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宦妻,本座跪了 > 106 舌口疗伤,危险在即
    ,最快更新宦妻,本座跪了最新章节!

    指尖下是最柔顺的缎料,抓哪儿都是个滑溜溜的,像黏稠的血液从指间流淌般。

    不等姜檀心锢紧他的肩脖,迎面一阵风从耳廓边呼呼而过,她觉得身体一轻,转眼已上了岩壁。

    高棱硬角,黑乌乌的石块被藤蔓勒成了碎块,每一次她都觉得自己要撞上岩壁了,却由他带着跃上了新得踩脚处。

    身影如魅,风一阵掠上,戚无邪并未有太多的动作,好似停留一刻便是对自己形象的折损,所以并未有太多人看清楚他的动作,只觉一个黑影蹭蹭就上了几丈高处,再晃一眼人就没影了。

    花间酒仰着头,随后伸手在额前打了一个小棚,感叹啧啧两声,水眸回神,像身侧的叶空抛去一个如丝媚眼,不怀好意地笑道:

    “怎么办兄弟,要不你背我?”

    叶空眸色霍然,小火苗忽明忽暗,要是让他银枪在手,一定扎死这一只脸皮厚如城墙的桃花妖。

    身后的太簇无奈一笑,鼓劲似得拍了拍叶空的肩,随后擦着他的肩头走过,唇语呢喃一句:“我先上去了”

    言罢,单手攀上岩壁,向黑乎乎上方瞧了一眼,颇为利落的翻身而上。

    虽不及戚无邪身影如魅,却也好似一阵风般攀了上去。

    太簇是毫无牵挂的上去了,可叶空却犯了难,这拎不清的霍大少爷究竟要如何?总不至于把他丢在这里把?

    暗自无奈,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叶空阴测测问道:“你说,你擅长逃命?”

    花间酒心中咯噔一声,不好的预感顿升,顿时醒过闷来的桃花妖收起了眸中的风情水波,他略有些尴尬笑言:

    “自然只是说说,当真你就输了”

    叶空冷声一笑,安抚性地边哄着点头,边一步一步紧逼他:

    “你只是说说,我可不是听听,我背你上去不如咱两一块沉弱水喂大鱼,省得在这里大眼瞪小眼的瞎烦心”

    后退一步,花间酒螓首微偏,试探道:

    “生死攸关的时候我才有逃命的本事,咱们好歹是共患难的关系,你又怎么可能害……”

    他“我”字未出口,叶空已是挥手一拳,丝毫不带留情砸上了花间酒的鼻梁!

    他步步紧逼,诡异的杀意被愠色浇灌成了锋利的眼刀,飞掷而去!

    鼻梁骨一道温热滑下,花间酒欲哭无泪,不免腹诽:为何人人要打他的鼻梁,这是嫉妒它长得周正还是怎么滴?

    捂着鼻子不由倒退三步,不等他回神,叶空已霍然逼身而上,不迟不急的拳头凌风而来——有了心理准备,花间酒软腰一扭,侧首灵巧避过,他伸出脚尖勾住了地上羊肋骨,下了大腰回轮一圈,最后心有余悸地站在了原地。

    叶空见他躲避的好身手,不由心下一喜,更加紧了步步凌杀的动作,不把他逼到了岩壁跟前誓不罢休。

    花间酒背脊触上冰冷坚硬的碎石岩壁,伸手攀着上过头顶的一处突起,柔软的腰身腾空而起。

    竟能在空中竟翻转腾挪,且丝毫不费尽地贴在了岩壁上!

    最奇特的是,他根本还没有意识过来自己的牛逼,只是顾着拧眉瞪眼,朝着下头的叶空大呼小叫道:

    “疯了你?”

    呵呵一笑,叶空径自拽上枯萎的藤蔓枝,仰着后背沉下了重心,踩着岩壁一点一点挪了上去,剑眉一挑,毫不客气的回敬道:“还没完呢!”

    “……”

    花间酒慢慢回过神来,完全没想到自己怎么能蹿得这么高的!探着头往下一瞅心下更加慌张,险些失足一头栽下去。

    勉强定住心神,见叶空也跟着上来了,没办法,只能逼着自己往上爬去。

    ……

    岩石一路开裂,从灵殿外的露台斜着直通而上,一路黑雾冥烟像是从地狱里滋生出一般,诡异得绕在了人身周遭,勾勒出深明交错的细线,直直通往黑暗的尽头。

    未知往往滋生恐惧,除了将胆寒惧意付诸与劳累之外,还必须有些武器防身方能壮一壮胆量,所以经过露台的时候,叶空长手一捞,重新从磁石上把自己的银枪收了回来,顺带着捋下些兵刃来,以防万一。

    花间酒往下一瞅,唬了一跳:这小子疯魔了不成?连兵器都抄上啦?

    这般想着,又蹭蹭踩了两步,立马往上蹿出一丈远,追着戚无邪一路而去。

    *

    姜檀心下了地,晕眩未退,高高悬起的心还由一根细线缀着,左摇右摆这就是不肯坠地。戚无邪在腰际边上的手还虚揽着,隔着薄薄一层意料,熨帖出一丝沾染地暖意,是他难得的手心温度。十九种武器

    花间酒紧随着爬了上来,叶空遂即杀到,两人比起戚无邪的轻松无碍,自然是显得有些疲累的,衣衫领口处是让锋利的碎石扯碎的小布条,露出了月牙色的胸膛皮肤。

    脚下极少的空间,只是一根龙柱的平面,四个人站得十分勉强。

    姜檀心所在戚无邪的怀里,望着眼前通往岩壁深处的深锁吊桥,沉下了浮躁的心。

    空谷风声一路陡峭而上,闷沉之音到了岩壁顶端,成了尖细的鹤鸣声,若在九重寰宇外的高山山,怕是有一番仙风道骨、羽化登仙的云绕景致。可一旦将场景挪到了地渊之中,这风声转眼成了渗人心魄的枭鸣鬼嗥声,透着浓密的死亡气息,诱着红尘世人一脚踏进了贪婪地狱。

    深深吸了一口发凉发苦的空气,姜檀心一手拉上了身侧的铁链扶手,一脚踏上了咯吱作响的木板。

    木板被风干成块,她十分怀疑它们能不能承受人身的重量。

    每一步都小心翼翼,犹豫万分,身下是发红发黑的血池,周遭围绕着从山体缝隙透出的冷风,可即便是这样,她的步子仍十分果断,并非胆大肥腻,只不过身后那抹紧随着的温度,让她如此“有恃无恐”!

    走到了吊桥中央,桥身开始微微晃荡起来,木板嘎嘎作响……

    姜檀心秀眉一颦,握着锁链的手紧了紧,抬步迈上了一块看似结实一点的木板。

    喀嚓一声,脚跟失力,心下知道不好,可再收脚已是来不及,整个人像滑脱的小鱼儿一般从缝隙空当钻了下去!

    尖声一叫,勾起了所有人的心。

    花间酒一把推开挡在面前的叶空,绕过太簇,他一改方才初上吊桥的小心翼翼,将木板跺得梆梆直响,从一路从后头追了上来,没多想就伸手就去拉她!

    戚无邪背脊一挡,回绝了花间酒多余的好意,他冷冷一眼,扭身投去了一个并非善意的眼神。

    顺着戚无邪的手看去,花间酒哑声相对。

    看着这家伙优哉游哉的跟在小丫头的身后,却不想他比任何都紧张她的安全,保持着最好的距离,满心满目都是她。

    在她有危险的刹那,早先一步的手早已揽在了她的腰间,在姜檀心滑脱下落的前一刻,他已将人给救了回来。

    试问原因,其实也不难料想。

    戚无邪的心高气傲,却很尊重姜檀心的选择。

    他明白小丫头的心思,她并不想做拖累他的累赘,亦或是处处需要人保护的小白兔。

    与其用强硬的态度将她拢在身后,不如让她做想做的事,什么不用多说,也不用多做,跟在她的身后护她周全便是。

    花间酒长眉一皱,讪讪收回了伸了一半的手,不着痕迹捋了捋额前四散的碎发丝,尴尬一笑:

    “我胆子小,后头若有危险偷袭,我岂不是死得很惨?不如让我第一个走?”

    戚无邪冷笑不语,姜檀心若有所思的摇了摇头,好意回绝:“不用,都走到这里了,我继续,你若害怕,走在叶空的前头吧”

    叶空闻言挑了挑眉,很是大方往后退了一步,摆了一个请的姿势,大有一副容人四海的气度胸襟,只不过表情并不怎么让花间酒舒坦就是。

    他哼了一声,矜娇着仰起脖子,大步走到了叶空面前,桃花眸半眯,露齿一笑:

    “承谢好意!”

    “客气客气”

    叶空也不跟他多废话,抬手推了一把他的肩膀,催促着他跟上戚无邪的脚步。

    ……

    幽深辽旷的空间,四壁回声,渗透着墨汁般得黑,直到一道如雷劈裂的岩壁缝隙展露眼前,姜檀心才稳稳踏上了另一端的岩壁平台。

    掏出火折子吹了吹气,点燃了防风油灯,姜檀心回过头问道:“从这里出去是哪里?”

    “马渊献的头顶之上”

    戚无邪抬手,攀上了她的腕口,游走着既凉薄的温度,握上了她的指尖,将她手中的防风灯拎在了自己手上。

    勾唇浅笑,风轻云淡的抛掷,甚是无谓。

    一抹艳色红袍率先隐入岩缝之中,潮湿沾黏投下明暗深浅不一的光影,一点一点由黑暗吞没了他整个孤傲背影。

    即便有那么一站悠悠油灯送出的一点光,姜檀心迈步走进之时,还是觉得自己走进了一片虚妄的黑暗。

    “我、我什么都看不见”

    伸着手去够前头的人,戚无邪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带走了唯一的光源,将她抛在了一个未知的世界,寒意渗骨,不辨生途。零级大神

    方才在水下他不见踪迹的无措之感再度回来,姜檀心必须得承认自己失败了,在没有戚无邪的日子里,她能够独当一面,当一个游走利益往来,手段奸诈狠辣的妖女,可再回到他的身边,一点温度的失去,也让她的心无处安放。

    依赖感其实早已扎在骨子里。

    摸索着四周无边的黑暗,姜檀心有些急躁,她不由疾步往前走,却被脚下突起的石子绊了一下,来不及扶住什么墙壁稳住自己的冲撞势头,她已然撞进了一个微凉的胸膛,被他揽在了怀中。

    一股熟悉的冷香入鼻,她安下心来。

    姜檀心揪着他的衣领,很害怕他又无缘无故的失踪,等听见身后太簇的脚步声传来,方追言相问:

    “怎么灭了灯?这里好暗,什么都看不见”

    “……恐怕这里的岩壁上涂了一层鲛人脂,可以吸纳世间所有光源,即便是这里此刻点满蜡烛,你我的眼前仍会是一片黑暗”

    姜檀心微微诧异,手下抓得更紧了,她想不明白,说是地宫皇陵,该有的规模她至今也才见过一个灵殿而已,可凶险的群魔乱舞,岩壁的飞檐走壁,吊桥的步步惊心,隙洞的诡异暗黑她倒是统统尝了遍!

    越到后头越发诡异起来,一阵从缝隙中钻过的冷吹恰好吹过她发麻的头皮,激起一战栗。

    太簇的步子就在身后,花间酒骂咧咧地嫌弃声也近在耳边,叶空的银枪在地面划拉出的细微响声……

    好在,大家都还安全。

    松弛了绷紧的后背,感受到太簇的脚步逼近,感受到他把手搭在了她的肩头。

    姜檀心顺势回头,除了一片黑暗死寂什么也瞧不见,她皱着眉头,朝着虚空轻声道:“怎么了太簇?”

    “什么?”太簇不明所以的应答。

    姜檀心猛然一惊,他的声音虽然不远,但绝对仍在三尺之外,怎么也不可能将手搭在她的肩膀上!

    不是太簇,那会是什么东西?

    像是为了印证她的猜测,那只“手”紧贴着肌肤,从肩头一直向她的脖颈处滑去,真正碰触到肌肤的那刻,湿滑沾黏像蛇一般的触觉让她犹如雷击!

    猛地挥臂甩去肩头的“手”她本能的后退三步!

    可不等戚无邪发现她的不对劲,那该死的东西再一次缠了上来,像蟒蛇一般圈起了她的腰肢,蠕动着湿黏的身体,将她纤细的腰身越勒紧……

    并不是蛇,这是姜檀心的第一感觉,蟒蛇有相对坚硬的鳞片,和吐出蛇信咝咝之声,而缠住她的妖物又软又凉,还蕴含了无穷的力量,倒像是庞然大物的触角枝节!

    戚无邪听见姜檀心挣扎之声,立即回身寻来,他准确无误寻到了她,并牵上女人的手,一牵一扯,锢在怀中安抚她畏惧躁动的情绪,呵气薄暖在她耳边轻声道:

    “别动!越动越紧,这不是它的本身,可以骗得过去”

    言罢,戚无邪弯身从地上捡起了一枚小石子,紧接着迅速用匕首在手心划下一刀,然后掏出怀里娟帕,吸饱了血后团成一团向身后丢了过去。

    血腥之气滑过幽冷的空气,那玩意犹豫片刻后,立即追身而去,松开了原本紧紧束缚的姜檀心。

    她身体一软倒进了戚无邪的怀中。

    黑暗之中什么也瞧不见,心悸之下喘着气,渐渐松下紧绷的四肢,方才缓过一点气来,戚无邪的动作又让她提起了心。

    她感觉到他一点一点解开了她腰际的衣结,微凉的指尖在*的皮肤上游走,一层一层拉开她蔽体的薄衫,直至衣衫敞开,玉肌裸露,一阵浓重的血腥味再度升腾而起。

    自从换血之后,她身上的伤口都不太容易愈合,虽然服食过情花果后恢复了容貌伤疤,可并没有真正改善她的这种体质。

    所以在露台上陵轲给她的那一刀,其实一直没能止血结疤愈合,不时渗透着血丝只是地方在腰际,让手臂挡着外人瞧不出来罢了。

    可如果那东西真是嗜血的,这番暴露岂不是会重新将它引回来?

    话是这么说,但姜檀心的忧虑还是多余的,因为戚无邪下一刻就给出了答案。

    他俯首而下,用温热触感覆上她腰际发凉的伤口,舌头扫过伤口外的皮肉翻卷处,将渗透而出的血一滴不剩地卷入腹中。

    像是惩罚她不爱惜自己的身子,亦或是责怪她有伤不说的傻气,他啃噬着伤口边上的瓷实细肉,拉出一丝痛楚之后,再温柔舔过,典型的打一个巴掌给颗糖吃。

    戚无邪的本事她从不怀疑,不论湿吻挑逗,甚至只是简单的抚过身体的曲线,都有一种极致的魅惑……惩罚过后便是*蚀骨的勾人滋味,久违的情潮让姜檀心如坠云端,脑子里几乎浆糊一片。萌美男集中营生存录

    这样的温柔与他平日里寡情薄意的样儿十分不符,他的独特温柔是一种只有她感受过的辛秘之事,只为一人所执的馈与,让不由她心间微颤,喉咙无法自抑地溢出一声浅浅呻吟。

    声音太过细琐,犹如气音,可在光线尽无、寂静无声的此处,这么一点声音早已足够钻进每一个人的耳朵。

    姜檀心羞得想挠墙!

    一阵沉默后,传来了小伙伴们各自的反应:太簇没忍住笑声,憋到最后只憋出了一声响亮喷嚏声,叶空颇为尴尬的清了清嗓子,倒是花间酒一声不吭,只有踩在地上的脚步声咚咚直响,像是要将地面踩穿一般。

    舌尖细腻的舔舐,从刚开始单纯的吸食伤口的淤血,到了后来充满挑逗意味,舔舐过后辗转吸吮……

    慢慢偏离伤口处,在肚脐四周打转,喝出的气息魅惑丛生,一丝一缕从她肌肤上的毛孔处钻了进去,勾起腹部一簇小火苗,烧了一片躁动之意。

    舌尖描绘着一道长长银线,他的鼻尖擦着她肚兜里衣一路寻上,最后埋首在她泛着幽香的脖颈,含住了她的耳垂,手也越发不老实起来。

    姜檀心臊红一张脸,喉头憋着一口气,陷入了水生火热的矛盾之中。

    她不是没有承受过他床底之间,暧昧挑拨的柔情蜜意,只要是禁果底限之前的所有放纵,她毫不吝啬的回馈赋予。

    她并不羞耻的说,她贪恋口齿交缠,肌肤相处的感觉,因为这样的缠绵能让心贴合着彼此跳动,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了彼此,万物空虚,红尘苍莽,谁也抵不过眼前这一个人的真实。

    她像是一支红蜡,碰火即融,半点没有自持的娇矜,只想一块随他沉沦,只要有他的地方,她一定会去。

    可眼下,她虽喘息连连,红潮满脸,但处在这么一个潮湿幽暗,危险丛生的环境中,还好死不死的有几个观众在场临摹观看,虽然看不见任何东西,但这样的心里障碍不是谁都能克服的!

    这是她的想法,却不是戚无邪的。

    他喜欢挑战世俗,更喜欢隐秘刺激的感官享受,这种类似于光明正大的偷情让他心情颇佳,绘画桃色的是他,可尴尬的却是别人,可说,不可说,能说,说不破的吃瘪尴尬,都让他愉悦不已。

    再者,他已久久不曾尝过小丫头的滋味,即便是真让他当着几个人的面把事儿给办了,相信他也必定做得出来。

    这有什么?

    欣然往之。

    感受着周围尴尬蔓延的气氛,和身下小狐狸挣扎不停的小爪子,戚无邪低吟浅笑,低下头,轻柔吻着她的耳廓,将细密的战栗一丝不落的付诸在她的身上。

    红潮不退,心绪澎湃,姜檀心如一片浮在弱水中的鸿毛,身不由己,心不由己,浮沉无力在情潮欲海,让他的魅惑柔情一波一波拍倒,直至再也没有心思挣扎反抗,在这个无尽黑暗的苍莽世界,紧紧抓住了身上唯一的温暖。

    黑暗之中,喘息之声交缠在耳,花间酒抬步就冲了过去,却被叶空一把拉了出,黑暗之中谁也瞅不见谁,叶空刚想说些什么话阻止他,却意识到再怎么压抑小声都是会被人听见的。

    花间酒就没有这样的顾虑,他挣扎两下后,黑着脸冷声道:

    “麻烦放开我的裤子!”

    “……”

    太簇忍俊不禁,几乎笑出了声,当真群魔乱舞!

    惊险、暧昧、搞笑添成了一道大杂烩,缤纷四彩的摆在了一场巨大的危险之前。

    “啊!”得一声惨叫声从前方不远处的黑暗尽头传来

    一场不顾是非议论,不在乎红尘礼教的及时欢好,终是被惨叫声所叨扰。

    戚无邪立即抬起了头,姜檀心虽看不见他的神色表情,却能感受到他浑身的紧绷,和一股不为人知的杀气寒意。

    如临大敌,这是姜檀心为他定下的四个字。

    一路走来,他皆是一副闲适懒散样儿,嫌少有真正在意紧张的时候,而时刻他这般应对的态度,立即感染了周围的人,将紧张的情绪糅杂在了一块儿。

    “怎么了?”

    拢起半敞的衣衫,姜檀心迅速从地上爬了起来,摸索着攀上戚无邪的肩。

    沉默良久之后,戚无邪冷哼一声,径自迈开了步子朝着他认定的方向走去。

    不问因由,姜檀心快步跟上,随着他一头扎出了黑暗的洞隙,可外面的情形又将她震在了原地!

    ------题外话------

    明天会出肉渣,我一定会做到的……恩!