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宦妻,本座跪了 > 102 情花祖宗,相思入骨
    ,最快更新宦妻,本座跪了最新章节!

    这场久别的重逢已在她的心间,她呆呆看着熟悉又陌生的戚无邪,心血沸腾,那种激动的心情盖过了她死里逃生的庆幸和暗喜。

    叶空并未见过戚无邪,但从姜檀心的反应,和那人绝世无双的容貌上已可猜度一二,他紧盯着局势,缓缓弯下腰去拾方才丢在脚边的银枪……

    铛铛声传来,银枪像是入了魔一般在地上不停的震动,敲击在白玉瓷砖上,发出刺耳拖曳的声音。

    声音越来越重,枪身也几尽癫狂,重声咣当几下,银枪一个飞身而起,朝着戚无邪破风杀去!

    半阖的眼眸稍稍抬起,炸成梨花样的枪头,竟直愣愣停在了戚无邪的眼外一寸处,他徒手抓住了枪身,手稳如磐石,腰身要是慵懒得歪着,见到眼前的铁梨花,他不免魅惑勾唇一笑:

    “这是什么东西,造型倒是挺别致的嘛”

    扬手一扔,戚无邪撩起身后大氅,掏出怀中娟帕,细细擦拭了手心,低眉阖目,凉薄开口:

    “马公子,多日不见,别来无恙?”

    马渊献万没有算到,戚无邪竟这么快就上了山,还追着他的脚步到了这里,都怪自己路上太过耽搁,被和谈金扰乱了心智,这件事戚保从未对他说过,现在想来如此通透合乎情理。

    姜彻送金一行恰好经过凉州地界,当时一夜间厢兵士卒凭空消失,那么多黄金即便是掘地三尺也藏不完!既然他是这座皇陵的监工,一定为自己和工匠留了逃命的小路,将来封墓龙石一旦落下,他不至于沦落到殉葬其内的下场。

    走那条捷径小路将黄金送如皇陵内,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一时贪婪心,缠斗起尸的粽子费去了他大半天的时间,消耗了他不少兵刃武器,没想到还没进入地宫就和戚无邪争锋相对,自己虽有虎头指环,可那李夫人的血未曾到手,说白了,自己还是落了下风。

    马渊献心有忌惮,可他身后的陇西将士不一样,他们打出生之后就在黄沙漫漫之地吃黄泥,根本不识戚无邪,只是瞅着这么个从地狱间走来的妖孽,打心眼里看不起他罢了!

    特别是这种衣着红艳,描眉擦粉,血色勾唇的娘娘腔!

    丢了手里的射弓,他们抽出腰际的弯刀,举在头顶,向孤身一人、长身玉立的戚无邪杀喊着冲了过去——

    地底的鬼神恶兽,人心诡计,比疆场上的血肉厮杀更容易摧毁一个人的理智和信心,他们已全然忘了听从军令,只顾着砍杀令自己胆寒心惊的一切扎眼的东西。

    戚无邪好似淡然一撇,归然不动,长眉斜飞入鬓,余光处一道眼神投去,他们手里的兵刃立即被一股力道吸引,尽数脱手而出,遂即飞入身后的一片黑暗之中!

    妖术!?

    不是人……他是鬼魅么?

    瞪大了眼睛,士兵吃惊地往后倒退三步,重新回到了马渊献的身后,寒颤攀上身,指尖颤抖不由自己。

    紧接着,漆黑的甬道中,传了清晰趵趵的脚步声——东厂暗卫抬着一块巨大的磁石从甬道里走了出来。

    磁石上吸着密密麻麻的箭簇兵刃,像一只躬起后背的大刺猬。

    戚无邪抬步走到了磁石跟前,投去一道幽淡的目光,他抬起手指,莹白的指尖在兵刃上游走跳跃,口中喃喃道:

    “怎么还少了一样东西……”

    太簇上前一步,摘下面上的黄金面具,他扫过马渊献队伍,不明所以应道:

    “主上,兵刃已尽数在此,您在找什么?”

    “你不知道?”

    戚无邪淡淡一眼,扭过身直径看向一边咬牙切齿,像是在隐忍什么的马渊献,遂即轻笑后道:

    “你不知道无妨,那马公子必然是知道的……”

    马渊献受力不住,他迅速抬起手按住了右臂,拳头紧握,套着虎头指环的手骨咔咔作响,几乎要被那巨大的吸引力折断!

    脚跟下是光滑瓷实的白玉地砖,根本没有借力的地方,指环带着人一块儿一点点被牵扯过去。

    手臂猛得抬起,只听一声骨骼脱臼的声音,马渊献喉头溢出一声闷哼,忙扭头吼声道:“愣着干什么,抓住我!”

    他身后的士兵这才恍然大悟,固腰抱腿,和一种看不见、道不明的力道展开了拉锯战。

    戚无邪没有这个闲心欣赏他们的丑态,他环顾四周大气巍峨的灵殿飞檐,无甚所感,扫之一圈儿后,最终还是将视线落在了殿门外那个女人的身上。

    一如既往勾起邪魅笑意,他袖手抬起,颇为闲适地半抱住手臂,懒声开口道:

    “这是……一个羸弱的女人?这么说也不全对,应该说是一个累赘的血袋,马公子,带她上路想必吃力,远不如一粒情花果来得方便吧”

    姜檀心的背脊靠在大殿的门扉上,金属阴寒一丝一缕透进了她的骨髓,她不怪他没有认出她来了,阴阳相隔,天人永别,再加上她白纱蒙面,此处昏暗难辨,她一点也不怪他……

    没关系,他既认不出她,她来说也一样!

    心里的呐喊到了唇边,几乎喷涌而出,可却之能萦绕齿间,她一直在犹豫,有什么不对……总觉得哪里不对!

    他读不出她目色的纷乱纠结,只是单纯得觉着这一双眼睛似曾相识。

    伪装褪去三分,清亮的眸色一点点泛出,看着女子愈加疑惑的目光,他眉头一皱,立即扭过了头,随后,脚下快步如风,如鬼魅一般掠去逼近她身前,居高临下道:

    “本座不喜欢这个女人,太簇,杀了她……”

    薄唇轻启,目光本就暗沉,在灵殿大门投下的阴影下,更是不见其中隐忍躲藏的情绪。

    被点到名的太簇不由皱起了眉头,腹中犹豫,他瞥了一眼还在于磁石对抗的马渊献,不由上前一步,迟疑道:“主上,她……”

    话未完,姜檀心已自行上前一步,仰着头,将脖子送在了他的跟前,冷笑后轻声细语,只说给他一个人听:

    “我自求死,督公为何不亲自来?还是您忘了怎么弄死一个手羸弱的女人?”

    姜檀心已没有掐着嗓子说话,而是用了自己的声音,清音似水,空灵婉转。

    那声音带着满腹的心酸落寞,像坚硬的黄豆一般洒落一地,掷地有声,遂即又重重砸心里。

    她朱唇微启,轻吹了一口气,蒙面纱巾幽幽飘起了一个角,可只是片刻须臾,面纱又重新横亘在两人之间,一如生死距离。

    他看见了,也认出了她,但他却想不明白,更加思之不透!

    揣摩的邪魅伪装碎了一地,慵懒张扬的气度瞬间崩塌,他不由长眉颦起,忍不住后撤了一步,可便是这一步,彻底坐实了姜檀心的猜想。

    他根本不是戚无邪!

    曾经的酉苏爱之不得,便渴望变成另一外一个他,可惜描皮描骨,却绘不出戚无邪的魂,眼前这个人有着制作精良毫无破绽的人皮面具,甚至白粉涂面,描眉浓妆,以此掩盖他邪笑时僵硬的眼角。

    但终究不是他,再怎么学都不可能像。

    戚无邪的邪魅风骨,自有一派风流天成,他邪在三分,魅以气分,多一分邪则太过痞气,多一分魅便太过妖娆,他并不是几个动作眼神,几处拿捏笑意可以勾画完全的一张面谱,他是活生生的一个人!

    会有心跳,会有鼻息,更有自己的喜怒哀乐,七情六欲,她那么爱他,只一眼,便知眼前之人绝不会是戚无邪。

    只是失落的情绪蒙蔽了自己的心,让她不停的试探后才彻底死了心……

    噙着苦涩笑意,姜檀心抬步上前,水眸抬起,太多失控的情绪从眸色中翻腾开来,她柔荑轻抬,抚上了“戚无邪”的脸庞,柔声细语,带着最空洞的感情:

    “知道为何不像么?”

    “……”

    “呵,你该知道,他从不接受任何人挑衅,如果是他,他会直接勒断我的脖子……如果你是他,我愿意死在你的手里……”

    陵轲沉睡太久,错过了小师妹和戚无邪这一段冤生孽缘,他学得挺好,他以为他能骗过所有人,却没想到输在了小师妹的手里,天意如此,他并没有什么恼火之处,这是戏还得演下去,他万不能认。

    她的手还抚在脸上,他却已欺身逼近,手腕中噌得探出一把金制得的刀子,刀口锋利,与匕首无异,一点巧劲送进了她的腰侧皮肉,他和她之间再无阻隔,再外人看来,竟像是拥抱一般。

    花间酒大吃一惊,脚跟才动,就被叶空拖到了一边:小两口团聚,不要打扰!

    余光扫过众人,陵轲暗叹一声,凑道她的耳边,轻声喃语:

    “为了他,忍一忍……”

    脚尖一点,“戚无邪”掠身离开,手中利刃果断抽出,由着喷溅的热血溅了红袍一身。

    人虽假,衣却真,这识主的红袍久久不退姜檀心留下的殷红血迹,像是替原主人心疼一般。

    掏出鲛绡擦拭了手中的利刃,“戚无邪”勾了勾手指,示意太簇将马渊献扔在地上的牛皮水囊捡来,他凉薄开口,甚是无情:

    “既然马公子誓死不肯交出东西,那不如一块儿走吧,是死是活,也是你自己选得路”

    暗卫纷纷上前,制住了叶空和花间酒,太簇走上台阶,按着姜檀心的肩膀,从她腰际的伤口处灌了半袋子鲜血,之后,又从怀里掏出一瓶之血散来给她,温声道:

    “主上并没有加害夫人的意思,方才我们已经碰上无射了,定保您平安出墓,母子团聚”

    姜檀心接过止血散,别过眸子,冷冷一笑:

    “多谢督公关心,我一定或者等那团聚时刻,好好抓住他问问,他究竟想要干什么!”

    太簇似懂非懂,只觉疑惑,不明就里的重新走回“戚无邪”身边,他抬手下令,将那磁石翻过身去。

    要命的吸引力道顿时消散,一方卸力,一方必定狼狈翻到,一群人滑稽地倒在了地上,摔做了一团。

    太簇嘲讽一笑,将手中沾染血渍的水囊抛给他:“马公子,地宫在哪儿,你带路吧”

    马渊献单手撑地,利落起身,掸了掸身侧衣袍,他丝毫不怀疑戚无邪的打算,看似妥协合作,不过是双方手里恰好有各自想要的东西,他要情花果过毒瘴,戚无邪要虎头指环进地宫,貌合心离,各自心知肚明。

    不过把生死决战之期暂且延后,他接受临时的妥协合作!

    铁青着脸,满眼算计,他冷笑着扒拔出水囊上的木塞,仰着脖子将其中的血吞进肚子,遂即扔给后头的亲卫士卒,任由他们一滴不剩地将温热的血灌进喉头。

    扬手抛却累赘之物,马渊献清点戚无邪人手,算上太簇也只有三个暗卫,加之虎头指环仍在他的手上,这般想着,便有了几分底气。

    他横步跨出,站在了龙柱之后,盯着戚无邪的侧脸,笑得阴鸷:“戚家的祖坟,你督公竟不知道入口在哪儿?”

    挑衅之语尚未得到回答,出人意料的事又发生了!

    身下石板松动起开,地砖上的裂缝越来越大,原本蛰伏在缝隙之中的触手开始拔土而起,长长的藤蔓像一条蛇游走在地上。

    它迅速卷上了马渊献的脚脖子,巨大的牵引力往后一扯,让他咚一声覆面砸在地上!

    当然,这只是一个开始,整个灵殿之前的地砖开始松动起来,像是地底有一个巨型的庞然大物要挣脱出来,龙柱开始不断摇晃,碎石从顶端不断砸下,天崩地裂,整个大殿都在晃动。

    姜檀心跌跌撞撞,扑身抱上离她最近的一根廊柱,暂且稳住了平衡。

    可花间酒就没那么好运了,他重心全失,嘴里不停“诶诶诶……”得叫唤着,整个人开始仰面倾倒,脚跟不住地往身后退去……

    “笨蛋,后面是地渊!”

    叶空没了银枪在手,腰际被那可恶的藤蔓缠得死死得,他眼瞅着花间酒一步踏错,大吼着提醒他,可还是晚了一步,他已整个人都坠了下去……

    一脚踩空,花间酒大叫着掉落深渊,那凄惨的叫声显得十分空旷,可竟是十分诡异的由远及近,本该粉身碎骨的他,转眼又被藤蔓高高抛了起来!

    花间酒头朝下,脚朝上,整个人被藤蔓缠成了个大粽子,嘴里“啊……啊……”地大叫着,像只肉球从所有人面前飞过,顺带着撞飞了好不容易站稳的太簇。

    花间酒直径被拍在了石壁上,呕出一口老血来。

    地砖已尽数破裂,姜檀心抱着廊柱,差不多能看清楚这庞然大物的全貌来——

    这是常人无法想象的巨型情花,花瓣肥厚,殷红的花瓣颜色暗沉,烂漫四开的花心里是沾黏着液体的一圈獠牙,那花心大如石磨盘,简直是一口一个人的节奏。

    小情花嗜血,这种各头的千年老祖宗,想必一口一个都不够她老人家塞牙缝的!

    挥舞地藤蔓从它粗壮如柱的花茎上横生开来,像章鱼的触手一般,可以准确判断美味血肉的所在地。

    如蛇游弋,圈上猎物的脚踝四肢,像甩麻花一样,不拍死你也晃吐你。

    花间酒被拍得眼冒金星,连叫唤的力气也没有了,他被吊着晃来晃去,情花祖宗似乎并不打算立即吃他,只想将他折磨得精疲力竭,待其昏死过去,好做成人肉腊肠来吃。

    叶空抽出靴掖里的匕首,方在站得远,好在没有被磁石吸走,这会儿到成了救命的武器。

    他一脚踩着越勒越紧地的藤蔓,一边拿着匕首不停割着,蔓藤皮厚,下了死力气也只是见了一点绿色的汁液来。

    起了杀心,叶空双手握着匕首,使上了吃奶劲儿狠狠往下扎去!

    要瞅着藤蔓吃痛往回缩了,却没想到,那坑死爹不偿命的花间酒一边叫着一边荡了过来——两条藤蔓就地交缠,由着花间酒原地打了无数个转儿,竟让藤蔓拧成了一个麻花结!

    “你丫自从下地之后,你有做对一件事么?!”

    叶空几乎奔溃,认命得收起匕首,去捞花间酒的身体,转着他的身体,争取把这破麻花结给解开咯。

    这边一顿糟心,那边也没好着哪里去。

    太簇被勒着脖子,双脚离地,在空中滴溜溜转,面如猪肝色……

    马渊献脚踝受力,整个人飞上飞下,忽左忽右,下地之前吃得肉汤尽数吐了个干净……

    陵轲又好些,在挥舞地藤蔓间灵巧穿梭,闪身躲避,点膝腾跃,只不过随着触手原来越多,他也渐渐不能支撑,手腕上已然细小的藤枝缠了住……

    士卒们就更不必说了,叫得更杀猪的似得,不是让洞壁撞成了肉泥,就是两人在空中友好会面,撞了个脑袋开花,鲜血淋漓……

    混乱不堪,群魔乱舞,怎一个惨字了得!

    姜檀心缩着脚抱在柱子上,游弋在下头的藤蔓兜兜转转,就是不肯走,它们仿佛嗅到一股血腥之味,但这股味道太过熟悉,又情花果亦有情花血,它们分辨不出,不想放弃,亦不会轻易的进攻。

    渐渐得,情花老母似乎玩腻味了,它发了狠似得抖了抖肥硕的身躯,高高将触手上的血肉之躯抬起,往自己长着獠牙的花心塞去——

    这种死法太他娘的憋屈!

    可挣扎无果,众人接近绝望之时,主茎处突然凸出一块小疙瘩!

    那个疙瘩像它的心脏,不停的滚动搏击,然后,众人清楚得看见一柄刀锋,从里面艰难刺破了它的外皮,一点希望从心底燃起,他们等候着奇迹的发生,那刀锋会一路顺畅的划拉到花心,一刀劈开那令人恶心的獠牙嘴!

    可想象是美好的,现实总那么艰难坎坷。

    主茎皮硬肉厚,刀锋只破出一点儿,就死活拉不动了,大家伙真是连屎粑粑都要急出来了!

    这时,一声囫囵难测的闷声从里头传来:

    “把磁石转过来!”

    有道理!好聪慧的小伙子!

    众人面面相觑,谁去完成这个光荣且艰巨的任务呢?看着互相都被捆成了粽子,泪水充溢,唉声连连,兄弟,你是开玩笑吧?

    “喂,那个鸟窝头,你离着最近,你荡过去用脚把它夹过来!”士兵甲朝着叶空喊道。

    “神经,你夹一个我看看!”叶空毫不留情的反击。

    “噗嗤”

    花间酒很不给面子笑了场,他依旧倒挂着,在叶空勉强晃来晃去,跑了个媚眼道:“鸟窝头,你还真认了……”

    “……”

    这种生死关头的诙谐,属实难得,这种地域崖边的打趣,弥足珍贵。

    不过笑谈,真正四两拨千斤的任务还得交给姜檀心。

    在被众人忽视的角落廊柱上,她一点点从柱子上滑了下来,小心躲避着残留在地上被强行切断的藤蔓残躯,绕着步子走到了磁石身后。

    她卯足了一口劲儿,双手推着磁石,感受着它一点点地转动,心下有了动力。

    就在磁石转身的一刹那,从主茎处嗖得蹿出……一截刀片!

    丫,又坑爹?

    咣当,刀片立即粘在了磁石之上,同上头的箭簇刀身粘在了一块。

    抬眼望去,情花祖宗身上只是破了一个极小的口子,除了流出一点绿色的血液,它一点事儿都没有!

    抖了抖肥大的花瓣,情花慢慢倾倒下了身子,它长大了长满獠牙的花心,挥动着藤蔓将上头的束缚着的人慢慢送到了嘴边。

    花茎越来越低,嘴却越张越大,只在特定的一个角度,突然,久违的奇迹发生了。

    一截截刀片受到了磁石的吸引,从花茎外迸发而出,因为情花倾下了身子,整个花心恰好对准了磁石方向,刀片像切菜一样在花茎上划拉出一道道深痕!

    四面开花,绿色液体爆涌而出,花茎软软的垂了下来,完全支持不住肥厚的花瓣,奄奄一息的情花不断抽搐,因为疼痛不停甩着藤蔓,又是一波不要命的张牙舞爪,又是一阵凄惨绝伦的大叫声。

    末了最后,情花色泽暗淡,绿色汁液流满了一地,它从高空坠落,伏在了一片汇聚白骨的血水之上——

    灵殿的地面已经被它尽数弄塌,巨大的深渊底下,竟然是一片腥臭的血池,白骨森森成堆,如小山一般堆积在血池中央,成了唯一可以落脚的尸骨小岛。

    姜檀心顺着一条死去的藤蔓,滑身到了地渊之下的白骨岛上,她帮忙解开了叶空和花间酒身上的藤蔓,将两人救了下来。

    陵轲手腕上的束缚也顿时无力,他袖袍一阵,利落下地,抖了抖宽大的红袍,从怀里掏出几片金叶子,从手心飞掷出去,割断了已经死去的藤蔓,将太簇等人救了下来。

    几乎奄奄一息,腿脚发软,逃过一劫的众人还来不及喘口气,那情花似乎又有了复活的迹象,他们匆匆抬眸望去——

    只见情花祖宗的花心里吐出一个浑身浴血的人来!

    那人黑发盖面,衣衫褴褛,一身宝蓝色长袍已被情花胃液腐蚀得几乎都是破洞,他单膝跪地,伤得着实不轻,抬手拭去嘴角边的血渍,竟然有几分嗜血的魅惑。

    抬首的一刹那,姜檀心大吃一惊,吐口而出:“夷则!”

    “戚无邪”闻言,也是惊讶抬眸,不顾身份,竟上前一步将他搀扶起来,追问一句:

    “他呢?……”

    墨发挡在漆黑的眼眸前,夷则勾唇一笑,自是一副劫后余生的笑意,这笑意凝着亘古未变的凉薄意味,染血红唇轻启,吐出三个骚动人心的字,轻悠悠的抛掷,只钻了陵轲一人的耳朵里:

    “你说呢?”

    “……”

    四目相对,心领神会。

    扶着他的手一抖,陵轲瞳孔一缩,明白过来,他松开了手,暗自定下了心。

    夷则退身一步,不卑不亢的点膝行了一个礼,遂即便自行站了起来,他抬手掳去面上湿黏的液体,厌恶一眼,一时没了手绢擦拭极为不习惯,偏着首,他扫了在场所有人一眼,淡然开口道:

    “主上,地宫的门就在血池尽头,还有两个时辰,就是毒雾最稀的时候,吃了情花果便可无碍,从这里过去还要一段时间,只在此处休整片刻,我们就得出发”

    袖袍只剩半截,露出一段骨线流畅的小臂来,血从肩头流下,顺着手臂流到了指尖,又从指尖一滴一滴缀在了地上。

    他丝毫不在意,似乎这伤是在别人身上,那血也是替陌生人所流。

    额前凌乱的发丝沾着水,挡住了他幽冥深邃的瞳孔,步履松乏,他几个跨步从情花肥厚的花瓣上跃下,径自绕过捡回一条命暗自庆幸的士卒们,不由勾起一抹讥讽的凉薄笑意。

    掸了掸一身破败的衣袍上的黏稠腥水,他脚步不缀,却在走过一个女人的身前,不由停下了脚步……

    一道倩影从脑中滑过,相思入骨,过去的回忆像一盆水,泼在了他几乎干涸的心坎里,她从未离去,一如既往不请自来,带着蚀骨相思飞入他的梦中,这是他辛秘的独自拥有。

    他不敢,也不愿,也许只有深夜浅眠时,他才会放肆自己的相思蔓延。

    食不知味,夜不能寐,这便是南国红豆的滋味。

    可这种感觉竟在他毫不知情的当下掠身而来,充斥着他的四肢百骸,叫嚣着钻出了他严防死守的伪装面具。

    不被掌控的情绪,萦绕周身,这种感觉让他十分排斥,甚至感到畏惧。

    修长莹白的指尖微微缩动,他不可思议地转过了身,眉头蹙在了一起,盯着女人幽深的眸子显得愈加深邃。

    ------题外话------

    作者表示不用吞粪了,嘤嘤啜泣

    期末各种作业设计还要上班,圣诞节还得赶回去考试,我要吐血而亡了……

    话说小月月的生日快到了!我想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