    “臭丫头……”

    花间酒暗骂一声,他打定主意她一定是在耳室里,并决心好好教训一下她,谁让她如此不遵守组织纪律,不顾自身安危,竟然敢单独一个人擅自行动,若是碰上了机关毒物她一个羸弱女子如何应对?

    真是太不懂事儿了!

    吱呀一声,他大力推开了耳室的门,吸着迎面飘来一股腐烂的霉臭味,他不由呛了声。

    不等身后的叶空察觉到不对劲儿,一门心思想逮住姜檀心的花间酒,已然跨腿迈进了耳室之中。

    手中的油灯照出了房间大致的构造。

    墙边围着一圈陪葬的器皿,大多已经残破,地上横七竖八的散着不少铁制盔甲刀剑,生铁已经生锈,但并不是沉寂千年百年的那种沧桑感,这样的湿度环境下,这些刀剑兵戈最多也不会超过二十年。

    这难道不是古墓么?

    他腹有存疑,扭着脖子环顾周遭,这间屋子并不大,可尽收眼底,并没有姜檀心的身影,甚至连俱尸体都没……

    有!

    花间酒眼尖,他一眼就瞥见靠在墙脚边儿上的石棺,在它的外头穿俱着盔甲的尸体。

    尸体背靠石棺,面朝墙壁,手骨从盔甲里探出,白骨森森,花间酒好奇着想走上前去看上一番,突然被叶空扯住了袖子。

    他嘘了一声,晃灭了花间酒手里的油灯。

    屋子又暗了下来,却不是漆黑一片,花间酒发现,方才耳室中就有亮光,原来是丢在角落的火折子发出微弱的火星。

    这火折子……不染一丝灰尘,显然是刚刚扔下的,不是二毛就是那丫头干的。

    花间酒顺着那微弱的光看向墙角根,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离着火折子一尺外的墙上,赫然写着“快跑”两个血字!

    和叶空面面相觑,似是为了应景,火折子投在墙上的光影处,原本僵硬着不动的人影渐渐扭转了头……

    嘎咯咯声音在寂静的耳室格外清楚,那是喉咙骨头碾磨时发出的声音。

    迅速扭头看去,见原本靠在石棺上面朝墙壁的盔甲尸体,一点点扭转过了脑袋,两个骷髅眼洞里是地狱幽冥里的绿色瞳孔,它带着死亡地气息扑面而来!

    汗毛倒竖,冷汗直下,花间酒吓得倒退一步,心中大骂:这玩意都烂成一副白骨架子了,怎么还能起尸不成!刚下地就碰上粽子,他这是什么运气?

    白骨嵌在盔甲之中,那玩意居然还能踉踉跄跄的站起身体来,张牙舞爪地冲着他们飞扑而来!

    叶空拽上他的衣袍扭身就跑,顺带着用脚勾上了门,一边跑一边招呼刚下地儿的队伍中人:

    “起尸了,快跑!”

    马渊献刚刚下到墓穴之中,太监就瞅见这么一副架势,惊诧之余杀心便起,他迅速抽出身后背囊里的箭簇,抄起一边的劲弓,挽弓搭箭,朝着骷髅的脑门上就是一箭!

    咣当一声响。

    它脑门上的盔甲掉在了地上,骷髅头无处安存,也滚落下来,藏在骷髅头哩的巨大蝙蝠挥翅而出,掠过人群的头顶,朝着幽深漆黑的甬道深处飞去。

    “粽子”的白骨散成一地,是彻彻底底的四分五裂。

    土夫子不免讥笑三分:“从不知道白骨还能起尸,我说这群少爷公子跟着来凑什么热闹?家财万贯还来打死人的主意,真是活得太舒服了,犯贱找罪受!”

    叶空扎撒着手,扭头看向一边,气鼓鼓地不说话,花间酒倒是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脯,迭声道:

    “吓死了我……”

    马渊献没空理睬这番讥讽之言,向前走了一步,他眯着眼睛清算了人头,瞬间发现少了两个人,不由拔高了声音:“二毛和李夫人呢?!”

    众人扭头环顾四周,不禁窃语非议,心中焦急,他们才不管那个姑老婆子的下落,他们只想那二毛一定仗着自己先下了地,抢着去吃独食去了!

    扛起铁铲,打起油灯,下了地的土夫子不再对马渊献唯命是从,他们加快了步子,冲着漆黑悠长的甬道冲杀而去。

    马渊献怒上眸中,没有那个女人身上的血,说什么都是枉然,比金银更为重要,他也紧跟着队伍闯进了黑暗之中。

    *

    叶空和花间酒走在了队伍的最后,他们两人面色不佳,各有所思。

    “你竟还有心思观赏壁画?能看出一朵花儿来?”花间酒长眉一挑,扫去一个不屑的眼神。

    沉着心思,叶空看得很是认真,他皱眉道:

    “你自己看,这些壁画用色严谨,画风绮丽大气,大多绘得是五湖四海的山川风景,还有街道市集的繁荣画面,这些东西一般用于帝王的歌功颂德,这只是陪葬坑的过道,想必到了主墓陵寝,还会有更多的信息,我猜测,这里应该是一座帝王皇陵”

    嗤笑一声,花间酒不以为意,玩味邪笑道:“皇陵?这种寒颤规格的皇陵,怕是亡国之君吧?”

    叶空正色地看了他一眼:“也许……就是亡国之君”

    花间酒默了声,他脚步不停,可视线也渐渐转移到了两侧的壁画上,袖袍里的手虚拢着,他边看边觉得心惊。

    一个猜测没来得闯进他的心里,虽不知道叶姜和这座皇陵有什么瓜葛,但从她桃林后的临时变卦,决绝奔赴,到现在的莫名消失,一切反常的举动都令他都万分笃定:这小丫头有秘密,还是一个不小的秘密。

    抿了抿唇,他向叶空拐了一记手肘,轻声道:“你说,她躲地是谁?我们算不算?”

    叶空抬眼扫了他一眼,心中暗自思忖:

    马渊献是她忌讳的人这不言而喻,他的队伍鱼龙混杂各个都不是善角,虽说不是她的敌人可也并不是什么友人,至于他自己和花间酒,即便并不是她对付之人,可这么多眼睛看着,互通有无还有三个人齐齐消失,确实比她一个人溜走要困难的多。

    摇了摇头,轻声回道:“不管她怎么想,或者她有什么安排,以她一个人一定无法完成,我们得想个办法脱身再去寻她”

    花间酒方想开口应他一声好,前面的队伍就传来一身欢呼唏嘘之声。

    快步跟上,见甬道已经走到了底,出现了另一间耳室,那耳室大门敞开,其中金山银山堆了满满一间!

    土夫子们本就为财而来,见到这晃花眼的东西如何不心动难耐,他们根本不曾思虑机关陷阱,就这么盲目地奔了进去——

    有人一脚踩上了地砖上的机关,迎面弓弩机关启动,强劲的弓箭迎面飞射而来,将前头三个人设成了刺猬!

    眼珠子瞪着奇大,成刺猬依旧满脸不甘,即便是死,他们也倒在了珍玩宝物堆积的小山上。

    金币铜钱顺着尸身慢慢往下滑动,露出了压在了钱山下的五六俱尸体。

    这些尸体血肉腐烂,只有白森森的白骨,同最初的那俱尸身一样,都是身着盔甲,脚蹬战靴,一身士卒的打扮。

    马渊献喝住不要命的土夫子,一张拍开挡在最前头的人,小心地踩进了耳室之中。

    他落脚在已塌陷的地砖上,毫不留情用刚死不久的人充作垫脚石,他俯身蹲在了地上,用手指揩上盔甲表面的一层灰。

    捻在手心,他目色沉沉,身在军营的他十分熟悉鲜卑大营、或是汉人绿营的每一套盔甲,这种盔甲虽不是大殷朝的,但他也曾见过,这是大周朝厢兵步卒的甲衣,比不骑兵轻盈,也没有重甲步兵如此厚实。

    厢兵多用于押送辎重,或者充作军队兵役劳工,本不需要太过坚实的盔甲,只是到了周朝末年的时候,九州烽烟迭起,保家卫国连妇孺也皆为兵士,厢兵自然也要上阵杀敌,于是将从前的藤甲改良成了铁甲衣,就像这里的一样。

    马渊献心下疑惑,他扭过骷髅头,审视正面,待瞧见面颊骨上的刻字划痕之时,诧异地松开了手!

    他迅速拽开挡在身前的士卒尸体,激动的大声道:

    “快找出口,这里一定有别得通道!快找!”

    土夫子见其慌张兴奋的神色,也跟着一块士气高涨起来,他们抓起一把金银往自己的口袋里赛去,待塞得满满当当,又开始帮着马渊献推开剩下的东西,直至找到了暗嵌地底的机关石板。

    只消得犹豫片刻,马渊献就握上了石板上的抬手,他低喝一声,用劲儿将石板撬了起来——

    地下一阵阴风飘过,不等石板完全抬起,倏然,一只青灰色长着尖锐指甲的人手赫然从底下探了出来!

    叶空和花间酒心下一惊,不由倒退一步,正转身想跑,谁料身后也响起诡异的脚步声,瞬间,一只冰冷的手抓住了他们的衣领!

    汗毛倒竖,麻意攀爬上了他们的头顶,正欲抄起手里的家伙事跟它拼命,那爪子直径圈住了他们俩的脖子,捂住了他们的嘴巴。

    “它”暗叹着低声道:“跟我走!”

    听见声音,两人从惊恐的云端坠下,来回反复的刺激,花间酒几乎炸毛,他立即窜身回头,咬牙切齿道:

    “你跑哪里去了?!”

    姜檀心脸上不知从来蹭得一身黑灰,她眸色晶亮,隐在角落的黑暗处,听花间酒一番质问并不回答,只是皱起了眉头。

    突然,她眼中寒光大盛,立即横刀在胸,举起匕首就朝着花间酒的脑门刺去——

    ------题外话------

    我发誓,这个星期不让他们团聚,我就去吞粪!

    【感谢时刻,多谢yoyo0822的月票支持,还有15032599106数字君的五张月票~感谢水水和孙爷的闪亮大钻石,群主我就不谢你了,你今天又土豪了一把,你从来不看文,谢你你也看不见,我要谢太后、15032599106、城主的花团锦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